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559章 厅榭
  • 正文 第559章 厅榭

    作品:《仙逆

        第559章 厅榭

        这阁楼地面上,那原本放置桌椅的地方,有几处痕迹,这痕迹显然是桌椅放置时间太长,再加上此地外围封印被破,失去了除灰的小神通后所致。www.00ksw.org

        在这阁楼内仔细的观察了一圈之后,在王林的眼中,却是看出了不少信息。

        首先,在他之前进入这阁楼者,应该是三人!当然不排除有人如王林这般,来到这里时所见的全部都是前人破解完的残骸。

        这三人中,那掌握了梅花十八禁之人,是最早出现,此人应该心高气傲,等闲之物不放在眼中,根据王林的观察,这阁楼内凡是看起来放置贵重物品之处,都有十八禁的残骸。

        此人走后,又陆续有二人来此,他们的破解方法就有些外行了,这桌椅,便是被其中一人取走。

        这个判断,重点便是王林此刻眼中所望的地面上的痕迹。

        这灰痕上有一些细微的碎木屑,若是不仔细看,倒也不会被人注意。

        王林蹲下身子,食指捏起木屑,看了一眼。

        “强行破解之下,那原本放在这里的桌椅,却是有了损坏……”王林把手中木屑弹飞,身子一晃,从此阁楼后门走出。

        在阁楼之后,则是一道长长的回廊,回廊四周以仙玉凝成围栏,在围栏之下,则是干枯的池塘。

        这里同样留有大量的禁制被破除后的残余,在那池塘上,王林再次发现了梅花十八禁的图案。

        行走在这回廊之上,王林步步小心,仔细打量四周,此地在他眼中,尤其是四周的围栏,多处有被人折断的痕迹。

        越是向前走,禁制的残余便越少,走出了约十里后,此处回廊有了尽头,尽头处,回廊一分为三,分成三个方向。

        在交叉处,王林停下脚步,仔细的看了眼这三条道路,他要找出当年那擅长梅花十八禁之人所去的方向,此人禁制之术太强,若是跟在他的身后,什么宝贝也不会得到。

        那人就好似一个雅贼,专挑上等之物,在其后的那两人,则好似强盗,基本上所见之物全不放过,但他们能力有限,便会有一些上等之物留下。

        仔细查看少顷,王林尝试在三个方向分别走出数丈,随后回到原位,目光一闪,直奔右侧道路而去。

        走出百丈,王林触目所望,虽说景物依旧,但在他看来,却是处处破碎的禁制残痕,这些禁制,均都是被人强行破除,甚至还有一些地方,那禁制只破除了一半便放弃。

        每当遇到这些破除了一半的禁制,王林都会停下脚步,仔细的打量一番,他没有急于着手破除,而是观察之后,继续前行。

        这右侧的道路,延伸而出,两旁虽说也有围栏,但围栏之外却不再是池塘,而是一处竹林。

        谨慎的前行中,忽然王林脚步一顿,抬起的右脚,缓缓的放在了原位,他身子一动不动,但双目内却是有禁制符文闪烁。

        此地前方十丈,有一处厅榭,这厅榭之内圆桌旁,有四个石凳,圆桌之上,放着一个酒壶与几个杯子。

        王林目光一凝,眼露谨慎之芒,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这厅榭十丈内,禁制完整,没有丝毫破除的痕迹。

        “这厅榭内石桌之上的酒壶,定有乾坤。我顺着前人破除的痕迹走来,在这里,那强行破除禁制之人却是止步!”

        王林沉吟少顷,退后几步,双目禁制符文闪动,仔细的观察起来,渐渐的,他面色越来越凝重。

        “原来如此,这厅榭内的禁制,其内有数万种变化,若是不能全部推衍而出,一旦踏入其十丈之内,定会引发禁制之威,即便是强行破除,在那数万种变化之下,除非修为惊人,否则也很难全身而退。

        另外最重要的,这厅榭所处之位,显然是四周区域禁制的一个中枢点,牵一发动全身,所以那不知多少年前来到这里之人,选择了退避!”

        “这禁制虽强,可若是那擅长梅花十八禁之人来此,消耗时日之下定可破除,由此可见,我选择的方向是正确的,这前方,无人去过!”

        王林深吸口气,眼内有兴奋之芒闪过,他进入这洞府内,所见一切都是被人风卷残云后的残骸,这就好似是进入了一座宝山,可却发现这宝山早就被人挖空。

        眼下,在他看来,这厅榭,便又是一座宝山!

        压下心底的兴奋,王林定气凝神,又仔细看了几眼,索性盘膝坐下,研究起来。

        这厅榭外的禁制封印,就好似一张张密密麻麻的网,寻常之人不可能发现,可落在擅长禁制之人眼中,却是根据经验不同,所看也是大有不同。

        想要破除这里的禁制,第一步,便是要观察。

        王林这一坐,便是三天,三天内,他的双眼渐渐有了细密的血丝,在其脸上,隐隐露出疲惫之色。

        “只能看到三千多种变化,距离破阵,还有一段距离!可这阵法禁制眼下处于静止之中,很多变化不会展现而出……”王林沉默,右手蓦然抬起,向前一弹,顿时一道仙力从其手指射出,直奔这厅榭而去。

        弹出此指后,他身子没有任何犹豫,以极快的速度立刻后退,其速快到几乎出现了残影。

        只见那一道仙力刚刚进入厅榭十丈内,立刻砰的一下崩溃,化作点点晶芒消散,与此同时,就好似往油锅中投入了一滴水般,一股爆炸性的气息,疯狂的从十丈内涌现而出。

        一石激起千层浪,疯狂的气息,充满了暴虐之力,从十丈内如怒浪般席卷而出,几乎瞬间,便疯狂的延伸。

        若非王林早有准备,其速也是极快,怕是将会立刻被这怒浪覆盖。

        一直退至百丈外,王林身影才停下,他的双目尽管在退后中,也始终盯着厅榭禁制,此刻更是闪烁明亮光芒。

        “刚才那一瞬间的禁制变化,不下上万!”王林沉默少顷,盘膝坐在原地,继续推衍。

        时间流逝,转眼间,过去一个月。

        这一个月,王林尝试了数次以仙力引发禁制,借此查看其内变化,每一次,他都大有收获,其脑中渐渐浮现出了这厅榭外绝大部分的变化。

        同时,在这一个月来,他的推衍没有停止过半息,其双目,此刻通红一片,似欲滴血!

        这一个月,王林已然忘却了一切,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处于别人的洞府之内,在他眼中唯一的事情,便是破解这个禁制阵法!

        越是研究,越是推衍,王林便越是觉得大有收获,这个阵法禁制内,包罗万象,其内种种变化,在他的研究之下,领悟更深。

        王林所学禁制,是在古神之地内,他所学乃是上古禁制,其后在朱雀星平原的地下洞府内,在那里偶然间查看了大量的典籍,再加上此后数百年来,不断地摸索与融合,对于禁制的掌握,较为驳杂,集多家所长,达到了一定的程度,随着时间的度过,当九百九十九组禁幡完成,他的禁制之术,达到了一个瓶颈。

        凡是研究禁制之人,此生都会遇到多个瓶颈,若是无法迈过,那么研究将会止步,这瓶颈无形,但却受很多因素所致。

        王林这一个月的研究,见闻大增,厅榭禁制内的种种变化,好似给他打开了一条通道,他不知不觉中,便击碎了那瓶颈,展现在眼前的,是笔直的大道!

        他此刻,有四成把握可以破除此阵,这把握虽说只有四成,但要知道,即便是研究了千年禁制之人,面对这厅榭禁制,也最多只有一二成的把握。

        唯有那些万年老怪,其阅历与见闻极广,才敢言及有四成以上把握!

        “若是那擅长梅花十八禁之人破解,恐怕把握会有七成以上!”王林沉吟许久,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继续推衍。

        又过了一个月,王林自信这禁制的变化,他虽说没有全部掌握,但破除此阵的把握,却是有了五成!

        这一日,他神态从容的站起身子,虽说双眼一片血丝,但他的精神却是极佳,他身子一动,瞬间便来到了厅榭十丈外,双目闪烁,计算之下,向前踏出一步!

        这第一步,王林没有半点紧张之色,他有十足把握不会出现任何变故,不会引动这禁制阵法!

        一步踏出,四周没有任何变化,王林神色如常,再次向前踏出一步,一步刚落,他又一次踏出!

        三步一丈,他一连踏出九步,这九步,他好似演练了无数遍一般,极为从容,如同行走在自家花园般,没有任何异常之色。

        九步而顿,王林目内有禁制符文闪烁,他抬头看了看前方七丈外的厅榭,右手掐指,默默计算少顷,随后再次踏出。

        这一次,又是九步!此时,他已经走出了六丈!

        六丈的距离,虽说不长,但却是王林全身心的透入其内,推衍了两个月方才计算而出,这六丈,即便是一些数千年的老怪,恐怕也不会轻易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