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166章 天的谎言
  • 正文 第1166章 天的谎言

    作品:《仙逆

        第1166章 天的谎言

        归元宗药院内的一幕,没有任何归元宗的修士察觉出端倪,南苑为禁地,更不会有弟子踏入半步,即便是吕烟菲等人,若无召唤,也不敢闯入。www.00ksw.org

        随着瞬杀八阶凶兽,喝退六阶三宗修士这一件件事情,王林在归元宗弟子的心中,犹如老祖,充满敬畏。

        卢云从此刻面色极为难看,盯着王林,身子却进退两难,在眼前这白衣男子平静的目光下,他进出一步,则有天塌之感,后退一步,则起道崩之念,仿若自己的道,在这平凡的白衣男子眼中,就如同婴孩耍宝,清晰明了。

        汗水从额头泌出,卢云从一生从未见过拥有如此道境之人,似乎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但若随对方心念一动,则立刻就能成为真实存在。

        他更有一种似乎这天地,都可以随此人道念而变之感。

        “他坐在那里,他就是道!”一个奇异的思绪,在卢云从心中浮起。

        李倩梅的话语恰在此刻响起,其声音柔和动听,更有优雅的韵味,可以让人心神宁静下来,随着王林目光从卢云从身上移开,落在李倩梅脸上,卢云从内心松了口大气,退后几步,面色阴沉。

        平静的望着李倩梅,此女的修为深不可测,此时尽管全部收敛,但王林还是看出,这相貌秀美的女子,拥有碎涅的神通。

        “道友何人!”王林目光始终平静,但心神却是一触即发。

        清风吹来,使得李倩梅几缕发丝在其秀美的俏脸前飘动,被李倩梅轻拂在了耳后,望着王林,她轻声道:

        “破天宗,李倩梅。”

        “李道友来此何事!”王林心神一动,但神色却是没有任何变化,缓缓说道。

        李倩梅轻笑,眨了眨眼,笑道:“来此问道兄三个问题,为倩梅解惑。”

        “凭什么为你解惑!”王林言语平淡。

        李倩梅神色依旧宁静,想了想,说道:“倩梅可给道兄拂笛一曲。”

        “不需要!”王林皱起眉头,平缓开口。

        “倩梅为你解决与紫道宗之事。”李倩梅脸上带着微笑,轻声道。

        “不需要!”

        李倩梅神色苦恼,望着王林,轻声道:“道兄有所误会,倩梅与卢兄只是途中相遇,恰逢倩梅无事,便一同前来,并没有要与道兄斗法之念,道兄与紫道宗之事,倩梅不会参与进来。只是想询问三个问题,解倩梅长久之迷惑,别无他意。”李倩梅很少为人如此详细的解释,此刻自然看出王林以为自己与卢云从一路,故而苦恼,解释了一番。

        凝神看了李倩梅少许,王林皱着眉头,沉声道:“哪方面的问题。”

        “与道有关。”李倩梅含笑道。

        “一个问题,换一样物品。”王林缓缓开口。

        卢云从在一旁听到这里,脸上露出苦笑,他之前面临李倩梅时,却是没想到要索要物品,而是以聆听笛音为乐,其中也有与那李倩梅交好之意。

        李倩梅也是一怔,点头轻笑:“若道兄能为倩梅解惑,当然可以。”

        “问吧!”王林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八阶丹药,平静的说道。

        “道兄,倩梅第一个问题,什么是天?”李倩梅双眸露出期待,她这一路听的最满意的答案,就是卢云从的回答,天是牢笼之说,此刻很是想知道,眼前这个平凡的白衣男子,又会如何回答。

        不仅是她有期待,就连卢云从,也是目光凝重,想要知晓这道境如此强悍之人,又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卢云从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回答,已经是达到了完美,否则的话,也不会成为让李倩梅第一个问出第二个问题之人。

        听到李倩梅的问题,王林哑然一笑,望着李倩梅,没有说话。

        看到王林的笑容,李倩梅很是不解,但却没有催促,等待王林的回答。卢云从皱起眉头,他不知眼前这白衣青年,为何听到这个问题后,会笑。且这笑容在卢云从看来,有讥讽与嘲弄之色。

        “问第二个问题吧。”王林摇头,平静的说道。

        “阁下尚未回答,什么是天!”卢云从望着王林,沉声道。

        “哦?那么你认为,什么是天。”王林扫了卢云从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牢笼是天!井口是天,水面亦是天!”卢云从声音平缓,但却蕴含了自信。

        李倩梅在一旁始终皱着秀眉,似在思索,她看不透王林,此刻听到卢云从的话语后,轻声道:“倩梅一路询问了多位道友,唯有卢兄的回答最是让人信服,起共鸣之念。道兄之前为何发笑?可是倩梅问的问题,有什么不对之处?”

        王林望着李倩梅,许久之后平淡的说道:“有天么?”

        此言一出,李倩梅顿时愣在了原地,她一路所问多人,从未有一个是如此回答,不仅是她,就连卢云从也是双目一凝,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空。

        “荒谬之谈,天在我等四周,何来无天之说!”卢云从冷哼道。

        李倩梅目露思索,想了想,轻声道:“为何没有?”

        王林没有开口,而是抬起右手向前一挥,顿时这药院内轻风回荡,却是在李倩梅与卢云从身体外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圆环,仿若有人用树枝绕着二人画了一个圈。

        “这圆圈,就是你们认为存在的天。你心中有天,自然这天也就存在,你把自己当成天地牢笼内的一介蝼蚁,挣扎欲要破开天地而出,这是道念,也是信念。但你即便从那圆圈内走出,又有何用?”

        王林摇头,右手再次一挥,却见那地面上圆圈外,再次出现了一个圆圈。

        “你们出来了,还是会有一个天,因果循环下去,没有尽头,一直到……被你们心中的天,生生的磨灭在天地之中,这是天的谎言!这个道理,我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开始思索了。所以,为何一定要有天?”

        王林说完,平静的坐在那里,不在言语。

        卢云从身子剧震,如同当头一棒敲在了天灵,耳边嗡嗡,仿若有无数天雷轰鸣心神,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跨出了第一个圆圈,但却还在第二个圆圈内,他呆呆的望着身外的两个圆圈,脑中不断回荡王林刚才的声音。

        “天的谎言……”

        他面色渐渐苍白,心神紊乱,一生所坚持的道念,在这一刻,有了裂缝,他想反驳眼前这白衣男子的话语,但却无力。

        眼中那身体外的两个圆圈仿佛在这一刻无限的扩大,最终成为了他心中的天,成为了牢笼,他拼尽所有,迈出了第一个牢笼,但却愕然的发现,自己所在,还是一个牢笼……

        这种奇异的感觉,让他面无血色,鲜血从嘴角流下,脸上露出一自嘲与苦笑。

        李倩梅默默的闭上双眼,心神震动,王林的话语仿若化作了符文,在她的心神中飞舞,渐渐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中。

        她本以为心神对于道的迷茫,如同阴云,一路所问众人,无有可以解惑者,唯独那卢云从的话语,有如闪电落在心神,使得阴云略有消散。

        但此刻她才明白,那卢云从的话语,对于道的理解,实为可笑至极!堕入进了天的谎言之中而不能自拔。

        此刻,王林的声音,犹如惊涛骇浪,化作两只无形大手,轰隆隆之下,就把她心神的迷茫与阴云全部一扫而空,还来了晴空万里!

        睫毛轻颤,李倩梅睁开双眸,望着王林许久,眼中露出敬佩。

        “道兄能否告诉倩梅名讳?”李倩梅欠身,轻声道。

        “吕子浩。”王林声音依旧平静,没有半点起伏。

        “吕兄道意让倩梅茅塞顿开,倩梅想询问第二个问题,还请吕兄为倩梅解惑……”李倩梅望着王林,双眼如晶,很是明亮。

        “第一个问题,我要你身上品阶最高的丹药一枚!”王林看向李倩梅。

        李倩梅眨了眨眼,掩口轻笑起来,她这种小女儿家的笑容,很是惊艳,但此刻,卢云从心神苦涩,却是不曾看到。而王林尽管看到,但却无动于衷。

        “吕兄要失算了,倩梅身上丹药大都是半成品,需要回宗派炼化,成品之丹,最高的只是十阶,且并非是离魂丹,而是疗伤用的极才丹。吕兄既索要,送你就是。”李倩梅说着,右手虚空一抓,就有一道储物裂缝出现,从其内飞出一粒蜡丸,递给了王林。

        王林皱着眉头接过丹药,看了一眼后收起。

        “倩梅第二个问题,什么是天?”李倩梅双眼极为明亮,她芳心更是不由得怦怦加速,等待王林的回答。

        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即便是卢云从之前回答时,她虽说期待,但却没有如眼下这般期盼。

        听到李倩梅第二个问题,王林抬起头望着蔚蓝的天空,神色略有惆怅,轻声道:“第一个天,问的是道念的极限,第二个天,问的,可是天意……”

        此言一出,李倩梅双眼更为明亮,怔怔的望着王林,这是她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猜到了两个相同的问题中,截然不同含义之人!

        卢云从此刻深吸口气,压下紊乱的心绪,听到王林的话语后,却是楞了一下,他明白了,为何自己之前回到第二个问题,明明很是完美,但最终,还是没有资格去回答第三个问题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