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344章 还记得巨富么
  • 正文 第344章 还记得巨富么

    作品:《仙逆

        第344章 还记得巨富么

        尤其是它那巨大的口器,更是寒芒闪现,极为可怖。www.00ksw.org只不过它一出现,便立刻警惕的望向雷蛙,连连厉啸。

        雷蛙双目扫了蚊兽一眼,露出挑衅之色。

        王林微微一笑,从雷蛙背上落下,不去看这两兽大眼瞪小眼,而是走向宝塔。

        在塔外,他深吸口气,神情凝重,抱拳说道:“前辈,晚辈受周佚前辈所托,照顾您千年。那仙遗之地凶险异常,晚辈法宝不多,想求仙剑一用,还望前辈成全。”

        说完,王林深深的鞠了一躬,走进宝塔。

        在塔内最顶层,王林看到了白衣女尸。女尸平躺在一张仙玉床上,双目闭合,没有任何气息。在她的身边,放着两把仙剑,这仙剑一大一小,散发阵阵剑气。

        望着两把仙剑,王林沉吟少许,目光在那大剑上,停留较多。

        这大剑,王林早在仙界第一眼看到时,便一直觉得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当时形势危急,他来不及细想,回到朱雀星后,又陪在李慕婉身边,无暇顾及其他。

        此刻一切事情都已完结,他再次看到这把大剑,那种熟悉感,越加强烈。

        “此剑我以前一定见过,可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王林想了许久,右手按在此剑之上,没有任何不适,这把巨大的仙剑,被他抓在了手中。

        此剑实际上已经不能算是剑,而是一个长方形的门板。

        “门板?”王林一怔,双目露出沉思之色,许久之后,他双眼一凝,失声道:“巨富!!”

        就是巨富!

        当年王林在恒岳派,在玄道宗来临之前,曾拿着其师的玉简,去剑阁选飞剑,当时他选择的,就是那号称整个赵国最夸张的飞剑----巨富!

        王林一脸茫然的走下宝塔,盘膝坐在塔外,盯着手中的大剑。

        四百多年前的往事,在王林脑中回荡,遥想当年看到巨富的一刻,王林心中感慨,他现在还记得,那巨富剑,通体金光闪闪,只不过这并非剑上之芒,而是这巨富上,涂抹了一层金子。

        而且这金子并未是那种为了掩盖一把绝世宝剑的迷雾,在那金子下面,这巨富剑的真正材质,就是最为普通的生铁。

        握着大剑的剑柄,王林记得当初的巨富,在这里镶嵌了两个巨大的晶石,只不过这晶石,并没有任何灵力,只是为了好看罢了。

        甚至连巨富剑的剑穗,都是由金丝编制而成。

        这巨富剑,随着王林当年储物袋的碎灭,消失在了空间裂缝之内。

        若非这把仙剑,王林无论如何,也不会想起当年的巨富。

        只是,现在一看,除了那手柄处的晶石以及金丝剑穗之外,两把剑居然有着惊人的相似。

        王林目光闪动,他认为这绝不是巧合,莫非当年制作巨富的前人,曾经见过这把仙剑不成,可这根本就无法解释。

        赵国的那位前辈,最多也就是元婴期而已,以此人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进入仙界,并且见过这不知隐藏在何处,最终被白衣女子召唤而来的仙剑!

        王林沉默,他回想当年看到巨富时,旁边的牌子上描绘的那昔日前辈的一生。

        此人原本在恒岳派一无是处,但最终却是解救了一次恒岳派的大劫,随后便死亡,惟独留下一把巨富,放在剑阁,留待有缘人。

        “一无是处之人,也能解救门派大劫,当时没有细想,现在看来,这位前辈身上,绝对有秘密!”王林目光闪动,看了手中仙剑一眼。

        “仙剑没有剑魂,剑威已无,若想使用,需要一个剑魂……”王林双眼一闪,右手一拍储物袋。

        “许立国,出来!”

        一道乌芒,从储物袋内飞出,化作许立国的样子,他现身后,立刻双手在胸前连连捶打,眼中露出强烈的兴奋之芒。

        “老子终于出来了,哈哈……”许立国咆哮几声。

        这时,一直相互盯视的雷蛙与蚊兽,忽然转过头,看向许立国。

        许立国连忙收口,小心翼翼的望向两兽。

        王林右手一抓,许立国哀嚎一声,被王林抓在手中,扔入仙剑之内。

        顿时,这仙剑轻颤一下,其上的金色,慢慢发暗。

        王林眉头一皱,右手在眉心一点,顿时一道道游魂立刻冲出,在王林的意念下,全部钻入仙剑之内。

        此剑颜色顿时又暗,没过多久,便彻底的由金色,变成了黑芒。

        右手按在此剑之上,王林沉吟少许,自语道:“以游魂当剑魂,却是只能发挥此剑小部分威力,如果能抓到吞魂,应该会使此剑威力有所恢复,可惜时间不够,日后定要抓只吞魂。”

        王林站起身子,收起大剑,左手在宝塔上一挥,宝塔立刻缩小,落在手中,被他放进储物袋内。

        随后,王林深吸口气,又把雷蛙与蚊兽收起,身子一动,消失在原地。

        杏花村,老周家,一个中年妇人,手中抱着一个女婴,露出慈祥的目光。

        “茹儿,你爹这次去张家村收人参,回来给你补补身子,你这孩子,也不知怎么了,身子一直虚弱,唉。”

        妇人又抱了一会,口中轻唱山村俗乐,在她的轻声中,女婴闭着双眼,呼吸均匀,显然已经睡下。

        等了一会,待婴儿彻底睡熟后,妇人把女婴轻轻的放在一旁,在其额头亲吻一下,去了厨房准备烧饭。

        妇人刚一离开,房间内,多出了一个身影。

        王林怔怔的望着女婴,眼中露出柔情之色,他右手颤抖的摸了一下女婴的小脸,轻声道:“婉儿……”

        我忘了哪年哪月的哪一日,我们在修魔海外相遇,你微笑着,忧伤着,凝望我的目光。

        女婴美丽的眼睫毛,轻颤一下,慢慢的睁开,她黑白分明的双眼,望着王林,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元婴的沉睡,使得她脆弱的身体内,留不住往昔任何的回忆,只是,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

        女婴看向王林的目光,渐渐不再黑白分明,而是有了一丝迷茫,她甚至自己弱小的身体都没有察觉,一滴眼泪,从眼角流下。

        王林的心,很痛,他怔怔的望着女婴。

        你给我一滴眼泪,我就看到了你心中全部的海洋……

        王林望着女婴,许久……许久……,时光可以流逝,岁月可以归去,他的目光,却始终存在。

        “我会来接你的……”王林轻声,深深的看了女婴一眼,转身离开。

        他刚一离开,女婴双眼立刻升起一团水雾,以她稚嫩的声音,哭泣了。

        外面正在烧饭的妇人,立刻掀起盖帘走进,连忙抱起女婴,轻声爱抚。

        渐渐的,女婴不再哭泣,只是她的目光,却是看向房外,眼中,依然还是迷茫……

        铁岩盘膝坐在洞府内,他守护着那个女婴,这一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这样几乎半闭关的生活,吕非半年前传音玉简,要与他接替,被铁岩拒绝了。

        铁岩从踏入修真的一刻,便从来没有过这一年来的体验,他每天,都以神识查看村子,每一户人家,甚至每一个名字,他都已经记住。

        这种感觉,很奇妙,铁岩甚至在最近几个月,已经放弃了打坐,每天都沉浸在那些凡人的世界中。

        王林走进洞府,看到铁岩的一刻,双目一凝。

        铁岩连忙起身见过王林。

        “不错,与吕非相比,你若能一直如此感悟,定有化神的一日。只不过需要注意,要元婴圆满才可。”王林沉声道。

        铁岩一怔,点头称是。

        王林沉吟少许,拿出一个岁月木雕,放在一旁,说道:“此物给你,好好感受。”说完,他转身离开。

        铁岩静静的望着木雕,似有所悟。

        王林坐在蚊兽之上,一路飞行,向着仙遗之地。

        此刻,修魔海内,却是有一场暗流,在碎星乱内涌动。

        碎星乱内的古神身躯,血海之地。

        此时的血海,与当年相比,变化颇多,绝大部分的石锥,已然消失,惟独那当初拓森所在之地,仍然存在。

        整个血海,只有不足百人修士。这些修士的眉心之中,全部有一道红色细线,他们此刻均都是闭目打坐,沉浸在血海之内。

        这些人中,有很多,是王林熟悉之人,比如,古帝。

        这些修士,每个人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妖异之感,这妖异中,透出浓浓的血腥气息,随着他们的吐纳,血海内的血浆,慢慢融入到他们体内。

        在血海中,当年拓森所在的石锥上,一个红发长及腰部的男子,盘膝打坐,他的头,深深的低下。

        在他的身下地面上,有众多以指甲刻下的字迹。

        这些字,全部都是一个名字。

        “王林!”

        这红发男子,正是获得了古神力之传承的拓森,他缓缓的抬起头,红发遮盖面部,看不清细貌,只能看到在那些红发之后的双眼,露出一丝恨到极限的幽光。

        “王林,古神的身体到了年限,正在衰竭,用不了多久我便可以突破而出,你一定不要死,替我保存好忆之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