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64章 轮回天道
  • 正文 第264章 轮回天道

    作品:《仙逆

        第264章 轮回天道

        徐涛离开后,王林的生活,再次平静下来,仿佛之前的一切,就如过眼云烟一般,逝去了,就不再回来。www.00ksw.org

        王林依然还是每天清早起床,打开店铺门,等着大牛的小孩子送来果子酒,一边喝着,一边尝试做着木雕,这样的生活,他已然度过了多年,渐渐刻入了骨子里。

        他远离了杀戮,与多年前的自己,仿佛一分为二,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杀戮之气,有的,只是一种平和,一种凡人的体悟。

        王林不知道,自己最终可以领悟的意境,到底是什么,他不急,而是静静的体悟着。

        徐涛离开后的第七天,他再次来到了王林的铺子,与他同来的,是一个相貌带着一丝雍贵之色的中年人,此人与徐涛恭恭敬敬的进入铺子,丝毫不在意身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王林,磕了三个头。

        王林目光在此人身上一扫,没有说话。他一眼便看出,此人定然就是徐涛的主子,也就是大耳修士欲杀的那个世子殿下。

        在真正的凡人眼中,世子,已然属于通天的皇族,但在王林看来,此人与蝼蚁无异。虽说他也稍有修炼,但只要没有筑基,便难逃轮回。

        那中年人似乎已然知晓王林的性子,磕完头后,起身二话不说拿出一个储物袋,毕恭毕敬的放在一旁桌子上,与徐涛,躬身后退。

        王林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待二人走后许久,他才从雕刻之中抬头,拿起储物袋,神识一扫,只见其内放着大量的灵石。

        顺手把储物袋仍在一边,王林深吸口气,走出了店铺,在门口靠着长寿椅,望着蓝天白云,享受着暖暖的阳光,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若是父母健在,一家人守在铺子内,那么他将此生无憾。

        时日匆匆,又是五年过去……

        这一日,大牛的父亲,难逃生死轮回,撒手人寰,铁具铺子挂着白幡,其内传出阵阵至悲的哭声。

        王林站在自家店铺外,怔怔的望着对面,脑中不由得想起了二十多年前,他刚刚来到这条街道时,那个爽朗的汉子,邀请他去家里吃晚饭。

        更是忘不了,这爽朗的汉子,因为想扩张铺子,颇为尴尬的吞吞吐吐说出借银子之事。

        这二十多年来,王林自己都记不清,在这人家里,吃过多少次饭,喝过多少酒,只是,天道轮回,不是王林个人,可以改变之事。

        生老病死,是他感悟天道的一部分,即便是以逆天之术帮对方拖延了几年寿命,那么最终,此人也还是逃不过轮回。

        不但如此,反而会因为此次逆天之术,六道轮回之中,落入下等。

        毕竟,大牛的父亲与王卓不一样,王卓是修道之人,本身就是逆天而走,所以王林抽其魂魄擅自行使那六道之事,把其打入孕灵妇内。

        可,大牛的父亲,却是不行。

        王林站在店铺门口,轻叹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支有着黑色花瓣的花朵,此花并非俗物,而是炼制驱灵丹的材料之一。

        若是凡人之中有人死去时间不长,魂魄尚未完全消散,那么此花可以助其魂魄凝实,从而在轮回河之中,有更多的魂力,可以争取落入个好人家。

        王林蹒跚着身子,走向铁具铺,铺子内大牛的叔伯姑婶们,一个个均都是面带哀容,一股悲意,笼罩整个店铺。

        在铺子后院的灵堂内,大牛的父亲,安静的躺在棺材之中,大牛与他的媳妇,跪在旁边,大牛的眼睛通红,显然刚刚哭过。

        在一旁,还站着一个妇人,她是大牛的母亲,此时也是悲哀入心,望着棺材中的夫君,眼中露出仿若绝望之色。

        早在二十多年前,王林已然看出,这对夫妇二人的感情,很深。

        王林一进来,四周的邻里以及大牛的叔伯,均都露出尊敬之色,整条街上,王林已然是颇具身份。

        大牛的母亲,看到王林后,轻轻点头,做了一个万福,低声道:“未亡人曾氏,见过王家大哥。”

        王林轻叹一声,上前把此女扶起,随后从旁人手中接过香支,点燃后祭拜一番。

        他这一拜,顿时外面天空瞬间昏暗下来,只不过这种昏暗,是凡人看不到的,只见在大牛父亲的尸体上,缓缓冒出一股黑气,这黑气渐渐成团,最后化作大牛父亲的样子,他抱着身体,似乎很冷,面色苍白,整个身子好似随时可以消散,他茫然的看着四周,最终落在了王林身上。

        因为,四周的所有人,没有一个可以发现他,惟独王林,其双目黑白分明,落在了他的身上。

        王林暗叹,右手黑色花朵立刻化成碎末,缓缓消散的同时,以凡人不可见的形态,慢慢化成点点光斑,落在了大牛父亲的魂魄之上,他立刻感觉不再寒冷,望着王林的目光,露出深深的感激之色。

        此时的他,已然彻底知晓,这个与他做了二十多年的邻居,绝非凡人,他身子飘在虚空,跪了下来,对着王林轻轻磕了几个头,随后恋恋不舍的望了自己媳妇与大牛一眼,轻叹一声,整个身子,仿佛蹬天梯一般,慢慢的升高,最终在虚空之中,消失了。

        “爹,娘,我看见爷爷了!”此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旁边的角落内传出,只见大牛的孩子,那个已经九岁的幼童,眼睛望着天空,露出疑惑之色。

        只不过,小孩子的话,没有人相信,幼童见没人理会他,便皱着鼻子,不再说话。

        王林感慨的望着四周,天道轮回,不可逃脱,他看着棺材内已然苍老的大牛父亲的尸体,眼前蓦然间回荡二十年来,此人每一年的变化,从一个壮年,在二十载的岁月中,慢慢老去,最终死亡。

        他深吸口气,目光落在了大牛的母亲身上,当年此女,年纪也就三十许岁,可此时,已然五十多了,在她的身上,刻下了二十多年岁月的痕迹。

        王林目光再动,这一次,他落在了大牛身上,这个当年从店铺外探进一个脑袋,给王林一种虎头虎脑感觉的少年,此时,依然彻底长大成人,不但娶妻生子,而且还为老人送终。

        就仿佛是一颗小树,在二十多年岁月的吹打中,慢慢长大,成为了一颗可以历经风雨的大树。

        在这一刻,王林忽然内心蓦然间有了一种明悟,这种明悟越来越深,在这一瞬间,王林化凡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感悟到了那不可琢磨的天道之门。

        他不知自己是何时离开的铁具铺子,茫茫然中他坐在自家铺子的炉旁,怔怔的望着墙壁,脑中一片空白,唯一存在的,便是一股神念。

        大牛父亲、母亲、以及大牛自身,在这二十多年来与王林接触的一幕幕画面,在他脑中不断地闪过,这三人的相貌,渐渐变化,渐渐的,王林有种感觉,他好像看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在三人身上,这股力量的存在,使得大牛父母,慢慢苍老,使得大牛本身,慢慢长大。

        渐渐的,王林感觉脑中轰的一声,他双眼闪烁难以想象的光亮,他在这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身子,蓦然间飘荡起来,从这店铺之中,慢慢的飘升,越来越高。

        在飘升的这一过程中,他看到了无数的凡人,在这些凡人身上,全部都有那股力量存在,甚至一些花草树木,世间万物,都有它的存在,它,无处不在。

        这股力量是从天空降下,王林下意识的,想要去寻找这力量的根源。

        慢慢的,王林感觉自己越来越高,脚下的京都,越来越小,最终,京都消失了,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土黄色星球。

        可惜,一直到此时,那股力量的根源,他还是没有找到,他能感觉到,那股力量,即便是在整个星空之中,也一样是无处不在。

        王林性格之中,有很深很深的执着,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远走他乡四百年,只为了回赵国血洗藤家。

        他的性格中,除了执着之外,还有坚毅,否则的话,他不可能从一个初踏修真之路的小修士,走到现在的高度。

        正是这执着与坚毅,让他想要找到这力量的根源,现在的他,完全是凭着一股本能,在操控自己的一切行为。

        他的身子,越来越高,但就在他脱离了这土黄色星球没多远之时,蓦然间远处划过一个巨大的仿若流星一般的巨石,在这巨石之上,坐着一个白发老者,这老者路经王林身边时,忽然轻咦一声,眼中露出大感兴趣之色。

        “在这废弃修真星,居然能看到有如此感悟深刻者,不过以你区区元婴修为,即便是化神感悟,也不要太贪了,这等天道,你若是继续追寻,怕是没有个千百万年以上,无法找到本源,不过到了那时,你的肉身,怕是早就腐朽,你,可考虑好了?”

        王林一震,眼中露出迷茫之色,那老者呵呵一笑,仔细看了王林一眼,喝道:“老夫天运子,今日结个善缘吧,你若是能走出这废弃星球,可来天运星寻我,我收你做记名弟子,让你跟随百年!”说着,他右手一点,顿时王林一颤,他感觉自己的身子,好似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推了一把,蓦然间落下,飞快的回到了土黄色星球之内,回到了四派联盟境内。

        京都,在他眼中由微不可查,变成指甲盖大小,又急剧的扩大,最终,他几乎瞬间,便回到了京都城西的街道之上,落在了自己的店铺之内。

        在这一瞬间,王林猛地睁开双眼,他全身已然冒出大量的汗水,在这汗水之中,还有一股浓浓的腥臭之味。

        自从筑基后,他已然很少在有这种腥臭之物从汗毛之中排出了。

        此时,王林眼中闪动明亮之光,他深吸口气,拿起一个木雕,右指成刀,迅速刻画,阵阵木屑落下,这一次雕刻,王林坚持了一天一夜!

        最终当他右指收刀的刹那,白云宗青衫老者的雕像,蓦然成形,在这雕像之上,散发着阵阵岁月的痕迹。

        静静的看着雕像,许久之后,王林把它放在了架子上,与中年文士、老妪的木雕,放在一起。

        做完这些,他起身去了后院,把身子清洗一番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回到了店铺内。

        这一次感悟天道,王林的修为,已然在这短短的时间,从元婴中期,一跃攀升到了元婴后期的巅峰,即便是化神,也只是相差一丝。

        只是,刚才的一幕,现在想起,王林仍然觉得有些后怕,若非那自称天运子的老头把自己神念打回,那么自己很有可能,去追寻那神秘莫测的轮回天道,从而迷失在这轮回之内。

        若真是如此,那么他的下场,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感悟天道,显然不是风平浪静,其内蕴含着无数凶险,这一次,王林算是彻底明白了。

        虽说还是没有化神,但王林对于天道的了解,却是比之以前多了数筹,他相信,自己距离化神,已然不远。

        现在,他已然把青衫老者岁月的已经雕刻出来,那老者的意境,显然是模仿轮回天道,只是,以王林真正的感受了轮回天道后,在他看来,青衫老者的所谓岁月意境,只不过是剑走偏锋,模仿轮回天道罢了,并非真正的轮回。

        因为,这轮回天道,绝非化神修士,可以感悟。

        此刻,在王林的脑中,还有一副星图,这星图是天运子老道一指留下之物,在这星图之中,有一个比朱雀星大上无数倍的星球,那里,就是这天运子老道的居住地,天运星。

        只是,想要去那里,对于目前的王林来说,根本就不可能,他轻叹一声,收起了心思,调整心态,慢慢的,整个人再次化作了凡人。

        只不过,在他的脑中,刚才感悟轮回天道的一幕,却是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