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62章 糖人
  • 正文 第262章 糖人

    作品:《仙逆

        第262章 糖人

        小道士从出现,一直到离开,所耗时间不长,再加上所用法术并非凡人可见,所以并未影响街道上的凡人。www.00ksw.org

        最多,也就是感觉一阵冷风吹过罢了。

        不过,街道上的行人,依然还是少了很多,这主要的原因,归咎于徐涛的吐血晕倒。

        徐涛的老家,早在八年前,便已经搬出了这条街道,此时,倒也没有几人认出徐涛的身份。

        王林叹了口气,背着手,慢吞吞的走向旁边一家杂货铺子,进入之后,杂货铺子的掌柜,立刻弯腰上前。

        王林指了指不远处昏倒的徐涛,说道:“掌柜的,麻烦你找两个伙计,把这人抬到我铺子去。”

        那杂货铺的掌柜,犹豫了一下,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这里,上前几步轻声说道:“王掌柜,这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看还是报官吧,不然您怕是会惹一身麻烦啊。”

        王林笑了笑,拍了拍掌柜的肩膀,摇头说道:“没事,找人给我送去吧。”

        说着,他转身背着手,慢慢的走开。

        掌柜的望着王林的背影,叹了口气,自语道:“好人啊,这王掌柜,真是个好人!”嘀咕完,他立刻回头,喊道:“小二、小三,给爷出来,把外面躺着那人,抬到王掌柜的铺子去!”

        几乎在王林回到铺子的同时,两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小伙计,已然把徐涛抬了回来,在王林的示意下,放在了铺子地上。

        王林随意的拿出些许银子,把两个小伙计打发走后,便关上店铺门,坐在炉子旁,沉吟不语。

        这徐涛,若是不搭救,显然是活不过来了,王林暗叹一声,看在这十多年来对方始终孝敬的份上,拿出一粒储物袋内最劣等的丹药,一弹之下,落入对方口中。

        随后他拿起酒壶,一边喝着,一边等对方醒来。

        再说那个小道士,一路疾驰而走,也不在乎惊世骇俗,最后甚至扔出飞剑,化作一道长虹,向着城东疾驰而去。

        在城东近郊处,有一座道观,这道观四周颇为幽静,还有一汪清潭,朵朵粉色的荷花,在潭水中生长,片片翠色的荷叶,在其上飘着,一些鱼儿在潭中轻轻碰着荷叶,使得叶子缓缓飘动的同时,潭面画出一圈圈涟漪,颇有一股出尘之境。

        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从道观蜿蜒而下,在这小路两旁,还种着一些杨柳树,每当清风吹拂,这杨柳便会摇曳舞动,发出沙沙之声,倒也有股雅色之意。

        此时,微风虽来,但杨柳的摇曳沙声,却是被一阵破空之响覆盖,但见那小道士,化作一道长虹,蓦然间落在了道观门外,刚一落地,便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一掌推开道观之门,踉跄的跑了进去。

        道观内几个盘膝打坐的修士,忽然睁开双眼,其中一人看到小道士的狼狈之容后,立刻站起身子,上前惊讶道:“师弟,区区一个凡人,难道就让你身受如此重伤?”

        小道士一把推开此人,厉声道:“我要见师父,师父!!!”

        “慌什么!”从道观之内,走出一个中年人,此人面宽眼小,惟独一双大耳,颇为显眼,乍一看去,倒也颇具威严之态。

        此人一出后,几个盘膝打坐的修士,纷纷站起身子,恭敬的站在一旁。

        小道士看到中年人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师父,我被人破了本命罗刹,心神受损,师父,为我报仇!”

        那大耳修士,扫了小道士一眼,袖子一甩,伸出右手隔空一抓,顿时一道道黑气在虚空蓦然出现,迅速凝结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头。

        随后大耳修士右手轻点,抓住骷髅头,二话不说一掌拍在小道士天灵之上,那小道士顿时身子轻颤,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转眼间便浮现阵阵黑气,许久之后,他张开嘴喷出一口黑色的血液,随后脸上黑气缓缓消散,露出一丝红润,其本命罗刹被破所引起的伤势,顿时恢复如初。

        “详细道来!”大耳修士抬起右手,缓缓说道。

        小道士深吸口气,连忙把一路经历,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这小道士的口齿颇为伶俐,说起来也是活灵活现,那大耳修士一直安静的听着,他身边的几个弟子,纷纷低头不语,但眼中,却是露出阵阵古怪之色。

        没过多久,小道士便说完,他眼中露出恨色,又加了一句:“师父,我已经报出了你的名号,可是那人太嚣张了,师父,咱们说什么也要去教训他一下!”

        大耳修士始终面色如常,没有半点起伏波动,他望着小道士,平淡的说道:“你可确定,此人你刚一看见,体内没有任何灵力,好像凡人一样?”

        小道士连忙点头,说道:“师父,绝对错不了,我开始还以为他是个凡人呢。”

        大耳修士目露奇异之光,脸上看不出喜怒,缓缓说道:“你跟我走一趟,前面带路,不用施法了,走着去就行。”

        那小道士立刻一喜,连忙在一旁引路,带着大耳修士离开了道观,至于观内的其他修士,有心想要跟随,但眼看师父没有召唤,于是相互看了看后,其中一人轻叹一声,说道:“师父对于小师弟,实在太宠爱了。”

        “这又不是第一次了,这种事情,嫉妒不来,以师父的睿智,又岂能听不出小师弟的言辞,大有不实之处么,我等还是不要理会了。”旁边一个中年修士,苦笑一声,缓缓说道。

        “以小师弟这样的性子,早晚会惹下大麻烦,唉!”又有一人,嘀咕了一句后,便沉默不语。

        “有师父在,小师弟即便惹下大麻烦,想必也不会有事,若是换做我等,那就不好说了。”最早说话之人,颇为感慨的说道。

        “师父的偏心,我们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就连修炼的功法,小师弟也与我等不太一样,罢了,此事我们心里明白就行,若是直接说了出来,反倒显得我等小气。”

        “不知这次惹着小师弟之人,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听刚才小师弟所说,此人怎么会混迹于凡人之中呢。”那中年修士,颇有疑问的说道。

        “四派联盟大了,什么样的修士没有,我看此人很可能是结丹期,所以才能轻描淡写的破了小师弟的本命罗刹。”

        “我等说这些又有何用,以师父在四派联盟的地位,别说是结丹期了,即便是元婴期,下场也是一样!”

        几人交谈少许,便不再理会此事,而是继续盘膝打坐。

        小道士边走,心里泛起阵阵得意之色,他早就知道师父对自己最好,许是因为他是师父的关门弟子的原因吧。

        从小到大,凡是遇到任何麻烦,只需对师父一说,便会立刻带他去把对方灭掉,这么多年来,没有一次师父拒绝过。

        他内心冷笑,暗道这次师父出马,定然叫那人死无葬身之地,让他知晓,敢招惹自己的下场!

        想到这里,他偷看看向身旁的师父,从表面上,看不出喜怒,小道士内心暗乐,以他对师父的了解,越是面无表情,说明师父心里越是愤怒。

        在他的记忆之中,每次师父带他去灭了招惹他之人,几乎脸上都是这种表情,无论他招惹的是什么样的仇家,只要一看到师父,便立刻吓的面色血色,不是跪地求饶,便是立刻逃走,即便有几个试图反抗,但最终,这三类人的下场都是一样。

        小道士心里的得意,就仿佛是吃了蜜糖一样,他深吸口气,连忙快走几步,暗道那人可别跑了,得快些过去。

        正行走间,大耳修士脚下一顿,小道士走出几步连忙回头,只见大耳修士的目光,落在了一旁一个卖着小糖人的摊子上。

        大耳修士眼中露出柔和之色,上前来到摊位旁,温和的说道:“这糖人,怎么卖?”

        摊位的商贩,看到大耳修士的第一眼,心里便不知为何,升起阵阵好感,笑道:“一个铜子就行。”

        大耳修士含笑点头,拿出一个铜子,放在摊位上后,在一个个绘声绘色的糖人上仔细的一一看去,最后选了一个,拿了起来。

        小道士一怔,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师父居然买糖人,心底有些哭笑不得,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大耳修士居然把这小糖人递给了他!

        “福儿,你小时候为师第一眼看见你时,你正与一群野孩子抢一个糖人,或许你已经忘记了吧……”大耳修士眼露感怀之色。

        小道士一怔,接过糖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凄苦的童年,若非师父,怕是现在自己,早就已经死了,想到这里,他眼中略红,低声道:“没有忘记,是师父把我带出来,并且教我法术神通。”

        大耳修士摸了摸小道士的头,说道:“走吧,带我去看看那人。”

        小道士看着手中的糖人,儿时的一幕幕,慢慢映上心头,他深吸口气,珍重的把这糖人放在储物袋里,他准备留一辈子,因为,这是师父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