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81章 荣誉
  • 正文 第281章 荣誉

    作品:《仙逆

        第281章 荣誉

        这剑光之中有一个青年,此人相貌堂堂,英俊不凡,他身穿深黑色皮衣,虽说与其他国家修士衣着有些不同,但却别有一番清爽之色。www.00ksw.org

        站在一旁的三弟子,此女双目中立刻明亮起来,她轻呼道:“大师兄回来了!”

        至于从十多丈外爬起的二弟子,则是目光中一丝阴沉一闪而过,立刻换上欣喜之态。

        王林从那个结丹修士的记忆中,可以看出,这结丹修士对于这个大弟子,颇为欣赏,而且此人与那结丹修士,多多少少还有一些血缘关系,属于同族分支。

        这大弟子倒也勉强算是一个天才人物,用了不到百年,便已经达到了筑基期大圆满境界,只差一步便可结丹。

        不过根据那个结丹修士的记忆,这个大弟子他之所以喜爱,正是因为其这幅相貌,这结丹修士打算以此人与一个结丹后期的修士女弟子联姻结双修,从而使得双方达成联盟。

        这种事情,王林只是一扫,便没有注意,此时那剑光已然临近,落在冰雪塔前,大弟子一掀衣衫,单膝跪在地上,朗声说道:“弟子参见师父,幸不辱命,找到了那四派余孽的藏身之处!”

        王林神色如常,内心一动,那结丹修士记忆中,倒也有此事的描述,这大弟子出门,是因为近日来,有凡人反应,遇到一个好像不是雪域人的神秘者。

        于是那结丹修士便派出大弟子前去探查此事。

        这种事情,这几年并非首次出现,一般来说,那些四派余孽,即便是当年修为再高,可在这奇异的冰雪数年的侵蚀下,也是五劳七伤。

        虽说如此,但也不能掉以轻心,一般遇到此事,都是向冰雪神殿汇报,神殿中自然会派人前来处理。

        这种事情,神殿极为热衷,几乎是今日上报,明日即会来临。

        王林沉吟少许,目光平静,缓缓开口道:“带路!”

        大弟子一怔,以往遇到此事,师尊从来不会亲自去冒险,但他也不便多问,于是连忙点头,起身带路。

        二弟子与三弟子,二人相互看了看,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毕竟师尊已经亲去,他们若是不去,日后说不定会有麻烦。

        于是,也就硬着头皮,跟在王林身后。

        一行四人,化作四道剑光,向着远处飞去,时间不长,大弟子身子停下,指着前方一座冰雪山脉,说道:“弟子通过飞雪冰雕,亲眼看见那人在这里消失,想必是在这冰山之下,有他们的一处藏点。”

        王林神识一扫,尽管神色如常,但双目却是一凝。

        “你三人在此候着!”留下一句话后,王林身子向前飞去。

        他神识之中察觉出,在这冰山之下,有一道禁制阵法,其内有两道神识波动,其中一道,只不过是结丹期罢了,另外一个则颇为古怪,时而结丹、时而元婴、甚至有时还会散出化神波动。

        这种现象,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此人,已然处于神识崩溃修为散功的边缘,混乱不堪。

        王林身子落在冰山之上,顷刻间,整个人沉入进去,随后一路向着那禁制迅速逼来。

        很快,他便来到那禁制之处,只要是禁制,王林就怡然不惧,他略扫一眼,这禁制的构造已然存心,右手挥动,打出一道禁制光圈,顿时两个禁制出现了交融之态。

        王林身子一冲,从容的踏过禁制,进入了其内。

        他刚一进入,但见眼前剑光挥动,十多把飞剑化作剑气,疾驰而来。

        王林目光平静,右手看似随意的点在虚空之中,口中轻吐:“生!”

        轮回天道繁衍而出的生死意境,顿时在王林一点之下,蓦然凝聚在他手指之上,这轻轻的一点,蕴含天道,好似那仙人指路一般,轻描淡写中暗含玄机。

        一声惊呼从那些剑光之中传来,那些飞剑,一个个诡异的脱离了控制,连接成圈,盘旋在王林指尖四周。

        在剑身上,甚至出现了一丝丝晶莹之光,在这晶莹之光的滋润下,这些飞剑好似重生一般,散发出比之刚才,强大数倍的灵力。

        只是,其上的神识,却是在这天道之威下,全部抹去。

        王林目露奇异之光,落在了不远处一个满脸惊骇之色的青年身上,此人此刻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在这青年的身后,一张冰床之上,盘膝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此人双眼紧闭,脸上青红之色变换。

        王林指尖一弹,顿时那十多把飞剑,立刻顿了一下,纷纷落地,发出阵阵臣服的剑鸣。

        那青年此时缓过神来,脸露悲愤之色,握紧了拳头,厉声说道:“你们毁我家园,现在又追杀来此,难道非要赶尽杀绝不成?今日你杀我们,它朝有日,也定然会有人来灭你雪域国!”

        此人声音之中,透出深深的怨恨,入骨三分!

        王林扫了这青年一眼,目光落在了他身后的那个老者身上。

        青年立刻移身挡住王林目光,望着王林,沉默片刻后,居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紧咬下唇,鲜血流下,他苦涩的说道:“不要杀我师父,杀我吧!我是水墨门少门主,你抓我回去,定可立功,只要你放过我师父,我便心甘情愿跟你走,否则,你只能获得我的尸体!”

        王林尽管目光平静,但却为之动容,他看了看青年,又看了看他身后的老者,缓缓说道:“你为什么要以自己换取你师父的性命?”

        青年沉默不语,许久之后,苦涩的说道:“师父他老人家,若非是我连累,定然早就可以离开了,都是我,为了救我……”

        “欢儿,起来吧,此人不是雪域修士。”盘膝坐在冰床之上的老者,缓缓的睁开双眼。

        青年一怔,但立刻脸露喜色,站起身子脸上颇为激动,说道:“师父,你……你醒了!”

        王林看了老者一眼,抱拳说道:“晚辈参见水墨门前辈!”

        老者咳嗽了几声,脸上青红之色更浓,王林的生死意境,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在老者身上,盘旋着一股死气,显然已经处于弥留之际。

        老者抬起头,看着王林,缓缓说道:“小友,老夫受伤之身,不便相迎,还望见谅。不知小友来此,有何事情?”

        王林轻叹一声,说道:“前辈藏身之处,已然被雪域修士发觉,还是离开吧!”说完,他沉默少许,从储物袋内拿出一瓶丹药,向前一送,这丹药轻飘飘的落在了冰床之上。

        “前辈受伤太重,这瓶丹药,起不到治疗的作用,但应该可以缓解散功之痛。使得前辈可以远离此地,天下之大,或许另有机缘恢复修为。”

        老者微微一笑,看都不看那丹药一眼,说道:“小友,我虽不知你是何派弟子,但你可知道,老夫若是想走,当年便可一走了之,即便是现在,老夫拼了加快散功,也定然可以离开,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走么?”

        王林沉默,轻轻摇头。

        “这是我的家!我生在这里,死,也要在这里!”老者声音虽轻,但这一刻,却有一股难言的气息,笼罩全身。

        王林看了此人一眼,不再说话,而是一抱拳,转身离开,他来此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帮一把。

        毕竟,他在四派联盟,居住了三十多年,并且亲眼看到了雪域修士入侵,他虽说不能改变事实,但在能力之内,能帮的时候,还是会帮一把的。

        在王林转身离开的瞬间,老者低头看了那丹药一眼,叹了口气,右手蓦然一甩,从他袖口之中飞出一把只剩下两个羽毛的扇子。

        “小友,此宝送你,了却赠药因果!”

        这扇子王林接住后,他神色一变,这宝物他记忆颇为深刻,当年四派联盟九人杀阵,杀那白衣女子之时,她使用的,正是这扇子,王林记得,当年那女子身亡后,这扇子被其中一个化身后期的修士,收了起来。

        他回身仔细看了老者一眼,立刻认出,此人,正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化神后期修士之一!

        曾经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王林离开了,带着一种复杂的心绪,走出了冰山,弟子三人,纷纷不敢询问,而是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在王林离开不久,一老一少二人,从冰山之中走出,他二人看了王林消失之处一眼,迅速离开了冰山。

        在边界处,老者一掌拍在护界光幕之上,打开一道豁口,那药瓶分出一半,递给了青年,目露慈爱之色,和声说道:“走吧,以后,就要靠自己了,师父不能在护你……”

        青年眼露悲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被老者一袖挥动间,整个人送出了光幕,随后,光幕恢复如常。

        青年在光幕外,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师父,跪在地上,双眼通红,声音撕裂:“师父!!!”

        老者哈哈一笑,手中半瓶丹药一口吞下,随后整个人气息不断地攀升,在这一刻,他又恢复到了曾经的巅峰,虽然,只是暂时!

        他袖子一甩,身子蓦然而动,其目标,正是雪域国中心地带的冰雪神殿!

        即便是死,也要死在家乡,即便是死,也要死在护国之列!

        曾经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烈火中堕落,一定是那不死的凤凰……即使焚毁了翅膀,也要志在天堂上飞翔……

        关上一扇门,似乎丢掉一个世界。

        记忆的从前,从此成了遥远。

        风中的流沙,不再弥漫梦的空间,呜咽的羌笛,只剩下苍凉的回旋。

        关上一扇门,好像隔绝一个时空。

        辉煌的过去,只存后人的轻颂。

        昨日的吟唱,没了共鸣的相通,呢喃的倾诉,找不到聆听的琴声。

        打开一扇窗,仿佛拥抱一缕阳光。

        今日的梦想,成了明朝的希望。

        平凡的你我,也需要精彩的张扬,用无悔的追求,去感受天地的浩荡。

        打开一扇窗,如同迎来一阵春风。

        破灭的虚无,吹醒曾经的迷茫。

        烈火中堕落,一定是那不死的凤凰,即使焚毁了翅膀,也要志在天堂上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