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328章 心动
  • 正文 第328章 心动

    作品:《仙逆

        第328章 心动

        这一次传送,王林几乎有种去仙界时通往星空隧道般的感觉,只不过这感觉较为短暂,几乎立刻,便消散,王林的身影,出现在不知多少里外的一处古传送阵内。www.00ksw.org

        王林神识一扫,以他的镇定,也不由得露出惊骇之色。

        此地距离修魔海,居然只差八十万里。一次传送,横渡数个古传送阵,王林分析,这距离最少是千万里。原本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完成的路途,居然眨眼间,便度过。这让王林内心,不由得有些震惊。

        他低头一看手中仙玉,其颜色不再是纯白,而是略为发灰,其内的仙气,少了大约十分之一。

        回想刚才古传送阵上出现的虚幻之影,王林忽然有种明悟,或许,这才是古传送阵真正的用法,极品灵石的力量,只能开启最近的一处传送阵点,只有使用仙玉,才可以把此传送阵所连接的所有阵点全部开启,从而多了一个选择。

        “不过一次传送,就耗费了十分之一,虽说仙玉我有不少,但也消耗不起,这不是再传送,而是在耗费仙气……恐怕在朱雀星,能以仙玉传送的人,不多……”王林自嘲一笑,身子一动,向前飞去。

        事情与王林猜测相差不大,在朱雀星,能有实力以仙玉开启传送阵的人,虽说不是没有,但实在太少了……

        唯有朱雀国四个问鼎老怪,才会毫不心疼的使用仙玉传送……

        王林飞行间,摸了摸手腕上的驱兽圈,与红蝶的第二战,雷蛙受伤极为严重,已然处于濒死的边缘,此刻虽说被印在驱兽圈内,但吸收灵力的频率,却是从之前的几天一次,变成了数月一次。

        王林内心明白,若非自己这段日子依然保持输入灵力,这雷蛙,怕是很难活命。

        “这次回到楚国,不知婉儿能否把雷蛙治好,唉,此兽因我才有此生死劫难,我王林不能弃之不顾……”

        他心里这样想着,手腕内忽然传出一丝轻微的波动,好似在回应一般。

        此时此刻,楚国境内的云天宗,李慕婉坐在宗内东苑首阁,在她身前,放着一张琴,她葱玉手指,在这琴上波弄,传出阵阵美妙的曲乐之声。

        这上百年的时间,对于王林来说,是一晃而过,但对李慕婉来说,则是太过漫长。

        此刻的她,容颜与当年,有所改变,略显沧桑,的确,以她的年纪,若非天逆珠子的露水帮助,早就化为一堆白骨。

        “这百年,我始终停留在结丹后期……你给我的露水,已经无用,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一天天虚弱……若是十年内依然无法结婴……我……”李慕婉眼中露出一丝悲哀,她强忍着,没有流下眼泪。

        但琴声,却是把她的心境流露无疑,这琴声,充满了无奈与悲色,凡是听到者,均都内心沉重。

        “王林……你到底在哪……”李慕婉眼中的悲哀,愈浓,她的心,很痛,很痛。

        与王林相识的一幕幕,在她脑中不断地回荡,这是她坚持等待下去的唯一动力,若是没了这些记忆,她即便身体未亡,心却早就已死。

        “王林……或许当你回来时,我们已经生死相隔……”李慕婉眼中的泪水,终于没有忍住,流下两行。

        此刻,在这阁楼之外,站着两人,这二人均都是白发苍苍。

        “宗主的琴声,透着死意……唉……”其中一个老者,摇头说道。

        “柳斐,宗主百年内,三次结婴均都失败,丹药更是服下众多,若非她心中存着再见那人一眼的念头,怕是三十年前的那次结婴失败中,就已经香消玉损了……”旁边的黑衣老者,苦笑着说道。

        “宋青,你说那人……他还活着么……”柳斐脑中闪现出一个冷峻的身影,立刻身子一颤,百年过去,他始终无法忘记当年的惊恐之意。

        “百年前,他是元婴初期,怎么可能会死,若是我没猜错,此时的他,怕是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宋青沉默少许,轻叹道,他内心的恐惧,比之柳风更多,当年的一幕,时常让他在梦中惊醒。

        那场杀戮,已然变成了他的心魔。

        “唉,即便是他达到元婴后期,怕是也没有办法救得了云天宗的命运……”柳斐一脸苦涩。

        宋青沉默,许久之后,苦笑道:“那外来修士三天前,灭掉了青天门,不知下一个目标,是谁……”

        “连使者大人,都被此人神通吓走,丝毫不敢反抗,我云天宗的命运,已然注定。”柳斐苦涩的说道。

        “四个元婴后期的大长老,三十年前刘长老化神未成身亡,公孙长老现在又生死未知……唉。”宋青叹道。

        就在这时,琴声一断,从阁楼中,传出李慕婉温和的声音。

        “两位前辈进来说话,婉儿身体不适,就不出迎了。”

        柳斐与宋青连忙恭敬称是,相互看了眼,匆匆上前,进入到阁楼之中。

        李慕婉怔怔的望着琴,轻轻摇头,看向二人。

        柳斐眼中露出复杂之色,低声道:“宗主,身体为重,这弹琴,最是耗神……”

        李慕婉轻叹,微笑道:“我这身体,已然虚弱不堪,即便是不弹琴,也活不过十年。”

        柳斐暗叹。

        “可有公孙长老的音讯?”李慕婉平淡的说道。

        “公孙长老七天前去找那外来修士,至今未回……怕是……”宋青眼露悲色,没有再说下去。

        李慕婉沉默不语,许久之后,惨然一笑,说道:“有关那外来修士的来历,查到了么?”

        柳斐低声道:“只是知晓,此人看起来年纪不大,擅长使用各种毒虫,其身上充满嗜血之色,应是个嗜杀之人,他在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在我楚国境内,七天时间,连灭三派,杀了元婴期修士数人……三天前,青天门,全灭,只有几个外围弟子探亲,这才免于此劫。”

        李慕婉怔怔的望着窗外,许久之后,正要说话,忽然她脸上升起异常的红润,整个身子轻颤,剧烈的咳嗽起来。

        柳斐与宋青,立刻露出关切之色。

        李慕婉右手放在嘴上,咳嗽了少许后,这才平静下来,她看了一眼手心中那触目惊心的鲜血,拿起手帕擦去,轻声道:“过几日,等我身子好些,我把你们的魂念归还,你们……各自逃命去吧……”

        “宗主!”柳斐与宋青,几乎同时开口,眼中露出深深的悲哀之色,他二人虽说一直魂念在李慕婉手中,但这百年时间,李慕婉却是没有以此要挟过半次,更是对他二人持晚辈之礼,人非草木,他二人百年来,昔日的一丝怨恨,已然早就烟消云散。

        “宗主,欧阳子的续命丹,已经研究了多年,只要成功,你的身体,定可有所恢复。”柳斐说道。

        李慕婉摇头,轻声道:“没有的,即便真的炼成,也只是让我略有生机而已,这十年来,我已经发现,我正在慢慢衰老……或许再过几年,我就会白发苍苍……况且,云天宗,怕是此劫难逃……”

        宋青苦涩的说道:“宗主,我们可以寻求巨魔族的帮助,这外来修士把巨魔族的使者吓走,巨魔族定然会出手,我们只要挺过一段时间就行。”

        “巨魔族……”李慕婉轻轻摇头,说道:“在巨魔族的眼中,我们只不过是为其炼丹的工具罢了……况且,我听闻巨魔族因为那曾牛与其少族长之事,正一筹莫展,怕是无暇顾及我们。”

        “曾牛!唉,若非此人出现,巨魔族定然不会弃我们不顾……”柳斐说道。

        “若是曾牛能来我楚国,此劫难定能化解。”宋青自嘲的说道,他这话,只不过是感慨而已,心中根本连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想过。

        柳斐苦笑,说道:“曾牛,那是连天之骄女红蝶都能被其断一臂的前辈高人,怕是连我楚国的名字,都未听说过。”

        “你们下去吧,把我的意思,告诉两位正在闭关的大长老,待我把魂念还你们后,各自离开吧……”李慕婉轻声道。

        “宗主,你呢,你和我们一起走吧。”柳斐说道。

        李慕婉眼中露出浓浓的悲哀之色,在这一刻,她心中没有害怕,云天宗,即便是在劫难逃,她也不会离开,她即使死,也要死在这里,这是她与王林的约定之地。

        她没有说话,而是轻轻摇头,目光看向窗外的蓝天白云,眼中浮现起王林的身影……

        “王大哥……”

        一只拳头大小的小兽,从李慕婉眉心之处飞出,在她身边徘徊,最后落在琴上,小眼睛望着李慕婉,一眨不眨。

        “小灵,你的主人,在哪?”李慕婉玉手在小兽头上摩挲,轻声说道。

        八十万里的路程,王林一路疾驰,这一日,他站在修魔海边缘,忽然内心一震,他遥望楚国的方向,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丝颤动。

        这颤动他之前从未有过,此时突然出现。

        “心魔?不可能,以我的修为,等闲的心魔,根本无法进入我的元神之中。”王林身子未停,踏入修魔海。

        “与婉儿多年未见,应该给她买些喜爱的东西……”王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