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381章 柳眉交锋第一幕
  • 正文 第381章 柳眉交锋第一幕

    作品:《仙逆

        第381章 柳眉交锋第一幕

        “六月的大比,是最好的进入炼魂宗内门的机会,这炼魂宗,传闻有一杆镇派之宝,凝聚了超过一亿之魂的魂幡,此幡一挥,天地色变,乃是朱雀星上排的上号的法宝。www.00ksw.org”

        “除此之外,这炼魂宗专门以炼制魂幡为主要功法,虽说朱雀星的修士,大都会一些收魂炼幡的神通,但与炼魂宗相比,却是有所不如,若是能学会,以游魂炼幡,想必威力绝不会比禁幡小!”

        王林目光一闪,右手在身前一晃,顿时一道道残影禁制,立刻脱手而出,禁锢四周,随后,他一拍储物袋,一块闪烁白芒的仙玉,拿在了手中。

        这仙玉缺了一角,但散发的仙力,却是没有什么差别。

        “修为恢复到了元婴中期,可以再次吞下一块仙玉强行冲击茶意与封印。”王林沉默少顷,从仙玉上掰下一块,深吸口气,放入了口中。

        顿时,那无法想象的痛苦,立刻涌来。

        此时此刻,楚国境内,仙遗之地外部的一座山谷里,传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与一头老虎委屈的吼叫。

        山谷内,春意盎然,地面长满了碧绿的青草,小周茹穿着一件绣着牡丹的花袄,红色的裤子,头上扎着两个小辫,此刻坐在一头满是黑纹的老虎身上,笑道:“小白,你不听话,今天晚上我罚你拿筷子吃饭。”

        那头老虎咆哮一声,声音中带着一丝悲凉。

        这一年来,它整日被这小魔女折磨,甚至就连夜里睡觉都常常被噩梦惊醒,这噩梦中每每都是有那小魔头的身影。

        “你声音太大了,以后要小一点,咦!!我忽然想起一个好玩的,小白,你会学小猫咪叫么?”周茹小手一拍,笑道。

        小白的吼叫,更加凄凉。

        “也不知道叔叔怎么样了,还不回来,小白,你想不想叔叔?”周茹叹了口气,小手拍在老虎头上。

        老虎轻吼一声,无精打采的算是应过,此刻的它,满脑子都在琢磨,自己一头老虎,如何能发出猫叫。

        铁岩,盘膝坐在宝塔之下,眼中露出一丝慈祥,望着小周茹,许久之后他轻叹一声。

        王林失踪的消息早就已经传到了楚国,对于此事,他隐瞒没有告诉周茹,他始终相信以恩公的修为,定能化险为夷。

        恩公说他九年内必定会回来,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铁岩目中露出一丝坚信之色。

        在铁岩百丈之外,雷蛙懒洋洋的趴在那里,晒着太阳,巨大的眼睛半眯着,露出极为享受的表情,它几乎一年没有挪过地方,始终趴在那里。

        望着天空的白云,雷蛙有时候也会有些怀念以前在古神之地的生活,它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那里生存,渐渐的长大,在古神之地,几乎每天都要有战斗,各种各样的妖兽彼此抢夺食物抢夺地盘,常常发生恶战。

        在这无数年的恶战中,雷蛙渐渐长大,慢慢的,它学会了吐出雷球,从此之后在古神之地,除了有限几只妖兽外,他便横行无忌。

        此刻回想当年,雷蛙腹部鼓起,少顷之后又慢慢收拢。

        它想到了王林,是王林把它带出了古神之地,只不过,相对于王林,它更想念的,是那只蚊子。

        时间慢慢过去,转眼间春季一闪而过,进入了六月。

        六月,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对于毗卢国炼魂宗的外围弟子来说,却是通天的日期。

        这一各月,是炼魂宗外围弟子大比的日子,通过一系列的淘汰,从上万外围弟子中,只选择一人,成为炼魂宗内门弟子。

        王林在这一日,从闭关之中苏醒,他缓缓的睁开双眼,乍一看,他双目黑白分明,但仔细一望,却可以看出,他双目内好似有星辰闪耀,极为明亮。

        他脸上的茶痕,更加暗淡,而且只剩下八块!这八块茶痕交错成为孙泰封印的关键结构。

        吞入口中的那一小块仙玉,被他全部吸收,封印冲击之下,开始大范围的收缩,但想要完全驱除,却是始终无法做到。

        “元婴后期大圆满……”王林轻声自语,缓缓站起身子,他深吸口气,走出了洞府。

        “我感悟的,是轮回天道的生死意境,世间生死,越是看透,便越是无法摆脱,以前我一直以为,生便是生,死便是死,可随着感悟却发现,有时候,生便是死,而死,则又是生。

        我王林一生杀戮,所见几乎全部是死的一面,唯有生,感悟不多,李慕婉的新生,算是一种,我这一次的新生,也算一种,只是,还不够!”王林走出洞府,看着远处的山脉,轻轻摇头。

        “此番劫后余生,心态上比之以往有了一些变化,尤其是火云寨之中的那数月,更是感慨极深,看生是生,看死是死。看生不是生,看死不是死。这两重感悟,分别对应化神的初、中两期。”王林站在洞府外,山风吹来,把衣衫吹打的啪啪声响。

        “此番机遇,让我隐约有了明悟,若是能找到那归一的一点,再次回到看生是生,看死是死的地步,便可在意境上突破,从而达到化神后期。

        只是,化神后期,把生死意境感悟成功,最终的圆满却是还有难度,化神后期的圆满,在意境上,也同样需要圆满。

        只不过这圆满,与婴变期修士的意境又截然不同,那李元封是婴变初期,他的意境,居然可以形成实体化,在我身上留下茶痕,这种威力,显然不是化神意境可以比拟,如此看来,化神期意境的圆满,只能算是某一个层次罢了,在其上,婴变期,还需更深刻更高层次的体悟。”

        王林目露沉吟之色,此刻的他,没有察觉到,在远处一座洞府口,一个绝美的女子,正默默的向他看来。

        那女子的目光有些复杂,似迷茫,丝疑惑,又似无奈。

        “当年在仙界之时,周佚前辈赠送给我一个问鼎之晶,以此物达到问鼎期的把握将会大上一些,想必这问鼎之晶,便是一个修士此生意境的集合而成。

        问鼎……不知何年何月,我王林才有机会问鼎!眼下封印未除,婴变都还无望……”王林轻叹。

        “天运子收我为徒,或许,我应该尽快去寻他,说不定,便有达到问鼎的可能……只是,若是以现在的修为离开,司徒南未醒,提高极境的修心之晶尚未得到,有些不甘,而且更重要的,那天运星上的修士,定然修为都偏高,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去了那里,也不会受天运子看重……”王林沉吟,忽然似有所查,侧头看去,立刻看到了远处那女子的目光。

        “此女到底是谁?”王林目光一闪,身子一跃,向着那女子所在的洞府飘去。

        女子收回目光,退后几步,让出位置。

        王林落在之前女子所站之处,目光冰冷的扫了女子一眼,丝毫不为此女绝美的容颜所动,沉声道:“你认识我?”

        女子望着王林,声音轻柔,说道:“你不记得我了……”

        王林目光一闪,盯着女子,仔细看了许久,始终无法想起到底在何处见过此女。

        山风吹来,把女子鬓角的青丝吹散,飘动下,好似脱离凡尘的仙子一般,她玉手挽着青丝,放在了耳后,抬头望着王林,轻声道:“我叫柳眉……”

        “柳眉!”王林望着此女,少顷之后,缓缓说道:“不认识。”

        柳眉轻叹,微微一笑,这笑容,好似盛开的花朵,在这一瞬间,立刻惊艳的怒放,把四周的一切景物,全部遮掩。

        “王林师兄,当年恒岳派那个背着大剑的少年,你,真的想不起来了么?”

        对于此女一口叫出自己身份,王林没有任何惊异,早在此女说自己是柳眉时,王林便已经猜到。

        “我认识的柳眉,是玄道宗天生水灵根的那个女子,并非是朱雀国的弟子!”王林平淡的说道。

        柳眉一怔,这种表情,在她脸上,并不多见,她仔细的看着王林,轻声道:“王师兄此话何意?”

        王林没有说话,而是平静的望着柳眉。

        少顷,柳眉低下头,轻声道:“王师兄怕是有所误会……”

        “能在玄道宗出现,并且还能进入这炼魂宗,我不认为除了朱雀国外,还有哪个修真国可以做到这一点!”王林打断她的话,转身向后走去。

        柳眉微微一笑,说道:“仅仅如此,便判断我是朱雀国弟子,王师兄真的那么确定么……恐怕,你也是在试探我吧。王师兄,我不瞒你,我柳眉的确是朱雀国之人。”

        王林没有回头,眼中露出一丝嘲讽,缓缓说道:“是试探么……你的手镯,我在红蝶身上看到过……”

        说着,王林的身子轻轻一送,飘出此地。

        柳眉低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镯子,刚才山风一吹,把衣袖吹起,露出了此镯。她望着王林离去的身影,幽幽一叹,喃喃道:“五百年未见,他的变化很大,当年的懵懂少年已然不在,现在的他,内心坚硬如铁……只是,他的道心,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