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695章 王平的要求
  • 正文 第695章 王平的要求

    作品:《仙逆

        第695章 王平的要求

        自从冉家老祖与逍遥散人不在后,孙家因为孙析的缘故,在这冉云星,取代了冉家之前的地位,甚至比当年的冉家,更为风光,成为了冉云星上说一不二的存在。www.00ksw.org

        经过这二十多年的演变,渐渐孙家之人,傲气起来,

        祁水城内,同样也有孙家的分支,此刻,在这孙家分支的大殿内,孙家三个化神修为的长老,端坐其上,在他们的前方,参与酒楼事件的一干人等,全部在此。

        青宜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场合,内心颇为紧张,只是低着头,神态恭敬。

        她的师尊,那个结丹修士,此刻同样站在一旁,只不过却是面色苍白无血,其修为,已然从结丹,低落至了筑基后期。

        “此人真的这么说?”三个孙家长老中,其中一个红脸老者,双目微微开阖,平缓的说道。

        之前阻止王林的那位元婴后期的孙家修士,连忙点头,说道:“晚辈不会听错,此人的确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一声冷哼,从另外一个身穿青衣的长老口中传出,此人眼中露出寒芒,冰冷的说道:“看来又有人要挑衅我孙家了!此人一眼便可让结丹修士碎丹,一步之下便使得三个元婴修士退步,其修为,怕是达到了婴变期!”

        “婴变期又如何,我孙家老祖尚在,而且还有那位前辈庇护百年,连千幻星的幻家都不敢招惹那位前辈,有他在,我孙家,便不会坍塌!”三个长老中最后一人,平淡的说道。

        “此人,姓什么?”红脸长老,第二次开口。

        下方修士沉默,许久,那元婴后期的老者苦笑道:“此事我等不知,不过我看这位外姓族人似乎与他们有些交谈,或许,她会知道。”

        红脸老者的目光,落在了青宜身上。

        “你可知晓?”

        青宜身子一颤,沉默片刻,摇头道:“晚辈不知……”

        “好大的胆子!”红脸老者目光一凝,以他的阅历,自然一眼就看出这女娃在说谎。

        青宜苦涩的低下头,轻声道:“晚辈真的不知。”

        红脸老者冷哼一声,起身说道:“此事先行放下,我已经禀告了宗族,近日便会有家族婴变修士来此,至于这外姓族人,既然心中有了二意,赶出孙家!

        老夫倒要看看,此人到底凭什么,说出下不为例如此狂妄之话!在冉云星,没有人,可以对我孙家如此说话!”

        祁水城城北,王家的大院内,门外之前的府牌已经摘下,换上了新的,上面王林亲自提笔,写下了“王府”两个大字。

        府内的丫鬟仆从,王林没有换人,而是一直延用,如此一来,冷清之色淡了不少。

        深夜,月光洒落,后院书房中,王林父子二人对坐。

        “平儿,十九年的平凡生活,八年的山河之貌,接下来,我给你三十年的富贵,人的一生,喜怒哀乐,你要全部知晓,富贵贫穷也是如此。”王林平缓的说道。

        王平沉默,许久微微一笑,眼中明亮,说道:“爹,这便是不让我修道的补偿么?”

        王林望着王平,缓缓说道:“是的。”他的目光,越过王平,顺着窗户落在了远处,在王平看不到的地方,升起一丝悲哀。

        这悲哀,太浓,浓的,无人知晓,一切的隐秘,王林只能自己装在心里,尽管他知道,王平对于修道之事的执着与埋藏在心底,对于自己的一丝怨。

        “平儿,不是为父不让你修道……而是……你不能修……”王林内心轻叹,眼中悲哀,更浓,化不开……

        “爹,什么叫做富贵?”王平轻声道。

        “你想要什么样的富贵?”王林收回目光,平静的说道。

        “爹曾教过我,人当逆天而行,莫要被这天地所压,遇山则越,遇川则度,遇海则跨,遇这天地,同样绝不屈服,既然爹不让我修道,那我便要成为凡人之中的至尊!”王平望着自己的父亲。

        “如果你想,可以!”王林闭上了眼睛。

        王平,长大了,在王林的熏陶下,渐渐的有了自己的观念,他不在是当初那个只知道遵从父亲的小孩子,他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理想。

        王平望着自己的父亲,轻声道:“我不要唾手可得的至尊,我要的,是自己打下!”

        “可以……”王林平淡的说道,右手一挥,其身后的虚影走出,融入至王平的身后。

        “带着此物,这冉云星,你可以做到一切。”王林起身,没有去看王平,走出了书房,他的背影,看起来似乎有些蹒跚,有些低落。

        王平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内心,默默的问道:“父亲,你可以给我一切,为什么……不让我修道……平儿修道,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当年的承诺……为了可以永远的陪在你的身边……父亲,你太孤独了……可是,为什么……”

        月光下,王林站在院子内,影子被拉得很长,他平静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床上,轻声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可是,我希望那一天,来的缓慢一些,甚至,你永远都不要知道,为什么……”

        这一夜,王平无眠。

        三天后,祁水城外,来了一人,此人身穿一袭黑衣,整个人看起来颇为苍老,他踏入这祁水城后,去了孙家的分支族部。

        祁水城孙家分支上下所有修士,全部出门恭迎,尽管已经猜到所来的一定是婴变期修士,但当三个长老看到此人后,却仍然是倒吸口气,神色更加恭敬。

        “拜见副家主!”

        此人,是孙启明,当年因为王林之事,他在孙家立下大功,再加上其修为高深,已经达到了婴变后期,被孙析提拔至了下一代家主的身份。

        孙启明没有与众人废话,而是直接说道:“那人,在何处?”这些家族晚辈不知晓一眼碎金丹的含义,但他却是明白,即便是他,虽说可以做到这点,但接下来一步不见任何神通,便使得三个元婴修士退却。

        这种事情,若施展了神通倒还可以解释,但如果真的如玉简上所说,不见任何神通,那么除了问鼎老怪,断然不可能出现在寻常修士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