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774章 子母道枯
  • 正文 第774章 子母道枯

    作品:《仙逆

        第774章 子母道枯

        李元的修为,本就已经达到了问鼎大圆满,之所以没有突破达到阴虚,正是因为其元神内的元力不足。www.00ksw.org

        此番王林以三个元神滋养,尤其是那阴虚老者的元神,更是蕴含了庞大的元力,如此一来,李元突破问鼎大圆满的几率,增大了很多。

        在李元四周布置了一些禁制,王林盘膝坐在旁边,眼露沉思。

        “血祖,果然是这姚家之人,那老者的思绪内,姚家,原来是这般强大,尤其是那姚家老祖血神子……”王林目中露出寒芒。

        “我王林修道以来,遇到的敌人不泛强者,多一个血神子,不多!”王林自问,即便是之前就知晓了这一切,难道因为那血神子很强,便放任李元不救么……

        况且,他既然已经得罪了血祖,便心中有了决断。

        “只要掌握了那融入天地之中的神通,即便是拓森来了,我也可以全身而退!不过,那老者神识内的一些记忆,却是有些有趣,或许对我有大用!”王林眼中露出果断,盘膝中,调整体内元力,不断地炼化。

        “当我体内元力全部吸收的时候,就可以无限的接近真正的第二步,窥涅初期!”王林沉默片刻,右手一召,远处地面上飞来三个储物袋与数把飞剑。

        这三个储物袋,就是那三人之物,王林的目光首先落在了飞剑上,这几把剑,是他与李元一同在仙人的储物空间内发现。

        神识在这些飞剑上一扫,王林心神微动,立刻这九把剑飞起,落在地面分散刺下,其中有八把成圈,另外一把则单独刺入一旁的地面。

        王林一拍自身的储物袋,立刻九个兽骨飞出,那最大的一个兽骨,落在了八把飞剑中心,其余八个兽骨,则是环绕那单独刺入地面的飞剑四周。

        这一幕,正是当初王林发现它们时的样子。

        仔细看了片刻,这九个兽骨,王林之前曾神识查看过,其内似乎另有一股烙印,使得他神识无法彻底的印下,更不用说操控。

        当初他便怀疑,这兽骨法宝,说不定有着其特殊的开启方法,此刻把兽骨放回飞剑之内,王林立刻便看出了不同。

        沉默少顷,王林神识散开,先是融入那八个小兽骨之上,就在他神识碰到兽骨的刹那,忽然这八个兽骨立刻一震,一股吸力顿时从兽骨上涌现,王林的元神立刻感受到这吸力。

        他目光一闪,体内元力运转,流入元神内,延伸至神识中,随后顺着吸力,他的元神分出了八道,融入了八个兽骨内。

        那吸力好似没有止境,还在不断地吸纳元神,仿佛要把王林全部元神吸入一般。王林目露沉思,心神微动之下,元神从兽骨内抽回。

        随后他双手掐诀,在四周打下一道道烙印,更是体内元力散开,弥漫方圆千丈之内,顿时一股白雾出现,弥漫四周,这雾气内蕴含了他的元力。

        若是有外人路过这里,看到这雾气,便不会轻举妄动,因为这雾气内的元力,充满了威压,即便是有阴虚乃至阳实修士来此,看到这一幕,也会格外谨慎。

        因为这表示着,在这雾气中,有一个第二步修士,不希望别人打扰,一旦试图冲入,便会立刻受到这雾气内的元力攻击。

        散开了元力化作雾气,王林略一沉吟,张口吐出碎片大印,融入雾气内。这才放下心来,盘膝中闭上双目,其天灵光芒闪烁,太古雷龙般的元神飞出,一声咆哮下,直接冲向八个兽骨。

        元神刚一接近,立刻便从那八个兽骨内传出吸力,在这吸力下,王林的元神分出八道,分别融入每一个兽骨中。

        吸收了王林全部的元神,八个兽骨立刻散发妖异之芒,越来越浓郁,到了最后,只见八道蓝光自兽骨上射出,全部向着中心位置的那把飞剑凝聚。

        在这蓝光中,还蕴含了王林的元神,他的元神在那兽骨内经过了一种他看不明白的转化,顺着蓝光进入了飞剑中。

        此剑一颤,发出阵阵剑鸣,王林的元神在其内凝聚,重新合一,立刻便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剑气弥漫,这些剑气疯狂的向着王林元神冲击而来。

        王林目光一凝,元神内的元力蓦然间散开,形成一片风暴,横扫之下立刻所有的剑气消散,但下一息,更多的剑气出现,好似无始无终。

        “不对劲,这是一个禁制阵法!”王林眼露禁制推衍之芒,索性盘膝坐下,不断地推算,元力在身体外形成一个护罩,不去理会那些冲击而来的剑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林目光闪烁,他看破了这个禁制,此刻心念一动下,立刻便有禁制在身体外出现,向着四面八方散开。

        此刻,被八个兽骨包围的那把飞剑,其上散出剑气,此剑一冲而起,飞至一旁被八把仙剑环绕的兽骨上空,剑尖冲下,剑气瞬间散出。

        这剑气一分为八,分别融入八把仙剑内,王林的元神,再一次顺着剑气飞出,又分成八份,融入至八把仙剑内。

        之前的经历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剑气更多,且随着王林元神分出八份,几乎每一份都经历了同一幕。

        三天后,八把仙剑同时散出剑气,这八道剑气凝聚中心的兽骨,王林的元神,在剑气内一冲而出,进入到了那最大的,生着四根利刺的兽骨内。

        他的元神在兽骨中融合为一,与此同时,更是在这兽骨内留下了烙印,一种明悟,在王林元神内升起,好在这一刻,他对于这兽骨无比的了解,就如同此物,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般。

        许久,王林的元神从这兽骨内飞出,回到了肉身中。

        王林,睁开双目,脸上露出一丝惊容与兴奋。

        “不愧是仙家法宝,若是没有特定的方法,根本就不可能在其上留下神识!而一旦成功烙印了神识,便立刻可以掌握这法宝的使用方法……”王林站起身子,右手向前一召,立刻那巨大的兽骨飞来,在其身前漂浮。

        “此物名为子母道枯,威力极大,乃是真真正正的仙家法宝!可惜却是在当年其主手中,与古神一战时受损,再加上其主身亡,如此一来,直至今日,尚未完全修复,但即便如此,其威力,也是惊人,可以说是我现阶段,最强大的法宝之一!”王林右手伸出,那兽骨立刻散发灵动,好似复活一般,一口吞来,在王林手中消失。

        片刻后,王林的右手手背上,出现了一个兽骨的图案,栩栩如生!

        并未收起元力雾,王林看了一眼远处的李元,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很多,元神也正在与元力融合,进行最终的突破,能否成功,王林也没有把握。

        等待李元苏醒的过程中,王林打开了身前死去三人的储物袋,那女子的储物袋内,虽说也有一些物品,但却看不入王林之眼,只是取了其内的仙玉后,便把这储物袋扔在一旁。

        至于那姚姓少主的储物袋,其内倒也有一些物品,王林查看之下,忽然目光一凝,落在了一物之上。

        那是一张纸符!

        与此物相比,其他之物便不算什么了,拿出这纸符,王林眼露精光,这是他在罗天星域,见过的第二张纸符。

        沉吟片刻,王林拍了下储物袋,立刻手中又多出一张,两张纸符看起来大小相差不多,但其上以朱砂勾勒的符号却是不同。

        “此物,到底是什么……”王林神识散开,在这两张纸符上扫过,立刻便目光一凝,他在这两张纸符上察觉到了轻微的元力波动。

        若是以他之前的修为,是察觉不到的。

        “有趣,莫非此物还是一样法宝不成!”王林沉默片刻,把这纸符谨慎的收起,他有种感觉,此物,怕是非比寻常。

        拿起最后一个储物袋,王林目光闪烁,喃喃自语道:“那老者元神内的思绪凌乱,但惟独对这雷之仙界一行极为清晰,他此行正是奉姚家之命,带着那姚家族人,去这雷之仙界的藏诀阁,获取仙术!”

        在那老者的思绪中,王林了解到,在这雷之仙界,有一处碎片大陆在无数年前被罗天星域四大传承至仙界的修真家族联手封印。

        在这被封印的碎片大陆上,有一处当年雷之仙界的藏诀阁,所谓藏诀,便是储藏仙术,其内的仙术,保存完整。

        只不过这藏诀阁,是当年雷之仙界仙帝与手下共同打造,甚至另有规则在内,能否在其内获得仙术,全凭机缘。

        四大传承至仙界的修真家族,无法破解,只能把这碎片大陆封印,每次开启时,送族人来此,碰撞机缘。

        长久以来,这藏诀阁,几乎成为了这四大修真家族的专属之地,不允许外人踏入。

        此次来这雷之仙界,姚家,并非是一队,而是十组!

        “藏诀阁……”王林眼中露出精光。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李元,呼吸粗重起来,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怔怔的望着前方,轻叹道:“多谢许兄,只是,李某或许无缘阴虚,元神中无法容纳那么多的元力。”

        李元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断臂,说完此话,便沉默下来。

        王林抬起右手,一收之下立刻四周元气所化之雾消融,露出天地。他双目凝神,仔细的看了李元一眼,笑道:“李兄不必妄自菲薄,你体内元力滋养元神,待元力全部吸收一日,自可达到了阴虚,这一日,或许快,或许慢,但却一定可以达到!”

        李元眼中露出精芒,点了点头,站起身子,向着王林深鞠一躬,抱拳道:“许兄,你对李某有大恩,此恩,李元铭记在心,不忘!”

        李元话语不多,但这句话,却是透之心灵,对于王林,他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王林微微一笑,站起身子,右手虚空抓住唯一没有搜寻的储物袋,神识一扫便收了回来,直接扔给李元。

        同时,地面上的九把仙剑,更是在元力牵引下飞起,落在了李元身边。

        “物归原主,那储物袋,你也收好,里面之物,想必对你有用。”

        李元点头,收起飞剑,拿住储物袋,一扫之下直接取出一物,正是一面古镜。

        “此物名为破禁古镜,流传至今已然不多,可破绝大部分禁制!”他说着,便把这古镜扔给王林。

        王林微笑接过,收入储物袋内。

        “许兄此时修为,李某已经看不透,但显然,比之当初分别时,有了极大的提高,不知那血祖,可曾被储物空间所毁?”李元犹豫了一下,问道。

        “血祖之危,已然解除,虽说没死,但却也相差不多。”王林轻描淡写,可听在李元耳中,却是心神一震,他深深地看了王林一眼,以他的心智,从这一句话里,便分析出,王林修为的突飞猛进,与那血祖绝对有所关联。

        “李兄,许某要行走这雷之仙界,寻找一切能找到的仙术,你可愿帮我一路破解禁制?”王林看向李元,笑道。

        以他此刻的实力,在这雷之仙界,除了有限的几人,无人是其对手,即便有李元在身边,他也可让人不能伤其分毫,更何况,以李元的禁制,给他时间施展并准备后,甚至大多数时候,都不需要王林保护。

        王林邀请李元,也是自有打算,对于这雷之仙界,李元显然了解比他多出不少,尤其是禁制,更不是王林可比,有此人在,寻找仙术,将会容易很多。

        李元眼中涌现豪情,他微微一笑,说道:“许兄所愿,李某拼尽一切,也为你达成,这雷之仙界,只要给李某时间,一切禁制,李某都有把握破解!比如此地,许兄且看,这里,曾经便是一处仙人遗迹!”

        李元左手一指前方,其所指之处,是一片平原,地面上杂草枯枝,风一吹,发出哗哗的声响。无论怎么去看,都是平淡无奇。

        李元单臂掐诀,他此刻体内元力充足,一些家族渊源流传但先人引奴印所致无法使用的禁制,此刻也可以施展出来。

        天空一暗,前方的平原如同一幕画布被掀起,在李元禁制印决落下之际,缓缓地破碎,露出了一片废墟的城池。

        一块残破的石碑,立在废墟前,其上写着三个沧桑之字。

        “引仙府!”

        “仙术,并非是掌握了口诀才可以施展,以我李家破灭禁的心禁之术,通过一些仙术施展后的痕迹,多少也可以逆推一翻,此术伤身,我李家绝不会轻易动用,但只要许兄需要,李某必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