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409章 道心
  • 正文 第409章 道心

    作品:《仙逆

        第409章 道心

        “小白,叔叔到底在哪啊?”周茹坐在小白的背上,手中拿着一串果子。www.00ksw.org

        小白大脑袋一晃,低吼一声算是回应。

        自从一年前周茹苏醒后,她便再也没有看到过王林,只有小白陪伴着她。

        此刻,小白托着周茹,行走在一处山脉之间,就在这时,忽然地面一阵颤动,小白立刻警惕,低吼着退后数丈。

        地面震动越来越强,蓦然间,一条好似蚯蚓放大了无数倍的生物,突然从地底钻出,带起一阵剧烈的呼啸,昂着头,指向周茹。

        这生物露出地面的部分,便有十多丈长,全身通红,成竹节状,看起来极为可怖。

        周茹的脸上,没有半点害怕之色,反而有些兴奋,她把手中果子一扔,拍着小白的头,说道:“小白,这次你可要看仔细了,能不能找到叔叔,就看这一次了。”

        小白眼皮一翻,低吼一声,望着那巨大的蚯蚓。

        这十多丈长的蚯蚓,身子一动,化作残影呼啸而至,张开大口狠狠的向着周茹吞来。它的速度极快,带起一股腥风,尤其是头部裂开大口,里面长着无数锋利的牙齿,若是被它咬中,定然尸骨无存。

        周茹脸上半点害怕之色均无,反而越来越兴奋,大眼睛看都不看那蚯蚓一眼,而是抬头望天。

        甚至小白,也都没有再次退后,一双虎眼中露出一丝嘲讽之色。

        就在那巨大的蚯蚓呼啸而来的瞬间,只见天空之中蓦然间出现一个巨大之物,此物嗡的一声,顷刻间从天而降,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下子便来到了周茹身前。

        这赫然就是一个巨大的蚊子,它那充满寒芒的口器一动间,疯狂的刺在了蚯蚓身上,一甩之下,那蚯蚓深埋地下的半截身子,一下子便被蚊兽全部拽出,抛向天空。

        这时,蚊兽身子再次一动,口器好似利刃,一晃之间,便从蚯蚓的头部深深刺进,一吸之下,这整个蚯蚓顿时身子萎缩,血肉精华全部被蚊兽所吸。

        蚊兽把蚯蚓的尸体甩出,轰的一下落在远处大地,它低头看了周茹与小白一眼,翅膀一挥,飞上天空向远处飞去。

        “小白,追,快追!”周茹立刻喊道。

        小白也不犹豫,立刻奔跑起来。

        蚊兽,是一年前王林离开时放出,让它保护周茹安全。

        他不愿见周茹,但却不会把她放独自放在这危险的月星之上。

        这一年来,蚊兽已经无数次的救下周茹,周茹也从开始时看见此物害怕,到现在看到蚊兽后觉得亲切,好似看见了王林一般。

        对于一年前发生的事情,她没有任何记忆,甚至于身体内曾有李慕婉元婴一事,也再也没有记忆,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是王林在把她的魂魄放入肉身的瞬间,抹去的。

        周茹,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她不该承受李慕婉苏醒失败的代价,王林也不是迁怒之人,所以,他把周茹的这些记忆抹掉,还给她一个完整的人生。

        只是,王林的心,始终沉寂在一年前,他不想面对周茹,这种心情较为复杂。

        周茹找不到叔叔,心里很难受,于是便开始了寻找叔叔的旅程,月星对王林来说,太小,可对周茹来说,却是很大。

        这一年,她与小白几乎走了大半个月星,虽说始终没有看到王林,但周茹却感觉,自己距离叔叔,越来越近了。

        可惜,小白的速度与蚊兽相比,还是太慢,没过多久,天空之上便没了蚊兽的踪影,但周茹知道,只要自己遇险,那么那只大蚊子,会第一时间赶来。

        “哼,大蚊子飞的真快,小白,你速度太慢了。”周茹愤愤的望着天空。

        小白委屈的咆哮一声,暗道那大蚊子可是天上飞的,它要是在地上跑,我一定比它快。

        周茹正要继续说话,忽然四周微风一吹,落在人的身上,带着暖意,周茹一怔,她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小白,你说奇怪不奇怪,差不过每过三五天,这里都有这股暖洋洋的风吹来,每次吹到身上之后,我都感觉身体里也暖呼呼的,不吃饭也不会饿。”

        小白脑袋一晃,低吼一声算是回应。

        周茹的寻找之旅,始终在继续,她却不知,此刻,王林在那山峰之鼎,收回了神识。

        这一年来,他虽说癫狂,但却没有忘记周茹的安全,时而以神识扫过,每次神识扫过后,都会在周茹体内送去一道灵力,使得周茹不会有饥饿之感。

        王林抬头望着天空,此刻的他,双目极为明亮,这种亮,在他的眼中,从未出现过,那是一种可以穿透人心,看破生死本质的目光。

        “生死意境,原来如此……这世间之物,若我想掌握,便可掌握。”王林右手向前一召,顿时天空的云层一动之下,全部向着他的手中凝聚,转眼间,一个拳头大小的云球,出现在他手心之上。

        这云球内充满了电芒。

        感受着云球内的巨大力量,王林深深的呼了口气。

        这云球内的力量,虽不能毁天灭地,但却可以把一切化神修士,全部摧毁,即便是婴变期的李元封复活,在这云球之下,也会饮恨。

        “生死意境大圆满,修为突破化神,一步之下便是婴变,这一步,我已经迈出了一半……”王林右手一挥,云球消散。

        “准备婴变!”王林双目平静。

        婴变期,乃是真正的大神通者,可以说一个婴变期修士,无论在任何修真星,都会受到众多势力的拉拢。

        巨魔族老祖,区区婴变初期,便可操控一族,成为一族的领袖。

        李元封,强行提升至婴变,便可称为雪域族一族之长。

        由此,可见婴变期修士的价值。

        毕竟,问鼎老怪大都常年闭关,而且极为稀少,几乎不问世事,所以,婴变修士,便是一个修真星的中坚之力。

        若是放在凡人武林之中,婴变修士,那便是一流的高手,受万人敬仰。

        在修士中,可以把这种身份的程度放大百倍、千倍、万倍。

        这,便是婴变修士。

        即便是当年的天运子,也没想到,区区二百年的时间,当初那个略有好感处于化神边缘的小修士,居然有望达到婴变期。

        若他现在知晓此事,王林去天运星,绝不会是百年记名弟子那么简单,他将会成为真正的弟子,而且,在天运宗,将会享有一定权限。

        “司徒,我婴变之后,便拥有了唤醒你的实力……”王林深吸口气,右手点在了眉心,少顷,他的身子渐渐消失,进入了天逆之中。

        天逆空间内,司徒南那巨大的元婴飘在正中间,王林出现在那里,静静的望着司徒南。

        吸收了两只断臂后,司徒南的元婴已经不再半透明,而是变得凝实起来,全身散发出阵阵威压,这种威压,比之遁天老祖,还要强大无数倍。

        “司徒……”王林默默的望了很久,一步之下,离开了这里,出现在天逆空间东部。

        这里,还有一个元婴。

        只不过这个元婴,双目紧闭,处于沉睡之中,她全身笼罩在无数的灵液之内,那些灵液,不断地融合到元婴内,滋润着她的身体。

        “婉儿……”王林双目,露出一丝柔情。

        包围李慕婉的灵液,是天逆珠子的露水所化,王林这一年的时间,终于凝聚了这些液体,它们的存在,可以修复李慕婉的元婴,甚至随之时间的度过,可以在某些方面,使得李慕婉的元婴更加凝练。

        “婉儿,你等了我三百年,我王林无以为报,守护你直至苏醒,一直到我魂飞魄散。”王林望着李慕婉的元婴,许久……许久……

        “如果这一切,可以换来一个奇迹,我会等,我会守护,一年、十年、百年、千年……直至此生……”

        王林目中的柔情,始终放在李慕婉的元婴之上,往昔的一幕幕,在他脑中回荡不断。

        记忆是掌心的水,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只是,那水的凉意,却是可以让人始终无法忘记。

        王林上前,轻轻的吻在李慕婉的元婴眉心之处,带着他的温度,传递给了婉儿。

        婉儿身子一颤……

        她感受到了王林的唇,感受到了王林的温暖,这温暖之中带着磨灭不掉曾经的欢声,更带着一句默默的呼唤以及天地不变的守护。

        爱情就象一条河,左岸是明灭千年的欢笑,右岸是烛光下永恒的沉默,中间流淌的,是年年岁岁淡淡的寂寞……

        王林转身,离开了天逆空间,他的人走了,但一颗心,却是放在了这里,成为了永恒的沉默。

        黑夜中,星光下,山峰顶,雨风吹袭里,那孤独的身影,好似要被风吹散。

        被风吹走的,总是那飘忽的哀愁,只有那无心人的寂寞,是风,怎么也吹不散的烟火。

        孤独的身影,抬起如刀削般的脸孔,望着夜的黑,望着星的明,在那里,有心中永恒的一个女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