•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223章 惊变
  • 正文 第1223章 惊变

    作品:《仙逆

        第1223章 惊变

        在第一座洞府内,王林打开了储物袋,其内元晶之多,足以看出陈天军确是在认认真真的搜集,右手一甩,储物袋内的元晶立刻不断地飞出,落在四周的禁制上。www.00ksw.org

        砰砰之声传来,却是之前王林拿出的元晶,已然被吸走了一切元力,化作了飞灰消散,在它们消散的瞬间,新的元晶落下。

        大量的元力,源源不绝的顺着禁制阵法涌入蚊兽体内,渐渐地,蚊兽身上的生机浓郁起来,从虚弱中缓缓的恢复。

        更是在它身上,紫色消散,隐隐露出了淡金之芒。

        这金芒很淡,可在其出现的刹那,却是有一股威压从蚊兽身体内散出。

        百年的祭炼,足以让任何一个宗派为之心痛的元晶,再加上特殊的手段,终于使得蚊兽,蜕变成功。

        随着元力不断的融入,蚊兽的精神越加好了起来,挣扎的力气也渐渐大了,阵阵低吼传出,在储物袋内的元晶消耗了近七成后,蚊兽咆哮惊天,轰然中挣脱出了那卵状包裹,在飞起的刹那,它锋利的口器一挥,刺入卵内,猛地一吸,却是把这卵,全部吸干。

        嘹亮的嘶吼顺着洞府传出,一身淡金色的蚊兽带着欢呼,环绕在王林身边,巨大的口器不断地***王林的身子,显得极为兴奋。

        这蚊兽的大小,也改变,此刻的它,只有三丈,但从它身上,却是透出一股堪比净涅的气息。

        王林脸上露出微笑,右手一挥,便把蚊兽收起,蚊兽是他的杀手锏,再没有彻底成群之时,他不会让人看到。

        走出洞府,王林沉吟中便把余下洞府之物全部收走,包括那巨大的丹炉,至于之前关着迷失者与铭志者的洞府,此刻其内空空,均都在当年与白发老者一战中,随着白发老者的召唤道念而亡。

        即便是那第八间洞府的老者,也消失无影,地面唯有一片骨灰弥漫。

        “司马墨尽管把他的同门都找到,但最终,还是没有一个人苏醒,全部消散了。”王林暗叹,站在第六间洞府外,右手抬起按在了石门上。

        其上岁月禁骤然而起,化作波纹散开,但却在王林双目一闪间,他右手握拳狠狠地一击而出,轰轰之声回荡下,从王林体内立刻爆发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冲击,落在了山石内。

        更是在这一刹那,王林眉心那意境所化规则的星点骤然闪烁,但听轰的一声惊天动地之声,王林右手之下的山石,咔咔***现了一片裂缝,崩溃!

        这一幕,被山谷内的陈天军亲眼看到,倒吸口气,看向王林的目光,更加敬畏。即便是山谷外的云魂子也略有察觉,心神一震。

        打开了这山石的一刻,王林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比之当年,要强大了太多太多,这种感觉,很好……

        进入洞府,王林捡起地面上那没玉简,神识一扫,这玉简果然如他当年所料,其内记录的是四大禁制中的岁月禁!

        如法炮制,把第七间洞府也打开,取到了另一枚玉简后,王林神识扫过,把岁月禁全部记在了心理,随后捏碎了玉简。

        岁月禁身为四大禁之一,即便是司马墨也需要百年才可明悟,这禁制浩荡博深,需要精心推衍,方可学会。且此禁太过凌厉,若非是王林修为大进,且身为破灭禁传人,对于禁制的造诣登峰造极,这种种的一切缺少一个,都不会如此容易破开这岁月禁。

        另外最重要的,司马墨的岁月禁,也并非推衍到了真正的精髓,毕竟时间太短,他也只是略学会了一些而已。

        这种禁制,王林不允许别人可以因自己的疏忽,而从玉简内学到,故而,要把这玉简毁灭,让岁月禁灭,唯有自己才可掌握。

        这司马墨的洞府,其上禁制最多,且最为神秘的,便是那第九间,王林当年只是看到里面有七彩雾气缭绕,看不清雾气内之物。

        此刻前行中,他来到了第九间洞府外,右手放在山石上,轻轻一按,立刻这山石便出现大量的波纹,扭曲中渐渐透明,王林目光如电,一眼就看到了洞府内,那好似永恒存在,岁月都无法抹去的七彩雾气!

        七彩之光更是隐隐从山石内透出,把这漆黑的山谷,也渐渐照亮。

        望着山石内洞府中的七彩雾气,王林依稀中,看到了其内之物,在那七彩雾气的中心位置,地面上有一具骸骨。

        这是一具兽骨,看其样子,好似一头小鹿。只不过在这兽骨之上,却是插着一把短剑!

        在看到这一切的瞬间,王林双目爆出精光,他清楚的记得,当年自己在这七彩界,也曾发现过这样的一幕!

        他不明白,这一幕代表了什么,沉默许久,王林右手握拳落在山石,砰砰之声回荡下,这山石出现了裂缝,但却并未崩溃。

        王林眉头一皱,冷哼中右手再次握拳,第二次落在了山石,轰的一声巨响,似乎这整个山谷都在颤抖,大量的碎石脱落,那山石裂缝更多,最终崩溃化作无数碎片,向着四周散开。

        洞府内的七彩雾气,并没有因为山石的崩溃而出现任何变化,始终弥漫成团,诡异的蠕动着。王林目光一闪,抬起脚缓缓走入洞府内,在那七彩雾团外停下,神识散开,慢慢的观察起来。

        许久,王林神色一动,却是看出了一些端倪,这些雾气并非凭空出现,似乎……似乎是从这鹿骨上诞生出来。

        “有意思……”王林目光闪烁,抬起右手正要深入七彩雾气内,但就在这时,他突然面色一变,右手骤然停止,此刻的他,清晰的感受到被吞入元神内的十八地狱封仙印中,天运子***的魂魄,好似要挣扎的冲出。

        这尚是第一次,被封在印内,不入轮回的魂魄,竟然在没有脱离而出的情况下,出现挣扎的迹象。

        王林心神瞬息间就进入封仙印内,在其内横扫十八层地狱,来到了封印天运子魂魄所在之层,毫不犹豫的冲入魂内,与之融合。

        渐渐地,王林全身气息骤然有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他好似不再是王林,而是成为了天运子一样,神色平静,仿若这天地一切事情,全部都在他的***控下,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他动容。

        感受着天运子的魂魄,王林清晰的察觉到,这魂魄对于身前七彩雾气的渴望,这种渴望之强烈,从其挣扎欲冲出封仙印,就可以完全了解。

        “渴望么……我倒要看看,这七彩雾气,对你有何用!”王林眼露奇异之芒,停顿的右手毫不犹豫的伸入七彩雾气内。

        就在这一刹那,七彩雾气立刻翻滚,疯狂的钻入王林右手,瞬息间就消散一空,但就在其消散的瞬间,地面上露出的兽骨内,却是再次弥漫出七彩雾气,同样吸入王林右手。

        这雾气在王林右手内融入元神,直接进入到了封仙印中,被天运子的魂魄疯狂的吸收起来,随着吸收,一种好似有血有肉的错觉,使得王林仿佛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天运子被封在印内,而不是其两个***融合的魂魄!

        时间缓缓过去,一炷香后,地面的兽骨不再散出七彩之雾,融入王林体内的所有雾气,全部都被天运子魂魄吸收,其魂晶莹中盘膝而坐,好似在吐纳与吸收,渐渐地,那股让王林很不喜欢的感觉,越来越清晰起来。

        “很有趣……”王林观察了片刻,收回神识,目光落在了地面上兽骨中的短剑。

        拔出此剑,仔细的看了一眼,其上也有封印,与他之前获得的那把,几乎一摸一样,在短剑拔出的刹那,这兽骨一震,却是坍塌成为了骨灰。

        沉吟片刻,王林知晓此时不是解开封印的时候,便收了这短剑,走出了洞府。

        望着漆黑的天空,王林轻声道:“我们,离开这里!”他说着,身子一晃而出,卷着陈天军出了山谷,云魂子紧跟其后,直奔这七彩界的边缘疾驰。

        三人以王林为首,疾驰之下,远处骤然间便有一股气息冲天而起,却是那青衫老妇人赶来,她似乎很是犹豫,不敢靠近,而是遥遥的跟在后面。

        四道长虹惯空,渐渐来到了这七彩界的边缘,他们之前进入时所在祭坛之处,只不过此刻,那祭坛已经崩溃,成为了废墟。

        站在这里,王林双手掐诀,脑海中浮现从苍松子记忆内获得的离开此地的方法与印决,片刻间,随着他双手越来越快,一道道印记飞出落在前方虚空,散发柔和之芒的同时,似乎有一道被隐藏起来的裂缝,缓缓地将要打开。

        但就在这瞬息间,王林突然神色一变,双手停止猛地抬头,只见漆黑的天空,在这刹那中,却是有一个巨大的漩涡,轰隆隆的幻化而出,这漩涡凭空出现,搅动天地的同时,把漆黑的天空似乎崩溃,化作无数碎片成为了漩涡的一部分。

        两道无情的目光,蕴含了万古沧桑,轰然从那漩涡深处出现,直奔王林落下!

        “吞了本尊道果,就这么想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