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61章 暮年
  • 正文 第261章 暮年

    作品:《仙逆

        第261章 暮年

        这种差距,是在那绝情意境上,王林只能按照自己的感悟模仿,最终虽说也雕刻而成,但比之中年文士真正的绝情意境,还是有差距的。www.00ksw.org

        王林望着手中折断的刻刀,沉默片刻,右手一挥,手中的半截飞出,落在了一旁的木架上,随后他又拿起一个木段,以指成刀,继续刻画起来……

        时光流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十年!

        这十年来,王林的外貌,已然变得苍老起来,他的鬓发之中,夹杂着一些白发,笔直的身姿,也略显驼背,整个人看起来,已然快要步入暮年。

        在他的店铺内,木雕越来越少,这十年的时间,王林的木雕,只做了一个成品,那就是当年白云宗老妪。

        实际上老妪的木雕,他早在九年前便已经制作完,虽说与中年文士的木雕一样,有着差距,无法达到完美,但王林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没有达到化神修为所致。

        让王林之后的九年,没有再制作木雕的原因,是那青衫老者!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在木雕之上,刻出老者那种岁月意境的痕迹,九年,整整九年,王林始终没有成功。

        虽说老者的木雕他已然刻了无数,但没有一个,可以蕴含意境,最终,都被他化为飞灰。

        这一日,王林看着手中的青衫老者木雕,轻叹一声,右手在其上一抹,顿时木雕消散成灰。沉默少许,他站起身子,缓缓的打开了店铺之门。

        柔和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王林拿着一个木椅,坐在了门口,静静的看着四周的路人。他对面的铁具铺子,在这九年的时间又扩大了数倍。

        不多时,一个四岁的幼童,从铁具铺子内探出小脑袋,看到王林后,立刻小嘴一乐,快跑几步来到王林身边,小手上还拎着一个酒壶,递给王林后,奶声奶气的说道:“王爷爷,这是我给你偷来的酒,糖呢?”

        王林脸上露出开怀微笑,摸了摸幼童的头,右手一翻,手中多出了一粒指甲盖大小的药丸,扔给幼童后,拿着酒壶喝了一口。

        幼童连忙一口吞下,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两个小手拄着下巴,好奇的说道:“王爷爷,这酒好喝么?我看你天天都喝。”

        王林微微一笑,此时铁具铺子内,走出一个壮汉,这壮汉相貌依稀可见当年的那个虎头虎脑的少年,他看到王林后,眼中露出感怀之色,走上前来,口中关切的说道:“王叔,今天不能再喝了!”

        王林呵呵一笑,说道:“好,就喝一口,今天不喝了!大牛,你爹怎么样了?”

        大牛脸上露出黯淡之色,说道:“老毛病,没事。”

        王林暗叹一声,凡人的轮回,他无法干涉,生老病死,本就是天道的一部分。大牛在六年前与裁缝店赵掌柜的闺女成亲,那幼童,就是他的孩子。

        “王爷爷,你还没和我说呢,这酒到底好喝不好喝啊。”幼童不依的拽着王林手臂,追问道。

        大牛望着王林,轻叹一声,说道:“你王爷爷喝的不是酒,是人生……”

        王林回头看了大牛一眼,目中露出赞赏之色,拍了拍他的手臂,说道:“大牛,带着孩子回去吧,我去街口转转。”

        大牛抢过王林手中的酒壶,放在木雕店铺内,随后关上门,说道:“你刚才答应我了,今天不喝了!”

        王林笑了笑,起身向着街口走去,他略有蹒跚的背影,充满了暮色。

        大牛轻叹一声,拉着幼童的小手,回到了铁具铺子内,幼童抿了抿嘴,高兴的对大牛说道:“爹,王爷爷给我的糖,可好吃了,每次吃完,都全身暖呼呼的……”

        王林走在这条居住了十多年老街上,只见一个个店铺的掌柜,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消息,纷纷从店铺内走出,一脸城隍的跑到王林近前 ,低声哀求。

        “王掌柜,您看这生意不好做啊,下个月,下个月我一定把租子交上!”这是在三年前新搬来的杂货铺子的掌柜。

        “是啊,王老爷子,现在生意真的不好做啊,您缓几天如何?”这是当年的客栈掌柜,那个胖子。

        诸如此类的声音,陆续传来,王林苦笑的扫了一圈,他也不知怎么回事,在这居住了十多年,居然不知不觉中,整条街上的人家,几乎全都欠他银子。

        甚至于,这条街上的大部分店铺,最终居然都成为了他的产业,每每有没落的店家急用钱,便会找到王林,把店铺盘给他。

        至于王林自己的店铺,也在两年前,那店家上门,卖给了他。当然,价格是贵的离谱。

        到了现在,王林几乎一出门,这些店铺的掌柜的,便会立刻跟在后面,好言好语一番。实际上这与王林平日里很少出门有关,他有的时候,甚至数月都不出现一次,所以这才一出现,便让这些掌柜的心里紧张,生怕是来要租子的。

        其实这租子,也没多少钱,但凡是住在这里时间长的,都知道王林的性子好,于是就有了拖延租子的想法,这时间一长,几乎没人交过租子,慢慢的,这也就成为了习惯。

        毕竟银子这种东西,凡人之中,很少有人会觉得烫手,全都是越多越好。

        王林对于这一现象,本就不太在意,也就顺其自然,把这当成了感悟天道的一部分。

        这九年来,事态变迁,整条街道上当年的老面孔,已然不多,这一点,让王林颇为感慨,他挥了挥手,对着身边的那些掌柜的,说道:“今日不收租子,都散了吧。”

        那些掌柜的纷纷松了口大气,连连退开。

        王林背着手,走在街道上,没过多久便来到了街口,但就在这时,突然一匹高头大马,飞快的疾驰而来,那马上坐着一个中年人,此人面色颇为难看,嘴角甚至还有鲜血留下。

        他骑马刚一路过街口,蓦然间一眼便看到了王林,随后右手狠狠一拽马绳,在那马儿一声长长的嘶鸣中,这中年男子身子一跃,从马上跳下,几步来到王林身边,还没等说话,便吐出一口鲜血。

        那鲜血之中,还带着一丝内脏碎块,此人面无血色,身子一晃,跪倒在地,急声说道:“王先生,救命!”

        王林神色如常,淡然的看了此人一眼,这人正是这十多年来,几乎逢年过节,便会奉上大量金银之物的徐涛!

        “有什么事情,慢慢讲来。”王林开口说道。

        “王先生,世子殿下危矣!”在徐涛急促的话语中,王林渐渐了解原委,那世子殿下不知如处招惹了一个强大的对头,那人是一个颇具神通的修士,这修士一出现,世子殿下身边的修真者,纷纷离开,不参与进去。

        现今,世子已然藏在皇宫之中,那修士似乎有些顾忌,不方便进入皇宫,于是便把怒火,发泄到世子的随从身上。

        徐涛颇为机灵,见事不好立刻离开,但也被那修士手下一扫间,身受重伤,他惊慌中,脑子里唯一想到的,便是王林!

        正说着,忽然从街外,走进一个身穿红色道袍的年轻修士,此人一脸跋扈之色,一步步向着徐涛所在之位,走来。

        徐涛看到这修士后,立刻身子一颤,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立刻萎靡下来,绝望的望着王林,说道:“救我……”说完,他便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那修士冷笑,看了王林一眼,右手一挥,顿时一道凡人不可见的黑色气息,从他手中扩散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个巨大的骷髅头,狠狠的向着徐涛吞下,这修士心肠狠毒,已然连同王林也包裹在内。

        在他眼中看来,这王林虽说只是一个凡人,但这徐涛逃命之时居然来寻此人,定然关系非浅,索性全部杀了。

        至于杀凡人若是有什么麻烦,也有他师父顶着,想要这里,他脸上露出一丝残忍之色。

        王林眉头一皱,若是这修士仅仅寻徐涛麻烦,他或许不会参与,虽说这徐涛十多年来对他尊敬有佳,但王林也不会为了这些事情出手。

        可现在这区区只有筑基修为的小修士,居然连他都算计在内,王林面色如常,眼中平静,右手轻描淡写的一挥,仿佛是驱赶蚊虫一般。

        顿时,那成形的骷髅头,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怖的事情一般,尖叫一声,不敢去吞,而是急忙后退。

        只是,它还是晚了一步,在王林右手一挥间,魔头许立国蓦然成形,狞笑的一口便把这骷髅头吞下,吧唧吧唧嘴,恶狠狠的瞪了那一脸惊骇的小道士,身体慢慢消散。

        那小道士面色升起异常的红润,在骷髅头被吞的刹那,已然心神受损,喷出一口鲜血后,二话不说仓惶而逃。

        王林冷冷的盯着此人的背影,没有下杀手,他现在的化凡,已然处于收尾阶段,实在不愿因为这等小事,坏了多年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