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4章 神秘尸骸
  • 正文 第164章 神秘尸骸

    作品:《仙逆

        第164章 神秘尸骸

        火焚盟四大派,只有战神殿、洛河门以及邪魔宗驻留在主峰之上,至于尸阴宗,除了在最初阶段滞留一段时间,待四级修真国灭掉火兽之灾后,便立刻撤离,回到了火焚国境内。www.00ksw.org

        这一举动让很多人都不理解,火焚国火兽虽被灭,但灵气充满了暴虐气息,根本就无法吐纳吸收,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一个修真者的绝地。

        对此,尸阴宗没有任何解释,而是在一日深夜,全宗离开。

        在其他三大派眼里,尸阴宗极为神秘,其内元婴期虽说不多,但每次几派的元婴期修士见面,均都能若有若无的感觉到,尸阴宗的元婴修士,身体内似乎蕴含一股让人可怕的力量。

        所以对于尸阴宗的举动,三大派保持沉默,没有任何阻拦。

        火焚国极西之地,一片连诀不断的火山下,这里有着一个巨大的溶洞,一间间洞室相互连接,形成一个巨大的地下世界。

        与赵国的尸阴宗相比,其结构大同小异,只不过大小,要更大一些。

        尸阴宗当代宗主赵传良,此时单膝跪在一间石室内,在他的正前方,飘着一个由无数个菱形发光体交叉在一起形成的不规则结晶。

        此时的赵传良,态度恭敬,甚至有一丝恐惧若有若无的在脸上浮现,他低声说道:“上宗,此事我定然会查的一清二楚,请上宗再宽限几日,我一定能找到4876失踪的原因。”

        “我宽限你几日,谁来宽限我?4876是四级修真国天罡国天罡宗弟子,陈某所在分部,也是在天罡国,现在对方来要人,按照时间算,4876应该早就已经完成了夺舍的融合,你让我拿什么交人?”从菱形结晶内,露出一张狰狞的人脸,咆哮声从那人脸的口中吼出。

        赵传良暗自叫苦,露出诚惶诚恐之色,连忙说道:“上宗,我已查出一些端倪,找到了4876失踪之地,从种种迹象分析,一个叫做马良的战神殿弟子,与此事有一些关联,我已经派出人手追查,得到消息,对方目前出现在宣武国,只要您给我十天的时间,我定然可以查出真相。”

        结晶内的人脸,表情略缓,看了赵传良一眼后,叹了口气,说道:“传良,看在我现在这副身体的份上,我给你十天时间,十天后,若是还没有结果,那么你就不要怪我把此事上报给五级分部了,到时候,以五级分部的手段,定会取消你肉身被夺后的一次选择机会。”

        说完,结晶内的人脸,慢慢的消失了。

        赵传良一下子瘫坐在地,苦笑道:“那4876既是天罡国之人,直接在那里夺舍岂不是更好,为什么要扔到我这里来,唉!”其实他心里明白,本国的修士夺舍,一般宗部都会选择扔去他国处理。

        “取消你的一次选择机会,赵传良,你有些不妙哦!”一个阴冷的声音,在赵传良体内传出。

        “夜自在,你说该怎么办?”赵传良沉默少许,轻叹道。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夫当初身为赵国尸阴宗宗主,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遇到过,当年我师弟的事情与此颇为相似,只不过略有不同罢了,4876的魂灯未灭,说明并未死亡,如果能找到,那自然最好,找不到的话,你就危险了。

        只是我很好奇,上宗刚才所说,看在他肉身的份上容你十天,那肉身是你什么人?”

        “是我弟弟,我二人四百年前同时进入尸阴宗,他天资绝佳,被上宗选为肉身。”赵传良语气平淡,缓缓说道。

        “哼,若非我之前选择那具绝佳肉身突然被五级宗国发现,强行收走的话,现在我已经彻底恢复修为,成功夺舍了。”夜自在冷笑,语气充满不忿。

        赵传良深吸口气,站起身子,拿出一枚玉简,放在额头少许后,一甩而出。

        “尸阴宗结丹期以上修士,随我去火焚盟!”一声令下,整个尸阴宗各个石室内闭关的弟子,纷纷睁开双眼,点点幽光,在他们眼中闪现。

        再说王林这里,神道术虽然玄妙,但却不适合他修炼,他沉吟少许,暗叹一声,起身向外走去。不过让王林感觉有些惊喜的,是那神道之术,自从他看透石壁后,便一直留在脑中,并未如以往那般转眼就消失殆尽。

        只不过当王林拿出玉简尝试拓印时,却发现仍然无法做到,好似有一种无形的阻力,阻止神道术记载一般。

        王林沉默少许,放弃了拓印的想法,看了看四周的水镜门,每一个门后,都是黑漆漆一片,看不清内貌。

        他沉吟片刻,神识散开,但一碰到水镜门,却仿佛是有一层阻碍般,神识被弹了回来,王林目光闪烁,先是看了眼出口那巨大的水镜门,红脸老者应该就在那门外。

        他身子一跃,落在四周墙壁上的一个水镜门前,伸手探入,冰凉的感觉从手掌内传来,当他的手臂深入一半时,摸到了一面石壁。

        王林收手,盯着镜门,沉默一会儿后,他一拍储物袋,战神殿炼器玉简,出现在手中,他神识一扫,在玉简内迅速翻阅起来。

        战神殿炼器术的三个步骤,调、融、合。一切的法宝,均都是在这三个过程中炼制而出。王林翻阅少许,立刻找到了一段叫做逆流术的介绍。

        所谓逆流术,本是为了让炼器者之间相互交流之用,彼此逆向推演对方法宝,从合的步骤入手,最终把法宝还原成初始状态的一种手段。

        长期进行逆流术的练习,可以提高炼器经验,再逆推中,学习别人的长处,从而完善自身的炼器。

        只不过这种逆流术,只能用在以调、融、合的方式制作出的法宝上。

        王林仔细看了一遍,收起玉简,两手当胸,十指相合,灵力从体内凝聚在双手之上,拉开时一丝丝灵线,在手内出现。

        王林口中低喝:“去。”

        灵线立刻从中切断,一丝丝细长的灵线,迅速钻入水镜门内,另一端则与王林双手相连,此时的一幕,就仿佛是王林的双手繁衍出无数的丝状分支一般,这些灵线在水镜门里晃动,随着王林灵力的涌现,丝线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很快就密密麻麻的把整扇水镜门,全部包裹住。

        炼器术的合字阶段,实际上类似为法宝开光,让其内的灵力与阵法,可以与器胚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从而达到某种神秘的平衡。

        而逆流术,则是反其道而行,首先要破坏的,就是这种平衡,一旦成功,那么合字立刻破掉。灵力不断地涌入,王林神色如常,但不光却微微闪动,紧盯水晶门。

        蓦然,他神色一动,双手内繁衍而出的细线立刻颤抖起来,只见一道极亮的光圈,在水镜门的中心出现,这光圈发出咔咔的轻微声,慢慢的碎裂,在完全破碎的瞬间,光圈猛地向四周荡开,扩散到整扇门的边缘四角后,消失不见。

        整个水镜门,立刻变得黯淡无光,王林知道,合字阶段的平衡,已经被破坏,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把经过融字阶段融合在一起的器胚与调出的灵球分离!

        王林表情凝重,控制着灵力细线,慢慢的回撤。

        随着细线的回缩,水镜门荡起阵阵波澜,整扇门的四角边缘,闪烁明亮的光芒,这一圈光芒渐渐缩小,最后完全凝聚在正中心的位置,形成一个仿佛水晶一般的光球。

        在光球上,长着无数密密麻麻的细线,细线的另一端,连接在王林的手中。

        “收!”王林低喝道。

        那光球立刻在细线的拉扯下,啵的一声,从石壁内被拽出,在出现的瞬间,王林双手一抖,灵力细线立刻消失在手中。

        王林看着半空中的光球,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逆流术的第二步,破坏融字阶段的融合,他做到了,现在这战神殿炼器术的灵力球,已经与器胚分离。

        王林深吸口气,回头看了眼出口,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里待了几天,不过这水镜门隔绝神识与灵力波动,即便是这里产生再大的变化,外面也绝对察觉不出。

        再加上红脸老者根本就不相信以王林结丹期的修为,可以破除水镜面,所以并未一直在里面等待。

        这就给了王林一个机会,但王林知道,自己必须要快,否则的话万一对方突然进来,那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想到这里,他一拍储物袋,拿出得自十四谷地底兽骨制作的反应炉,把半空中的光球小心的放入其内后,打出一道灵诀印在反应炉上,反应炉立刻一震,迅速原地旋转起来,慢慢的,它越转越快。

        打完灵诀后,王林二话不说走向器胚石壁。

        这水镜门是由两部分组成,一是器胚石壁,二是材料调出的灵球,二者结合就出现了水镜门。现在王林把二者分离后,阻挡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了器胚石壁。

        王林伸手按在其上,神识透出,立刻进入其内,在石室内一扫后,王林面色立刻变得古怪起来。

        石室内,只有一具尸骸,尸骸好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支撑不散,盘膝在地,手指点在地面。一丝黑色气体,从其骨骼上透出,顺着手指钻入地底。

        王林神识仔细的探查一番,收回神识,他摸了摸下巴,看了眼急速旋转地反应炉内,右手一抓,反应炉顿时停止转动,灵球蓦然飞出,其上的颜色略有黯淡。

        王林看了一眼,再次扔回反应炉中,炉体立刻又转动起来。王林的目光,投向下一个石室。以同样的方式一连打开十多个水镜门后,他的面色越加古怪。

        “这战神殿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这里是坟冢之地?”王林喃喃自语。每一个石室内,都放着一具尸骸。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物品。

        王林看了看四周,沉默少许后,再次一一搜索起来,每打开一间,查完后他都会立刻控制灵球融入恢复如初,最后全部石室都被他打开后,终于在其中一间,王林神识刚刚探入,立刻发现了异常。

        这间石室内的尸骸,明显与其他的不一样,这尸骸并非盘膝坐地,而是身子飘在半空,一丝丝黑色的气体,从石室内四面八方慢慢的散出,化作一道道细线,连接在尸骸上。

        王林立刻内心一秉。

        此人没死,尚有生命气息波动,而且从其波动上看,其生命力的旺盛程度,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王林不假思索正要退出,但立刻,他的目光凝视在那尸骸下方的一个黑色金丝布袋上。这显然是一个储物袋,王林眼睛一眯,看了少许后,略一沉吟,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收回神识,身子立刻退后。

        退回之后王林一把抓起旋转速度略减的反应炉,里面的光球此时已经融化成为晶莹剔透的液体,王林不假思索右手一捞。

        顿时捞出大半的液体,在双手中揉搓几下,打入一道灵诀后,扔向最早开启的石室外壁上,那石室顿时恢复如初。

        做完这一切,他深吸口气,略有踌躇之色,那储物袋从外表上看,与他见过的有很大不同,可这里毕竟是战神殿之地,人家让他来观看神道术,若是临走前在把东西弄走,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若是石室内存放着炼器材料,那么他倒也不介意拿走一部分,可此时所有石室中,只有这一间存在古怪。

        略一沉吟,王林忽然若有所思,他隐约有个猜测,会不会本来这里众多石室之内的尸骸,实际上都是那特殊石室内的那人练功之用。

        想到这里,王林心中一动,刚才看到的一幕,那尸骸身上的黑色气体,与其他石室内尸骸身体散出的黑气一摸一样。

        王林脸露骇然之色,他现在已然确定,自己所料定然**不离十,此人定是在修炼某种神通之术。他看了看四周的石室,密密麻麻几百间,这些石室内的尸骸,定是为此人修炼准备。

        王林沉默少许,他隐约有种怀疑,此人很可能不是战神殿之人,甚至战神殿都不知道这人的存在,若非如此,刚才红脸老者介绍时,绝对不会那般从容,而且最重要的,若是他知道此地的事情,断然不会让自己贸然一人在此。

        当然也不排除对方心怀叵测的疑点,但王林分析之下,自己若是身亡,对战神殿来说没有半点好处,而且实在没必要如此周折。

        他越是分析,就越确定自己的想法,这里定然是战神殿先祖的葬尸之地,不知为何吸引了那人的注意,这才来此修炼。

        想到这里,王林退后几步,只感觉此地阴风阵阵,好似有一双眼睛,在这几天的时间内一直默默的盯着自己。

        但很快,他目光闪动几下,立刻回到那有异于常的石室外,张口喷出一口灵气,灵气中晶光飞剑立刻闪现而出。

        顺着石壁右下角,立刻刺入,转眼间便削出拳头大小的一个洞口。王林神识紧紧的盯着尸骸,心神绷紧,引力术隔空用出,抓着储物袋,迅速从洞口拽出。

        他不及细看,立刻放在怀里,同时身子后退,双手连连挥动,旁边的光球立刻回到石壁上,转眼间石壁恢复正常,水镜门再次出现,只不过在右下角,有一处不是很明显的空白。

        王林身子未停,迅速从出口钻出,出来后一眼就看到远处打坐的红脸老者。

        红脸老者睁开双眼,低沉的说道:“你在里面待了七天,参悟了?”

        王林摇头,苦笑道:“这神道术太过古怪,往往看完一遍,就立刻忘记,始终无法参悟。前辈,晚辈有一事询问,石府内的那些水镜门内,到底封印着什么?不知能否相告。”

        红脸老者扫了王林一眼,平淡的说道:“战神殿历代先祖,死亡后都会被送到石室内。”

        王林神色如常,但心底却是一震,他现在已经可以完全肯定,自己猜测应该没错,于是身子一跃而起,抱拳道:“晚辈不再打扰,告辞!”

        红脸老者点了点头,起身向石府走去,在他身子进入水镜门的瞬间,王林立刻化作剑光,从山峰内冲出。

        转眼间便离开了火焚盟山峰,远远的看到青衫老者端坐云层之上,在王林飞来的刹那,他眼睛蓦然睁开,轻哼道:“你若再不出来,老夫就打算进入寻你了。”

        王林二话不说,迅速飞走,青衫老者身子一动,他坐下云层立刻一散,露出云层内的巨大葫芦,立刻就追上王林。

        王林脚步微点,踏在葫芦上,与青衫老者一同消失在天际之外。

        葫芦速度极快,甚至比之王林的土遁术还要快上几分,远远看去,火焚国与宣武国的边境已然触目可及。

        一路之上二人始终未说一话,王林能感受到怀中储物袋的存在,但却没有立刻查看,甚至连神识也没有探入。

        毕竟青衫老者就在身前,若是有任何异常的举动,被对方察觉,那必定会多出一些事端。

        葫芦没过多久,便飞离宣武国边界,进入了火焚国。一天后,已然来到修魔海外,远远看去,修魔海内一片云雾缭绕,滚滚雾气缓慢的移动,其中更有一些在雾中生存的灵兽,时而露出一下,便又立刻消失不见。

        修魔海外,青衫老者一拍葫芦,顿时葫芦缩小,落在其手中,王林身子一跃,落在地上。老者收起葫芦,面无表情的说道:“在此地等几日,还有一人要来,到时我三人一去进入。”

        说完,他盘膝坐地,闭上双眼。

        王林望着修魔海,坐在岸边,层层雾气如潮水般翻滚上涌,丝丝寒气散发而出,他沉默少许,盘膝吐纳。

        时间不长,王林蓦然睁开双眼,只见在修魔海上空,突然出现一幅奇异的景象,八道紫色光柱从虚空突然出现,渐渐变幻成八根紫色巨木,相互交错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形的法阵,庞大的灵力如飓风般吹出,甚至连下方的修魔海中雾气,也被搅动的四下散开,露出一个巨大的漩涡。

        八根巨木上刻画着一个又一个古朴的符号与图案,看起来庄严肃然。在八跟巨木之间,由数条荧色的光线连接,从上看去,可发现这光线交错在一起,形成一个又一个光圈,相互套在一起,仔细算去,这些光圈就四十九个。

        “这尸阴宗特有的传送阵,这帮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不知抽什么风,敢来这里!”青衫老者睁开双眼,轻哼一声,低沉的说道。

        尸阴宗,这三个字王林极其熟悉,即便是这阵法,他也有些眼熟,仔细一看,这分明就是当日在赵国尸阴宗看到的阵法一摸一样,只不过扩大了无数倍而已。

        此时阵法内的光圈迅速亮起,一个又一个一直到四十九个光圈全部明亮后,三十多个黑影,在阵法内出现,这些人尽管相貌各异,但表情却是一样,均都是双目散发幽光,气息略微混乱,不过修为,一个个最低者都是结丹后期,最终更有五人,达到了元婴期。

        除了那五个元婴期修士外,其余人身后,全部飘着一具具黑木棺材。

        赵传良,正是那五个元婴期修士之一,他身在阵中,目光一扫,在青衫老者身上停留少许,最后放在了王林身上。

        略一犹豫,他二话不说,大手一抓,立刻化作一道黑雾,瞬间自半空卷下,向着王林袭去。

        王林冷笑,并不闪躲,依然盘膝在地,权当无视,眼看那黑雾就要碰到王林,阴寒之气几欲扑面而来之时,青衫老者面色阴沉的右手一挥,那黑雾立刻轰然的消散一空,余波冲击到王林身上,被他从储物袋翻出的一块很普通的防御玉符轻松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