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002章 第二分身(下)
  • 正文 第1002章 第二分身(下)

    作品:《仙逆

        第1002章 第二分身(下)

        “只要再给我百年时间,我就可以完成分妖**……可惜眼下分出的妖识,实在太少,本体被吞,这一丝妖识仿若无根之木,随时都会消散……云妖郡崩溃,妖塔不再,不能停留!其他妖郡我又不敢轻易进入吸收妖力……”

        这一丝妖识谨慎之下,向着远处小心翼翼的飞去,只是此刻的他实在太过微弱,随时都会抹去一切存在。www.00ksw.org

        在天空飞行,更是无时无刻都在损耗那微弱的妖识。到了最后,他几乎就要崩溃,甚至就连记忆也有了模糊,在迷茫之下,渐渐地处于消散之中。

        就在他将要永久的流逝在天地的瞬间,他模糊中隐约感受到了一股妖力在地面上弥漫。在他的下方,正是炼魂部落!

        当时的炼魂部落族人并不多,只有数十万,其中大部分都分散开,各自寻找拥有魂魄之地,留在部落中的,只有不到数万人。

        这些人神色狂热,向着放在正中间的一个粗糙的黑色石像膜拜,阵阵淡淡的妖气从他们天灵散出,弥漫在这四周。

        云妖的那一丝已然记忆模糊流逝了太多的妖识,几乎下意识的一冲之下,就直奔黑色石像而去,融入其内的刹那,立刻这石像好似拥有了灵性,如同活了一般,四周淡淡的妖气立刻凝聚而来。

        随着时间的度过,云妖在这黑色石像内渐渐地沉寂下来,他的记忆在当年的逃遁中流逝了太多太多,以至于出现了模糊。

        他本就不是本体,而是一丝微弱的妖识,在这模糊之下,被炼魂部落族人整日膜拜,吸收的妖力中大多充斥着一个叫做王林之人的身影。

        初始时,他尚还有些抵触,但随着连魂部落的人数越来越多,当达到了百万以上时,随着这些人每天的膜拜,渐渐地,就连他也觉得,自己的名字,叫做王林,是这些人的老祖。

        带着这样的念头,度过了数百年,炼魂部落之人,也有了数百万,如此一来,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下,他已经彻底的遗弃了过去,真正的认为自己,就是王林。

        随着他被潜移默化的改变,那石像的样子,也渐渐地起了变化,成为了王林的相貌,而他,也同样在这石像体内,变成了王林。

        王林抬起右手,望着眼前这个与自己一摸一样的古妖,眼中古怪之色更浓,他刚才所看到的一幕,甚至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结合自己刚才猜测,王林对这整件事情,有了详细的了解。

        沉默片刻,王林目光一闪,盯着古妖,喃喃自语道:“如此自己送上门来的古妖,不要的话,未免太过可惜……现在就连他都认为自己就是我,那么……就让他成为我的第二***!”

        “本尊古神,第一***修士,第二***古妖,若是有机会,不知能不能再创造出第三***古魔!到时候一旦融合于一体……不知能否返祖成古!”王林砰然心动,望着眼前这个自己送上门来的古妖,脸上露出微笑。

        他身子一晃,立刻便离开了这里,神识与修为入体,张开双眼望着眼前的黑色石像,王林脸上笑容更盛。

        他深吸口气,盘膝坐在地上,双手掐诀放在膝盖,张口吐出元神之气,立刻就把这黑色石像弥漫,更是打出一道道印记,不断地落在那石像之上。

        想要使得此物成为自己的第二***,就必须要把他祭炼成与自己心神统一,信念一动就可***控自如不说,更是要让此物不排斥自己的元神,可融入自身元神取而代之。

        这一点说来简单,可实际上却是极为艰难,若是强行施展,虽说也可成功,但唯有对于那种远远低于自己的傀儡才可,只是低于自己,即便是成为了***,也无大用。

        可若不低于自己,就无法强行施展。

        如此一来,便成为了祭炼***的第一个选择与难关。

        不能强行之下,唯有日复一日的祭炼,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才有一丝可能成功,但这种成功,还是存在破绽,***反叛的可能性还是会有。

        只是这些对于王林来说,根本就不是困难之处,这古妖已经彻底的把自己当成了王林,甚至都不需要去过多祭炼,唯一要做的,就是融入神识,并且使得这古妖知道,谁主谁次!

        这一点,对于王林来说不难,他修为本就高于这古妖,本体更是古神,断然不会出现主次不分之事。

        但王林生性谨慎,在余下的数日祭炼中,不但把自己的神识融入古妖之中,与其彻底的融合,更是烙印下了***的印记,除此之外,他更是准备了大量的印记,若是有一天这***背叛,只需王林信念一动,便可让其立刻屈服。

        若仅仅如此,也不算是王林的行事风格,除了这些,王林更是施展了一些仙帝青霖的傀儡***控法术,用在这第二***上,直至彻底的***控,没有半点遗漏后,这才放下心来。

        望着眼前的石像,那种水乳相融的感觉油然而生。

        “只是可惜这第二***没有肉身,完全存在于这石像上,暂时不能分开,即便是发动攻击,也只是以妖识为主!其威力也很弱,相当于问鼎后期。

        但此物毕竟是一丝妖识,若是有足够的妖气,就会快速的成长,总有一日可以达到古妖的程度……”王林目光一闪,他知道此事不能***之过急,需要慢慢的进行。

        在炼魂宗交代一番后,王林没有带走第二***,而是把其所在之处设置了一些威力强大的禁制,并且嘱咐炼魂宗之人,继续保持每天的膜拜后,离开了炼魂宗。

        “这第二***是一个种子,现在对我帮助不大,可一旦他成长起来……”王林眼中闪过一丝期待,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天妖郡,经历了数百年前与火妖郡的大战后,虽说胜利,但死伤同样惨重,时至今日,尽管过去了数百年,但天妖郡的人口,比之当年还是相差太多。

        就连那最为繁华的天妖郡都城,虽说不是一片萧瑟,也远远不如数百年前王林第一次到来时那般热闹。

        街道上店铺依旧,只是行人却不多,偶有驻足者,也是略看几眼便匆匆离开。

        在当年的洪城内,有一条长河,此河顺流而下,与这都城的外河连接,自成循环。此刻,在这一旁河畔上,王林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那河流。

        若是有一股力量可以把岁月逆转数百年,那么会发现,他所坐之处,与当年一摸一样。

        眼下,人还是当年的人,所在之处也还是当年的位置,就连那河流也同样还是那条河流,畔边依旧,只是,物旧,而那河道上却没了花船,更没了入耳的琴音。

        心里起了一丝惆怅,王林望着空空的河道,耳边好似回荡起那从数百年前传来的琴音,缭绕在身边不断,只是这琴音很弱,仿若风一吹就会消散,再也聆听不到。

        遥想当年,王林与那弹琴的盲女,若非船上与帝君的一夜酒,怕是连面,都没有见过一次。

        甚至现在,王林对于那弹琴女子的相貌,都还是只有那一个孤独的背影与充满了悲哀的琴音。

        坐在那里,看着日落,王林沉浸在追忆之中,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岁月的存在,转眼间数百年云烟而过,可以洗去一切,但却洗不掉的永恒的记忆。

        “这,或许就是人生的悲哀吧……”王林轻叹,正因为有了记忆,所以才有了岁月,如果一个人没有记忆,那么岁月,也就不存在了。

        “不知当年的莫厉海,是否还在……”

        在王林的身边,有一个酒壶,里面的酒,是从当年同一间店铺内打来,那店铺世代流传,到了今日,招牌还是那块招牌,只是这酒……

        王林拿起喝了一口。

        “连味道也变了……”王林苦笑,放下酒壶。

        “当然变了,那酒铺老汉的后代,没有了先人的手艺,做不出那种岁月的味道来。”一个平静的声音从王林身后传来,透出一丝疲惫。

        王林没有回头,轻叹道:“数百年未见,帝君也没了当年的洒脱!”

        王林身后传来长叹,却见一个身穿紫衣的中年男子,坐在了王林的旁边,这男子极为英俊,依稀可见当年之貌,只是如今,却是鬓发有了白丝,容颜起了沧桑。

        “喝口这个试试。”中年男子拿出一个酒壶,递给王林。

        王林接过喝了一口,脸上露出微笑,说道:“是当年之酒!”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所以留了不少,准备与你再次痛饮一夜!”中年男子手中多出一个酒壶,一口喝下大半,眼中露出了神采,大笑道:“王兄,可是惆怅没了当年琴音?”

        一缕琴音从远处如飘渺般徐徐而来,带着一丝孤独与悲哀,缭绕在四周,片刻间,河道上便有一搜大船在水面哗哗声的起伏下,顺着河道而来。

        在那船头,同样坐着一个女子,背对着王林,弹起琴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