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200章 道散
  • 正文 第1200章 道散

    作品:《仙逆

        第1200章 道散

        道,什么是道。www.00ksw.org

        王林生死轮回,因果循环,真假之变,每一个,都是他独自明悟出的道,亦或者,是他思想的转变,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小修士,一路走到现在,如今的他,已然可以屹立于众强之中,这种变化,亦是王林人生的成长。

        从生死轮回中,他看破生死,故而可以在一次次危机中挣扎,在死境中寻生,最终使得他心中生出逆意,敢逆天而行,成为逆修者。

        披星斩月,低头踏天,便是那逆修之路,看透生死,再无畏惧!这一切,均都是生死轮回意境带给王林的执念与思想。

        正因为有了思想,故而才会强大!但,天地不仁,弊万灵之绪!又因万灵之念,自化方圆,形无数道,使人感悟。这,是天道施舍万灵,让众生循其意而修。这,是循规蹈矩,顺修之路!

        这条路,王林不入!

        生死之后便是因果,王林的意境在第一次蜕变后,便如同凡界中的大儒,思绪有了顿悟,他不畏了生死,更深层次的追寻这道的真谛。

        因果循环,便是如此。看透了因,窥破了果,明悟了天地间一切事物,均都有其因果,在因果圆满的追寻中,王林的人生踏入了一个巅峰,随着思想而攀升,在一次次因果中坚定了道心,凝聚了更深层次的道念,这天地在他眼中,已然不同。

        彼之天,非我之天!在别人眼中,天大地大,不知尽头在哪,茫茫中寻觅,而在王林看来,天地的尽头已经不是重点,天是因,地是果,这天地实际上就是一个因果,他要做的,是迈出这因果烘炉,他想知道的,是这天之外,又是何等世界。

        走到了这一步的王林,意境已然到了极限,就如同他画在李倩梅与卢云从身体外的圆圈,实际上,他自己也在圈子内。

        只是,青霖的出现,天逆珠子的拥有,使得王林在因果圆满极限之后,再次出现了蜕变,意境攀升,开始摸索那真与假的本源。

        真假之道,是更深层次的感悟,寻常之人根本就没有资格与机会去摸索,这已然是触及到了天道的边缘,再进一步,则直指核心!

        无数年来,在意境上能走到这一步的修士,并非没有,只是太少……意境决定了修为,而不同深度的意境,同样也会给修为带来翻天覆地的不同。

        王林所追寻的,是大道所在,与旁人的目标尽管看似一致,但实际上,因其意境的感悟,他看到的尽头,其实已经超过了旁人的目标。

        三粒十一阶丹药所化的药液,被王林全部喝下,他的感悟,没有结束,还在继续,在他的身前储物裂缝随念而动,其内一瓶瓶丹药飞出,这些丹药得自蓬莱,其内八、九、十阶均有。

        忘却了时间,在一次次的明悟中,王林拿起了一颗颗丹药,并未吞下,那些丹药在临近王林一刹那,便立刻崩溃,其内兽魂顿时就被卷入四周无数道念形成的漩涡中,被王林印证。

        驳杂的道念越来越多,向着四周再次扩散开来。

        山谷外的那些迷失者,迷茫的双目渐渐有了一丝神采,漂浮在半空的铭志者,虚幻的身子渐渐的有了实质的感觉。

        那些十二阶的凶兽,闻道中凶焰不再。

        苍松子苦苦挣扎,守住自身心神,在这道念的风暴内,好似随时都可以倾覆。山谷外的道念,越来越多了。

        整个七彩界,好似都充斥着被王林废弃的道念,随之扭曲起来,好似有无数种思想在这七彩界内碰撞。

        蔓延之下,就连这七彩界的至深之处,也是如此。

        更是在不断地明悟中,王林的心神,渐渐从身体内飘出,他看到了自己所在的山谷,看到了山谷内盘膝打坐的自己,看到了身前一粒粒丹药飞临,一一崩溃。

        他的心神慢慢的散开,以山谷为中心,向着四周漫去,距离最近的那些铭志者,在王林心神扫过的刹那,均都是身子一震。

        那些迷失者与凶兽,均都如此,即便是那苍松子,也是道心轰然坍塌,面色苍白,眼中露出茫然。

        这一切,没有引起王林丝毫的兴趣,他心神不断地散开,看到了在外围一处山顶洞府内,一个盘膝打坐的壮汉,这壮汉此刻双目露出惊恐,怔怔的望着前方,张开口说不出话来。

        一直到王林心神离去,那壮汉都没有从震惊中恢复。

        王林的心神环绕整个外围,经过了一处处存在的洞府,去往了如墙壁一般的环形山脉之内,只是在路途中,他看到了山脉下山谷外那一片生死禁与破灭禁融合在一起的阵法。

        看到了阵法内,闭目打坐面色苍白的青衫老妪,那青衫老妪此刻道心混乱,隐隐竟然有了***的迹象,她的相貌更是迅速变化,时而枯老,时而沧桑,时而中年。

        那老妪没有使得王林心神停顿,继续蔓延下去,进入到了环形山脉内的雾气中。那浓浓的雾气,丝毫无法阻止他心神的弥漫,他看到了在那雾气内,有两个被禁幕包裹的山峰。

        那岁月禁,同样无法阻止王林的心神,使得他延伸进入,第一个山峰内,空无一物,唯有一座石碑,那石碑上无字,但却有一股沧桑弥漫。

        只是在王林眼中,那沧桑渐渐消散,整个石碑,仿佛就是一件法器。

        随着王林心神的蔓延,他去往了第二座被岁月禁包裹的山峰,他看到了那山峰外屹立的巨大石像,看到了那山峰中段,一座巨大的石门,那石门上有一个闪电的印记。

        他心神透过了石门,看到了其内一个个七彩光芒漂浮,每一个七彩光团内,都有一个被封印的兽魂,从七阶开始,一直到十三阶,全部都有……

        他更是看到了在这洞府内,一个与那老妪相貌极为相似的少女,面如死灰一般盘膝而坐,好似入定,只不过其身子,却是在不断地颤抖。

        王林还看到了在这山峰内,有一处隐藏起来的空间,在那里,他再次发现了石碑,更是发现了石碑下,被两个七彩钉子钉住的半具骸骨。

        他的心神,在这一瞬间,彻底的被那骸骨吸引,落在了骸骨上密密麻麻被刻下的一个个字符之上。

        好似有雷霆在心神轰鸣,王林原本古井不波的状态,顿时被疯狂的扰乱,出现了剧烈的变化,他的心神凝聚在骸骨上,那一个个文字如同深深地刻在了其心,那一段段话语,正是他之前心神中回荡的声音。

        “……奉至修真行……”

        王林的心神在波动中不知过去了多久,蕴含着茫然,离开了这里,向更远处散开,穿过了这片雾气笼罩之地,第一次进入到了这七彩界的至深之处。

        这里同样也有雾气,只不过更为浓郁,但仍然无法阻止王林的心神,他看到了在那雾气中,三个穿着怪异的青年,尤其是那眉心中有月牙图腾之人,他见过……

        “此地很是神秘,最让我感觉奇异的,是在这里,我能感受到我闪雷族先祖的气息。”那眉心有闪电印记的青年行走中缓缓说道。

        他身后那眉心有火焰印记的青年,***着眉头,面色很是阴沉,他平缓说道:“的确诡异,进入这里后,我总感觉有股召唤在心中浮现,尤其是族腾竟然有了欲要离开我身体的错觉”

        最后那月牙印记的青年,谨慎的看着四周,目光闪烁,正要说话,但就在这一刹那,突然他面色一变。

        王林的心神,从这三个青年身边扫过,在这一瞬间,那眉心有闪电印记的青年身子骤然一颤,脑中轰轰如雷鸣,眉心印记瞬息间剧烈的闪烁起来。

        他旁边那眉心有月牙印记的青年,更是身子颤抖中好似想起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他面无血色,心神翻起大浪。

        最为震惊的,是那眉心有火焰图腾的青年,此人在王林心神扫过的刹那,全身瞬间就好似失去了一切力量,一种无法形容的敬畏疯狂的弥漫全身,他眉心的火焰图腾顿时燃烧起来,仿佛要把他的身体烧成灰烬。

        好在这种感觉只是刹那就消散,随着王林心神的离去,痛苦不再。

        许久,三人相互看了眼,都看出了彼此目中的震惊。

        “好强的心神!”那眉心有闪电印记的青年倒吸口气。

        “此地定然有我火雀族的先祖,刚才那心神之力,定然是先祖,否则的话,我的族腾不会有如此变化!”那眉心有火焰图腾的青年面色苍白,但双目却是露出贪婪,沉声道。

        唯有那最后一人,眉心有月牙印记的青年始终沉默,他眼中隐有恐惧,在刚才王林心神扫过的刹那,他记忆中一个不愿意去回忆如噩梦般的场景,再次浮现出来。

        “莫非……是他……不可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青年身子一颤。

        “此人心神虽强,但我等三人若是打开封印,联手倒也未必没有机会,还望二位助我一臂之力!”那眉心有火焰图腾的青年***了***嘴唇,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