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75章 抢宝
  • 正文 第175章 抢宝

    作品:《仙逆

        第175章 抢宝

        第二魔头双眼红芒一闪,二话不说向其撞去,那异类也是彪悍,不但不闪躲,反而神识一跃而出,一头迎了上去。www.00ksw.org

        二者立刻相互融合在一起,王林通过留在第二魔头体内的神识,立刻察觉到其中的变化,这里面凶险万千,二者只能存在一个,不是第二魔头被吞噬,就是那异类被融合。

        很快,王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身为吞魂,制作的魔头,其本身已经具备了一丝游魂的特性,岂是这异类能比。

        两个神识相互融合吞噬,渐渐的第二魔头狰狞浮现,那异类的神识慢慢黯淡,最终彻底被第二魔头融合,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在融合成功的瞬间,一群小兽,立刻飞到第二魔头身边,把他包裹在内,重新形成一道飓风。王林目光闪动,这些小兽的神识之所以可以完美的凝聚在一起,正是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主导神识存在,这神识甚至与这些小兽可相互吞噬、融合,都有着莫大的关联。

        此时第二魔头厉啸几声,卷着飓风就要向下一个异类扑去,王林目光一闪,轻哼一声,顿时那第二魔头冲击之势立刻一缓,所在的飓风立刻停止旋转,重新变成小兽状态。

        王林清晰的看见,被那群小兽包围的第二魔头,脸上露出阵阵痛苦之色,看向王林的目光,现出深深的惧怕。

        王林神识中发出一道神念,第二魔头连忙一声厉啸,四周的小兽纷纷把王林包围住,王林神色如常,眼神平静如水,对于身边拍打翅膀的小兽,没有任何异常之色。

        那些小兽飞近后,并非是进攻,而是托起他的身子,再次转化为飓风。

        魔头许立国连忙想要跟上,但一撞到飓风便被狠狠的甩出,恨的它连连吼叫,心底一阵委屈,最终还是王林从飓风内伸出只手,许立国这才钻了进去。

        身在飓风之内,王林根本就不用自己飞行,他脚下踩着数只小兽,如履平地,其外更是被这些小兽凝结在一起的强大神识包裹,外人根本难以用神识探测。

        王林目光一闪,对第二魔头下了命令,顿时这飓风立刻向着孟驼子所在方向飞去。在其后,其他飓风也慢慢跟随,就这样,十多道飓风呼啸而去,很快便来到那片曾让王林为之心惊的飓风群。

        在它们飞来的瞬间,一道庞大的神识向它们扫来,王林立刻收紧心神,那神识没有任何停留,一扫而过。

        那神识显然没有仔细观察,只是略看一眼,并未发现异常。

        或许在它看来,这飓风根本不可能发生异变,王林身在飓风内,盯着远处那通天的飓风之王,心中冷笑,不用说,那神识定是飓风之王中的异类,散发出来的。

        他现在已经对这种生物有些了解,每一道飓风中,都会有一个相对较强大的存在,它们才是让小兽神识凝集在一起,并发号施令者。

        这就好比士兵与将军的区别,普通的小兽,就是士兵,而略强的施令者,则是将军。至于那通天的飓风,则是王者!

        接近之后,通过飓风向外看去,只见这片庞大的飓风群中,有着一座直插云霄的黑塔,孟驼子显然就在其内。

        王林不急,他让第二魔头带他来此,正是因为察觉到这种方式可以无声无息的接近,如此一来,他可见机行动,不指望会杀死孟驼子,但从他身上拿些宝贝,若是处理得当,还是有可能的。

        第二魔头体内留下的神识,与魔头许立国体内的不一样,魔头许立国是经过长时间的演变,神识已经潜移默化般把其操控,若是王林愿意,甚至不需要极境神识就可让其灰飞烟灭,只不过他一般情况下不会使用留在其体内的神识来进攻,而是把其留作最后的手段。

        平时,他都是以极境神识威胁为主,潜移默化的操控为辅,毕竟这许立国已经恢复了一丝记忆,与寻常游魂有着明显的区别。

        可是这第二魔头则不然,虽然它体内王林的神识烙印并不深,但他却以强硬的方式,迅速占位主体,不容对方有任何反抗。

        之前之所以不让第二魔头继续融合其他飓风中的主导者,是因为若这第二魔头吞噬太多,很可能把王林留在它体内的神识淡化,如此一来,定会出现反噬,这种现象,以王林的精明,绝对不会让其发生。

        顽强如许立国,都被王林收拾的服服帖帖,更不用说这以兽魂炼制的第二魔头了。

        孟驼子此时阴沉如水,他苦涩的看着外面飓风,尤其是在通天飓风上盯了半天,眼中露出忌惮之色,那通天飓风中的神识,几乎相当于其他飓风加在一起的总数般强大,天残毒都在其神识催动下,被其硬生生的破去,驱赶出老远。

        在这段日子里,他储物袋内所有灵兽,都已经一一用完,每次以灵兽替代后,出塔扔出的法术,虽然可以毁掉大群的小兽,但往往只需过上少许时间,便会有更多的飓风从远处飞来。

        根本就杀不完!

        而若是他稍有不慎,便会被这些无数的小兽凝集的神识击中,一旦击中,即便他是化神期,也定然非死既伤。

        这伤,可不是轻伤,而是可让其修为大跌的重伤!

        至于法宝,他也用了不少,虽有效果,但结果依旧。

        此时的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不是没想过冲出,甚至也付之于行动,那一次他用了十多个灵兽作为替身,直接冲出,可就在快要冲破包围时,那通天飓风给了他狠狠的一击,以至于功亏一篑,不但没有冲出,反而受伤颇重。

        “难道天要亡我!老夫瞒天而修,时至今日终于拥有了化神中期修为,本以为可以借此地得到婴变丹,一跃成为婴变期,可惜……”孟驼子苦涩的想道,他心中不由浮现千年前一群人来此,结果除了他们四人外,全部葬身。

        那些人里面,修为比他们高深者有,但最终却仍然难免一死,他四人,也是机缘巧合,这才侥幸生存。

        经过千年的准备,他已然从当年的元婴后期达到了化神中期,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他服食了巨魔族的至宝,祖魔之心!

        这也是为何,他会被巨魔族通缉并追杀的原因!

        孟驼子脸上露出不甘心之色,他一咬牙,目光放在地面的蟾蜍身上,这离天蟾蜍伴随他数千年,一直不离不弃,他更是看着其从下品灵兽,一路升阶到上品巅峰灵兽,已然属于次荒级,若再有个数千年,加之一些灵药辅助,很有可能成为荒级!

        不过眼下,孟驼子目露决然之色,他摸着蟾蜍,低声自语道:“这该死的地方,若是瞬移可以使用,也不会如此麻烦。离天,这一次,全靠你了!”

        说着,他右手蓦然探出,从蟾蜍口中伸入,蟾蜍露出痛苦之色,身体颤抖不已,但它却没有丝毫反抗,只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主人。

        孟驼子闭上双眼,但很快便睁开,目露无情之色,沉声道:“离天,得罪!”说完,他右手狠狠的抓住,随后突然收回,手中多了一物,那是一颗拳头大小的墨色元丹,散发出阵阵强大的灵力波动。

        离天蟾蜍身子一歪,虚弱的倒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声音,其背部的那些鼓包,此时一个个开始破裂,流下恶臭的黑色液体,很快就密布全身。即便是那汩汩之声,此时也显得有气无力。

        抓着离天蟾蜍的元丹,孟驼子二话不说扔入口中,他身子立刻抽动,一股黑气蓦然间涌现脸上,紧接着,他低吼几声,脸上脓包顿时全部破碎,其内毒水四射,洒在四周塔壁上,发出阵阵黑烟。

        灵兽的内丹,分为很多种,只有到了灵兽级别,体内才会出现真正的内丹。至于有些异兽体内也出现内丹,那只不过是假丹罢了,只是体内灵力暂时凝结而成,起到储藏灵力的作用。

        真正的内丹,其功效极大,是灵兽体内一切神通的根本。达到了下品灵级,其内丹转化成为与修士结丹极为相似的地丹,只不过比之真正的结丹修士,还是有所不同。

        当达到中品灵级,地丹转化成为天丹。若是到了上品灵级,则天丹化为元丹,此时距离荒兽的元神,只差一步!

        只有到了荒兽境界,内丹才会转化成为元神,从此之后,一跃成为强大无比的荒野天地之兽。

        孟驼子脸上黑气更浓,他整个人趴伏在地,右手向着离天蟾蜍抓去,抓住后立刻低吼着一把按在自己额头。

        离天蟾蜍背后的鼓包,散发的液体越来越多,这些液体顺着孟驼子脸上的脓包,慢慢进入他体内,最终整只蟾蜍,全部化为黑水,被孟驼子吸收。

        孟驼子后背的驼峰,突然胀大,无数颗粒状的鼓包,立刻浮现,这些鼓包迅速遍布他整个背部,此时的孟驼子,远远看去,与刚才的离天蟾蜍,颇有几分相似。

        孟驼子此时双眼微闭,脸上黑气慢慢凝聚在眉心,形成一个漩涡,随后他猛的睁开双眼,其双眼瞳孔居然变成了三角形,露出无情的目光。

        孟驼子一握拳头,顿时阵阵噼里啪啦的黑色电光在其拳中乍现,他深吸口气,沙哑的自语道:“这上古魔功果然奇效,借助上品灵级离天蟾蜍,居然可以让我短时间达到化神期圆满的境界,这一次,我定能冲出!就是可惜,这代价,实在太大了,若非逼于无奈……唉!”

        说完,他身子慢慢从黑塔内走出,在他出现的瞬间,凝聚而来的神识闪电,突然降下,孟驼子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口中喷出一股绿雾,神识闪电一进绿雾,速度立刻为之一缓,借着这个机会,孟驼子身子一跃而出,钻进一道飓风中。

        顿时飓风旋转一停,其内小兽为之一散,但没飞出多远,便一个个轰轰的自爆而亡,漫天血雨四散开来。

        孟驼子眼露无情之色,迅速向着下一道飓风冲去。

        但紧接着,数以亿计的神识蓦然融合在一起,形成一把闪烁乌芒的长枪,在天空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以破碎虚空之势,迅速射出。

        这长枪在半空留下一道道残影,前一刻还在半空,下一刻已然带着破空之势,临近孟驼子身前。一路之上,这土行之地的禁制也被触动,发出轰轰的巨大雷鸣。

        王林所在的飓风,距离较远,受波及不大,他紧紧的盯着孟驼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目光闪动,尤其是在他腰部的储物袋上,多留意了几分。

        对于神识凝聚的长枪,孟驼子只看了一眼,便立刻双手结印,口中发出几个复杂难明的词语,顿时在他大口一张间,一个散发浓密绿气的四脚小鼎,从其口中一飞而出。

        这鼎一出现,顿时绿气浓密的涌现而出,与此同时长枪轰然落下,击中在小鼎之上。二者撞击之处,蓦然间发出震天惊地的轰鸣,一道十丈多粗的环形气浪,立刻向四周疯狂的推动而去,即便是那些飓风,也不由得向后飞去,更有的退避不及,直接被气浪拍下,其内所有小兽,立刻化为飞灰。

        王林目光闪烁,随着其他飓风退后一些,但目光却一直放在孟驼子身上,眼都不眨一下。

        此时半空中的绿色小鼎,发出啪的一声,一碎为二,从半空落下,但那击中它的长枪,却从抢尖出开始变绿,几乎就是眨眼间,整只长枪,全部成为了绿色,那长枪突然一颤,重新变成一道道神识,四下散开。

        很就在此时,诡异的一幕出现,这些神识散开后,每一个上面,多获得或少有一丝绿芒,但很快,绿芒疯狂蔓延,也就是几个呼吸间,之前凝集成长枪的所有神识,全部成为了绿色。

        孟驼子在绿鼎碎裂的一刻,身子立刻萎靡下来,张口连续喷出数口精血,那绿鼎,是他的本命法宝,此时以他暂时的化神后期修为催动下,硬挺了数以亿计的神识进攻,最终一碎为二。

        孟驼子来不及心痛,他双眼通红,盯着漫天散发绿芒的神识,疯狂的大笑起来:“老子的本命法宝若不付出一些代价,岂是那么容易就被损坏,即便是碎,也定然拉着你们陪葬,给我爆!爆!爆!!!”

        凡是沾染绿芒的神识,立刻一一砰砰爆开,神识一爆,立刻化作灵气,四散开来,同时一旦神识破灭,肉身自然也会死亡。

        随着那些神识一一的自爆,四周的飓风,蓦然间少了一大半,这些飓风全部停止旋转,其内的小兽,一个个从半空摔下。

        孟驼子右手一抓,碎成两半的绿鼎被其收入储物袋内,他二话不说借着此机会,迅速向远处冲去,所来方向,恰好是王林所在飓风。

        此时那通天的飓风之王,发出剧烈的咆哮,整个飓风蓦然一顿,停止了旋转,露出其内正中间一个体型约有三丈的巨大飞兽!

        此兽的大小,比之它的同类,可谓是庞大无比,但看在王林眼中,却显然在大小上远远不及通道内那荒兽蛟龙。

        此兽怒吼着,身子一跃而出,其长长的利嘴,吼叫中散发一道道波纹,这波纹所过之处,土行之地的空间隐有裂缝出现,由此可见其威力大小。

        与此同时,四周并未消散的那些飓风,一个个立刻向孟驼子飞去,尤其是他所闯入之处的飓风,不顾一切的阻拦而去,期间神识、声波、等等攻击让人眼花缭乱,但却无法阻止孟驼子半步,凡是阻止的飓风,都在其一撞之下轰然而散,死亡殆尽。

        只不过每撞一下,孟驼子眉心处的黑色旋涡,便会淡上几分,他心底叫苦,知道修为提升的时间就要结束,此时他若是停顿一下,便立刻会被身后兽王的声波击中,于是速度更快几分,一路横冲直撞。

        王林眼尖,在兽王散出波纹的瞬间,他看到其头部忽然金光一闪,其内隐露出半根金色的手指骨。

        他来不及细想,此时孟驼子已然来临,王林目光闪动,冷笑一拍储物袋,顿时蛟龙龙筋出现在他手中,右手一甩,那龙筋立刻收尾相互拧结在一起,更是繁衍出数个分支也同样拧在一处,形成粗粗的一根!

        在孟驼子来临的瞬间,他所在的飓风,迅速向旁边闪去,此时在众多阻止其脚步的飓风中,他所在的那道,显得很是不起眼。

        在孟驼子从飓风旁一闪而过的瞬息,龙筋被王林扔出,他刚刚撞散一道飓风,忽然察觉四周灵力波动异常,但此时天地之间被他本命法宝刚刚毁灭的众多神识化作的灵力充斥,这点波动隐藏在其中,若非仔细查看,实在是很难留意。

        此时孟驼子心底焦急逃离,虽然察觉,但也没放在心上,他根本就没想过,此地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人类修士存在。

        但在他的右腿部忽然感觉一股大力勒扯的一刻,他面色终于大变,不用低头,以他的阅历,立刻就知道,这是一件以兽筋制作的法宝,而此地能用法宝的,显然不是那些小兽,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人类修士!

        这等兽筋类的法宝,若是以往,孟驼子根本就不放在心上,随意的灵力一散,不但可以把其震碎,更能以此施毒,让用此法宝之人中毒而亡。

        可现在,四周众多的飓风阻止而来,神识、声波等等攻击络绎不绝,他本就疲于应付,全凭一口灵气催动,不顾一切的冲撞而去,尤其是本命法宝破碎,这更是让他心神晃动,若非是凭借上古魔功与离天蟾蜍合二为一,恐怕现在早就身亡。

        在此关键时刻,这平时他根本就看不在眼中的龙筋,就如同是一道催命的神符,烙印在他的身上,那龙筋虽然被他一撞之下寸寸碎裂,但其冲撞之势,不由自主的缓了一分!

        仅仅一分,其后果就是他后面的紧追而来的声波,蓦然出现在他身后,四周的飓风,其攻击顿时又加剧几分。

        稻草不能杀死骆驼,但却可成为压死骆驼的关键一点。

        此时此刻,这龙筋,其作用,正是那根稻草!

        被身后声波击中身体的瞬间,孟驼子口中喷血,身子向前送去,就在这时,一道飓风在他身边一闪而过,一只手臂,自飓风中伸出,一把抓住他腰上的储物袋,与其交错而过。

        在这一瞬间,孟驼子隐约透过飓风,看到了其内王林冷笑的面目,他怒极攻心,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这鲜血一出,便立刻散发阵阵让人眩晕之气,向着王林所在飓风追去。

        王林抓住储物袋后,二话不说控制第二魔头,以极快的速度向远处半空漩涡所在方向飞去,那里,是进入第二关的入口。

        至于那些血液,则被飓风外旋转飞行的小兽一一挡住,但其血液中蕴含的毒素岂是儿戏,王林一向谨慎,二话不说,在飓风被击中的瞬间,身子一跃而闪,从飓风中迅速冲了出来,紧随他身后的,则是两个魔头。

        王林身子一落地,立刻展开土遁之术,飞快的向前奔跑。至于那飓风,被鲜血侵透,其内所有小兽,全部死亡。

        这一切说来缓慢,但实际却是极快,几乎就是眨眼间,孟驼子腰上的储物袋,已经消失不见。

        孟驼子身子被声波击中,顿时骨肉分离,其后背处鼓起的众多颗粒鼓包,纷纷破碎,恶臭的黑色液体立刻四处击飞,凡是碰到这液体的小兽,立刻身体抽动身亡。

        他眼看血液攻击被阻挡,王林拿着自己的储物袋逃走,现在的他,不是心痛自己的储物袋,而是有一种对王林恨之入骨的滔天杀意,若不是这王林,他现在早就冲出了包围,说不定已经进入了第二关。

        可这一切,因为王林的出现,彻底的改变了,以孟驼子的头脑,自然立刻知道,自己这一路之上,纯粹是为了对方做开路先锋,更是为其把全部飓风拖住,否则以此子结丹期的修为,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的度过这第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