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34章 举国迁移
  • 正文 第134章 举国迁移

    作品:《仙逆

        第134章 举国迁移

        可惜之前追寻孙有财遇到火兽,出现了突如其来的变故,致使魔头逃跑。www.00ksw.org王林从火山出来后,立刻用神识寻找,一路追寻而来。

        此时的魔头,连续吞噬十多人后,修为已然恢复到筑基期大圆满,进入了假丹境界,他自认为可以完全无视王林的控制,狰狞的冲了上来。

        王林目光冰冷,眼中红色闪电霹雳而过,魔头顿时如遭雷噬,惨叫着半空中收住冲势,快速后退。王林岂能让他如愿,身子向前迈出一步,右手向前抓去,引力术化作一只无形的手掌,一把捏住魔头。

        魔头立刻哀嚎求饶,但王林视若无睹,极境神识一**不断的刺痛魔头,他神识控制的极好,每次都是在魔头将要溃散前略停一下,如此周而复始,阵阵青烟从魔头身上散出,他的惨叫声越来越弱,最终完全的萎靡下来。

        魔头眼中的恐惧之色,已经浓郁到了极点,对于王林,他这一次可是从心里害怕了。

        王林冰冷的双眼,透出一丝无情之色,他盯着魔头,冷淡的说道:“再有一次,死!”

        魔头胆战心慌,惊魂未定,诺诺连声。

        王林一拍储物袋,铁片法宝飞出,魔头不用王林提醒,连忙化作红光钻入其内,铁片法宝闪烁几下后,重新回到储物袋里。

        王林看了眼四下被魔头吞噬的尸体,沉默少许,他此时心态与赵国剧变前,有着天大的差异,若说之前王林的性格中,那山村少年的淳朴之气表现浓郁,那么现在。这一丝淳朴,随着家人的灭亡,已经烟消云散。

        修真界,弱肉强食,若连自己以及家人的性命都无法保全,有何理由去发挥那可笑地慈悲呢。

        既然司徒南曾多次想要自己进入魔道,成为一个魔修,之前的王林一直心中抵触。但死过一次之后,他已经没了抵触的理由。

        “成魔,那又如何!”王林冷笑,双手一挥,四周所有尸体立刻烟消云散,他身子一跃,腾空而起。

        在一处火焚国少见的非火山山脉上空,王林转了一圈。选定一处位置,落下后铁片法宝飞出,迅速在山体中端削出一份洞府。

        一炷香后,洞府形成,王林抬步走了进去。进入后他用碎石,在洞外布下几个迷踪阵法,随后把东门封死。

        做完这些,他盘膝坐地。从怀里拿出孙有财与那黑衣中年人的储物袋,神识探入后,搜寻一番,随后拿出一个三块玉简。

        把第一块玉简贴在额头,查看少许后,王林沉吟少许,放在了一边,这玉简上记录的是邪魔宗一种叫做大自在修罗术的修炼功法。

        邪魔宗是火焚国的魔道门派。其功法大都是骇然听闻,这大自在修罗术,一共有六层,讲究地是练就无情修罗之道。

        以杀人炼心,以炼心遁入无情道,沉浸无情道中,炼出修罗之魂,以此魂代替元婴。从而大自在修罗术。功成。

        修炼这功法,在开始阶段有着严格的要求。每日必须杀一人。王林凝神一想,猜测那黑衣中年人,恐怕正是修炼的这大自在修罗术,这玉简,也正是来自他的储物袋。

        王林对这功法兴趣不大,但却对玉简内记载的一些法术,很感兴趣,这些魔道的法术,尽管过于残忍,但却胜在实用。

        拿起第二块玉简,王林神识扫过,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这玉简内只记录了一种法术---伪土遁术。

        这土遁术是五行遁术之一,说起这五行遁术,其名号极为响亮,在上古时期被誉为大神通。即使是上古修真界破灭,修真联盟出现后的今天,五行遁术也是极为少见,其神通之名,更加玄妙。

        只不过这五行遁术名气太大,自然而然就出现了无数分支,这些分支大都打着五行遁术的晃着,实际上与真正地遁术相比,只不过是略粘皮毛罢了。

        王林手中的这玉简,也并非真正的五行遁术,只能说是比之那些皮毛法术,略微精进一些。但只是精进少许,其威力就有了天地之差。

        沉浸在土遁术的研究之中,时间慢慢过去,一直到第二天一早,王林才慢慢的睁开双眼,脸上露出一丝明悟之色,身子并未站起,而是双手一拍地面,这一拍之下,他地身影顿时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三丈开外。

        王林脸上露出一丝喜悦,喃喃自语道:“这马良的身体无论是天资还是灵根,都要比我以前强上不少,虽然不算绝佳,但至少也能达到中等,修炼这伪土遁术,倒也不太生涩,不过还是需要长时间的练习才可真正掌握。”

        王林从储物袋翻出装着灵气液体的木桶,喝了一大口后,打坐吐纳。半个时辰后,一夜摸索土遁术带来地疲劳感一扫而空。

        他不慌不忙的拿起第三块玉简,凝神一看,这里面记录的是一些孙有财的日常琐事,想必这孙有财有把每日之事记录的爱好,这玉简里,林林总总的把他三十年的修道生涯描述出来。

        期间还有他与几个女修之间复杂难明的混乱关系。

        这些事情,王林都是一扫而过,真正让他感兴趣地,是最后孙有财把他十多年来服下的丹药,详细的总结一番,里面提到了十多种丹药,每种都有服下后身体的反应,以及增加灵力的大小,修为提高的速度。

        除此之外,还有七八种他颇为神往,但却始终无缘一见的丹药。看了一会儿后,王林把三块玉简收起,继续探查储物袋其他物品。

        孙有财的储物袋内,除了还有几瓶丹药外,没有任何法宝,若是之前王林或许会有些不解。但看完他三十年地人生缩影后,他知道这孙有财尽管杀人夺宝数次,但几乎所有家当,都放在了换灵药增加修为上。

        黑衣中年地储物袋内,有一样物品引起了王林的重视,那是一张黄纸。纸张上被人画下一个黑色地符号,阵阵强大地气息,从黄纸上散出。

        这黄纸王林认识。他曾经就有过一张,这正是结丹期高手制作,可发挥一次制作者全力一击的丹宝。

        拿着黄纸,王林心底冷笑,若是那黑衣中年人慎重一些,祭出此宝,定会不会身亡,但显然。这丹宝是对方的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用,可惜,遇到王林的极识,他再有轻敌之心。所以连拿出此宝的时间,都没有。

        与这丹宝一比,储物袋内的其他东西就不值一提了。整理完战利品,王林摸了摸眉心。天逆珠子慢慢渗出,飘在半空。

        望着珠子,王林嘴角露出苦笑,此时珠子表面已经再次恢复到五片树叶,王林沉吟少许,天逆珠子需要五行圆满才可发挥真正的威力,现在水、火两种灵力属性已经大圆满,木属性还差一半。还余有金、土两种属性就可五行齐聚。

        王林内心颇为期待,当五行圆满后,这珠子到底能展现出什么威力,现在来看,似乎除了拥有一个梦境空间外,没有其他的作用。但能让朱雀国第一高手司徒南在争夺中肉身毁掉地法宝,岂能是这么简单。

        盯着珠子,王林目光闪动。抓起拍向眉心后。他一抖储物袋,一个玉简飞出。王林大手一抓,神识探入,这玉简,是杨雄从战神殿拓印而出,记录炼器的各种方法与口诀。

        这一路上王林一直没时间查看,此时终于静下心来仔细研究。

        此时此刻,火焚国境内大大小小的无数火山,冒出的黑烟越来越浓郁,充满狂暴的燥热灵力在整个火焚国国内蔓延。

        除此之外,更有很多四大宗派的弟子,发现了火山口内的火兽,一个个震惊异常,飞快以各种方法把这一现象汇报上去。

        四大宗派对于封印火山的事情,已经驾轻就熟,甚至对其内地火兽,也略有所闻,只不过这等事情,是属于只有元婴期才可了解的秘闻。

        此时,在战神殿正厅内,有四男二女六人分作两旁,均都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诸位,对此事有何看法?”左首一位白发苍颜,槁项黄馘的老者,低沉的开口道。

        “宋师兄,这火灵兽我也只是从一些古书上看过记载,说是属于灵兽的一种,其中言辞颇为夸张,可不比理会,我想它既然是灵兽,那定然可被收服,若是我们六人联手,我就不信凭我等元婴期修为,会制服不了这区区火灵兽!”说话之人是一沈腰潘鬓地中年文士,他面如冠玉,温文尔雅,声音虽淡,但却充满傲气。

        “荒谬,那火灵兽本宫尚在结丹期时曾跟师傅见过一次,其天生火灵,一切与火有关的法术不但没有半点作用,反而更会助其威势,只有寒属性的法术,才可抵抗一二,但若是说杀除,根本就不用考虑,更不用提收服了。”与王林有过一面之缘的美妇,毫不客气地说道。

        中年文士也不觉尴尬,爱怜的看了女子几眼,轻笑几声,摇头不语。

        “此事说来也简单,那火兽既然已经长久存在,一直没有离开火山,想必是有某种天威限制,我等无非就是加大封印力度罢了,与其在这里商议,不如早做封印,卢某先行一步。”说话人袖子一甩,站起身子,向外走去,只见此人其长六尺有三寸,河目隆颡,海口含泽。

        眼看其他人均都沉默,宋姓老者沉声道:“罢了,但愿这火兽出现,不会引起封印失败,按照之前规矩,我等各自把所属范围内的火山,一一封印吧。”

        同样的一幕,在洛河门、邪魔宗、尸阴宗三派,也曾上演,最终的结果大同小异,于是一场封印的诸事,在整个火焚国元婴期高手之间进行。

        一时之间,整个火焚国。经常可见各派元婴期高手在一个个火山之间徘徊、封印,天地之间的灵力波动,在这段日子也越加剧烈。

        随着封印,让所有元婴期高手心中感觉诡异的是,每一座火山,都有无数只火兽,这些火兽目光冰冷,既不阻拦封印。也不上前进攻,只是安静地注视。

        它们地神情,不由得给人一种完全漠视封印的感觉,渐渐的,参与封印的元婴期修士,心底越来越沉,之前持有乐观态度的几人,也不由得心底改变了主意。

        这一切。沉浸在炼器玉简中的王林并非一无所知,火兽最终会出现,这一点王林早有猜测,但他必须要等十天,等林涛拿回地图。只有到了那时,他才可以离开,否则的话,进入别地国家另寻地图。实在太费周折。

        这一日,距离林涛约定之期还有四天,王林地神识从炼器玉简上收回,他神态疲惫,但目中却露出喜悦之色。炼器玉简博大精深,不是短时间可以掌握的,这一点王林现在深有体会,所以当他发现这一点后。立刻把重心放在了炼制飞剑上。

        珍重地把炼器玉简放在储物袋内,王林目光闪烁,右手一挥,铁片法宝立刻飞出,在他头顶盘旋一周后飘在身前。经过这段时间的使用,铁片的大小已经减少了一半,四周边缘已经有些发黑,显然是经常高速飞行。导致反复融化造成。

        王林沉思少许。双手立刻一合,拉开时几条灵力细丝出现在双手之间。这些细丝就是战神殿炼器的第一步。

        战神殿的炼器术,与传统的器法截然不同,可以说是剑走偏锋,它既不是以灵火祭炼,也不是以模具烘烧添加阵法,更不是简单地添加各种材料融合,而是一种如天马行空般的奇异体系。

        这种特殊的体系,讲究的是三个过程,调、融、合。同时,战神殿的炼器术,还需要一个至关重要地器具,那就是在玉简中提到多次的反应炉。

        这反应炉的作用主要是激发各种炼器材料内本源属性。只有制作出反应炉,才算是初步掌握了战神殿炼器的第一步。

        王林双手变化飞快,一根根灵力细丝在他手中不断地增加,最后连接在一起,就仿佛是王林双手间缠着一块绸子般,形成一片波光粼粼的灵幕。

        灵幕绸子形成后,王林双手一抖,绸子慢慢飘起,王林目光微闪,心底浮现玉简内对于反应炉制作的方法,这里面有一个极为苛刻的要求,那就是需要一个灵兽的头骨来作为炉体。

        王林不知道,仅仅这一项要求,就让战神殿的大部分炼器修士,终生止步。

        王林深吸口气,一拍储物袋,一小段水桶粗、与头部相连的蛇尸飘了出来。

        这蛇尸,来自域外空间许浩储物袋内,也不知他是从什么地方获得,王林之前并未看在眼里,此时反应炉的制作,需要一件灵兽头骨。于是拿出姑且尝试一下。

        按照王林地分析,这蛇尸很有可能是域外战场某个强大修士的灵宠,跟随主人一同战死,最终被许浩清理战场时,捡了个便宜。

        小心的把蛇尸头颅割下,去掉皮肉后,出现在王林面前的,是一个椭圆形的头盖骨。把里面的红白之物驱除后,一个反应炉的炉体做好。

        接下来,王林深吸口气,小心翼翼的控制那绸子般地灵幕,慢慢地贴到炉体之上,只听啪的一声,头盖骨出现裂痕,在一阵咔咔声中,裂痕越来越大,最终整个头盖骨,变成无数地碎块,掉在地上。

        此时那灵丝光幕,也慢慢的消散,最终彻底消失。

        反应炉制作,失败。

        王林苦笑,虽说失望,但也有一些心理准备,玉简上曾介绍过,反应炉的制作,几率不过,若想提高几率,除了灵丝要控制好外,最重要的还是炉体的选择。

        以刚刚死去的灵兽头骨为佳,以强大的灵兽头骨为优,若能弄到荒兽头骨,那几率更大,反之,若是灵兽死去多时。那么用它的头骨,几率就要降低很多。若不是灵兽,那基本上成功率为零。

        反应炉的好坏,决定日后炼器地效果,这一点玉简中不止一次的提到。

        王林沉吟少许,既然反应炉制作失败,他储物袋内若说灵兽,也就只有那蛇尸疑似罢了。现在蛇骨碎裂,无法继续制作反应炉,王林只能退而求次,选择另一种方法来炼器。

        他一点铁片法宝,铁片立刻飞速原地旋转起来,很快,一滴滴铁水落下,铁片越来越小。最终随着它越转越快,砰的一声,铁片全部融化,只留下地面一滩铁水。寄身其上的魔头,早就闪了出来。站在一旁唯唯诺诺偷偷打量王林。

        绿色小剑的虚影,慢慢从铁水中飘出,盘旋在王林身边。王林从储物袋内摸出一把黑色飞剑,这飞剑是孙有财师兄之物。此时正好便宜了王林。

        王林一点小剑虚影,虚影顿时射入黑色飞剑内,慢慢的融入其中。这种方法是最直接,也是最差的炼器,甚至这根本算不上是炼器,只能说是与修饰夺舍一样,为他的飞剑换一个躯壳罢了。

        皱着眉头实验一番,飞剑在速度上要比铁片快上不少。但距离当初赵国时,还是差了一大截,不过眼下这已经是最好地结果了。

        魔头这次没等王林吩咐,立刻乖乖的钻入飞剑内,王林收起飞剑,计算了一下时间,休息吐纳片刻后,没有任何犹豫。脚下一踏。原地消失不见。

        王林不知道,他闭关整理的这几日。火焚国,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剧变。

        这剧变的源头,是洛河门一个元婴期修士,在封印火山时,一座他刚刚封印完的火山,突然爆发,岩浆激荡而出,最高喷处近百丈。

        与此同时大片大片的黑烟,立刻弥漫整个天空,这还不算什么,让那位元婴期修士头皮发麻的,是无穷无尽地火兽,从那爆发的火山中,顺着岩浆冲了出来。

        这些火兽中,更有一只体型极为庞大者,冲向元婴期修士,一人一兽交战之后,元婴修士不敌,带伤逃离。

        好在火兽并未追击,而是分散开到其他火山口,破坏封印,一时之间整个火焚国境内火山一座接着一座的爆发,整个天地之间全部被暴虐的火属性灵气充斥,一旦在这种情况下吐纳外界灵气,轻者走火入魔,重者立刻引火**。

        此事一出,一时之间整个火焚国大乱,首先是凡人界,对于凡人来说,这火兽根本就无法抵抗,火焚国凡人界,举国迁移。

        其次是那些大大小小的修真家族,这些家族全部把目光投向四大宗派,看他们如何定夺,是战,还是迁!

        四大宗派地元婴期修士齐聚战神殿,把事情上报给上级修真国后,最终果断的下达了迁移的号令。所有外出的弟子,无不赶回各自门派,展开了举国迁移。

        毕竟四级修真国何时会来,这一点四大宗派不敢赌,若不快些离开,恐怕最后即便是火兽被消灭,火焚国也会实力大损,很有可能跌回二级。

        火焚国地边界,紧靠宣武国,宣武国也是三级修真国,与火焚国相比,宣武国内势力复杂,门派众多。

        王林从山洞内走出之时,恰是四大宗派迁移的过程中。整个门派的迁移,说来简单,实际上异常繁琐,再加上火兽的袭击,各自门派不得不一边迁移,一边派出弟子阻拦火兽的扑击。

        如此一来,待四大派整理完,聚集在一起再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修真家族,形成一个超过两万人的修士队伍时,火兽不但已经把火焚国所有火山全部打开,而且还形成了超过十万个火兽的大军,成包围之势,四面八方逼来。

        几场大战之后,修士大军终于冲出火兽包围,留下一部分人抵抗后,迅速向宣武国逼近。

        在王林出现在洞穴外地一瞬间,他眼中瞳孔猛地一收缩,天空中,七八个修士被一群火兽扑上,鲜血横飞,瞬间便死亡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