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759章 准确就绪(上)
  • 正文 第759章 准确就绪(上)

    作品:《仙逆

        第759章 准确就绪(上)

        王林拿着画笔,缓缓地闭上双眼,许久之后,他蓦然睁开,右手在那纸张上按照字迹虚写起来,渐渐地,他好似找到了一丝当年那仙人坐在这里时的感觉。www.00ksw.org

        心神在书写中,渐渐地焦急起来,那是一种彷徨与迷茫交错,时至今日仍然停留在了房间内的气息。

        最终王林右手一顿,停在了半空,他抬起头,顺着第二层的窗户,看向外面。

        “这仙人刚刚画完,但却更为迷茫,留下此话后,却是有了变故,应该是有人来访!”王林放下笔,望着窗外。

        他多少摸索出了一些迹象,此刻望着案几之上的纸张,右手一挥,此纸立刻燃烧,化作一团火焰。

        焚烧干净,王林收了镇尺,走下第二层,却看见李元正摘下第一层的画,收入储物袋内。

        王林犹豫了一下,沉声道:“李兄,此画拿走,定要小心存放,莫要让外人看到,否则的将会引起大祸!”

        李元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此地储物空间应该还有一些法宝或者玉简存在,许兄不再找找?”李元问道。

        “李兄寻找就是。”王林摇头,看到了纸张所写的内容后,他心中对于仙界的崩溃,有了很多的谜团。

        尤其是看到了第二个山谷,王林觉得这里,即便真的有一些残留之物,怕是也有限的很。因为最重要的法宝,已经被他取走,那便是兽骨!

        这兽骨,很显然,就是那仙人所说正在祭炼中的破损的法宝。

        “也好,我一边布置崩溃禁制,一边寻找一番,另外也找一找离开此地的出口,若是没有,则需要一些时间连接一个。”李元向王林一抱拳,看了一眼庙宇第二层,没有上去,而是走出庙外,向远处行去。

        王林盘膝坐在庙宇外,拿出储物袋的九个兽骨,慢慢的研究起来。时间缓缓过去,转眼间便是一个月。

        李元在这一个月来,收获不多,到了最后,也就不再去寻找,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那当初进攻王林的八把短剑,不知李元使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被他掌握。

        对此王林颇为吃惊,但一想李元的禁制,便似有所悟。

        这一个月的时间,李元在这储物空间内推算出的所有崩溃点,全部都设下了禁制,对于算计血祖,李元所表现出的劲头,仿佛比之王林还要浓郁。

        只要一想起在自己的禁制帮助下,可以有机会弑仙,李元便呼吸急促,他人虽机敏,但却有一个弱点,那边是对于自家的禁制,有着极为盲目的自信。

        另外他也考虑过一旦那血祖没死,又会如何,所以心中有了决断,此事自己只是暗中帮助,绝不参与其内,待布置完成后,他决定先与王林分开,毕竟此事关系太大,即便王林对他有恩。

        实际上能暗中帮助,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了,在这个时刻,能做到这一点,已然不易。

        这一日,李元神色凝重的回到了庙宇外,望着王林,眼中露出复杂之色,长叹一声,他右手一甩,一个如水晶般的禁制球,飘在了王林身前。

        “许兄,我以破灭禁,在这储物空间一共布置了一千四百六十五个崩溃点,只需你仙力一吐,此禁制球便可把这里的所有禁制引爆,一瞬间便会让这里的储物空间彻底崩溃!”

        王林拿住禁制球,神识一扫,确定无误后,他抱拳道:“多谢!”

        李元神情略有黯淡,犹豫了一下,说道:“许兄,其实若是不想被那血祖找到,我也有一个方法,只不过需要你隐藏在一处洞府内,不能外出……直至那血祖把仇恨遗忘……”

        王林平淡的一笑,说道:“李兄好意在下心领,若是到了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对抗血祖,在下说不得就要麻烦李兄了。”

        李元沉默,许久后一怕储物袋,拿出一枚玉简,给了王林,说道:“许兄,这里记录的是我李家的破灭禁,虽说不去传承祠堂无法分你心禁,但你研究之下,对于禁制会有帮助,尤其是隐藏气息的方法,这里面更是有几种!”

        王林默默的接过,点了点头。

        李元长叹,双手掐诀,一点之下在其前方出现了一个传送阵,此阵并不稳定,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许兄,这传送阵只能开启三次,你……你要谨慎,小心!”李元再次看了王林一眼,踏入传送阵内,没有回头,而是轻声道:“若李某没有牵挂,定会留下,见证我李家禁制下,如何算计了一位净涅修士!

        许兄,保重!”李元的叹息,还有余音,他的身影,在传送阵内闪烁下,消失了。

        王林抬起头,眼中露出寒芒,喃喃自语道:“血祖……姚惜雪……即便你们有血魂丹,在这储物空间的崩溃下,那毁灭一切的力量之中,我王林便赌一次,你们能否完整的复活!”

        王林的身上,有一个储物袋,这个储物袋,是来自姚惜雪,只不过这个储物袋却是打不开,王林也只是可以施展禁制封印,使得其内烙印的气息不会散开太远。

        除了这个储物袋外,血魂丹,王林原本也有一粒真药,但在妖灵之地与散魔一战中却是用出,此刻他虽说明知这储物袋内一定还有真的血魂丹,可却无法打开。

        “这种逆天之药,即便是血祖,也绝对不可能多,再加上这么多年的消耗,恐怕其身上,能有一两粒,便是极限了。”

        冷笑中,王林从自己的储物袋内拿出禁锢姚惜雪的禁制球,没有再继续询问的兴趣,右手一抛,这禁制球立刻飞出,深深地打进了远处的山脉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