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3章 神道之术
  • 正文 第163章 神道之术

    作品:《仙逆

        第163章 神道之术

        王林抬头望向老者,一字一字的说道:“前辈放心,王某看完神道术,便会离开,从此之后,应该不会再次回来。www.00ksw.org”

        红脸老者看着王林,许久之后右手一翻,手心之中出现一枚玉符,他把玉符拍在石壁上,顿时一阵白芒立刻从玉符之处散开,迅速蔓延整个石壁,紧接着,石壁上出现一层晶光,渐渐晶光越来越浓,最终石壁蓦然间化成仿佛镜面一般。

        老者头也不回,一脚踏入镜面,整个人如同沉入水中一般,石壁上荡出阵阵涟漪。王林踌躇一番,一脚迈入。

        一阵清凉之感,在他进入石壁的瞬间,立刻从外界传递到身体内,仿佛脸上有一层湿润的帆布擦过一般,清凉过后,王林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石壁。他向后一看,身后石壁如同外面一样,都是泛起阵阵涟漪,波光粼粼。

        王林伸手探入,冰凉的感觉再次出现。

        “这是我战神殿炼器之术制作的水镜门,若非有玉符开启,除非是修为达到化神期,否则无法进入这石府内。”红脸老者语气平淡的说道。

        王林听闻炼器之术,内心一动,再次仔细的看了一眼石壁后,跟着红脸老者,向前走去。

        石府内空间极大,除了正中间的大厅外,四周密密麻麻有着上百个石室,每一个石室外,都有着一面石墙,王林观察之下,发现每一个石墙,都好似那水镜门。

        “此地共有石室三百六十五间,每间石门,都是水镜门。这水镜门,实际上就是炼器殿弟子出徒的象征。”红脸老者看到王林的目光一直再看石门,于是解释道。

        王林看了一会,收回目光,此时二人已然站在正中间的大厅内,在正前方,有一排长架,架子分四层,每层上都摆放着一些灵牌。

        除了最顶层只放了一个灵牌外,其余几层均都放了不少。

        王林的目光,投向顶层灵牌,上面写着:“战神殿创始祖----宫墨”

        “宫始祖,是我战神殿的创始者,神道术,也就是他发现的。”红脸老者对这灵牌弯腰膜拜,转身看向王林。

        王林沉默少许,弯腰一拜。

        红脸老者转身向前走去,在灵牌之后,有一片由青玉铺成的石壁,上面密密麻麻刻着无数的小字。王林抬头一望,最顶点,赫然写着“神道术”三字。

        但在往下看,他心底不由得一沉,下面写着:“弟子陈冲,凭记忆刻画,后人修炼需慎之。”

        “失望了吧?”红脸老者看向王林,叹息道:“神道术,在宫始祖发现的第二年,我战神殿出现叛徒,此后一时之间有关神道术的传闻大肆散开,不久之后,四级修真国天罡国来访,与宫始祖密谈后,带走了原始的神道术。他走后三天,宫始祖云游离开,从此之外,再没回来。

        这神道术,是我此生见过的最诡异的术法,任何人看到后,都只能领会,但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好似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拦一般。

        陈冲始祖,其资质平凡无奇,是宫始祖门下弟子中最差一人,但是他却凭借记忆,做出了所有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把神道术刻画出来,刻完之后,陈冲始祖气绝身亡,临死前,他告诫后人,此术,乃大神通,他寿元不足,只够刻完一成,后人修炼,需慎之慎之!

        其实陈冲始祖多虑了,神道之术,岂能是那么容易参透的,我战神殿数千年来,也只有不到三十人可以看透罢了,这三十人中,有一半,最终成功结婴。

        至于火焚国其他门派所看的神道术,其实都是假的,能看透者就更少了。”

        王林听着红脸老者的话,默默的看着青玉石壁,眼前好似浮现一瘦弱男子,以透支寿元,在墙壁上刻画的一幕。

        “你自己看吧,我在外面等你,水镜门封印之地,不要擅闯!”红脸老者说完,转身离开。

        王林看着石壁,一字一字的看完,这些字体苦涩难懂,其中更是有很多地方仿佛冲突,看着看着,他的眉头渐渐皱起。

        许久之后,王林盘膝坐地,脸上阴晴不定,但双眼却不眨一下,紧紧的盯着青玉墙壁,上面所有的字迹,一一浮现在脑中。

        越看他越是迷惑,这神道术根本就让人无法理解,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待全部看完后,他干脆闭上双眼,脑子里不断地回荡那密密麻麻生涩难懂的字迹。

        时间慢慢过去,王林始终不得其解,他慢慢睁开双眼,暗叹一声,再次向墙壁看其,但就在这时,他蓦然瞳孔一收,失语道:“不对!”

        在他看向墙壁的一瞬间,脑子里刚才记住的那些字符,突然的消失了,就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王林看着墙壁上的字,这些字他极为熟悉,刚刚他还全部记在了脑中,可现在转眼间,好像记忆出现了缺陷一样,全部消失不见。

        王林深吸口气,脸露凝重之色,这神道术太过诡异,难怪无人可以拓印而出,当年他曾让周紫虹为他拓印,周紫虹迷惑的告知,神道术根本就无法描绘出,当时他只是略有诧异,但并未放在心上,今日亲身经历此事后,立刻表情严肃起来。

        再次看时,王林的目光放在了那句“弟子陈冲,凭记忆刻画,后人修炼需慎之。”上面,心底比之刚才更加震撼,毕竟之前是听人所说,可现在,他实实在在的体会到了刻画神道术的难度,陈冲这个名字,深刻的记在了他的心底。

        王林深吸口气,眼神略过此话,再次看向神道术,一炷香后,王林又一次记录完毕,但立刻,刚才的一幕又出现。

        如此反复几次后,王林的面色,渐渐阴沉起来,他盯着墙壁,眼都不眨一下,这一次,他没有去记,而是不断地一遍又一遍的看来看去。

        王林第一次看完这神道术,是用了三炷香的时间,但现在,他只需要一炷香便可看完一遍。他的眼睛扫动越来越快,渐渐的,只用半柱香,就会看完一遍。

        时间慢慢过去,王林的眼速,更加快了,从半柱香一次,变成了半柱香三次,他的速度,还在不断的加快,慢慢的,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阵阵胀痛不断地传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林的眼睛不知不觉合了上,但他眼前好似依然存在石壁般,一遍遍不断在眼前晃动。

        那些字迹晃动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王林即便是闭上眼睛,但双眼仍然刺痛,两行鲜血,从眼角流下,但就在这一瞬间,王林猛的睁开双眼,此时他眼内血丝密布,面目看起来充满狰狞之色。

        在这一刹那,王林清晰的看到,眼前青玉石壁上的字迹,慢慢的消失了,一个身材白衣的身影,蓦然间出现在墙壁内,他脸部模糊,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他双手连续化出数个手印,带出一连串残影,随后身子由一变二,又由二变三。

        与当日青衫老者的分身不同的是,青衫老者的分身,实力虽然相当,但却略有呆板之意,一举一动无比是模仿主体的动作。

        可眼前这个白衣身影的分身,每一个均都是灵巧之极,半点呆板之色均无,甚至给人一种分不清主体的感觉。

        其实王林不知道,青衫老者的分身,只不过是以一件强大的法宝强行分化而出,并非是那分身的大神通。

        慢慢的,白衣身影渐渐暗淡,最终消散。

        王林再次闭上双眼,他面色苍白,脸上露出沉思之色。他的脑中,此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些口诀,一一分析之后,王林苦笑的睁开双眼,这神道之术,他已然有所了解。

        这是一门修炼分身的神通,之所以可以增加结婴几率,实际上是依靠修炼一具分身,同时修炼下,提高修炼速度,在结婴的瞬间,二者合一,成功率自然提高。

        只不过这功法残缺,修炼的分身有致命缺陷,分身自成一身,出现后没有半点修为,寿元也只有不足半甲子,如此一来,这功法顿时成为鸡肋。

        口诀中还留有陈冲不知以何种方式留下的一段话,除了点明碍于寿元,无法全部拓印,以至于功法残破外,他还想出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方法是,以此神通修炼出分身后,半甲子的时间用来服食丹药。之前准备大量丹药,快速填充修为,能到什么境界就到什么境界,这样一来,聊胜于无,多多少少,还是会增加一些几率。

        若是灵丹妙药准备足够,说不定真能在半甲子时间,堆积出一个结丹期修士,这样的话,在融合的瞬间结婴,成功率也会赠加不少。

        王林沉吟少许,苦笑的收起了修炼神道术的念头,他没有那么多丹药给分身服食,即便是得到丹药,他自己都还不够用,怎么能舍得给分身呢。

        相比于这个神通,还不如去弄一些可增加几率的丹药来的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