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夺基(二)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夺基(二)

    作品:《仙逆

        幻化出的巨剑在天空一挥,所有的雷球立刻随之移动,阵阵轰鸣间,蓦然斩下。www.00ksw.org

        司徒南没等王林吩咐,立刻骂了几句,带着王林再一次瞬移,出现在千丈之外。

        藤厉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右手一指飞剑,飞剑迅速掉头,落在其脚下,带着他急速追出。

        两道长虹一前一后,贯空而去,藤家的上百弟子,又追了一会儿,最终实在跟不上前方二人的速度,无奈停下脚步。

        藤厉越追,心底越是震惊,以他筑基后期的修为,速度已然极快,但前面那个小子,每次都是在自己将要追上时,立刻瞬移出去。

        对方越是这样,藤厉眼中的杀机就越重,瞬移,是元婴期高手独有的法术,对方连筑基都未达到,可居然会瞬移。在藤厉想来,对方一定有一个法宝。

        想到这里,他添了添嘴唇,杀人夺宝的念头,更重了。

        他与即墨老人的大弟子陈忠是至交好友,前几日他接到对方飞剑传音,让他帮忙追杀二人,其中一个叫做张虎,乃是陈忠五师弟的门下弟子。

        这张虎联合外人杀师,在他五师弟身亡的一刻,即墨老人便立刻察觉到,那张虎不知,他体内除了中有毒药外,还有一种即墨老人控制门下弟子的秘术,通过这秘术施法,即墨老人顿时把当日的一切事情了如指掌,震怒之下用秘术一算,算出对方目前正在藤家城,于是派出陈忠出山擒拿张虎二人。

        陈忠所在地距离过远,于是便有了他飞剑传书给藤厉,请对方代为阻拦之事。

        这藤厉一查,发现张虎果然在藤家城内,与他同行的那人显然就是同伙,于是便有了之前之事。

        原本他只是举手之劳略微帮忙,但现在,藤厉已经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杀了王林,夺其可瞬移的宝贝。

        想到这里,他速度更快,追了上去。

        王林喝了一大口灵气液体,脸上厉色一闪,张口吐出一道绿光,这绿光一出,四周顿时弥漫血腥气息。

        紧接着绿光一闪,迅速向后射去。王林脚步不停,急速向前飞遁。

        藤厉在后面看的清楚,对于那绿光他根本就不在意,冷笑一声,右手食指一点,顿时一个雷球出现,冲向绿光。

        在与绿光碰撞的瞬间,轰的一声爆炸开。

        藤厉轻蔑的看了眼,收回目光,但就在这时,在他身前三丈外,蓦然间绿光一闪,急速刺出,砰的一声刺在他的身上,藤厉的白衣立刻化成飞灰,露出里面一副金光闪闪的内甲。

        绿光一刺之下被内甲阻拦,立刻掉头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林暗叹可惜,右手一挥,绿色小剑出现在其两指间,头也不回再次遁走。

        藤厉额头汗水泌出,刚才的一幕,太过危险,即便他筑基后期的修为,若是被飞剑刺中,定然也要身受重伤,而且看那飞剑的寒芒,绝对不是凡品,自己很有可能被刺中后损命当场。

        藤厉摸了摸他太爷爷给他的贴身内甲,暗呼侥幸,但追杀王林的念头,更坚定了,他目露寒光,自语道:“除了可以瞬移的宝贝,还有这奇妙的飞剑,小家伙,你身上的这些东西,都是我藤厉的了。”

        三天后,一处荒漠之上,王林一脸尘土,喝干了一个葫芦里的灵气液体,苦涩的自语道:“灵气液体已经不够了,这么下去,很快就会用尽,必须要尽快补充。”

        “小子,老夫要不行了,这三天瞬移的次数太多,我元婴精华损耗严重。”司徒南的声音,极其虚弱。

        王林回头遥望远方,眼中露出一缕杀机,他冷声道:“他又追来了。”说着,他一拍储物袋,一把绿色小剑蓦然出现。

        小剑光泽略暗,上面更是有一些划痕。这三天,王林数次抛出小剑,但藤厉有了警惕之后,想要偷袭就越加困难,尤其是对方身上的内甲,更是拥有强大的阻力,即便是小剑的锋芒,也无法刺进半分。

        把飞剑祭出后,王林神识一扫,忽然盯着西方,在那里,有一片连绵不绝的森林,森林上空一层紫黑的迷雾盘旋,看不清细貌。

        略一沉吟,王林二话不说,调转方向冲着西方飞去。转眼间就来到森林外,他眼都不眨一下,迅速降落,冲进森林。

        王林深知,自己灵气液体就快用完,司徒南瞬移也已然殆尽,若是继续在天上飞行,早晚会被对方追上。

        不如放弃飞行,在丛林内步行,虽然不知这森林为何上方会有那诡异的迷雾,但这迷雾刚才他神识一扫,发现神识在其内如同人在淤泥中一般,活动范围被收缩到只有几十丈。

        王林进入森林内不久,一道长虹破空而来,在森林上空徘徊一圈后落在地上,露出全身金光闪闪的藤厉,藤厉此时脸上略显疲惫,连续不断的三日飞行追击,灵力消耗太大,若不是他储物袋里有补充灵力的丹药,恐怕早就掉头不追了。

        但对方手中的法宝,却一直勾着他的心,让他恨不得立刻追上杀了王林,抢其宝贝,另外还有一点,藤厉刚开始追击时,没想到会这么艰难,即便是对方施展出瞬移的法术时,他虽然心惊,但暗道对方连筑基都没到,长时间飞行灵力定然会损耗严重,以他筑基后期的实力,即便是磨,也能把对方磨死。

        所以一路追来,他并不着急,静等对方灵力消耗后,打算一剑斩下王林。

        可这个想法,在追击的第二天,他彻底的扔掉了,对方的速度不但没有减慢,反而越来越快,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随着他的观察,渐渐的藤厉震惊了。

        他看到对方时常拿出一个葫芦,每次喝完葫芦里的液体,速度都会明显增快,这一路上,这一幕他已经看见过无数次。

        杀死王林的念头,更重了。

        藤厉站在森林外,目光闪动,略有踌躇之意,他心里暗道:“这蛮荒丛林颇为神秘,终年被迷雾缭绕,即便是太爷爷也说过,此地不要轻易进入,现在到底是追还是不追……”

        略一沉吟,藤厉一咬牙,对方手里的法宝让他下定了决心,二话不说冲了进去。

        森林内,古树参天,万木争荣。地面上布满枯枝烂叶,许多爬行类毒物如蜈蚣、毒蛇一闪而过,粗大的千年巨树随处可见,各种奇花异草遍地皆是,更有无数异兽猛禽时而相遇相互撕斗,除此之外还有从那腐烂的树叶以及生物尸体上散发出的恶臭气味,这气味日久天长渐渐积累,变成了可以杀人于无形的瘴气。

        这里终年被迷雾缭绕,苍天巨树诡异的生长,更有无数强大的堪比元婴期的凶兽深居,可谓步步危机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

        王林神识散开,身子飞快在丛林内穿梭,忽然司徒南急声喝道:“停,快停!”

        王林身子瞬间止住。

        “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蓝线藤存在,***,这玩意可是小破灭植物,曾经有数个二级修真国就是被蓝线藤灭国。”司徒南喘了口气,说道。

        “蓝线藤?”王林一怔。

        “你前面有一个藤条,藤条上有蓝线……咦?不对,这不是蓝线藤,奇怪……王林,这应该是蓝线藤的初始幼枝,威力或许没有传闻中那么巨大,但你最好绕开,成熟体的蓝线藤,可是结丹期以下修真者的噩梦,这玩意对血液极其敏感,每吞噬一个修真者,就会产生进化,传说中进化到终极状态的蓝线藤,即便是婴变期高手都抵抗不住。而且这玩意对于法术灵力的波动也同样敏感,千万不能对他用法术攻击。”司徒南语气凝重。

        王林四下一看,目光远远的放在一支衍生在巨树体表的藤条上,眼中露出慎重之色。

        这藤条看上去很普通,除了有一道蓝色的细线隐约浮现体表之外,与其他藤条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王林沉吟少许,并未听从司徒南的话离开,而是缓缓上前,不动用半点灵力,小心的用拇指与食指轻轻掐住藤条,缓缓的向后拽出,过程中他神情高度集中,渐渐把藤条拽出约三丈左右时他慢慢的松开手,退出几十丈,迅速划破指尖,一滴鲜血弹在藤条上。

        藤条被血液击中后立刻一甩,如蛇般抬起,接着从其根部又伸出几根蓝线藤,凝集在一起蠕动了几下,缓缓平息扑在了地上。

        王林额头汗水隐现,嘴角一翘,迅速离开。

        他离开后不久,藤厉追到了此处,他为了追上王林,一直在用法术行走,地面上的几根其貌不扬的藤条,他根本就没注意。

        神识虽然在丛林内被限制在百丈之内,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距离王林已经越来越近了,嘴角挂着冷笑,他身子一动,向前追去,但就在他越过几根看似平凡的藤条时,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