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49章 化凡
  • 正文 第249章 化凡

    作品:《仙逆

        第249章 化凡

        王林进入了四级修真国后,立刻不再飞行,而是隐匿修为,如同凡人一般走在官道之上,望着四周陌生的环境,王林深深的呼了口气。www.00ksw.org

        突破元婴进入化神,这已经不是任何功法可以起到作用,甚至丹药,除非可以获得六品以上,否则也没有任何作用。

        想要达到化神境界,需要感悟天道,领悟出一种属于自己的境地,这才是唯一的方法。

        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所以王林这次在四级修真国,没有加入任何门派的想法,毕竟若非能真正的走进门派核心,对于提升化神,用处不大。

        而若想进入门派核心,此事实在太难,王林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根据他自身这四百年来对于修真的了解,再加上与数个化神期修士交手的经验,王林深知,若想突破元婴达到化神期,对于天道的感悟,尤为重要。

        王林自讨自身一路杀伐,满手血腥,如此心境,根本就与感悟天道没有半点关联,他有种预感,若是一直下去,那么想要突破元婴,怕是此生无望。

        实际上王林现在的修为,也并非真正的元婴期,他的极境本尊,依然还是处于瓶颈之中,只是他的分身,成功的达到了元婴初期罢了。

        走在官道之上,王林的身体,已然缓缓的转变,本尊隐藏在内,陷入沉睡状态,而分身,则渐渐显露在外。

        对于极境,王林已然想的很明白,他不去强求极境突破,也不在像以前那样,对于极境颇为依赖,在他看来,极境,只是一件法宝。

        现在法宝的级别不够,无法对化神期修士产生危险,若想要想把法宝升级,那么需要一些稀世的天才地宝,比如说六级修真国的镇国之宝修星之晶。

        抛开极境之后,王林准备以分身的状态,踏上修真之路,若是分身有一天可以达到婴变期,那么或许真的有机会获得修星之晶,到时,以此晶催化,按照纳多的说法,极境,有机会突破。

        王林深吸口气,把极境从脑中驱除,他知道,自己现在最重要之事,就是感悟天道,而他的前半生,实在杀戮中度过,这种人生,是残缺的,若想真正的感悟天道,那么他必须要从头开始,做一个凡人。

        若要化神,先要化凡!

        不知不觉中,王林的心境,慢慢改变,渐渐的,他隐约有了一丝明悟,只是这明悟如同闪电般一划而过,快到王林无法捕捉。

        他沉默少许,哑然一笑,体内修为如同雪花消融般渐渐消失,最终,他整个人看起来,与凡人无异。

        王林目中露出奇异之光,他顺手把身边路旁的柳树叶摘下一支,放在了嘴里,体会着其中的青涩之味,慢慢的向远处走去。

        四级修真国的国土宽阔,比之赵国要大出数倍不止,所以,其内的修士也是众多,同样,凡人的数量,也是达到了一个庞大的数字。

        王林行走间,看见一些路人,均都是背着行李,只有他没有任何包裹,如此一来,颇受行人注意。

        王林沉吟少许,从官道两旁折下一些枝条,亲手编成一个小框,背在了身后,随后更是折下不少树叶草木,扔进了小框内。

        走在官道之上,仅仅是数个时辰,他就看到了不少凡人武者,骑着高头大马,呼啸而过,这些人对于走在路边的王林,看都不看一眼。

        每次有马匹过去,便会掀起一片尘土,王林也不介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继续行走,只是他这次走出没多远,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喝斥:“让道!”

        与此同时一股强风从后面扑来,王林身子一侧,只见一匹黑色的骏马,几乎贴着他的身子,蹭了过去。

        紧接着,又有数匹骏马,呼啸而至。

        其中有一匹,眼看就要撞在王林身上,就在这时,那马上的壮汉,飞快的狠狠一拽马缰,但听一声急促的马嘶,那马儿的前蹄顿时高高抬起,向着旁边斜去。

        在地上前行几步后,那马儿才止住脚步,其上壮汉大眼一瞪,手中马鞭回手一抽,劈头就像王林落下,与此同时他嘴上喝道:“哪里来的瞎子,没长眼睛!”

        王林眉头一皱,只是在那马鞭抽来的瞬间,一个中年汉子从旁边的马儿上跃起,一把抓住马鞭,不满的说道:“张三,你耍什么威风?”

        那壮汉轻哼一声,收回马鞭,恶狠狠的瞪了王林一眼后,一拉马缰,疾驰而去。

        中年汉子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转身望着王林,抱拳说道:“这位小哥,刚才可曾吓着你了,我等有要事在身,还望见谅。”

        王林摇头道:“没事。”说着,他把身上的尘土拍下。

        那中年男子目露讶色,在他看来,王林只是普通人罢了,没有任何练武的痕迹,但此人的胆色,却是颇为过人。

        中年男子仔细看了王林一眼,笑道:“在下吕兴,此道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京城,不知小哥去京城所谓何事?”说完,他看了王林背后的小框一眼,古怪的说道:“小哥可是行医的大夫?”

        王林也不辩解,点了点头。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又一抱拳,随后翻身上马,左手一拍马背,顿时那马儿嘶鸣一声,并非向前,而是向后驰去。

        王林回头看了一眼,在官道后方十里之外,有一队马车,正缓缓前行。

        半个时辰后,那一队马车,远远的出现在王林身后,在马车四周,有着近百个骑着骏马的大汉,这些人一个个双目精光闪闪,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是武林中的高手。

        吕兴,在一辆马车旁边,探头与马车之上正在说话。

        这官道本就不宽,看到马车之后,王林站在路旁。

        当马车路过王林身边时,有四个大汉已然来到王林身前,把他阻挡在外。吕兴此时转头看了王林一眼,忽然双目一亮,一拉马缰,落后几步来到王林身前,抱拳说道:“小哥,对于邪风之症,你可有药物缓解?”

        王林神色平静,他知道对方误会自己是行医的大夫,原本以他的性子,本不会去理此事,但他心念一动,若想突破元婴期,必须要感悟天道,或许,这就是一个融入凡人世界的机会。

        想到这里,王林说道:“可是有病人?”

        中年男子略一犹豫,点头说道:“有个丫鬟病了,此地距离京城还有七天路程,随行的大夫开的方子,不见缓解。”

        王林看了马车一眼,说道:“让我看看病人。”

        吕兴苦笑道:“小哥,你那里有没有可缓解的药物?若是没有,不看也罢。”

        就在这时,马车中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吕兴,让他来看看吧,医者行天下,或许此人有方法医治也说不定。”

        吕兴连忙称是,从马上跳下,对王林说道:“小哥,麻烦了。”

        王林随着吕兴,来到了马车旁,正要上去之时,车内老者咳嗽了一声,吕兴立刻上前拦住,歉意的说道:“小哥,就这么看吧,不需要上去了。”

        王林眉头一皱,以他的神识,早就看出,马车内有三人,除了一个老者之外,就是两个妙龄少女,从打扮上看,分明是主仆二人。

        生病的那位,根本就不是什么丫鬟,而是其主子。在王林神识一扫之下,那小姐哪里是什么风邪入体,分明就是体内血液中有一股青色之气,显然是中了某种毒素。

        “把手伸出来。”王林说道。

        车中的女子,犹豫了一下,从车帘中伸出玉手,王林捏住其手腕,少许之后松手从身后小框从随意的拿出一支树叶,体内灵力一动,在其上盘旋一圈收回。

        把树叶递给吕兴,王林说道:“生服,明日就会好了。”

        吕兴古怪的看着手中树叶,这分明就是一个普通至极的柳树叶子,他苦涩一笑,暗道自己看错人了,此人绝非什么行医的大夫,分明就是一个疯子罢了。

        否则的话,哪有人以柳树叶子当药材的,若这叶子真是药材,那么官道两旁的叶子,一抓一大把。

        他正要顺手把叶子扔掉,这时忽然马车帘子掀起,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探出身子一把从吕兴手中抢过叶子,仔细的看了许久,神色不由得一变,失声说道:“百年柳树叶!”

        他深吸口气,看向王林的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连忙恭敬的说道:“不知服食此物,可有什么禁忌之处?”

        王林似笑非笑的说道:“生吃即可。”

        老者连忙点头,冲着吕兴使了个颜色后,恭敬的回到了马车内。

        吕兴古怪的看了王林一眼,苦笑道:“小哥,你也是去京城,不如与我们同路如何?”

        王林微微一笑,说道:“我要一匹马!”

        吕兴听罢,立刻喊道:“孙老二,把你的马让出来!”

        一旁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立刻一脸苦色,翻身下马,牵着马缰走了过来,随后嘀咕了几句,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