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885章 清水的馈赠
  • 正文 第885章 清水的馈赠

    作品:《仙逆

        第885章 清水的馈赠

        环绕在他身体四周的死气,吸收了王林绝大部分的生机,缓缓地松开,直奔李慕婉而去,盘旋在李慕婉身前,那从王林身上抽出的生机,立刻以一种特殊的方法,融入李慕婉的元婴之中。www.00ksw.org

        “所谓七夕之术,便是要坚持七天,这元婴若是可以坚持七天,自然可以恢复苏醒。”向家先祖,缓缓说道。

        王林沉默,怔怔的望着李慕婉的元婴,内心,无怨无悔。

        李慕婉仿佛可以察觉到这一切,身子轻颤,只是,元婴之体,没有眼泪,但却可以化作一股无声的悲。

        环绕在李慕婉元婴外的死气,不断地把生机带入李慕婉体内,渐渐地,李慕婉的元婴,开始了凝实。

        时间,缓缓地过去,第一天、第二天……

        但,在第三天时,李慕婉渐渐凝实的元婴,停止了一切,因为,王林的生机,已经全部消失。

        “可惜……七夕之术,乃上古时期,逆天改命第一术,此术之强,即便是死亡之人,也可以完全复活,前提是,拥有足够的生机!

        以七夕之术传递生机,绝不等量,而是完完全全的不对等,七夕,代表七天,每增加一天,所需生机都是前一日的百倍,如此,到了最为关键的第七天,所需生机,庞大的无法想象!你的生机,只能够坚持两日,即便是老夫没有取你一半生机作为出手的要求,也不足坚持这第三天!

        许木,你可还有增加生机之物?”向家先祖,缓缓开口。

        李慕婉的元婴,没有了生机的融入,再次开始了消散,这一次消散的速度,比之以往更快,更为剧烈,仿佛随时都可以崩溃,彻彻底底的消失。

        “继续吸我的生机……”王林望着李慕婉,眼中露出柔和,这个女子,等了自己数百年,只因为一句承诺。

        千年修道,也唯有这一个女子,走到了自己的心中,可是,自己却是在对方离开后,在那无尽的孤寂中,在那点滴的回忆中,才慢慢的知道,原来,自己一直,都很在意……

        他就这样望着李慕婉,凝望那生生死死,无家可归的忧伤……

        两个人之间,有一段距离,不远,如同河岸的两边,一边是他,一边是她,这中间,是那千年不断地伤与痛,化作河流,远远地流去。只是这伤痛的河流,即便再汹涌,再激流,也洗不去,那坚定的目光与等待。

        耳边,仿若再次回荡起那蕴含了悲伤的琴音,日升月沉的感觉,在那琴音中,好似为王林与李慕婉,搭建了一座桥,使得二人,仿若可以真切的感受对方的存在。

        死气缭绕中,从李慕婉的身体外分离,一边绕着李慕婉,另外一边,环在王林之身。

        生机,不断地从王林体内顺着那死气抽出,融入李慕婉的元婴中,哪怕用百倍千倍的生机,才可以换取李慕婉一丝生存,王林,也无怨无悔!

        他静静的望着李慕婉,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他的容貌,再次衰老,皱纹弥漫,生机大量的流逝,使得他整个人,在这一刹那,好似走过了千年的人生。

        在王林的体内,生机已经不多,如此速度的吸取,使得王林越加清晰的感受到,那来自天道的召唤。

        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一股更为浓郁的生机,在瞬息间,从他体内爆发而出,这一次的爆发,仿若化作了一场生之风暴,横扫四周,使得此地那无数的人头,在这一刹那,幽光骤然闪烁。

        “咦!”棺材内,向家老祖一怔,他所在的棺材,在这一刻,盖子向旁边倾斜,露出了其内,一个干瘦如柴仿若尸骸的躯体!

        一道冰冷无情,透出浓浓死气的目光,在这尸骸双目睁开的刹那,迅速闪烁而出,落在了王林身上。

        联盟星域内,一颗修真星内,王林的本尊,藏身在一处修真门派,充当着低阶弟子,他此刻,盘膝打坐中,身体内大量的生机,疯狂的消散。

        只是,这种消散,本尊没有任何阻止,而是平静的望着天空,沉默。

        他恒久以来冰冷的目光,在这一刻,如***一样,透出柔和。

        从本尊体内以特殊的方法,涌入***之中的生机,大范围的消耗,不断地涌入李慕婉元婴内,渐渐地,李慕婉的元婴,又开始了凝实。

        时间慢慢过去,第三天、第四天……

        在第五天时,王林的本尊,全身黯淡无光,一头红发成为暗色,生机大量的消耗,即便本尊是古神之体,也无法承受。

        七夕术,在第四天过去后,李慕婉的元婴,彻底的凝实,在她的元婴内,有一丝生机弥漫,死气,被彻彻底底的驱除。

        只是,这一丝生机,却是在没有了王林的生机融入后,无法稳定,更无法苏醒。

        四天,便是极限!这第五天,王林没有办法度过!

        “老夫只能做到这一步,你的生机不够,自然就不能复活这元婴。”向家先祖,平静的看来王林一眼,重新躺在了棺材内,一股死气旋风回荡,卷着李慕婉与王林,直接送出通道,顺着裂缝,横扫而去。

        王林在这一过程中,立即双手掐诀,一道道禁制疯狂的弥漫李慕婉元婴之外,使得那一丝生机,消散之速缓慢下来。

        从沟壑内冲出的瞬间,两道目光立刻凝聚王林之身。

        清水看到此刻的王林,却是一怔,沉默不语。

        至于那向云东,好似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幕,看了王林一眼,收回目光。

        王林珍重的把李慕婉的元婴放入储物袋内,望着清水,平静的说道:“师兄,我们走吧。”

        清水暗叹,袖子一卷,直接带着王林,破开了这天空,远远地离去。

        向云东望着王林消失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喃喃自语道:“许木,老夫虽说算计于你,但却没有任何隐瞒,以你的心智,自然也早就知晓,帮你恢复元婴,代价就是大量的生机,如此,我们倒也不相欠!”

        星空中,清水与王林二人,化作两道流星,一闪而过。

        “师兄,你可知晓此物?”飞行中,王林一路沉默,此刻开口,一拍储物袋,顿时那避天棺飞出,落在其身前。

        清水身影一顿,看了一眼那避天棺,右目红芒一闪,许久之后,他沉声道:“此物我没见过,但这里面有浓郁的仙气,显然是仙界之物,另外,在其内,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力量,好似某种规则,此物,应该是疗伤之用吧?”

        听闻连清水都不知晓此物,王林暗叹,把避天棺收起,轻声道:“应该是疗伤之用,只是,却不知晓方法。”

        清水没有继续追问,望着远处的星空,沉默片刻后,忽然说道:“许木,你虽说没有入升仙池,但也通过了考验,我此行去联盟,凶险很大,怕是无法让你伴随左右,如此一来,在联盟星域内,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王林点头,内心却是苦涩,他能感觉到,天道的召唤,越来越近。

        “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这三个仙术,你已经会了呼风,至于其他两个仙术,我现在便传授于你!”清水说着,双指成剑,点在王林眉心,顿时一股迅猛的仙元之力,在刹那间融入王林体内。

        与此同时,更是在王林的脑中,立刻出现了有关唤雨以及撒豆成兵之术的全部信息,清水的这种行为,已经是属于了传承!

        传承,与传授绝不一样,只有那种嫡系师徒之间,才会进行传承,如此一来,却是可以保证所传之术,半点不丢,甚至可以减少很多没必要的弯路,直接使得被传承者,感悟最深。

        清水望着王林,内心暗叹,初始时,对于王林,他只是为了报答师尊,当年师尊虽是戏言,但却是他苏醒后,唯一可以报答之事。对于王林,他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即便是救下,也是为了师尊。

        王林没有入升仙池,清水很失望,已经决定,此事,便是这王林与师尊之缘断,从此之后,再无半点关联,他将一心一意,寻找仙界崩溃之迷,寻找当年自己癫狂之因!

        但,这一切,在目睹了王林为了一个女子,甘愿走到现在这一步,放弃了几乎全部的生机后,让清水,起了追忆。

        望着王林,清水好似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内心涌现一股钻心的痛,他永远也忘不了,当年苏醒后,望着一地的鲜血,望着爱侣闭合的双目以及那凄美的容颜。

        在那一刻,他的心,崩溃了!

        带着惆怅,清水看向王林的目光,不再如以往那样,把对方当成报答师尊的途径,而是露出一丝柔和。

        “你没有进入升仙池,这仙术,无法完全发挥,师兄没什么送你,就送你一道仙元之力融身,助你施展仙术!”

        传入王林体内的仙元,没有被清水取走,而是在王林体内运转之下,化作一颗仙气缭绕的金豆,落在了王林元神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