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207章 杀人取丹
  • 正文 第207章 杀人取丹

    作品:《仙逆

        第207章 杀人取丹

        这白发老者原本浑浊的双眼,蓦然间闪烁极其明亮的光芒,他之前略有驼背的身体,慢慢的直了起来,整个人在这一瞬间,气势徒然攀升。www.00ksw.org

        他所在城池的所有修士,顿时一个个体内灵力不受控制,隐有一种脱体而出的错觉,纷纷心中骇然起来。

        这种感觉来的快,去的也一样很快,那发白老者身体蓦然一动,整个人刹那间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只见在上空的修魔海黑雾中,突然传来一声咆哮,紧接着,一只长达数千丈的巨大玄武,从雾气中探出身子。

        它巨大的头颅,透出阵阵磅礴的威压,低头看了一眼后,张口狠狠的一吸,顿时四周方圆百里之内的所有灵气,立刻犹如百川归海一般,被他狠狠的吞了一大口,随后打了一个饱嗝,这才安顿下来,迅速在黑雾中向前游走而去。

        在它的背上,站着之前那个白发老者,此人破口大骂道:“畜生,让你驮我一趟,居然吸了这么多灵力,你也不怕撑死,你要是撑死了,老子正好尝尝玄武肉什么滋味。”

        再说王林,他此时盘膝坐在洞府内,他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心惊肉跳之感,这种感觉是从修魔海之上传来。

        王林眉头一皱,他右手一召,想要收起禁幡,但却立刻发现,这禁幡其上,被一股无形之力包裹,居然无法收回。

        这如此怪异的一幕,立刻让王林面色一变,他猛地站起身子,双手连连变化法诀,打在禁幡之上,但每当法诀落入,便立刻被那无形之力消散,没有一个法诀,能穿透而进。

        此时此刻,他心中那种心惊肉跳之感越来越强烈,他眉头一皱,神识之眼顿时开启,蓦然间,他神色不由自主的大变起来。

        通过神识之眼,他清楚的看到,从那禁幡之中,散出一道细细的红线,这红线无视洞府的阻隔,遥遥直上。

        王林面色阴沉,他二话不说身子向前一冲,打开洞府之门,身影猛地闪烁而出。在洞府之外,他稳住身子,抬头望去。

        只见那道红线,自洞府内飘出,深入上空的修魔海黑雾之中,王林沉默少许,右手在眉心一点,顿时第二魔头自识海内泌出。

        那魔头出现后,不待王林吩咐,身子便立刻一闪而没,以王林的神识之眼,可以看到一道残影,以极快的速度,迅速没入黑雾之中。

        王林面色阴沉,他四下一看,在这麒麟兽城内,来往行人三三两两,但却没有一个,发现那红线的存在。

        王林心底颇为疑惑,那种心惊肉跳之感,越来越强烈,这种感觉,只有当初王林面对古神涂司时,才有过相同之处。

        他沉默少许,脑中迅速翻动古神涂司的记忆,想要通过这些蛛丝马迹,分析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何禁幡一现,便发生如此诡异的一幕。

        再说那第二魔头,它一路速度极快,以其虚幻之身,穿梭在黑雾之中,此魔头生前,本就是擅长飞行之兽,现在化身成为魔头后,其速度更是快上数筹,实际上,若是比速度,即便是王林,也快不过此兽。

        若非六天前邱四平以黑雾法宝困住此兽,那么只需要给它一次机会,那么它立刻便会以其速度,消失的无影无踪。

        它快若奔雷,瞬间闪烁而出,向着修魔海化作的雾气之上,疾驰而去。

        此时此刻,在修魔海之上,那片连绵十多里的膨胀红云,突然收缩了一下,原本十多里的大小,蓦然间缩了起来,只见在其正中间的位置,多出了一个凸点。

        这凸点越来越大,最终形成一个仿佛是装满水的球体一般,深深的坠了下来。

        在这一瞬间,那球体底部,发出阵阵雷鸣之声,紧接着,底部蓦然打开了一个缺口,一道仿佛可以贯穿整个朱雀星的巨大红云之柱,以一股毁天灭地之势,徒然间,从天而降。

        在这道红云之柱降临的瞬间,四周的红云,急速的缩小,由原本的十多里,迅速减少到七八里。

        显然,那些减少的红云,已然全部凝聚在这柱子之中,从天而降。

        那红云之柱,速度难以想象,几乎是眨眼间,它便从天空之上,落到了下面修魔海的雾气之中。一路上传来阵阵庞大的破空之声,在这红云之柱下降的路线上,出现了一圈圈圆形的波纹,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除了此环形波纹外,在四周,甚至还出现了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缝,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裂缝,如同是一面面被打碎的镜面一般,让人看去,不由得有种触目惊心之感。

        那红云之柱,落在修魔海黑雾的瞬间,整个修魔海的黑雾,蓦然间沸腾起来,其内的所有异兽,全部怒吼咆哮,争先恐后的向下游走。

        与此同时,修魔海的雾气,迅速消散,化作阵阵黑云,缓缓从海面升空,只不过那红云之柱,速度仍然不减,迅速向下轰落而去。

        随着它的下沉,越来越多的修魔海雾气,变成黑云升空,整个修魔海内,无论内海、外海,所有的雾气,都剧烈的翻滚咆哮,并且迅速向着红云之柱所在的方向凝聚而去。

        若是在天空看去,可以看到,下面的修魔海内,所有的雾气,形成一个凹进去的巨大漩涡,在这漩涡的中心点,则是那毁天灭地的红云之柱。

        无穷无尽的雾气,不断地向着中心涌去,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黑云,从那红云柱子之中飘升。

        最终,在那红云之柱沉入到修魔海雾气之中大约三分之二的距离后,整个修魔海外围的雾气,已然全部涌现内海,此时此刻,修魔海外围,笼罩了无数年的雾气,第一次,消散的一干而净。

        没有以往化海之时的海水阻隔,没有雾气的笼罩,阳光,第一次,真真正正的落在了修魔海外围。

        照射出其内那漆黑的土地以及沧桑的城池,还有那无数一脸惊慌之色的修士。

        甚至有的修士,终其一生,也没有见过如此强烈的阳光,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

        若是把修魔海比喻成一个巨大的圆圈,那么此时,这圆圈的周边雾气,已然全部缩小,所有的雾气,不是被蒸发成为黑云,就是彻底的向着内海凝聚而去。

        此时,在红云之柱停止的位置,此柱的大小,已然缩减了数圈,在它的下方,凝聚了整个修魔海所有的雾气,化成一根粗大无比的黑雾之柱,轰然的迎向了那红云柱。

        顿时,在其中的交接点上,扩散出一层层环形气浪,迅速向着四周推动开去,凡是被此环形气浪波及到的雾中生物,全部身体碎裂成灰,死的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红云柱子,终于消散了。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在天空中,那剩下的七八里红云,蓦然一动,再次化作一道通天红柱,瞬间又一次落下。

        这一次,所有的红云倾穴而出,整片天空中,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红云,它们全部都化作红柱,顺着之前的路线,轰然而降。

        在之前三分之二的路程上,由于没有雾气阻拦,几乎是眨眼间,红云柱子边落在了刚才的位置上,与那急速升起的黑雾,冲击在一起。

        一个修魔海内,所有修士都可以听到的轰隆之声,从这里浩浩荡荡的传出,与此同时,大片大片的黑雾,被彻底击溃,变成阵阵黑云,从修魔海内升起,凝集在天空之中。

        红云柱子,在缩小的一大半后,仍然顽强的降落下来。

        第二魔头,早在见势不好之后,便立刻迅速回撤,王林通过此魔,清楚的看到了如此震撼的一幕。

        此时,修魔海内,几乎所有的修士,全部纷纷走出城池,走出洞府,甚至一些在闭关之中的,也纷纷停止修炼,均都是一脸惊骇的抬头望天。

        王林通过第二魔头,在看到那红云之柱的瞬间,他脑中古神记忆传承内,蓦然蹦出一个词语。

        “天劫……”

        王林喃喃自语,通过古神传承的记忆,他立刻把与天劫有关的事情,迅速扫了一遍,在记忆中,古神涂司经历过无数次天劫。

        除了开始时,对于天劫尚有些忌惮之外,一旦身体重组四次以后,天劫对于古神来说,反倒是最为上好的补品。

        同时,每次古神炼器时,也会引发天劫,甚至有些时候,古神来分辨所炼法宝的品质,就是以落下天劫的威力来判断。

        天劫威力越大,就说明法宝威力越强,天劫威力越小,则法宝威力也就不足。

        当然,这只是一种极为粗糙的计算方法,事实上,还是有很大的偏差,就比如说王林现在的这件禁幡,抡起威力,根本就无法与这天劫相比。

        实际上引起天劫的真正原因,还是出在了墨间石上,这墨间石,在古神体内蕴含的年月太过久远,其上自然而然的沾染了一丝古神气息,所以,这才会引的已经无数年不曾出现在修真界的天劫,首次降临。

        同样的,天劫已经无数年没有出现了,其积攒的力量,已然达到一种恐怖的程度,所以这一次只不过是一个法宝的天劫爆发,便具备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这一切信息,在王林脑中闪现而过,他已然明白,引起这天劫之物,正是那禁幡!

        他二话不说,迅速冲回洞府,望着依然飘在半空,闪烁诡异光芒的禁幡,双手不断地打出一个个禁制,想要试图把其收走。

        以王林刚才从古神记忆中所获得的信息,若是真的被这天劫打中禁幡,那么此法宝,定会立刻成为碎末。

        费尽辛苦炼制的法宝,王林决不允许被天劫毁掉,他神识之眼闪烁异芒,双手不断地打出各种禁制,想要把此物收回。

        慢慢的,禁幡其外的那无形之力,渐渐有了一丝松懈,只不过仍然没有缓和,此时,天空中传来阵阵轰鸣之上,只见黑雾迅速消散,节节败退,转眼间,整个修魔海,第一次,没有了海水,没有了雾气,露出其内一个无比庞大,看不到边际的巨大盘地。

        红云柱子,再没有任何阻拦之物,从天而降,这一次,它的速度已然达到极限,其目标,正是麒麟兽城!

        此城内的修士,纷纷脸露恐慌之色,一个个展开全力,疯狂的四下一哄而散。

        红云之柱,落下!

        在击中麒麟兽城的瞬间,那麒麟兽身子蓦然崩溃,从头部开始,全身所有鳞片,疯狂的被这毁灭性的力量掀起。

        王林身在洞府内,只感觉一股大力,从四周突然传来,几乎在瞬间,他便口喷鲜血,暗叹一声,就要放弃。

        但此时,那禁幡外的无形之力,不知为何,居然瞬间消失,王林目光一闪,没有任何犹豫,右手抓住禁幡。

        与此同时,他身子一冲而出,在这麒麟兽崩溃的一刻,从其内冲了出来,只不过在他冲出的瞬间,一丝红云化作一道细线,突然从麒麟兽崩溃的身体内冲出,以极快的速度,向王林右手的禁幡射来。

        那细线速度太快,若是王林把禁幡放入储物袋,也没有任何作用,后果只能是储物袋崩溃。在这一瞬间,王林一咬牙,他右手一弯,在那红线射来的刹那,手中禁幡蓦然倒手,以左手拿幡,右手一转,一把他并未控制的法器,出现在手中。

        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在王林刚刚换完法器的瞬间,红色细线,已然落在其上,那法器顿时崩溃,王林身子立刻疾驰而出。

        只不过在那法器崩溃的瞬间,仍然还是有一小截极其微小的红线,一闪而出,这一次,在王林没有丝毫反应机会的瞬间,这丝细线,落在了他的右手上。

        在这一刹那,王林身体一颤,他连续喷出数口鲜血,即便是体内金丹,也立刻缩小了不少,这才生生止住那丝红色细线在体内爆发的力量。

        王林面色苍白,他能感觉到,自己现在体内灵力彻底混乱,全凭着金丹之力,来强行阻止了那丝红线的爆发,但他知道,自己的时间有限,若是无法短时间驱除红丝,那么等待他的,将是金丹耗费了全部其内灵力后,金丹破碎,接下来,就是他的身体,紧接着,他将彻底灭亡,即便是神识,也逃不过天劫之力。

        此时从麒麟兽内跑出的修士极多,如此一来,倒也没有人发现王林的异常,这些修士诚惶而逃,向着四面八方,迅速遁走。

        整个麒麟城,毁于一旦。

        此时,一阵阵黑色的细雨,从天而降,修魔海内的雾气,在天劫的力量下,全部蒸发成为黑云,现在天劫消失,黑云内顿时滴下浓密的雨水。

        修魔海内,自从雾气化海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有雨水从天而落,即便这雨水是黑色。

        这一次,天劫带来的影响极大,首先是修魔海内的雾气,全部消失,这一现象,立刻引带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众多的雾气之中的生物,在天劫之中死亡了一些,但绝大部分,却是从雾气内跑了出来。

        甚至一些原本生活在深雾之中的强大荒兽,也一一在这修魔盆地内现身。修魔海,在这一刻起,其名字,应该改成修魔盘地,才最为恰当。

        众多平时不是很常见的异兽出现,引发了一系列异兽杀人,人杀异兽的事件,所有的修士都知道,这些异兽体内结有内丹,无论是炼药,还是生吞,都可以增加修为。

        同时,因为修魔盆地之上的雾气全部消失,整个修魔海,失去了天然的屏障,如此一来,修魔海四周的周边修真国,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修魔海!

        好在修魔海内,几个存在了万年以上的庞大门派势力,在此时齐齐出面,这才稳住了事态的发展。

        不过私下里,却是有极多的修士,趁着这个时机,疯狂的杀人夺宝,如此一来,修魔海内本就极为混乱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不过这一切,却是与王林没有半点关系,他此时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金丹正在不断地缩小,在金丹之上,则是一条细微的红色丝线,这丝线疯狂的溶解金丹的灵力,待金丹灵力尽散,碎裂的一刻,等待王林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现在的修为,因为金丹的缩小,已然从后期,跌落至中期,按照王林的计算,再有三个时辰,他就会从中期,跌落至初期,到时候,只需半个时辰,他便会金丹碎裂。

        至于与邱四平的七日之约,目前王林已经无暇他顾,他现在最重要的时间,就是尽快化解那道天劫细丝!

        王林一脸阴沉,他双眼此时血红一片,充满了阵阵杀气,为了生存,他要大开杀戒了!可惜灵液他在古神之地就已经用完,这段日子在麒麟城,他所积累的并不多,否则的话,以此灵液,倒也可以维持一段时间。

        就在这时,在王林的前方,一个黑衣中年修士,速度飞快,向着王林冲来,与此同时,此人阴沉的说道:“结丹中期……就是你了!”

        他话音刚刚落下,王林双眼红芒大闪,对方是结丹后期的修为,但王林不但不闪躲,反而速度一增,瞬间便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那黑衣人嘴角露出嘲讽之笑,刚要有所行动,但突然,他身体一颤,双眼立刻涣散,此时,王林依然来到他的身边,右手在其腹部一抓,顿时把金丹抓出,没有任何犹豫,王林一口便吞下金丹。

        甚至连储物袋他都没有时间去拣去,迅速向着远处飞去,他的神识,全部散开,如同一头恶狼,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孙凡,正在急速的逃命,他身后跟着两只堪比结丹后期的异兽,只要他稍微速度慢一点,便会被它们追上吞下。

        以他区区筑基期的修为,根本连反抗之力都欠缺。

        此时,那两只异兽越追越近,咆哮之声已然近在耳边,孙凡苦涩一笑,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但就在这时,突然他身边吹过一阵狂风,这狂风威力极大,吹的孙凡身子不由自主的在原地转了几圈,当他一脸骇然的稳住身子时,耳边传来异兽凄惨的吼叫。

        他回头一看,顿时呆在了当场。

        只见一个白发青年,如同一个恶魔一般,右手伸进了一只异兽头部,抓出其内丹,生生吞了下去,至于另外一只异兽,则早就身亡,尸体落在一旁。

        那白发青年回头,冷冷的扫了孙凡一眼,没有说话,身子瞬间向远处遁去。

        尽管对方已经离开,但孙凡却是一动也不敢动,刚才对方的一眼之下,隐露的杀机,让他心神剧震,许久之后,他喷出一口鲜血,脸上露出惊恐之际的表情,匆忙离开。

        终此一生,那白发青年恶魔般的身影,一直在孙凡心底纠结,即便是七百年后,他达到了梦寐以求的元婴期修为时,回想起那白衣人,仍然心底泛起阵阵寒意,时常夜梦中惊醒。

        修魔盆地北部,两个小型门派,他们为了抢夺一具被天劫打死的异兽内丹,正在相互厮杀,其中飞剑四射,法术漫天。

        但就在双方修士杀的正火热之时,一个白发青年,从天而降,此人一出现,没有说出一句话,只见其双眼闪烁妖异的红芒,一道红色闪电蓦然从其双眼内射出,如同一道电光蛇影,在双方修士之中穿梭而过。

        与此同时,此人身子速度极快,冲入到双方修士群中,一路走过,其双手不断地在一个个结丹修士腹部抓出金丹,生生吞下。

        仅仅是不到十息的时间,此地所有修士,全部身亡。至于那引起他们双方厮杀的异兽内丹,也被这白发青年,吞入了口中,随后他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迅速向远处冲去。

        这一路之上,无论是异兽,还是修士,只要修为没有达到元婴期,都会被王林无情的斩杀,无论男女!

        随着吞噬的金丹越来越多,他的修为不再降低,金丹缩小的速度,终于达到了一个稳定点,只不过仅仅如此,根本就无法解决问题,这种稳定的平衡,只能持续数个时辰罢了,一旦时间过了,那么金丹依然还是会不断地缩小,直至崩溃。

        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断地杀人取丹,获得足够的灵力后,一举把那红线,逼出体外。

        如此一来,就必须要大量的杀人,王林双眼杀机从未有过的浓郁,他知道,单单以自己目前的杀人速度,那么定然远远不够。

        王林目光闪烁寒芒,他神识一扫,身影立刻向前冲去,几只雾中异兽,出现在他前方百里之外,王林极境神识离体的瞬间,右手一拍储物袋,顿时黑色毒剑也随之一闪而出。

        斩杀异兽,去其内丹,王林身子没有半点停留,继续冲出,与此同时,他神识全部散开,寻找修士或者异兽聚集较多之地。

        正飞行间,王林身子蓦然一顿,他神识察觉到,在此处向东千里之外,有一大片兽群,王林目光寒芒闪烁,立刻调转方向,顺东而去。

        一千里的距离,很快便被他横渡而过,此处异兽极多,王林现身后,二话不说,右手一点眉心,第二魔头顿时出现,疯狂的冲入兽群内。

        紧接着,黑色毒剑也随之而动,最后,则是王林的极境神识,这几种攻击,立刻如同一把利剑,杀入到兽群之中。

        但就在这时,在远处兽群中,突然传来一声咆哮,一只巨大的章鱼,缓缓的从地面上升起,它乌黑的双眼,露出阵阵冷漠之光,遥遥的盯着王林。

        王林看了一眼,此兽修为,已然堪比元婴中期,于是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同样的一幕,他这一路上经历了很多,但凡这样的兽群,必然有堪比元婴期修士的上品灵兽存在。

        王林身影一闪,迅速向远处遁走,那上品灵兽,怒吼一声,庞大的身子立刻一动,向着王林追去。

        王林头也不回,疾驰而走,那灵兽追出一段距离后,略有犹豫,连连咆哮几声,便慢慢停了下来,重新回到兽群中,巨大的触手卷起其中几只异兽,扔进了口中吞了下去,随后又再次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很快,王林便锁定两千里外的七名修士,这些修士中,有三个是结丹期。

        此时他七人正在围着一只异兽,狞笑的展开攻击。

        只不过他们的笑容,立刻凝固,只见一道黑影在他们身前一闪而过,七人全部死亡,三个结丹修士,腹部露出一个血粼粼的黑洞,至于那只异兽,头顶也是出现了一个血洞。

        但就在这时,突然一声低哼,从远处传来。

        “毒魔魔宫下令,凡所属范围内,禁止一切厮杀,你,给我留下吧!”

        王林没有任何犹豫,在对方此话出口的瞬间,身子立刻后退,疾驰而行。

        那说话之人冷笑一声,身体瞬间消失,凭空出现在王林身前,与此同时其右手一挥,顿时一股大力蓦然间从前方推出。

        王林的身子,立刻向后飘去,他目光闪烁,盯着前方,此人岁入中年,身穿紫袍,一脸冷漠,几步间,便来到了那七人尸首之处。

        此人低头看了一眼,眉头微皱,冷冷的盯着王林,说道:“好狠的手段,别人都是杀人取宝,你是杀人取丹!”

        王林目光闪动,此人是元婴期修士,这点从其身体外散发的气息以及刚才的瞬移,完全可以看出,只不过此人的修为,定然不可能是元婴中期,王林分析之下,大致判断,此人很有可能,只是元婴初期。

        此人来者不善,王林目光闪烁寒芒,右手蓦然一拍储物袋,顿时黑色毒剑立刻飞出,在其头顶发出嗡嗡之上,散出阵阵寒芒。

        那中年人眼中露出一丝嘲讽之色,右手蓦然一动,化作一只被雾气包裹的鬼爪,出现在王林身前,向下一抓。

        王林右手一翻,禁幡顿时飞起,瞬间变大,立刻覆盖方圆百里之内,一个个禁制,顿时在四周出现,那鬼爪,立刻被其中数十个禁制覆盖,散发出阵阵呲呲之声,瞬间消散一空。

        那中年人盯着禁幡,冷笑一声,右手隔空一挥,顿时一把紫色飞剑,从其袖中一闪而出,夹杂阵阵破空之声,向着王林闪电而去。

        王林身子不动,双手掐诀,口中低喝道:“破!”

        顿时禁幡一动,旗帜上的禁制,一个个闪烁而出,化作一面黑色的禁制之甲,横立在王林身前,那飞剑射在禁制之上,顿时其剑身上立刻爬满一个个禁制符号,瞬间,整把飞剑,便被无穷无尽的禁制符号布满。

        中年人眉头微皱,他没想到,对方区区一个结丹中期的修士,居然会有这等奇异的法宝,于是他右手一拍储物袋,顿时飞出一块虎状铜印,他口中喃喃自语,刹那间,那铜印发出阵阵轰鸣,紧接着,立刻变大,变成了一个高约七八丈的巨大铜印,几乎是眨眼间,那铜印自中间一分为二,一头黑色猛虎,自其内咆哮而出。

        猛虎出现后,立刻向王林扑去,王林身子退后两步,双手法诀一变,低喝道:“困!”

        话音一落,禁幡立刻又是一阵舞动,这一次,一个个禁制符号,连接在一起,形成一条条锁链,从四面八方瞬间出现,在王林身前组成一道道铁锁牢笼,那黑虎扑在铁链上,顿时惨哼一声,被重重的弹了出去。

        与此同时,又是一道铁锁之墙出现,拦在了此虎之后,紧接着,这一前一后两道铁锁墙,突然一动,上下相接,形成一个圆形,把黑虎,包围在内。

        这一切,几乎就是在一刹那完成,也就是在那黑虎扑来的瞬间,此虎便被困在了由禁制符号化作的铁链之内。

        此虎在其内连连咆哮,但却没有丝毫作用。

        中年男子的面色,第一次变了,他收起轻蔑之意,而是脸露凝重,盯着王林,沉声说道:“你是谁的弟子?”

        在他看来,能具备如此法宝之人,定然有着极深的背景,否则的话,不可能区区一个结丹中期的修士,居然能有这等宝贝。

        同时,他心底也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贪念。

        王林目光闪动,禁幡的威力,不枉他为此受天劫侵害,这还仅仅是复合属性的禁幡,若是单一属性,那威力定然会倍增。

        他冷冷的看了这中年男子一眼,此时时机不恰,刚才指挥禁幡时,体内灵力就有些不稳,金丹的大小,又缩减了一圈,如果继续下去,那么用不了多久,他便会金丹碎裂。

        王林面色阴沉,冷声道:“家师古岚!”

        中年男子面色一怔,仔细看了王林几眼,心底冷笑,他才不信对方是古帝老魔的弟子,要知道古帝老魔二百年前消失在碎星乱,此事这二百年来闹的沸沸扬扬。

        他正要说话,但双眼蓦然猛地睁大,盯着王林手中之物,只见在王林手中,多了一个储物袋,此袋上面,清晰的绣着一个古色淡然的“岚”字。

        王林右手一晃,储物袋消失。他看了中年男子一眼,从其表情上可以看出,此人认识这个储物袋,最起码,此人应该听说过。

        王林身子慢慢后退,他双手法诀一换,顿时夹着禁幡,迅速疾驰退走,一直到退出百丈之后,他右手打出一道禁制,顿时禁幡内的困着的那只黑虎,被放了出来。

        在这一瞬间,王林速度展开,远远的消失无影。

        中年男子面色阴沉的盯着王林消失的方向,几次欲起步追去,但最终却是生生止住,先不说那储物袋,仅仅是此人的那杆旗帜的法宝,就颇为让他忌惮,而且看此人样子,应该是没有尽全力,虽说他有自信,以自己元婴初期的修为,杀死一个结丹期,应该不是很难,但此人手中的法宝,实在太过古怪。

        这不由的让他心中追击之意为之一缓,另外,那储物袋,他认识,绣有“岚”字的储物袋,如果他没记错,那正是古帝之物。

        这种事情寻常之人不可能知道,他也是在多年前,古帝来到魔宫时,无意中看到。

        如此一来,古帝虽说二百年前失踪,但其威名仍在,其门下弟子更是众多,这让他不由得彻底打消追击的念头。

        王林飞出极远后,连忙收起禁幡,仅仅这么一次快速的战斗,就让他体内灵力消耗剧增,金丹缩小,按照他的计算,自己必须要快速增加灵力,否则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王林从储物袋内拿出在麒麟城积累的灵液,其内只有不到百滴,他喝下十滴后,勉强阻止了金丹缩小,沉默少许,王林暗叹一声,他知道,若是一直这样下去,那么永远没有尽头,唯一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

        王林一咬牙,引动了识海内的吞魂魂核,神识蓦然收缩,全部凝聚在魂核之上。

        神识分裂,王林之前在域外战场时,为了从寂灭界离开,曾经使用过一次,那一次,他耗费了数年的时间,把神识一点点化作成千上万份单独的存在,从而让这些神识,从细微的空间裂缝内钻出,最终达到离开寂灭界的目的。

        那一次,他的神识,有一小部分并未收回,至今,仍然下落不明。从此之外,王林对于神识分裂,有了很深的忌惮,他知道,一旦神识分裂后,丢失的太多,那么他很可能在最终的融合后会虚弱很多,甚至可能再也凝结不出完整的神识。

        但是现在,如果还是按照寻常的方法杀人夺丹,根本就无法满足体内天劫细丝的吸收,如此一来,王林只能冒险,再次神识分裂!

        好在这一次,他已然结成了魂核,如此,神识分裂的危险性,也立刻降低了不少,毕竟之前的第一次,他的神识分裂而出后,并不具备攻击力,只是一团处于混沌状态的神念罢了。

        但此时,因为吞魂魂核的出现,使得他分裂出的神识,从某种意义上将,就是寂灭界的游魂!

        只不过在形态上,略有不同罢了。

        远超寻常结丹期修士几十倍的神识,凝聚在魂核之上,顿时由一化十,由十化百,由百化千。

        一道道神识,蓦然间从王林体内,疯狂的宣泄而出,可以看到,这些神识的形态,是一道道红色的闪电,这与极境有着很大的关系,事实上,这些分裂的神识,就是一道道极境神识。

        千道极境神识,以红色闪电的形态,顿时从王林体内透出,向着四面八方,瞬间消失的无形无踪。

        至于王林的本尊神识,此时留在了身体内,现在的王林,神识极为虚弱,他右手一拍储物袋,黑色毒剑顿时飞出,在地面挖出一个大坑后,王林盘膝坐在坑内,收起飞剑,拿出禁幡,他深吸口气,祭了起来。

        禁幡的黑色旗帜,顿时无风自动,它的大小,立刻膨胀起来,化作一杆高达十多丈的巨大旗帜,蓦然间一抖,把四周方圆百里之内,全部包裹住。

        与此同时,一个个禁制,从旗帜内蓦然出现,分别落在四周,紧接着,九颗灰白色的巨大禁制符号,从旗帜内出现,飘在四周,一动不动。

        祭出禁幡后,王林深吸口气,静下心来消化体内之前所吞下的金丹。

        再说他的那些分识,此时散开之后,凡是遇到修士,只要元婴期之下,便疯狂的一闪而上,杀死之后,取其金丹。

        时间一点点过去,每当一道神识获得金丹之后,便会立刻飞回王林所在之地,留下金丹后,再次外出。

        如此一来,原本就混乱的修魔海,因为频繁的出现杀人事件,变得更为无序,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其中,甚至一些中型门派,也蠢蠢欲动。

        两天后,王林盘膝坐在禁幡覆盖之地内,他面色极为苍白,体内金丹,已经缩减到只有指甲盖大小,修为更是跌降到结丹初期。

        这几天神识所获得的金丹,他吞下后,全部凝结在体内另外一个位置,他准备在关键时刻,给予那天劫细丝,致命的一击!

        “神识,收!”王林声音沙哑,艰难的双手掐诀,低喝道。

        顿时,无论散及何处的分识,全部通体一震,迅速回归,在修魔盘地内,只见一道道红色电闪,瞬间划过长空,这些闪电的目标,全部指向一个位置。

        随着一道道红色闪电钻入禁幡,沉入王林体内,他身体中那蓬勃的灵力团,越来越大,最终当全部神识都重新回归后,王林双眼露出一丝寒芒,他控制着体内的灵力,轰然冲向天劫细丝。

        三天后,王林所在位置百里之内,被禁幡所包裹的范围内,蓦然间禁幡一动,急剧的缩小,最后化作一杆小旗,落在了从其内走出一个白发人影的手中。

        王林右手一挥,禁幡收入储物袋内。

        他此时面色不再苍白,隐约露出一丝血色,三天的时间,他并没能成功把那天劫细丝逼出体外,而是以灵力将其包裹住,暂时的解除了金丹的危机。

        同时,凭借其所获得的灵力,他再次把金丹壮大,修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略有精进,真正的达到了结丹后期的大圆满假婴境界。

        若要彻底的驱除这丝天劫细线,王林分析之下,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他的修为,达到了元婴期,如此一来,他便可以施展当年孟驼子储物袋内留下的玉简中,一个叫做传毒**的神通之术来把这丝天劫细线,传递到别人体内,从而完全解决了这一问题。

        王林沉默少许,双眼露出果断之色,他闭上双眼遥感魔头许立国的存在,由于距离太远,他只能感受到对方大致方位,很快,他双目猛地睁开,身子瞬间一动,向着西方疾驰而去。

        这一次,王林为了加快速度,使用了久久不曾用出的土遁术,如此一来,速度顿时大增,这土遁术,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消耗灵力极大,这也是在没有解决身体的问题之前,王林不便使用此术的原因。

        他一路速度飞快,神识中不断地感知许立国方位,终于在第七天,他来到了成为废墟之地的麒麟城外三千里处,此地,正是他当日与其约定之山峰。

        他能感觉到,魔头许立国,就在这里。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王林身子一跃冲上山峰顶端的一刻,许立国顿时从亭子内一闪而出,沉入他的眉心处。

        与此同时,邱四平的身影,出现在亭子之内,他此时看起来颇为狼狈,气息略有不稳。

        王林身子一送,进了此亭,坐在石椅上,打量对方。

        邱四平苦笑,说道:“道友,邱某在此地足足等了你大半个月,若非邱某相信道友绝非是那种不守承诺之人,在下早就离开了。”

        王林脸上露出歉意,说道:“修魔海发生异变,导致众多修士趁机厮杀,各个门派也参与其中重新瓜分城池,如此一来,在下的行程受阻,让道友久等了。”

        邱四平叹了口气,苦笑道:“罢了,邱某在这里,已经杀了不少心怀不轨之人,倒也有所收获,道友,你看我们现在就去那地方如何?”

        王林站起身子,点头说道:“如此甚好,道友带路。”

        邱四平目光微闪,微笑道:“道友,你我既然达成共识,也算是盟友,不知道道友高姓大名可否相告?”

        王林看了此人一眼,说道:“王林!”

        邱四平一抱拳,说道:“王兄,那地方距离此地距离很远,若不嫌弃,就座我的云舟吧!”他说着,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顿时一个白色的巨大船舟,出现在半空中。

        这船舟长约十丈,其上雕刻着各种灵兽图案,在船头上,更是竖立这一个飞禽的雕像,这雕像栩栩如生,看起来颇为传神。

        邱四平身子一动,轻飘飘的落在船内,回头看向王林。

        王林神识扫了那船舟一眼,发现没有任何异常之后,脚下一踏,便站在了船上。邱四平双手交错,打出一道灵诀,印在了船头那飞禽雕像内,顿时船舟一颤,迅速向前行驶而去。

        这船舟的速度比之飞剑要慢上一丝,但却不用灵力催动,倒也颇为省事,王林站在船上,只见一道薄薄的光幕,笼罩在船体四周,阻隔了外面不断落下,已经维持了大半个月的黑色雨点。

        天空中时而传来阵阵闷雷,夹杂在雨水之中,颇有“一夕轻雷落万丝”之感。

        邱四平此时在一旁,徐徐说道:“王兄,此舟如何?”

        王林点了点头,赞道:“甚好!”

        “此舟是在下制作而成,王兄,邱某除了对禁制略有研究之外,最喜之好,当属制器,此物耗费邱某数年时间,始才搜集到足够的材料,制作而成。”邱四平哈哈一笑,颇为感慨的说道。

        就在这时,突然天空雷声大作,一道闪电霹雳,从天而降,尽管距离这修魔盆地极远,但远远看去,仍然可以感觉到那天威般的力量。

        这种闪电,比之修士法术幻化而出的,要强大数倍,完全不是同阶之物。

        “邱某在修魔内海出生,至今修炼二百余年,但只有在这大半个月的时间,才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天空。”邱四平抬头望着修魔盆地上那一片黑压压的云层,喃喃自语道。

        王林正要说话,突然双眼一凝,盯着远处天空,只见那里,传来阵阵轰隆之声,紧接着,一只庞大无比的巨大乌龟,缓缓的自天边出现。

        在那乌龟之上,站着一个老者,他此时指着天空,口中不断地咒骂,阵阵污言秽语,尽管隔着老远,但仍然一字不落的传了过来。

        “老子xx你个贼天劫,刚才还没说完,现在和你说说,你第三万七千八百六十三条罪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