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9章
  • 正文 第149章

    作品:《仙逆

        第149章

        王林一直打坐吐纳,时而睁开双眼望向府外,目光内寒芒闪烁。www.00ksw.org渐渐的,一股药香从丹房飘散而出,王林深吸几口,冷静的打开储物袋,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整理。

        当他拿出蛟龙筋时,眼神眯起,这龙筋法宝作用不大,虽说可以分散无数分支,可随他心念困住万物,但若是遇上锋利的飞剑,这龙筋还是会被砍断。

        甚至一些厉害的火禁制法术,也可把它烧断。王林摸着龙筋,眼神寒芒更重,他冷笑着,心底盘算一旦结丹成功,那么这龙筋,就有了用武之地。

        外面的轰击声更重,几乎有种就在眼前的感觉,王林望向李慕婉所在的丹方,心底微沉,轻叹一声。

        李慕婉咬着嘴唇,鲜血自嘴角流下,眼泪在眼圈里晃动,那颗半成品的天离丹,在成品的一刻,失败了。

        身为炼丹师,她失败的次数不算少,但却从来没有这样难受过,这一次,可以说是必须要成功的一次,可惜,天意难测,成败有时只在一瞬间。

        李慕婉侧身看了一眼在外面打坐的王林,眼泪终于流下了下来,这一刻的她,显得异常柔弱,片刻后,她银牙一咬,从储物袋里拿出魔血藤,放入丹炉中,既然第一个天离丹失败,那么就抓紧时间用魔血藤再炼制一粒。

        时间点点流逝,洞府已然出现坍塌,一些碎小的石块渐渐脱落,外面的迷雾,也渐渐稀少,随时可被破掉。

        王林至始至终平淡的神色,也渐渐改变,隐露一丝焦急。

        就在这时,忽然李慕婉披头散发的从丹房冲出,双眼充满血丝,神情异常的疲惫,扔给王林一粒深红色的丹药,一丝丝磅礴的灵气从丹药上散出,让人闻之精神一镇。

        “这是用魔血藤炼制的天离丹,效果……略次。”

        王林二话不说,两指夹住丹药,看了李慕婉一眼,不假思索扔入口中,丹药入口既化,顿时一股火热从腹内升起。

        王林一拍储物袋,翻出灵气液体,大口大口的喝了一肚子后,深吸口气,闭目打坐,冲击结丹期。

        石府轰的一震,石块更加快速的落下,外面的迷雾,已然只剩下一丝,李慕婉呆呆的看了少许,银牙再咬,抽出飞剑,站在洞口,为王林护法,同时把所有下落的石块敲碎,不让其落在王林身上。

        钱坤挥动巨峰,不断地向下砸落,他余光一扫,其他修士均都是面带兴奋之色,控制法宝对这山峰的大阵展开强行进攻。

        他嘴角微动,阴森的说道:“大头矬子,那小娘们可以给你,但一会阵法破了后,需要让我们先玩一玩,你可愿意?”

        大头修士身子一顿,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大长老,您都说话了,我哪敢不同意。”

        钱坤冷笑,挥动巨峰再次砸落,说道:“这小子区区假丹境界,就有如此神通,能杀了结丹修士,不简单啊,不过今日,他死定了。”说完,他目光闪烁,心底暗道:“尤其是那团蓝色火焰,绝对是个宝贝。”

        大头修士心底郁闷,那小娘子他刚才匆匆只看一眼,便立刻内心痒痒起来,当下放了言辞,本以为没人会招惹自己抢夺,可没想到一向不好女色的大长老,居然横出一语,郁闷之下,他手中法宝更加狂猛,发泄而出。

        阵法迷雾渐渐稀少,幻化出的十条百丈蛟龙,也只剩下了一条,且大小缩减到三十多丈。钱坤右手一抛,巨峰立刻缩小,化作石印落在它的原主人昆桑手中。

        抛完巨峰后,钱坤低喝一声,身子一跃而出,来到蛟龙身旁,他双手合并,拉开时一道电网出现,罩在了蛟龙头上,钱坤狞笑的大喝道:“碎!”

        迷雾蛟龙悲鸣一声,身子立刻消散,与它一同消失的,是整个九离尸骨阵的最后一丝迷雾。九离尸骨阵威力虽大,但在十个结丹期修士的强行破坏下,终于在拖延了三天后,被破除掉。

        若是李慕婉并未炼丹,而是身在阵中主持,这大阵断然不会如此就被破掉。

        大阵一破,露出了破碎不堪的山腰处一个洞穴,这些斗邪派的魔修立刻一拥而上,但刚一走进洞口二十丈之内,立刻阵阵雷声霹雳从天而落,这雷电的威力虽然不大,但却胜在数量多,一时之间倒也颇为壮观。

        王林之前布下的数百个小型基础阵法,此时展开了作用,只不过这阵法毕竟只是基础,威力有限,在这些结丹魔修的怒吼中,接二连三的被一一破除。

        钱坤一直冷眼看着,并未出手,他的目标是那个假丹小辈,一团电网在他手心升起,钱坤已经打算好,以现在的距离,只要那小辈一露面,他便立刻可以用这困仙网将其套住。

        当那几百个基础阵法的最后一个,被破除的时候,整个石府,再无任何防御,露在众魔修眼前。

        一个妙曼的身影,蓦然间出现在洞口,她楚楚衣衫,淡雅脱俗,丹唇列素齿,翠彩发蛾眉,让人忍不住怦然心动。

        即便是钱坤,也不由眼神一眯,但很快,他的目光便穿过此女,落入洞内,洞内漆黑一片,看不清内里。

        李慕婉望着眼前这些结丹魔修,玉手一抬,百兽丹炉出现手中,她声音冰冷,说道:“你们可是要这个?”

        钱坤看了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此时那最早追击的修士昆桑,立刻直勾勾的盯着百兽丹炉,桀桀笑道:“没想到这小杂种还真有丹炉,而且还是炼器阁内十万上品灵石的百兽灵炉,没错,老夫与朴树二人最早就是冲着这丹炉而来,女娃子,把这丹炉拿来!”说着,他大手一伸,丹炉立刻从李慕婉手中脱离,飞到他的手中。这丹炉的价值这些人都知道,昆桑在这点上索性直接点出。

        “大长老,这丹炉归我二人,日后我二人定有厚礼酬谢,如何?”昆桑与之前追杀王林的扑林站在一起,抱拳说道。

        钱坤眼神在丹炉上一扫,点头不语。此时大头修士眼冒淫邪之光,身子一闪而出,向着李慕婉抓起,嘴上怪笑道:“小娘子,过了今天,伺候完老夫的这些同门,你就是老夫的炉鼎了。”

        李慕婉面色苍白,带着一丝凄凉,在对方抓来的瞬间,正打算自断心脉,但就在这时,那向他抓来的大头修士,蓦然间惨叫起来,声音异常凄惨。

        他口鼻鲜血喷出,七窍随之涌现大量血液,身子如同被一股大力撞击般,狠狠的抛了出去,但尚未落地,便又被一股无形之力抓回,头部砰的一声,化作一道血雾,只留下一具无头的尸体,他神识破碎,金丹飞出从李慕婉身边一闪而过,落入洞内。

        “从这一刻起,王某将是元婴期下第一人,若尔等没有隐藏修为的元婴期修士,那么就可以……死了”

        一个极度冰冷的声音,自洞穴内传出,紧接着,修长的黑影,慢慢从洞内浮现,渐渐展现在众人面前。

        他一头黑发,面貌冷峻,双眼露出无情之色,就仿佛是一块万载不化的玄冰般,屹立在天地之间。

        一股仿若遇到天敌般的揪心之感,如同怒海巨浪般冲击在场每一个魔修的心神,这是一种来自灵魂的颤涑,仿佛在这一刻,他们面前的此人化身成洪荒巨兽。

        阵阵来自灵魂的波动,让在场之人的识海,纷纷掀起大浪,甚至出现碎裂的迹象,翻滚之下宛若无数个春雷在他们体内、耳边同时炸响一般。

        朴林本就体内带伤,之前神识受到极境波动,虽然压制住,但却一直没时间凝神恢复,此时识海内掀起滔天巨浪,阵阵轰然下识海破碎,口鼻喷血,退后几步一头栽在地下,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每抽搐一下,便有大量血液从七窍涌出。

        钱坤神色大变,心神震动之下,手中电网啪啪几声,不由自主的破灭,他脸上惊魂不定,退后几步,没有任何犹豫身子立刻化作长虹瞬间飞出,夺取冰焰的念头早就烟消云散,兴不起半点。

        他害怕了,身为结丹中期修士,在南斗城范围内,钱坤从来没有怕过,即便是比他修为深厚的结丹后期修士,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每年内海都会有使者来强收材料,使者就是结丹后期,他虽说打不过,但却从来不会出现惧怕之意。

        这是他结丹之后,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害怕。所以,他几乎是不假思索,便立刻逃跑。若是以往,即便是逃,也绝对不会选择第一个,以他的心性,定然会暗中等他人先逃后,自己选择个安全的方向遁走。

        可现在,他有种感觉,自己若是不立刻、马上、尽快逃走,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再看其余结丹修士,一个个也是神色瞬息变换,尤其是在朴林毫无半点痕迹的倒地身亡、大长老乾坤毫不犹豫的遁走后,一个个立刻使出十二分灵力,向着四面八方化作数道长虹一哄而散,急速的逃命,生怕自己慢上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