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82章 回赵化神
  • 正文 第282章 回赵化神

    作品:《仙逆

        第282章 回赵化神

        青年望着师父远去的背影,往昔的一幕幕,浮上心间,许久之后,他重重的磕了几个头,握着拳头,转身离开。www.00ksw.org

        “我陈欢在此发誓,此生必灭雪域国!”

        王林带着复杂的心绪,回到了冰雪塔,尽管获得了重宝,但他却没有太多的欣喜之色,有的,只是一股惆怅。

        在这一刻,王林对于自己感悟的生死意境,忽然又有了一番体悟,何为生……何为死……

        这个问题,在王林的脑中,久久回荡。

        水墨门的化神后期修士,带着他人生最后一次骄阳,如那冲向灯火的飞蛾,在冰雪神殿之顶的雪仙雕像上,轰然自爆,为这冰雪神殿,留下了一道永远也抹不去的鲜红之色。

        连带着,有数个围剿他的化神修士,也死在了这自爆之中。

        所有的荣耀,都已随风而去……

        他的死,死得其所,他的死,唤醒了那些隐藏起来,不敢露面的原四派联盟修士。

        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

        这一年中,王林始终在思考,生与死之间的意境,渐渐的,他对于这意境,了解越深。他整个人,在这一年之中,似乎在进行一场蜕变。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只是王林,却发现,有时候,这山,并非是山,这水,也并非是水,好似这里面始终有一层迷雾遮盖双眼,使得他看不到,但却可以感受到,能察觉,但是却又摸不到。

        这种感悟,绝非时间可以推动,而是需要顿悟。

        春去秋来,又是两年冰雪降。

        王林对于冰雕傀儡的研究,也已经获得了一些进展,这冰雕傀儡其内,主要是靠雪经脉来维持,七七四十九条雪经脉转动之下,可以达到一个相当于结丹中期的修士攻击。

        至于元婴期,则是需要九九八十一条雪经脉。只是,这冰雕之内,雪经脉越多,那么控制力就越难,相互碰撞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只要有一个碰撞,便会引起整个冰雕的崩溃。

        正因如此,所以其难度,每多一条雪经脉,便会增加数倍,如此一来,八十一条雪经脉的难度,可谓是惊人。

        这也是为何,雪域国出产的冰雕傀儡,元婴期极为少见的原因。

        另外,制作傀儡雪经脉,其来源出自冰雪诀,此诀王林研究之下,颇为惊异。

        冰雪诀,讲究的是炼心,此诀以冰易骨,以雪凝心,成就冰雪之魂,从而达到心若冰清的境界。

        可谓是玄机不定,妙不可言。

        这也正是雪域修士往往随心所欲,极性而为的原因,其功法之中,对于性情,讲究的是凝练,若是不入尘,岂能达到把种种心念凝练的目的。

        越是研究这冰雪诀,王林越是能感受到此诀的可怕之处,此诀不能称之为道之正途,而是绝对的剑走偏锋,甚至王林感觉,与当年的六欲魔君所修炼的功法,虽说不同,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功法,王林不愿修炼,而是略微模仿,改变雪经脉为血经脉,以鲜血配合生死意境作为变化,从而达到操控的目的。

        转眼间,王林在这小镇,已经滞留了三年的时间,加上之前一年的游历,一共度过了四年,

        只剩下一年,便是十年之期,王林能感觉到,化神的时代,已然来临……

        他不知在化神的一刻,是否会引发天地浩荡,但越是紧接那期限的来临,王林越是可以感觉到,修士化神,将会使得附近所有修士察觉。

        于是,这一日,王林走出冰雪塔,离开了。

        他临走前,冰雪神殿已然降下仙旨,召集所有结丹以上修士,去神殿进行传道大礼,因为,当年十三个去了朱雀国的修士,回来了一人,此人,是唯一的成功者,他已然达到了婴变期!

        至于这十三人,是否真的只成功一个,这里面朱雀国是否有一些暗中的动作,那就不为外人得知了。

        王林的离开,无声无息,即便是那被他锁在塔中三年的结丹修士,也在王林的神通之下,失去了被困的记忆,从而再次恢复了身份。

        在雪域国边界处,王林回头认真的看了一眼这片大地,几十年画面在他眼中一一闪过,最终,他留下了一声叹息,转身离开了。

        王林的目标,是赵国,在那里,他将准备化神!

        之所以回赵国化神,除了那里地处偏僻之外,还有一个原因,王林从那位值得尊敬的化神后期修士身上,感悟到了一种自己许久没有体会过的,家的感觉……

        人人都有家,他,有么……

        如果真的说家,赵国,可以算是一个,还有那远在修魔海另一头的楚国,那里,有一个女人,正在等他,或许,那里,也算是家吧……

        所以,他选择了赵国,在那里化神,了却自己出生在那的一段因果。

        在临回赵国前,王林去了邻国大牛所在的镇子,他远远的看到了镇子上,大牛开了一家铁具铺,他的妻子,虽说年纪不小了,但已然又有了身孕。

        王林微笑的看着这一幕,那新的生命,正在一天天成形……

        离开的时候,王林在大牛妻子体内,打进了一道灵力,此灵力,可保母女平安,那新酝化的生命,是个女孩。

        大牛始终不知道,他一直想要再看一眼的王叔叔,已经来看过他了。一直到死,大牛心底唯一的遗憾,不是没见小牛来送终,而是此生,再也无法看到望着他长大的王叔叔。那个开着店铺,他经常为其拉客人来此,索价十金的奇异之人。

        那两块木雕,他死后,送给了女儿,成为了曾家,传家之宝。

        王林一路飞向赵国,四十年前,他走过同样的道路,那一次,他刚刚进入元婴期,今天,顺着原路,他返回赵国,这次,他是即将化神,选择准备之地。

        这一来一回,意境天地之差。

        走过一个个古传送阵,这一日,王林在一片陌生的大地上,正飞行间,忽然天空慢慢黯淡下来,乌云盖日,一丝丝雨水,从天而降。

        这雨水越来越大,几乎连成一片雨幕,王林抬头看了看天空,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雨水了,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在恒岳派时,与张虎在房间之内,外面闪电雷鸣,倾盆大雨豁然而落。

        此时,天空之中划过一道道闪电,轰隆隆中,一条条银蛇乱舞,煞是美丽。

        王林身子慢慢落下,没有施展法术驱散雨水,而是在落下的同时,右手在四周树木上一挥,顿时一片片树叶凝聚而来,形成一把叶伞。

        打着伞,王林步行在这陌生的山林之间,再过两个古传送阵,他便可回到赵国,此地向东四万里外,就是其中一个古传送阵所在之地。

        山林之中,雨水哗哗声响,颇有一股动人的韵味,尤其是在前方不远,还有一座古庙,此庙宇显然已经废弃,原本红漆大门,已然黯淡,之上还有一些破损之处。

        甚至就连上面的铜钉铜环,也生满了深色的锈迹,在其边缘位置,隐有一丝绿色。

        庙宇,王林一生所见不多,甚至可以说,极为少见。

        看着此庙宇,王林抬步走了进去,这是一座古庙,庙内无佛,只有半截好似花瓣一般的基垫。

        正观察着,王林侧头看了眼庙门,随后便不再注意,而是观察了一圈后,站在庙门旁,望着外面的雨夜,体悟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意境。

        许久之后,阵阵吆喝声从远处传来,只见几个身穿蓑衣的大汉,口中骂骂咧咧的快步走向此庙。

        “这鬼天气,一旦下起来就没完没了!”

        “前面有个庙宇,进去避避吧,等一会雨小了,咱们再赶路不迟!”

        正说着,几人远远的一眼便看到庙宇内的王林,不由得脚步一顿,相互看了看,纷纷不再说话,而是向着庙宇走来。

        当从王林身边走过时,其中一人,侧身一步,右手看似轻柔的拍向王林,但下一刻,旁边便有一人轻喝,顺手推了此人一把,化去了攻势。

        那人回头轻哼一声,便不再说话,走进庙宇。

        五人在庙宇内,摘下蓑衣,升起一团篝火,拿出一些食物,一边吃着,一边大声交谈,只是他们的目光,却是时而扫向王林。

        王林微微摇头,这五个俗人,却是把这雨夜的意境打破,徒然浪费了这等氛围。他轻叹一声,抬起脚步,正要离开之时,忽然,王林神情一动,目光落在远处山林。

        只见一个长发大汉,身穿薄衫,一步一步向这里走来,此人步伐不快,但王林却有种缩地成寸之感,前一刻此人尚在远处,下一刻,他已然从王林身边走过,进入了庙宇之内。

        在经过王林身边的瞬间,这大汉轻咦一声,脚步在迈进庙宇后停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王林一眼,露出洁白的牙齿,温和的笑道:“没想到在这小小庙宇,居然也能看到道界中人,在下墨智,阁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