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83章 顿悟
  • 正文 第283章 顿悟

    作品:《仙逆

        第283章 顿悟

        王林目光平静,内心暗自谨慎,此人实在古怪,体内居然没有半点灵力,乍一看去,仿若凡人,但凡人又怎能看出自己身份,王林不动声色,略一抱拳,说道:“山野之人,没什么称呼,唤我大牛便是。www.00ksw.org”

        那大汉目露奇异之光,颇有兴趣的看了王林一眼,笑道:“大牛兄,不如坐下,你我二人在这雨夜论道一番,岂不幸哉。”

        王林轻笑,点了点头,盘膝坐在地上,右手一翻,多出一个酒壶,喝了一口。

        这果子酒,自从四派联盟剧变之后,王林的存货已然不多,能省则省,喝的也就少了。

        那大汉哈哈一笑,同样坐下,说道:“大牛兄修为惊人,若是在下没有看错,应是到了意境锁魂,云霄有望的境界了。”

        王林内心一动,对此人警惕更浓,但表面上却是平静如常,只是轻笑避过不谈。

        这时,不远处篝火旁的几个大汉,其中一人大声耻笑道:“你们两个说的什么乱七八糟,咱们一句也没听明白,什么意境锁魂,还云霄有望的,莫不是疯了不成!”

        墨智微微一笑,说道:“阁下此言甚是,疯之一字,用的甚好,若非疯狂,自然很难体悟这天道之法,若非疯狂,又有谁会去求那长生之术,所谓天欲所得,必有所欲,就是这个道理。”

        篝火旁的大汉,眉头一皱,骂道:“还真是个疯子,老子一句也没听明白。”

        墨智哑然失笑,轻轻摇头,看向王林,说道:“大牛兄可是听懂?”

        王林目露似笑非笑之色,说道:“兄台字中玄机,在下不懂,但我却认为,疯之一字,用的不好,不如用痴!”

        墨智双眼顿时大亮,笑道:“好!痴之一字,甚好!我辈中人,若是没了痴念,定然无法修成正果,圆那天道有损之命!”

        王林喝下一口酒,微笑不语。

        墨智看着王林,双眼忽然露出一丝迷茫,浮现空洞之色。王林与之目光一触,顿时内心一震,右手不动声色的放在了腰上的储物袋。

        许久之后,墨智眼中迷茫渐渐消。“刚才……我们……说道哪了?”

        王林眉头一皱,盯着此人。

        这时,不远处篝火旁的几个大汉,一直在听这里的交谈,之前说话那人,失笑道:“原来真是个疯子。”

        墨智轻叹一声,对王林笑道:“罢了,忘了就是忘了,在下墨智,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王林眉头更紧,少许之后,他摇头轻笑,喝了一口酒,说道:“大牛!”

        墨智点了点头,看了看外面雨夜,赞叹道:“雨夜之美,在于意境,在于生生不息,花草吸纳水汽,原本的死意,也悄然流去,这才是雨夜的美处,也是人生的味道。”

        王林侧头看向庙外,阵阵哗哗声,徐徐传来,时而还有雷霆霹雳划过长空,把外面在瞬间照亮。

        庙宇内的篝火,在明暗之间闪烁,把四周,也映照的明暗不定。就如同生与死之间一样,这一明一暗间,似乎也蕴含了生死天道。

        明为生,暗为死,明暗闪烁中,生与死便交错替换。

        “何为生?”王林轻声说道。

        这个问题,已经困惑了他很久。

        墨智收回目光,指着那篝火,含笑道:“这火,便是生!”

        王林沉默,望着那明暗不定的篝火,缓缓说道:“为何?”

        墨智微笑,看着那篝火,徐徐说道:“我不知何为生,但我常听凡人说,生火、生火。想必这火,便是生。”

        “疯子!”这次,篝火旁的几个大汉,几乎全部都以古怪的眼神,看向王、墨二人。

        这火,便是生……王林渐渐有些明悟,但又好似没有明白,他沉默片刻,又道:“何为死?”

        墨智刚要说话,忽然眼中再次露出迷茫之色,显露空洞之意,许久之后,才茫然了看了看四周。

        “我们……之前……说到哪了?”

        没等王林说话,篝火旁的一个大汉,便立刻说道:“他刚才问你,什么是死!”

        墨智歉意的看了王林一眼,略有犹豫,问道:“想必兄台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同样,没等王林说话,篝火旁另一个大汉,笑道:“他叫大牛!”

        墨智眼中歉意更浓,说道:“自从在下感悟天道之后,记忆每况愈下,大牛兄见谅。”

        王林不动声色,但内心却是一震,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兄台所感悟,是何种意境?”

        直接问人意境,是颇为忌讳之事,但墨智却不介意,而是眼中迷茫之色更浓,慢慢的说道:“忘境……”

        “喂,你还没说什么是死呢,接着说啊,挺有意思的。”篝火旁一个大汉,催促道。

        墨智眼中迷茫越弄,他喃喃说道:“什么是死……死便是亡,若是人亡,则死,若是心亡,则忘……这,便是死了。”

        王林内心一震,这句话,好似一道晴天霹雳,立刻划过他的心间,把那生与死的迷雾,吹散了很多。

        死便是亡,人亡,则死,心亡,则忘……

        墨智眼中露出空洞之色,看了看四周,右手随意的点在庙外一处水洼,喃喃道:“今日有无根水降,这洼地之水,便是生,他日无根水失,这洼地之水,便是死,没有了生机,没有了流通,所谓死水,便是如此!”

        随后他右手再次一点,这一次,是放在了篝火旁的那些大汉身上,眼中空洞之色更浓,喃喃道:“今日,他们可喜、可怒、可哀、可乐,便是生,他日,他们不会喜怒哀乐,难逃轮回,便是死。”

        他右手蓦然一动,指着庙宇内的花瓣基垫,又道:“此庙宇神像在时,庙宇为生,如今神像消失,便是死!”

        说道这里,他站起身子,又指着天空,说道:“这雨,出生于天,死于大地,中间的过程,便是人生,我之所以看这雨水,不看天,不看地,看的也不是雨,而是这雨的一生……这便是生与死!”

        王林为之动容,站起身子,对这墨智深深的鞠了一躬。

        墨智含笑,抬脚走出庙宇,大步流星,渐渐离去,远远的,传来他若有若无的声音。

        “大牛兄,你懂,便是懂,不懂,便是不懂……好自为之……”

        王林怔怔的看着雨水,许久之后,哑然一笑。

        此时,篝火旁的几个大汉,纷纷露出迷茫之色,他们隐隐约约好似听明白了一些,但仔细一想,又觉得眼前有层迷雾,遮盖双眼。

        “这位兄台,刚才那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其中一人,忍不住询问起来。其他人纷纷侧目,望向王林。

        王林含笑摇头,说道:“你们……不懂……”

        说着,他抬脚,离开了庙宇,走在这雨水之中,看着天空,这雨,出生于天,他看了看大地,这雨,死于大地。

        中间,便是雨的一生!

        这便是生与死!

        火便是生,因为它有生机,所谓生火,便是如此。

        死便是亡,人亡,则死,心亡,则忘……

        王林行走在天地之间,内心一片豁然,他隐约把握住了一丝脉搏,一丝生与死的脉搏。他原本只剩下一年的化神心境,蓦然间急速增长,随着他对生死意境的明悟,几乎瞬间,便达到了化神的要求。

        可以说,在这一刻,只要王林愿意,他可以立即化神。

        只是,此地显然不是化神之处,王林压下心底化神的冲动,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想必墨智兄的意境,便是心亡,所以,才有了忘境……因能钟极于心,故而自亡可忘,忘掉了一切,所剩,唯有道之一字!”王林深吸口气,这墨智,当属奇人!

        雨夜庙宇的顿悟,让王林的心境,终于凌驾于化神,在这一刻,他当之无愧,具备了化神的资格,拥有了化神的意境。

        化神修士,实力差异是所有等级中,最初始的分界点。

        这一切,正是因为修士一旦达到化神以上,那么其修道的重点,从皮肉,转化至心境,以感悟天道为基础,以运用天地之力为伊始。

        意境,是化神以上修士,最重要的体悟。

        而根据体悟的不同,意境也有不同,准备的说,大千世界,意境众多,但,这些意境之中,并非没有强弱之分。

        虽说只要意境达到极致,都相差无几,但起始的脚步不同,却是可以绝对的影响日后的修为步伐。

        所以,化神修士,是实力相差最大的一个等级境界,其中若是感悟了寻常天道,那么虽说比之元婴那是强大无比,但在其他化神修士中,却是有所不如。

        实际上王林若是想要化神,早在他能刻下白云宗第一个化神雕像时,便已然可以做到,但,那种意境,并非他心中所生,而是在走别人之路,如此一来,他即便是化神,此生也很难有所突破,达到婴变的可能,极为渺茫。

        并非己生的意境,终究无法感悟自如,更提不上,如何去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