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453章 拓森的使者
  • 正文 第453章 拓森的使者

    作品:《仙逆

        第453章 拓森的使者

        抓住水粒后,他身子立刻速退,但见一道次元裂缝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前,只听呲的一声,王林的衣角,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口吞噬,生生的消失了一大片。www.00ksw.org

        冷汗从王林额头泌出,他穿梭之下,终于冲出了山谷。

        这种震动,只持续了十息,十息过后,整个朱雀墓面目全非,大地之上出现了无数次元缝隙,天空之中同样也有无数,甚至很多地方,只需灵力冲击,便可让其崩溃,凡是在其内之人,顿时就会随之灭亡。

        此刻的朱雀墓,危险程度,更剧!

        修星之晶的崩溃,并非一瞬间完成,而是在渐渐的崩溃,这一切,都是朱雀子故意而为,这便是他临死前的疯狂,临死前与云雀子的一个游戏。

        大地晃动结束之后,王林所在的山谷,被夷为平地,一切烟消云散,好似之前的一幕,是梦幻一般。

        微风吹袭,王林额头的冷汗,被吹干,一丝寒意从他心间涌现,他低头看了看脚下的一片好似废墟般的虚无,在那里,一道道弧形的裂缝,时而张开,时而收拢。

        拿着手中李慕婉的命魂,王林把它按在额头,融入到了天逆空间内。

        他深吸口气,身子一动,向远处慢慢飞去。

        飞行中,王林忽然目光一闪,落在远处一片崩溃了大半的山脉中,在那里,一处碎石之上,驼背老者,只剩下半截身子,躺在那里。他双眼黯淡无光,一团虚弱的元神,从他身体内正挣扎的遁出。

        在之前那十息的浩劫之中,一道突然出现的次元裂缝,使得他不仅仅失去了半截肉身,还有其符文元神。

        在王林目光扫来的一刻,驼背老者的元神立刻察觉,脸上露出焦急,一闪之下,从身体内完全遁出,向着远处就要逃遁。

        王林眼中寒芒一闪,冷哼一声,立刻追去,那驼背老者的元神,此刻极为虚弱,正逃遁中,忽然在其前方,幽光一闪,一道弧形的口子无声无息间出现。

        老者惨叫一声,想要后退,但却已然不及,整个元神顿时被那突然出现的次元缝隙直接吞噬,随着那次元裂缝的消失,驼背老者的元神,失去了踪影。

        王林立刻止步,沉默少顷,抬头看向远处,这朱雀墓经过一次崩溃之后,已经变得极为危险,稍有不慎便会在此丧命,王林不由得略有犹豫。

        片刻之后,王林轻叹,身子一动,向远处飞去。

        朱雀星,修魔海。

        修魔海,是较早的一批受到仙遗族进攻之地,毕竟这里距离仙遗族较近,再加上修魔海内曾经万年不散的雾气消散一空之后,没有了天然的屏障,又受到其他修真国的联合进攻,一片狼藉之下,无法对仙遗族的进攻抵抗,最终,被轮为附庸。

        修魔海内,碎星乱外,此刻站着一人,此人全身笼罩在一片死气中,看不清面貌,在他的身体四周,一个个骷髅的虚影诡异的闪烁,密密麻麻无穷无尽,好似一片骷髅之林。

        他望着碎星乱,眼中露出犹豫之色。

        “当年那一丝天劫,不是上古修士唤出,只不过是一个小辈祭炼上古法器罢了,这几百年来,老夫走遍朱雀星,没有发现一个上古修士,这肚子,倒真有些饿了,惟独在这里,我可以闻到上古修士的味道,可惜此地太过危险,到底去,还是不去!”

        此人沉吟少顷,目光微闪,摇头自语道:“罢了,不能为了口腹之欲把性命丢下,老夫伤势近些年有些恢复,这朱雀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若是被那司徒南找到,以我此时的状态,定然打不过他。”

        此人双目寒芒一动,自语道:“剑尊凌天候那个老朋友,不知在天运星上如何,去看看也好,说不定可以请他出山,助我对付司徒南,问出那神秘珠子的下落!”

        就在这时,他忽然目光一闪,遥望远处,平淡的说道:“当年你就喜欢藏头藏尾,破军,好久不见!”

        一阵沙哑的笑声从虚无之中传来,紧接着,天边立刻黯淡,只见一大片海水,居然在天上出现,夹杂着万钧之势,咆哮而来。

        在那海水的浪涛之上,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男子,踏着浪花,一步一步走来。

        在此人的长袍之上,绣着一片金丝花纹,看起来极为奇妙。

        “贪狼!你莫非也要打此地的主意?”这男子相貌寻常,但双目之中却是有股凶芒闪烁。

        那全身笼罩在死气中之人,轻哼一声,说道:“老夫看见你就烦,此地你既然喜欢,那就进去好了,老夫离开!”说着,他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黑色的长虹,直接穿破天际,远远地失去了踪影。

        海水之上的男子,目光露出思索之色,身子一动,落在了碎星乱外,他脚下的那些海水,立刻凝聚,化作一个深蓝色的结晶,在此人落地后,被他一口吞下。

        “古怪,这贪狼从不去无宝之地,凡是他在之处,定有奇宝,一万年前我来到这朱雀星时,他便已经在这不知逗留了多久,虽说是因为疗伤,但却也让人怀疑。莫非真的是为了此地?”

        男子沉吟少许,身子一动,走进了碎星乱……

        古神之地深处,血海之中,在那唯一存在的巨大石锥之上,一个拥有一头血红色乱发的男子,蓦然间抬起始终垂下的头,乱发之中,露出其绝世凶芒,尤其是血红色的双眼,更是让一切生灵,望之心惊,他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又来了一个……我拓森脱困之日,已经很近了,很近……王林,我的忆之传承,你可千万要保存好,等待我去收取,没有我的力之传承,你空有记忆也是无用!况且,你的忆之传承并非圆满,还有一个记忆传承结晶,此刻,在我的手里。

        这么多年来,我找遍了整个古神之地,不惜极大的代价,终于被我找到了这隐藏极深的最后一个记忆传承结晶,融合了此物后,我想起了很多东西。

        这些年来,我常常可以感受到这星球内部,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正在慢慢生长,与我古神一族的幼子成长相差不多,这股力量,便是你们修士口中的修星之晶,通过此物,我的封印就可出现破绽,从而以换魂之术离开此地。

        这一切,还是要感谢涂司,当年他选择此地分神,却是使得这里的一些土著,居然把他奉为神灵。这件事情,便是那最后一个记忆结晶内所记录,我还知道,涂司给了他们回应,让他们制作了古神祭祀之处。

        虽说现在无数万年过去,那些土著也早就灭绝,但仙遗族躲避的地下深处,却是那土著部落的最后一个古神祭祀之处,在那里,我的一些神通,可以略微施展。

        在那里,仙遗族的那个小辈,常年沉睡,为了得到修星之晶,我不惜极大的代价,暗中帮助那蛮荒小族的小辈从十一叶提升至十二叶,使其全族冲出封印,杀入修士之中。

        这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计划执行,修星之晶存放之地终于打开,王林,我的使者已经再次遇到了你,你的变化很大,不过,我拓森此生,如何能忘记你呢,你的相貌,你的神识,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内心,你跑到哪里,我都可以找到!”

        拓森仰天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传遍整个血海,使得血海内的浪涛,立刻澎湃,卷起大浪,四下冲击。

        他眼中红芒大闪,似乎比之血海,还要浓重数倍。

        “王林,我拓森脱困之日,近了!吞了你的传承,我便是古神,八星古神!!到时候,这个星空,谁还是我的敌手!!”

        随着拓森的狂笑,血海之中,传出几声吱吱声响,但见两只小猴,从血海内露出头,一跃之下,跳到了拓森身边。

        这两只小猴眼中,散发出妖异的红芒。

        此时此刻,在朱雀墓内部,那留下阴森一笑的老者,目露红芒,在他的肩膀,趴着一只小猴,它的目中,红芒更盛。

        小猴吱的叫了一声,老者眼中红芒一散,转身看向远处,一看之下,红芒顿时又亮。

        “他,来了!”老者身子一动,正要向前踏出,就在这时,他肩头的那只小猴,立刻低吼一声。

        老者脚步微顿,沉默少顷,转身离开,他的目标,是这朱雀墓内部的中心位置。

        老者奔走中,那小猴回过头遥望后方,眼中红芒闪烁。

        这老者速度极快,那些出现在其身前的次元缝隙,好似此人可以提前预知一般,往往轻而易举的便一闪而过,速度虽快,但却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在老者离开不久,一道长虹划破天际来到了这里,王林皱着眉头,看了看老者消失的方向,眼中露出思索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