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51章 归隐
  • 正文 第251章 归隐

    作品:《仙逆

        第251章 归隐

        时间便在王林凝聚红雾之中慢慢过去,夜里除了一些蚊虫时而嗡鸣之外,就只有一些沉睡中的汉子发出的酣睡声。www.00ksw.org

        渐渐的,天际边缘出现了一轮初阳,光芒慢慢驱散了夜色。

        王林睁开双眼,对着东方深吸口气,顿时两条凡人无法察觉的紫色气龙,从他鼻孔之内吸入,在体内游走一圈后,又从口中吐出。

        如此周而复始,王林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全身有种飘飘欲仙之感,仿佛可以踏破虚空,摇摇直升一般。

        这种感觉,王林之前的四百年,从来不曾有过,很显然,只有心态达到一定的平和,方能体会到这天地之间的气息。

        一夜的时间,王林身体外的红雾,又凝缩了十分之一。王林不着急,他知道,凝缩红雾,显然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事情,这需要一个相对来说稍微漫长的时间。

        清晨,车队中的众人,一一苏醒,洗漱一番,这时,那个始终在马车上的随行郎中,也就是那个老者,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在一处空地活动手脚,渐渐的,他作着各种各样的动作。

        王林看了一眼,内心颇为惊讶,此人施展的这些动作,虽说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每一个都可以起到强身的作用,连贯之后,效果更佳。

        少许,老者收拳,吐出一口长气,随后略一犹豫,向着王林走来。

        在近前,老者笑道:“小哥,昨夜休息的可好?”

        王林略一点头,没有说话。

        老者犹豫了少许,问道:“小哥,那百年柳树叶,不知道你是从何处寻来?”说完,他眼中露出求知之色。

        “路边捡的。”王林说道。

        老者顿时一滞,想了半天,苦笑道:“小哥……好运气!”

        又与王林闲聊了几句,无论他如何旁敲侧击,始终无法从王林口中得到想要的资讯后,老者暗叹一声,转身离开。

        若是真的比较,王林的年纪,做老者的老祖宗都有余,老者的那些旁敲侧击,对于刚刚出道的年轻人或许有用,但对于王林来说,却是半点作用均无。

        跟着车队,王林渐渐的把心态调整,慢慢的融入其中,数日一晃而过,这些天内,那个小丫鬟,时常来找王林说话,但每次说着说着,就会小脸红了起来,目露奇异之光,也不知心里想些什么。

        看到此女眼中光芒,王林内心苦笑,这光芒他在李慕婉身上经常可以看到,此时已然心知肚明。

        只不过,王林自讨自己的年纪,就算做这女孩的老祖宗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内心总是有种怪异之感。

        这一天,京城已然目之所及。

        四级修真国凡人的都城,尽管华丽,但看在王林眼中,却是平淡至极,没有任何出彩之处。若非那都城之上居然有一道道灵气漩涡,王林看都不会去看一眼。

        王林神识一扫,整个都城已然在心中成形,在都城之内,共有九道灵气漩涡,至于散发出这灵气漩涡者,并非修士,而是九个高耸的黑色圆柱。根据柱子的大小,其散发的灵力也有强弱之分,其中除了一个最为庞大之外,其余八个,全部次之。

        此柱很大,最小的一个也需十人环抱尚才触及,至于最大的那个,则需百人环抱。

        这九根柱子之内,均都有人打坐,并且在柱子外有一层阵法,阻止任何神识窥探,只是这阵法,对于王林来说,形同虚设,他一眼就看到,柱子中打坐者,全部都是修士。

        其中修为最高者,已然达到了结丹后期,最低者,也拥有筑基后期的修为。

        对于这奇特的建筑物,王林颇感兴趣,随着车队进入城池后,吕兴发现王林的目光始终望着远处城中心的九根黑柱,于是低声道:“王老弟,不要老盯着看,若是被人发现,会有麻烦。”

        王林摸了摸胯下马驹的鬃毛,疑惑道:“吕兄,这黑柱是何物?”

        吕兴眼中露出羡慕之色,低声道:“那是仙木,此地是我国京都,仙人庇护,这才降下仙谕,皇上征集全国的工匠,按照仙谕所要求,搭建了这九根仙木。”

        “仙木……”王林表情有些古怪。

        “这仙木内,可是居住着仙人啊,我父亲年轻时就曾亲眼看到过里面有仙人飞出。”吕兴语气中露出一股自豪之意,似乎其祖上见过仙人,是多么令他得意的一件事情般。

        此时的他,若是知道,与之一起同行七日的王林,是比其祖宗见过的那位强上百倍千倍之人,不知他又会有何感想。

        要知道其先祖见过的那位修士,即便是看到了王林,也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前辈。

        王林收回目光,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城中南北之间,一座浮桥之上,王林与吕兴等人告辞,吕兴虽说与王林相识不长,但却有种如故的感觉,他拍了拍胸脯,向王林保证,若是王林遇到了什么麻烦,找他就行。

        还有那让出马儿的孙老二,在这几日的拼酒当中,他对于王林,算是心服口服,此时离别之际,他与吕兴一样,告诉王林,若是他被人欺负了,他孙老二一定出手。

        最后,那郎中老者从马车上下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面带白纱的女子,女子身旁,则是那俏丽的丫鬟。

        看见王林要走,丫鬟眼中露出一丝惆怅。

        郎中老者上前与王林攀谈几句后,那面带白纱的女子,并未举步,而是对着远处的王林略一欠身,随后话也不说,转身再次回到车上。

        至于那丫鬟,则是探身与白纱女子交谈几句后,拿着一个冰丝口袋,快步来到王林近前,把口袋递给王林,轻声道:“小姐让我谢谢你,这里面有十两金子,算是诊金。”

        王林也不推辞,接了过来,这种凡人界的金钱,他除了四百年前略有所碰之外,这还是首次获得。

        王林一抱拳,转身离开。

        一直到他走出极远,那丫鬟才幽幽一叹,转身回到马车上,车队顺着浮桥,进入了南城。

        捏了捏手中的十两金子,王林行走在京都之内,京都,不愧是天子脚下,行人众多,街道两旁商铺比比皆是,林林总总,包罗万象。

        没过多久,王林目光微不可查的一闪,在这凡人京都之内,他到现在为之,居然看了不下十个修士。

        虽说这些修士的修为,最高也不过是凝气十二三层,但这种现象,王林在其他国家几乎很少遇到。

        沉吟少许,王林看了城中心的九根黑柱一眼,心底已然有了答案,想必这就是四级修真国的特色吧。

        一直到午后,王林仍然在街上闲逛,在京都的商铺中,有一些显然不是面向凡人,而是为修士而开,其内居然贩卖玉简、法宝等物。

        只是这些店铺外,都有一层禁制,凡人是进不去的。

        京都之人显然对此现象已然熟知,所以几乎没有任何凡人会走进这一类店铺。

        王林行走间,时而进入店铺内闲看,当他从一间店铺走出时,忽然不远处传来阵阵喧哗之声,只见一个全身邋遢的老者,被一个大汉按倒在地,碗大的拳头,对这老者的胸口砸去。

        那老者发出阵阵惨叫,声音颇为凄厉,同时,大口大口的鲜血,从老者嘴里喷出,似乎带着一定的节奏,那大汉每打一拳,他便喷出一口鲜血。

        那大汉打了几拳,便站起身子,骂道:“老东西,再来老子的店铺,见你一次打一次,都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这么下流!”大汉骂完,还吐出一口唾沫。

        此时站在王林旁边的一个中年人,摇头叹道:“唉,世风日下啊,这老头几乎天天都要被揍,仅仅是为了看看那些女眷换衣,值得么,唉。”

        王林听的一怔,看了那老头一眼,转身离开。

        但他没走几步,蓦然间转过身子,只见那老头,一边擦着嘴角鲜血,一边得意洋洋的向他所在方向走来。

        王林身子侧开,目光渐渐冰冷。

        那老头从王林身边走过,没做出几步,忽然转过身子,目露惊讶,上下打量了王林几眼,忽然说道:“小兄弟,我看你天庭饱满,紫光透体,绝非凡人啊。”

        王林眉头一皱,以他的神识,一眼就看出这老者只不过是凡人一个,没有半点修为,甚至于体内还有多处瘀伤,显然时常被打所致。

        对于此人,王林没有半点兴趣,转身离开,若是这老者继续跟随,那么王林不介意送他一程。

        那老者目露可惜之色,望着王林的背影,摇头说道:“若是无人指点,怕是此生无法化神,可惜。”

        王林身子蓦然一顿,他全身气息在这一刻突然肆虐,缓缓的转过身,盯着老者,冰冷的说道:“你是谁!”

        老者面对王林的肆虐的气息,没有半点不适,他双手背后,抬头看天,口中充满一股沧桑之气,说道:“老夫是谁你不需知道,但老夫却知道如何让你达到化神境界。”

        王林目光闪动,这老者他怎么看,都是一介凡人罢了,但此人却一眼便看穿自己的修为,这种事情,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此人的修为,远超化神期,所以隐匿之下,王林才会看不出分毫。

        “我如何可以达到化神境界?”王林眉头一皱,说道。

        老头看了王林一眼,说道:“人老了,这肚子一饿,便什么也想不起来啊,我知道有家酒楼不错,不如我们边吃边聊?”说完,他添了添嘴唇,肚子里极为配合的发出几声饥饿的声响。

        福顺酒楼,京都之内最为奢侈豪华的酒楼之一,那老头昂首挺胸,迈步走了进去。

        在大厅吃饭,显然不入老者之眼,他进入后,直接向着单间走去,一旁的店家小二,看到这老者出现,顿时面露古怪的看了老头身后的王林一眼,立刻上前招待起来。

        王林眉头紧皱,他总感觉这件事情,透出一股蹊跷。

        老者显然对这酒楼极为熟悉,点了一大推几乎王林从未听过的菜式,整张桌子全部铺满,那老者就仿佛是多日不曾吃过饭似得,风卷残云般扫了起来。

        王林一语不发,喝着一壶水酒,目光时而扫向老者,越渐冰冷。

        “说吧,在下洗耳恭听。”待那老者吃了一会,王林冷冷的说道。

        老头抓着一个肘子,啃下一大口后,一脸油腥的说道:“此事好说,好说嘛,你等我把这肘子吃完。”

        老者说着,三两下便把整只肘子吞入口中,随后打了个饱嗝,双手在身上一抹,说道:“化神期,需要感悟天道嘛,这点我看你也应该有所领悟,除此之外,想要达到化神,必须要产生一种意境,意境你懂么?小伙子,好好体悟一下吧,一旦你体会到了意境,那么就距离化神不远了……这个,我去方便一下,回来在继续和你说。”老头忽然一摸肚子,苦着脸,连忙站起身子。

        似乎担心王林不让他出去,他起身之时,发出“噗”的一声,放了一个响屁,顿时一股恶臭之味弥漫整个单间。

        老者尴尬一笑,匆匆离开。

        王林右手一挥,顿时一股微风出现,把单间内的臭味吹散,与此同时,他的神识一直紧跟老者,这老者一系列的表现,无不透彻蹊跷,但他所说的化身境界,却又与王林所知相符,这种事情,凡人根本就不可能知晓。

        疑惑间,王林蓦然双眼寒芒一闪,站起身子,他神识中看到那老者一脸得意的从酒店后门离开,快跑几步后,消失在人群之中。

        王林身子一闪,消失在酒楼之内,出现时已然身在外面,他双眼冰冷,不紧不慢的跟在那老者身后。

        只见那老者不知何时换了一身衣服,拿着一根小不棍在嘴里抠了半天,扣出一块肉末,并未扔开,而是又塞进嘴里。

        正行走间,这老者忽然脚步一停,看向远处一个身穿紫袍的中年男子,双眼一亮,嘴角露出微笑,快步上前。

        那中年男子似有察觉,转身皱眉看了老者一眼,便不再理会。

        这时,那老者忽然大声说道:“小兄弟,我看你天庭饱满,紫光透体,绝非凡人啊。”

        那中年男子一怔,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老者,目光露出森森寒芒。

        那老者目露可惜之色,摇头说道:“可惜,若是无人指点,怕是此生无法结丹。”

        中年男子双目闪动,沉声说道:“你是谁?”

        老者摇头说道:“我是谁不重要,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放松一下,一边放松一边说如何?”

        王林面色阴沉似水,那中年男子也是一个修士,只不过修为只是筑基期罢了,很显然,这老者不知从何处学来这些话语,专坑一些修仙之人。

        但这老者到现在一直活着,此事就有些不简单了,除非王林是他第一个被骗之人,否则的话,这老者断然不会活到至今。

        身为修仙之人,居然被一个凡人戏耍,这种事情,换了任何人,都断然不会轻饶这老者。

        另外最蹊跷的是,这老者似乎一眼可以看穿修士的修为,若是筑基期,那么他就说结丹,若是结丹期,那么他就说元婴,至于像王林这样的元婴期,自然就是说化神。

        这整整一下午,王林便一直盯着老者,他倒要看看,这老者到底有什么秘密。

        一下午的时间,这老者算上王林在内,一共骗了四人,他所骗之物倒也有趣,都是吃喝之流,最过分的也就是去了一趟青楼而已。

        但包括紫袍男子在内的三人,却是没有露出半点要寻找他麻烦的迹象,似乎老者所说之话,拥有某种魔力一般。

        王林越看越是心惊,那老者对于如何突破修为,似乎极为了解,往往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可让那些修士茅塞顿开。

        如此一来,也就没人认为他是骗子,反倒有种遇到了前辈高人的感觉,纷纷变的客客气气。

        渐渐的,王林沉吟少许,收回神识不再查看,此人身上透出神秘,王林有种预感,这老者,自己还是少惹为妙。

        在王林神识收回之后,那老者身在青楼内,怀里抱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目光一闪,似笑非笑的看了王林所在方向一眼,随后喃喃自语道:“元婴期啊,还是元婴中期,要不要帮他一把呢?”

        他正考虑间,怀里那女子嗲声的唤了他一声,顿时那老者便把王林抛在脑后,欢快去了。

        不再去考虑老者之后,王林沉默片刻,在城西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以八两金子的价格,租下一间不大的店铺,整理一番后,便住了进去。

        若要化神,先要化凡,体悟人生,感悟天道,这是王林想到的,可以突破元婴的方法,平静的看了这店铺一眼,王林安静的盘膝坐在后屋之中,静静的感受凡人的世界。

        所谓小隐于野,大隐于市,王林此时,便隐匿在这繁华的凡人京都内,静静的感受其天道,感受轮回,为了突破元婴进入化神,做着全面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