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163章 恕罪!
  • 正文 第1163章 恕罪!

    作品:《仙逆

        第1163章 恕罪!

        胸口衣衫片片飞舞,与血雾交错,与那漆黑的掌印相衬,绉海的身子从南苑内抛出,更是在这一刹那,一丝丝无形的生机从他体内顺着那漆黑的掌印飘出,只是片刻,这绉海的身体就大范围的萎缩下来,如同骸骨。www.00ksw.org

        那涌现而出的生机似有力量牵引,直奔之前受伤的归元宗元婴弟子身上,此人身子颤抖,脸上蓝光消散,恢复了正常。

        砰的一声,绉海身子落地,他面如死灰,身子不断地抽动中,眼内露出浓浓的恐惧。

        四周一片安静,静的可怕!

        魔丛道赵宇倒吸口气,眼中露出震惊,直勾勾的盯着南苑,身子下意识的退后数丈。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归元宗的师叔祖,竟然有如此修为。

        想到之前自己言语轻佻吕烟菲,赵宇便有些头皮发麻,他倒也不是贪图吕烟菲美色,而是性子如此,再加上一路走来五阶宗派均都是客客气气,很是恭敬,似乎可以认人揉捏。

        “这归元宗竟然有如此强者!”冯佩山也是双目瞳孔一缩,神色极为凝重,能轻易使得绉海重伤的老怪,修为绝非等闲。

        “谁给的权利,可以伤我归元宗之人!”冰冷的声音回荡天地,没有冯佩山的言出法随,更没有惊天动地之音咆哮,但这平淡的话语,却是如同一把把利刃,刺入冯佩山、赵宇、绉海的心中。

        如四周的安静一样,这话语,带着可怕的威压。

        一阵沙沙的脚步声起伏,从南苑内,王林背着双手,缓缓地走出,没有白发,而是一头黑发无风飘动,神色不露喜怒,双目如日月星辰,与之对望者,纷纷都会有一种元神被吸撤,如身处虚幻之中,分不清真假的错觉。

        这种感觉很是玄妙,没有人可以说的清楚,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似乎这天地的一切,随着此人的一个念头,就可消散,就可改变,在真与假中徘徊,自成循环。

        “意境之道!!”冯佩山面色苍白,他修为最高,更是六阶第一宗派核心弟子,眼下立刻就认出,这归元宗的师叔祖所施展的,是意境之道!

        让他感觉尤为可怕的是,对方显然并非刻意,而是自然而然,道随身动,道随言出,这种境界,比之言出法随,高了太多太多。

        他们道法门重点研究的,就是一个道字,在冯佩山的记忆中,唯有门派内至高无上的大长老,才拥有这种道随身动的神通。

        “他站在那里,他就是道!”冯佩山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脑中浮现出大长老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你么?”王林平静的走到了挣扎起身的绉海身边,低头看去,如看蝼蚁!

        绉海身子颤抖,尤其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王林的双眼,顿时身子颤抖更为剧烈,他眼前一片虚幻,好似这伤他之人瞬间成为了天地,而自己,只是这天地中的一个弱小的存在。

        他的心脏怦怦跳动,心神翻江倒海,他看不出眼前之人修为,但此刻,他却是觉得即便是五毒门的所有长老甚至掌门,也无法让他感受如此可怕。

        收回目光,王林看向天空,望着魔丛道赵宇,平静的开口:“还是你?”

        赵宇下意识的舔了下嘴唇,看了看地面上挣扎起身的绉海,又看了看王林,神态立刻恭敬下来。

        “晚辈魔丛道赵宇,参见前辈。”这赵宇立刻抱拳,神色极为恭敬,把恐惧隐藏起来。但却丝毫不敢去看王林双眼。

        “亦或者是你?”王林的目光落向道法门冯佩山身上。

        冯佩山面色苍白,恭敬的抱拳,低声道:“还请前辈恕罪。”

        “你之前说,若他们阻止你等伤我归元宗弟子,需承受后果?”王林冷冷的望着冯佩山。

        冯佩山额头冒汗,不敢去看王林双目,他隐隐有种感觉,若是眼前之人发怒,那么以自己的修为,恐怕瞬间就会灭亡。

        沉默片刻,冯佩山一咬牙,抬起右手在自己胸口狠狠地一拍,轰的一声,他身子一颤,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更为苍白,元神震动,却是有了伤患。

        “前辈可否息怒?”没有擦去嘴角鲜血,冯佩山苦涩的说道。

        王林神色如常,看向赵宇。

        赵宇苦笑,连冯佩山都不敢招惹之人,他岂敢招惹,况且之前根本就没看到眼前之人出手,那绉海就重伤抛出,即便是自己反抗,恐怕也没有任何用处。

        咬牙之下赵宇同样抬起右手在自己胸口狠狠地一拍,喷出鲜血,退后几步,向王林抱拳,恭声道:“请前辈息怒。”

        这一幕,看的四周归元宗弟子一个个极为激动,望向王林的目光,带着狂热的崇敬,李向东几人同样如此。

        “你们可以继续搜寻。”王林平缓的说道。

        “不必……”冯佩山连忙开口,但他还没等说完,就被王林的话语打断。

        “搜索完,立刻滚出莫罗大陆!”

        “遵命。”冯佩山苦笑,他知道自己三人刚才的举动,已然激怒了这归元宗的师叔祖,之所以没杀三人,是因为顾虑三人所在的宗派。

        “若是让师门知晓得罪了一个道随身动的老怪,少不了一顿责罚,即便是师门,也不会轻易得罪这样的大神通修士,更不用说这前辈挥手间,以绉海的修为都要重伤,实际上重伤与死,只是一念,若这前辈想要杀人,绉海已经死了。”暗叹一声,冯佩山想起了临行前,师尊的话语。

        他师尊曾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云海星域隐藏了众多大神通老怪,这些人行居不定,五阶星域内定然会有一些。且每一个五阶宗派毕竟传承多年,其内或许会有一些早年离开,但修为却是惊天动地者存在,这些人或许名不经传,但若遇到,也要谨慎对待。

        所以此番搜索,切记遇到这些老怪时,要客客气气解释清楚自己的目的,不要轻易得罪。

        冯佩山恭敬告退,但沉吟片刻后,依然在这莫罗大陆上仔细搜索了一番,最终所有弟子都凝聚在一起,没有丝毫发现后,扶着绉海,与赵宇带着门下之人,迅速离开了莫罗大陆。

        一直到冲出防护层,进入到了星空中,冯佩山与赵宇二人才心中松了口气,至于那绉海,吞下一些丹药后略有恢复,可以勉强自己飞行,但面色却是始终苍白,隐隐露出后怕之色。

        “绉道友,你详细说说进入南苑后,那位前辈是如何出手的。”冯佩山沉声道。

        绉海对于那生死的一幕,犹有余悸,沉默了片刻,低声道:“那位前辈修为至少是碎涅中期以上,我没有看到他出手,只是在进入南苑后立刻就感受到有无法想象的天地元力被操控而来,化作一个掌印,落在了我的胸口。”说着,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那掌印仍然漆黑。

        “是毒攻么?”赵宇忽然问道。

        绉海摇头,低声道:“那前辈身上没有半点毒攻的迹象,不是毒婆子,且那毒婆子也没有这种气势与修为。我刚才暗中观察了归元宗的修士,他们的崇敬与荣耀感不似作假,这位前辈,应该的确是归元宗的师叔祖。”

        “的确如此。”冯佩山点头,沉声道:“若真是与毒婆子有关之人,或是知晓了丹方与玉简之事,那么这位前辈断然不会如此行事,应该会隐匿起来,待我等搜寻过后,才会出现,毕竟以他的修为,做到这一点很容易。更不可能伤了绉海后,还要我与赵宇付出一定的代价。”

        赵宇点了点头,想起刚才之事,同样心有余悸,说道:“这归元宗的师叔祖修为太高,即便是在我们六阶星域,此人也足以让所有人重视,好在我们之前只是伤人,而没有杀人,否则的话……”他说到这里,扫了绉海一眼。

        绉海沉默,心中却是一片冰寒与后怕。

        “之前我们来临时,途中曾看到紫道宗之人,这些人的目标,似乎就是这归元宗,隐有私怨的样子,不过,那紫道宗卢云从这一次怕是要踢到铁板!”赵宇轻笑,很是幸灾乐祸。

        “卢云从此人不简单!”冯佩山轻声道,似乎不愿再去谈此人,沉声开口:

        “罢了,我三人以后行事还是要谨慎一些,去另一处大陆吧。”三人化作长虹,带着身后宗派弟子,直奔远处而去。

        “能让大长老看中之人,绝不简单……这卢云从的来历,似乎也很神秘……”长虹内,冯佩山摇头,不再去想此事。

        王林的目光从天边收回,出手之前,他自有思量,在那蛮荒大陆上他时间匆匆,尽管已经转移了目标,但仍然还是留下了一些线索。

        这些线索,他无法去清除,当时也没时间清除,且最重要的是,越清除,则留下的线索就会越多。

        “罢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尽快提高修为!若是最终被人发现了,大不了提前去一趟风之仙界!”从毒婆子的记忆与归元宗的这段时间,王林已然知晓,云海星域的风之仙界,不需要开启,而是常年开放,入口在八阶星域北部,只不过在云海内,几乎没有人敢踏入风之仙界太深,至多也就是在外围寻宝。

        “这风之仙界,是我为拓森准备的杀招……”王林眼中寒光一闪,正因为对于风之仙界重视,故而他才会冒险选择毒婆子记忆中的炼兽之术尝试,一旦有所成功,王林进入风之仙界的把握将会更大。

        且在那炼兽之地有王林神识禁制,除非在禁制上的造诣可以超过他,否则不可能看出端倪,况且只需心念一动,其内一切都将彻底毁灭,倒也不担心被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