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10章 凝练分身
  • 正文 第210章 凝练分身

    作品:《仙逆

        第210章 凝练分身

        王林目光闪动,他神识散开,身子速度极快,一边飞行,一边向着四周横扫而过。www.00ksw.org蓦然间他身体一顿,双眼望向北方,在此地向北两千里外,他察觉到了两个修士,正在向东疾驰而行。

        这两个修士均是男性,其中一人年纪不大,修为筑基初期左右,最后一人是步入中年,修为达到了结丹初期。王林扫了一眼后,身子蓦然一动,以奔雷之势,向着二人飞去。

        麦国荣身为浩然宗的弟子,此次遵从师命,前去云天宗观礼两年一次的开灵会,所谓开灵会,实际上是云天宗所特有的一次丹药拍卖会。

        云天宗以炼丹闻名楚国,其所炼制的丹药,即便是一些四级修真国,也会时而来此购买交易,只不过那一般都是在十年一次的开灵大会上,至于这两年一次的小型开灵会,往往都是楚国各门派的一些低辈弟子参加,算是一次小小的历练。

        这种小型的开灵会,其内不会出现太过珍贵的丹药,往往都是一些制式丹丸,但对于低辈弟子来说,这些丹药,也是不可多求之物。

        要知道但凡是云天宗出品,就一定会比之同类丹药,效果高出一筹不止,如此一来,只要是云天宗炼制而出的丹黄,都具备一定的价值,很是受人喜爱。

        而云天宗,平时除了这种开灵会之外,拒绝一切交易,所以这一次即便是两年一次的小型开灵会,楚国的所有门派,也依然派出了大量的低辈弟子前来参加。

        麦国荣对于自己可以从众多弟子中一跃而出,来参加这开灵会,感觉极为自豪,但他知道,自己之所以可以来参加,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有个好师父。

        想到这里,麦国荣的目光,放在了身前那个中年人身上,此人相貌普通,面色蜡黄,全身看去仿佛随时可一命呜呼的样子。但麦国荣却是一点不敢小觑,无论身心均都是充满敬意,先不用说此人是他师尊,单单此人的修为,已然达到了结丹初期,仅仅这点,麦国荣就认为自己运气极好。

        要知道被一个结丹期修士看中收为弟子,这种事情,即便是在浩然宗也不多见,这代表他的身份,一跃成为了内门弟子,虽说与核心弟子还是有些区别,但如果麦国荣的修为可以达到筑基后期,那么他自然而然的,就会成为核心弟子。

        除此之外,让他更为尊敬其师的一点,则是他的师父,是浩然宗不多的几个炼丹大师之一,其所炼制的丹药,虽说无法与云天宗相比,但却也差距不大。

        如此一来,其师在浩然宗的身份,立刻超然起来,所谓水涨船高,连带这麦国荣,在内门弟子中,也自觉地高人一等。

        “静心御剑,不要三心二意,此处距离云天宗已然很近,莫要坠了我浩然宗的名头!”一个沙哑的声音,打断了麦国荣的思绪,他连忙点头称是,不再胡思乱想,而是紧紧的跟在其后。

        过了一会儿,麦国荣看着身前师父,一边飞行,一边好奇的问道:“师父,云天宗……”

        “收声!”他的话尚未说完,蓦然间只见那蜡黄脸的中年男子神情一变,身子立刻停了下来,猛地回头,盯着后方,眉间紧锁,低喝道。

        麦国荣一怔,连忙停下身子,回头望去,只见后方蓝天白云,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他心底疑惑,但就在这时,突然远处传来阵阵轰隆之声,远方的云层,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动,慢慢的向前掀起,乍一看,仿佛是云层变成了波浪一般,齐齐向前翻滚云涌。

        麦国荣顿时神情大变,眼中露出骇然之色。

        与此同时,只见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快若奔雷,在远处急剧的冲来,几乎就是几个呼吸之间,那人影已然接近。

        麦国荣可以清楚的看到,此人穿着一袭黑衣,面容冷峻,一头白发飘在身后,看起来充满了一种极其妖异之感。

        此人的修为,在麦国荣眼中看来,就仿佛是大海一般深不可测,尤其是此人的双眼,其内充满了无穷无极的冰冷,隐约中还透出一股让人心惊肉跳的惊颤之意。

        麦国荣连忙低头,站在他师父身后,面色苍白,身心发寒。

        “好重的煞气!”麦国荣之师,浩然宗炼丹大师徐离,双眼瞳孔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以他的神识,立刻察觉出对方的修为远远超过自己,尤其是从对方身上传递出的神识之感,更加让人触目惊心。

        此人在他看来,即便没有达到元婴期,但给他的感觉,却是与平日里遇到宗内元婴期修士时,一摸一样。

        如此一来,他丝毫不敢小觑,而且在他看来,即便是浩然宗的几个元婴期修士,也远远没有此人身上浓厚的煞气。

        徐离一生钻研丹道之术,对于灵力的波动极为敏感,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能具备如此煞气之人,其双手定然是血腥无比,对于这种人,若是一个不小心,定会惹下滔天大祸。

        想到这里,他连忙恭敬的一抱拳,沉声道:“道友,在下浩然宗徐离,这是小徒。阁下匆匆而来,不知所为何事?若是徐某可以帮得上,定然不会推脱。”

        这发白青年,自然就是王林,他扫了这二人一眼,目光落在徐离身上,略一抱拳,低沉的说道:“道友,不知此处是哪个修真国?”

        徐离一怔,打量了对方几眼,沉声道:“此处是楚国,不知道友来自何方?”

        “楚国……”王林沉吟少许,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

        他这一动作,立刻引的徐离面色大变,拉着其弟子麦国荣迅速后退几步,目光露出谨慎之色。

        王林看了他一眼,右手一翻,在其手心上出现了一枚玉简,他拿着玉简在额头一贴,顿时一副宽阔的地图,出现在他脑中。

        这玉简,正是他从战神殿周紫虹手中得到的那个记录了火焚国四周信息的地图。

        他刚才听到“楚国”二字的一刻,立刻想到似乎曾在哪里看到过有关此地的描述,此时一查玉简,立刻清晰的知道了自己所在的大致方位。

        楚国,北临火焚国,东临宣武国,甚至与修魔海,也有一处位置接壤,除此之外,则是被称之为仙遗之地的碎石山脉。

        可以说,楚国是一个紧靠着碎石山脉的修真国,按照玉简的描述,楚国的面积极大,其内修士也是众多,就三级修真国来说,楚国已然站在了三级的顶峰,随时可以突破,晋身成为四级修真国的一员。

        这一切,是因为在整个楚国内,修为达到元婴后期的修士,超过了十人,这股庞大的力量,是楚国晋身的重点。

        这里面只要有一人可以突破达到化神期,那么连带着整个楚国,顿时会晋身一变,成为四级修真国家。

        这也是当年,火焚国剧变后,火焚国的修士选择入侵宣武国,而不是楚国的原因!

        毕竟相对于楚国来说,选择宣武国,是火焚修士最好的选择。

        在玉简内,对于楚国的一些门派,也就记载。王林看了少许,把玉简收起,望着徐离,沉声说道:“道友,此地是楚国的什么位置?”

        徐离左手放在储物袋上,暗中警惕,此时听到对方问话,沉吟少许,缓缓说道:“此地是云天山脉!”

        王林点了点头,双目四下一望,最后盯着前方,平淡的说道:“如此说来,此处前行万里,在那云天山脉顶端,就是那云天宗所在了?”

        徐离双眼露出精芒,谨慎的说道:“阁下与云天宗有故?”

        王林似笑非笑的看了徐离一眼,双手抱拳,说道:“谢了,告辞!”说完,王林身子蓦然一动,化作一道长虹,划过天际,很快便消失无影。

        一直到王林走后,这徐离才松了一口大气,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此时微风一吹,顿有种冰凉之感。

        王林带给他的压力,实在很大,若非徐离常年炼丹,修为极其稳固,心态比之寻常修士要平稳数倍,否则的话,刚才在与王林对持时,定然会手脚无措,心神剧震。

        他深吸口气,回头看了自己弟子一眼,麦国荣此时双眼仍然露出恐骇之色,望着王林消失的方向,颤声说道:“师……师父,这人到底是什么修为?是元婴期的前辈么?”

        徐离摇头,沉声道:“此人一身煞气,若是为师没有猜错,怕是从修魔海中逃出之人,这种人在我们楚国经常可以看到,只不过具备这等煞气之人,为师此生,这还是第一次遇到。”

        “煞气?”麦国荣一怔。

        “每杀一人,可积累一丝杀气,当杀气达到一定程度,可以转化为戾气,这戾气,对于一些修士来说,是上好的炼器材料。戾气若是积累了较长时间,才可能转化为煞气,此人的煞气,可谓是滔天,他没有使出任何神通,仅仅身体散发的这种煞气,就可让人心底产生恐惧之色,不知此人会不会使用身体的煞气,若是他会使用煞气,那么即便是元婴期修士,也可以影响从而产生一丝幻觉。”徐离语气低沉,缓缓说道。

        麦国荣深吸口气,犹豫了一下,问道:“师父,按你的说法,此人没有达到元婴期?”

        徐离沉默少许,点了点头,说道:“即便是没达到,也距离突破不远,若是为师没有看错,此人怕是已经达到了结丹后期的大圆满假婴境界。好了,此事不要对外人提及,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即便是回到浩然宗,也不要随意乱说,你可知道?”

        麦国荣连忙点头,即便是徐离不吩咐,他也不会乱说,毕竟此人带给他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他可不想惹下一些没必要的麻烦。

        再说王林,确定了所在位置后,他一路速度极快,远远的飞行了许久之后,神识已然察觉到前方出现的阵阵灵力波动,按照地图玉简上的描述,前方就是那云天宗所在之地。

        王林暗自点头,心道之前那师徒二人没有撒谎,确定了方位,王林沉默少许,既然云天宗在此,王林立刻决定,不再继续飞行,而是就在这云天宗附近闭关!看了远处云天宗一眼,他二话不说掉头飞走。

        在距离云天宗山门七八千里外的一座山崖上,王林身子落下,他四下看了眼,目中露出满意之色,随后右手向前一挥,从储物袋内飞出一把飞剑,顺着山崖中端的一处石壁,成旋涡状削去。

        很快,一座洞府便出现在此山崖之内,洞府按照王林以往的习惯,有着两间石室。王林身子一送,进入洞府后,四下看了眼,略一思索,又再次开辟了一个石室。

        做完这些,他身子向外飘出,右手一拍储物袋,顿时禁幡飞起,王林双手掐诀,在那禁幡上一指,顿时禁幡无风自动,迅速变大,转眼间便增大了十多倍。

        随后王林双手变化法诀,打出一道道灵光,禁幡的旗帜,立刻无限的延伸开来,最终几乎形成一块可以遮天盖日的黑幕。

        此时王林目光平静,他低喝道:“散!”

        此话语一落,那黑幕立刻抖动起来,一个个禁制从其内落下,沉入到山崖之中,最终,上千个禁制全部从黑幕内出现,转眼间,便把这整个山崖,密密麻麻的包裹起来。

        王林深吸口气,右手一召,禁幡顿时缩小,落入他的手中,被王林一甩之下,深深的穿透进石壁中。

        此时,从外看去,这山崖中部的洞府,已然消失不见,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整个山崖看起来也是寻常的很,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王林沉吟少许,双手又连连挥动,打出数个残影禁制,分别落在了山崖四周的几个点上,最终由一系列残影禁制,布置成一个紧密的防护圈,这才松了口气。

        他身子向前一踏,在碰到山崖的瞬间,身子蓦然失去了踪影,出现时,他已然进入洞府,在洞府内,他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抹,手中立刻多了一物。

        此物是当年李慕婉赠送的青龙玉简,其上虽说有了一些裂纹,但却并不影响使用,王林看了此玉简少许后,在其上打出一道灵诀,顿时玉简内传出一声龙吟,一条青龙从其内一跃而出,绕着王林身体转了几圈后,它的身影越来越大,最后化作一条庞大的青龙,在王林所在的石室内略一旋转,那些石壁,仿佛变成了透明一般,对它没有任何阻碍。

        青龙再次咆哮一声,身子钻入洞府上方,与整个山崖融为一体,形成一道防护。

        此洞府,可以说是王林到目前为止,布置的最为严密的一处。

        这间洞府,王林在防御上花费了大量的动作,其原因,是因为这洞府,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怕是他要居住很长时间。

        王林站在洞府内沉默许久,目露果断之色,随后他右手一点眉心,识海波动下,顿时魔头许立国、第二魔头小兽,一一从他眉心处泌出。

        这两魔出现后,表现不一,第二魔头现身的瞬间便望向王林,眼中露出阵阵狂热的崇敬之色,现在只要王林一个命令,哪怕让它去吞噬一个化神期修士,它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即便后果是死路一条。

        而魔头许立国显露身影后,则是立刻贼头贼脑的双眼四下瞄了一遍,同时脸上硬是装出一副颇为恭敬之色,对着王林点头哈腰,露出阵阵讨好之笑。

        王林指着一间石室,沉声道:“从今天开始,你二魔在此石室修炼,没有我的允许,不可走出石室一步,否则的话,立刻抹灭。”

        许立国一怔,刚要说话,但此时第二魔头却是没有任何犹豫,迅速飘入王林指尖所向的石室。许立国犹豫了一下,连忙把话吞在肚子内,他暗道既然老二都这么干脆,他若是再不表态、拖泥带水,岂不是被老二比了下去,于是他连忙紧追其后,进入了石室。

        待二魔进入后,王林极境神识蓦然一动,在此石室四周横扫一圈,留下些许神念,这才收了回来。

        如此,这二魔若是不听话,想要从里面飞出,定然会遭受到极境神识的攻击。王林不得不谨慎防范,毕竟这两个魔头都是他生生炼化而成,若是平时他倒不担心出现变故,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决不允许出现哪怕一丝一毫的意外,所以这两个魔头,便被他困了起来。

        做完这些,王林沉默片刻,静静走向正中间的石室内,盘膝坐下后,他深吸口气,右手在眉心重重的一点,顿时一个闪烁七彩光芒的圆球,慢慢自他眉心飘出,这圆球渐渐凝实,最后露出天逆的样子。

        默默的看了这天逆珠子几眼,王林右手一挥,天逆珠子立刻飘在一旁,紧接着,王林从储物袋内拿出数个玉瓶,分放左右。

        随后,他安静的闭上双眼,静静的打坐起来。

        时间一晃匆匆而过,转眼间一年过去,这一年的时间,王林除了每日都要采集灵液外,身体几乎一动不动。

        这一次打坐,王林把体内多余的那部分灵力,不断地压缩,最终化作三个漩涡,在漩涡之中,则是那天劫的一条红色细丝。

        这段日子来,天劫的细丝,已经完全被他压制住,只不过王林不敢有丝毫松懈,这细丝虽小,但却是来自天劫的力量,若是一个处理不好,后果将是他的身体被这细丝,弄得毁于一旦。虽说他的身体经过一次重组,但王林可不想以自身去验证一番。

        除了这些,王林余下的时间,都是在心底慢慢琢磨一道神通之术,这是他解决自身修为停滞不前的偏门方法。

        王林一直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年在战神殿的后山,在那山洞之内看到的由战神殿陈冲始祖,凭着记忆刻画而出的神道之术!

        此术当年他耗费心神终于看透,并且摸索出此术的神通之处,此术是一项具备大神通的分身法门,修炼此术获得的分身,完全是一具真身。

        依靠分身同时修炼下,提高修炼速度,在结婴的瞬间,二者合一,从而提高结婴的成功率。

        只不过这功法残缺,修炼的分身有致命缺陷,分身自成一身,出现后没有半点修为,寿元也只有不足半甲子。

        当年王林之所以没有选择这个方法,是因为他的灵药不多,自己服食都还不够,如何能给分身服用。但现在,王林却从这神道之术上,看到了一丝可以让他不散功,但又能突破成为元婴期修士的方法。

        修炼一具分身,在半甲子的岁月内达到元婴期,随后本体与分身融合,如此一来,定然可以绕过他极境止于结丹后期的天壑!

        这样一来,他既不用散功,又可以有突破修为的机会,只不过这里面,有一点较为困难,那就是如何在半甲子的时间,分身达到元婴。

        有天逆空间的辅助,半甲子的时间会延长极广,按照常规的六倍时间分析,若是在天逆空间内,王林可以获得接近三甲子,也就是一百八十年的时间。

        但这里面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丹药!

        这个问题,会在云天宗,得到答案!这也是王林在得知来到楚国,并且距离云天宗不远后,立刻决定在此地闭关的原因!

        王林目光平静,在他身前的地面上,有着三个白玉瓶,其内装满了这一年的时间,天逆珠子上滴下的灵液,这也是他为了自己的分身,准备的第一份礼物!

        沉默片刻,王林眼内闪过一丝果断,他深吸口气,双手掐诀,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按照神道之术的要求,开始了凝练分身。

        这神道之术,若是可以看透,那么修炼起来不是很难,与个人的资质没有任何关系,不然的话,当年战神殿的陈冲,可以说是当时战神殿资质最差之人,但是却只有他,是继其师后,唯一一个看透了这神道术并且记录而出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