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651章 灰衣
  • 正文 第651章 灰衣

    作品:《仙逆

        第651章 灰衣

        这令牌通体紫色,但其内却也有一丝金芒透出,交错之中,颇有一丝紫金之感。www.00ksw.org就连触及手中,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令牌上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的奇异质感。

        这星空太大,没有人可以认出全部的事物,对于这令牌的材质,王林没有深究,而是仔细的查看其外表。

        在这令牌上,有着一些支离破碎的符文,它们分部令牌表面。沉吟片刻,王林神识探入其内一扫,脸上顿时露出古怪之色。

        “储物……”

        令牌内独有空间,只不过这空间内充斥着紫色的雾气,虽说如此,但的的确确是一个可以储物的器具。

        其内只有一样物品,那便是一把剑,此剑并非是仙剑,而是剑肖十二剑中的一把。

        稍加思索,王林便已经料到,这剑定是来源那被困在雾气内,随着雾气消散祭祀令牌的那个大罗剑宗之人,不知何种原因,剑被吸收进了这令牌内。

        心神一动,此剑从令牌上飞出,刺在了一旁的地面上。

        在令牌内的空间中仔细的查探一番,最终王林收回神识,望着令牌,眼露沉思。

        “这令牌除了材质之外,没有任何出奇之处,若非亲眼看到它是由雾气所化,很难想象此物,便是让天运子、凌天候、血祖等人为之抢夺之物!

        这令牌,是开启洞府的关键,四座虚府唯有全部打开,方可开启进入那最终洞府的大门,按照姚惜雪所说,天运子等人,并不知晓这第四座虚府的存在……

        但血祖,却是知晓此事。”

        “我拿到令牌之事,辰龙知晓,贪狼知晓,但辰龙没有看到全部,若我是他,也定然会认为,最终令牌会被贪狼抢走!”

        王林眼中露出奇异之芒,他低头再次看了一眼令牌,毫不犹豫的张口吞下,把其包裹在了元神之中,雷光覆盖其上,使人看不出端倪。

        深吸口气,王林收回目光,看向裂缝外一片漆黑之处,脸上露出苦涩。

        “即便是得到了令牌又有何用,被困在此地无法出去,瞬移不用尝试,狡猾如贪狼等人都始终没有施展瞬移,可见其内端倪。就是不知,在这里,能否进入我的洞府内。”王林双目一凝,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多出了一块水晶。

        许久,王林轻叹,把水晶收回,苦笑的自语道:“无法开启!”

        他沉默片刻,打量四周,这裂缝不大,只有数丈,一眼便可以看到全部,少顷,他站起身子,来到了裂缝口,外面的吸力始终不断,稍微往前,便可清晰的察觉,甚至身子都隐约有了被吸扯的迹象。

        王林退后,目光闪动。

        “不知蚊兽此时如何……还有周佚前辈,他与贪狼一战,结果又如何……不过即便是他胜了,怕是也不知晓我身在此处,毕竟这个位置,就算以他剑识,也无法深入。”

        他抬起头,望着上方的壁岩,身子一晃,尝试土遁进入其内,但他身子刚刚碰到壁岩,便立刻生生止住,沉默片刻,王林落在地上一拍储物袋,拿出尊魂幡,从其内取出一个魂魄,直接扔向壁岩,随后目光炯炯的看去。

        那魂魄如烟丝般,飘进壁岩之内,但立刻,王林神识中便听到了一声惨哼,那魂魄在壁岩内,好似被撕扯一般,瞬间化作无数份,齐齐向着下方被一股大力吸去。

        “绝地!”王林眼中苦色更浓。

        他长叹一声,盘膝坐在了地上,面色阴沉,少顷之后,王林一拍储物袋,立刻其内飞出三把宝剑与一只断臂,一个头颅。

        三把剑,均都剑肖之剑,加上之前令牌内的那把,分别是巳蛇、午马、酉鸡、戌狗。

        剑肖十二剑,至此,在王林手中,已经有了七把!

        三才剑阵,也从王林储物袋飞出,落在一旁。王林右手虚空一抓,七把剑顿时飞来,在其身体四周环绕,他张口喷出一道元神之气,包裹住七把剑。

        元神之气内,比以往多了一道雷光闪烁,碰触剑体后,立刻一道道电光在剑身游走,七把剑相互之间更是被电丝连接,彼此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剑阵。

        “七把剑,可以组成七星剑阵!而且有我雷光交错连接,此剑阵之威,更添三分!”王林收回目光,以元神之气炼化,便不再去理会,而是看向那断臂与头颅。

        这两样内,均都封印着二人的元神,其内,更是有凌天候的剑气。

        炼神抽气,王林可谓是经验丰富,两口元神之气,便把凌天候的剑气抽出,一口吞下,以往吞下凌天候剑气时,元神内都会有一丝镇痛,需要慢慢温养之后才可恢复。

        但此刻,连吞两道剑气,元神内不但没有任何不适,反而升起一股极为舒服的感觉。

        查看一番,没有发现异常,王林苦笑的自语道:“这,还能叫做元神么……”他再次一拍储物袋,立刻从其内飞出一个禁制之球。

        这小球迎风见长,落在地上时已经化作半丈大小,其上闪烁无数禁制之光,王林右手掐诀,向前一点。

        这禁制之球立刻从中间裂开,好似花朵盛开一般露出其内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

        此人正是赤系杜建,他双目紧闭,面色苍白无血,在禁制解除后,他睁开双目,怔怔的望着王林,许久,空洞的瞳孔内才慢慢的恢复了神采。

        但他略一内视,便立刻发现,元神被封印,自己此刻,仿若成为了凡人。

        “杜师兄,师尊的秘密,你可以说了!”王林声音平淡,缓缓开口。

        杜建脸上露出苦涩,复杂的望着王林,沉默少顷,说道:“我即便说了,恐怕也难逃一死……”

        王林双目扫了杜建一眼,他目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电光,落入杜建眼中,使得此人顿时心神一震,他面色一变,指着王林失声道:“你……你的眼睛……”

        “杜师兄,王某耐心有限!”王林收回目光,平缓而道。

        杜建却好似没有听闻一般,眼中露出骇然,他此刻还未从刚才王林的目光中恢复过来,杜建一生,遇到的修士众多,即便是大神通者也是看到很多。

        修士的双目内带有电光,他看到了不少,但这些电光,均都是体内神通所致,虽说是电,但却是后天之电,远远不如天空雷电划过的电威。

        但刚才的一刻,在王林目光中那一闪而逝的电光,却是让他在那一刹那,有一种好似站在苍穹之下,抬头看向天空闪电霹雳而过,那种面对雷威无法抵抗的错觉。

        王林眉头一皱,他不再废话,右手虚空一抓,立刻抓住杜建,向着裂缝口伸去,刚一接近裂缝口,杜建立刻察觉到那庞大的吸力,以他的修为,居然在这里有一种好似元神都要被吸出的感觉。

        他惊骇之下,顿时惊呼起来。

        “说!”王林言辞简单,只有一个字。

        杜建面色更加苍白,死亡的阴影瞬间笼罩全身。王林神色平淡,隔空抓着对方,向裂缝口,再次伸出少许。

        杜建刹那间便感觉到来自裂缝外的吸力好似增强了十倍,他体内的元神,在这一刻,居然从体内被吸扯,从其身体上透出,任凭元神如何挣扎,也无法阻止被慢慢的吸去。

        “我说!!我说!”杜建颤抖着身子,大声的吼道。

        王林收回右手,把杜建仍在一旁,冷目看去。

        杜建身子轻颤,元神渐渐回到体内,他眼中透出一丝恐惧,说道:“我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但你要答应我,不能杀我!”

        王林平淡的说道:“可以不杀你,你,我另有用处。”

        杜建深吸口气,复杂的看了王林一眼,说道:“你以道念起誓……”

        王林眉头一皱,冷冷的望着杜建,缓缓的抬起右手,就要把其抓住扔向裂缝。

        杜建身子一颤,急忙说道:“我看见师尊,把孙云吞了!”

        王林目光大闪,盯着杜建,一语不发。

        “不是我亲眼所见,而是一头山精看到,我进入天运宗后,修炼的功法可以从一些奇兽体内吸收灵力,无意中在后山发现了一头寿元将要断绝的山精,我吸取其灵力的时候,不知为何居然抽出了山精的一些记忆。

        它的记忆内在很久之前有一个画面,便是师尊吞下了孙云!”

        王林心神一震。

        “那山精的记忆中,孙云与师尊曾经大战,但最终却是被师尊施展了神通,整个人全部吞下,随后离去。”杜建连忙说道,这是他内心最大的秘密,当年他从山精记忆内看到这一幕后,被深深地震撼了,同时,一股恐惧油然而起。

        以至于他到现在,对于天运子都是既敬又惧,这个秘密更是被他深深地埋在了心底,眼下,是第一次对人诉说。

        “师尊当时什么表情?”王林问道。

        “这……好像是有些遗憾,应该是遗憾。”杜建仔细回忆,犹豫的说道,随即他好似想起了什么,又道:“不过山精记忆中师尊有些奇怪,我从未见过师尊穿灰衣!”

        王林双眼猛地爆出精芒,直勾勾的盯着杜建,一字一字的说道:“你确定,是穿灰衣?”

        杜建点头,说道:“没错,是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