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六十四章---七十章(缩改)
  • 正文 第六十四章---七十章(缩改)

    作品:《仙逆

        这巨龙对着朴南子咆哮一声,反噬而来。www.00ksw.org

        朴南子冷笑,食指在剑上一弹,喝道:“畜生,收!”

        巨龙躯体一震,立刻萎靡,不甘心的回到紫岳仙剑内,整个仙剑立即暗淡无光。

        刘文举与老妇人对视一眼,均都叹了口气,老妇人神情黯淡,说道:“罢了,恒岳派所有弟子听令,随我等离开吧。”说完,她留恋的看了一眼四周,再次叹息一声,身体飘升上空。

        朴南子眯起双眼,忽然说道:“我玄道宗在此大招门徒,你等若有想加入者,可留在此地。”

        十个筑基期长老,一个个面色古怪,除了两个升空站在老妇人身边外,其余八个面面相觑,没有跟上。

        刘文举一怔,面色微变,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说不出话来,暗叹一声,摇头升空,与老妇人站在一处。

        “人各有志,不愿跟随着,不勉强。”老妇人强压心底愤怒,沉声道。

        黄龙一辈的老者,一个个犹豫一番,最后除了黄龙、道虚、红脸老者三人外,其余人全都没有挪步,只有这三人,升空站在两个结丹期师祖身后。

        几十个内门弟子中,除了十来人飞起之外,大部分都留在了原地。王卓犹豫了许久,不敢看道虚的眼睛,脚步抬起又放下,最终没有跟随。

        周姓女子犹豫了少许,也没跟上。至于徐姓女孩,看王卓没去,沉默少许,踏出的脚步放了下来。

        王浩苦笑一番,对王林说道:“铁柱哥,我哪也不去了,回家陪我爹去,你家那里放心吧,有我照顾。”

        王林这才发现了王浩,他正要说话,忽然轻咦一声,抓着王林手臂,略一查看,问道:“王浩,你的修为呢?”

        王浩苦涩一笑,摇头说道:“铁柱哥,你别问了,一言难尽!”

        王林看了王浩一眼,不再询问,他犹豫了一下,自己身上秘密太多,若是去了玄道宗,定然有很多未知的危险,于是略一沉吟,便打定主意。

        刘文举与老妇人,又等了一会,眼看地面上的恒岳派弟子一个个低着头,没有想要跟随的意思,二人叹了口气,老妇人说道:“罢了,走!”

        说完,她当先向远处飞去,剩下的十来人,一个个面容苦涩,跟了上去。

        恒岳派众人,在两个结丹期师祖的带头下,如丧家之犬,默默的化作数道长虹,远远的离开了恒岳派。

        恒岳派的弟子,分成了三份,一份跟着刘文举等人离开,一份选择留下,最后的一份,则是退出门派,独自下山。

        王卓,选择了留下,成为玄道宗的弟子。

        王浩没有与王林同路,而是默默的下了山,他身上,有着一丝暮色,浓郁不散。

        王林虽然不知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显然,与那修炼的功法有关,不过既然王浩选择不说,他便尊重王浩的决定,或许,做个凡人,更加适合王浩吧。

        王林的身份,在恒岳派本就低微,此刻他选择下山,倒也没人阻止,至于朴南子只是略看一眼,便不再理会。

        下了山后,王林并为停留,身子一动,尝试着以引力术在体外流转,升空飘起,化作一道长虹,消失在天际。

        飞在半空,对于父母的思念,渐渐涌上心头,很快,他便远远的看到了家乡,山村依旧如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惟独自家大院,由原本的小瓦房,变成了一处三合院,门前贴着一个大大的福字。虽然天才蒙蒙亮,但远远的可听见几声犬吠以及公鸡打鸣。

        清晨的村落内,炊烟飘渺,各家各户都早早的起床做饭。

        王林站在村口,遥望自家大院,内心此起彼伏,五年时间匆匆而过,时至今日,往昔之事依然历历在目,父母期望的目光犹存心间。

        他踌躇一番,有种近乡心怯之感,随后深吸口气,缓缓的向着家门走去。

        尚未进门,王林便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兔崽子,这木匠活那有你这么干的,你看看你做的这玩意,真是……连我家小子一半都比不上!”

        “师父,铁柱哥那可是仙人,我怎么能和他比啊,我能赶上一半,我就满足了。”

        王林听到这里,一怔,神识一扫,嘴上立刻露出微笑,说话这人他有印象,是当初在村子里时的玩伴,经常缠着王林要他爹教他木匠活。

        轻轻推开房门,望着院子里苍老的背影,王林轻声说道:“爹,铁柱回来了。”

        背影一颤,手中的木匠工具掉在地上,回过身子怔怔的望着面前这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依稀可见当初自己娃稚嫩的面貌。

        “铁柱?”王林他爹使劲揉了揉眼睛,泪水不知觉得流下。

        王林上前一把抱住父亲,擦去他脸上的泪水,望着父亲脸上多出的浓密皱纹,退后几步跪在地上,轻声道:“爹,铁柱不孝,五年没回来。”

        “真的是铁柱,孩子他娘,咱家娃儿回来了!”铁柱他爹激动的扶起王林,在他身上左看右看,脸上露出开怀的微笑。

        “铁柱,长高了,都快赶上爹了,也壮实了,很好,这才是我的儿子!”铁柱他爹颇为开怀。

        这时一个容颜略显苍老的妇人,从房间内走出,呆呆的望着王林,泪水流了下来。

        王林上前跪在妇人面前,少有的露出思念之情,低声道:“娘,铁柱回来看您了。”

        “你……你怎么这么忍心,五年都不回来一趟,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爹娘,这五年,我和你爹每天都在想你……”说着说着,铁柱他娘抱着铁柱呜咽起来。

        “妇人之见,娃是仙人,自然要以大事为重,你看你这样子成什么体统,叫外人笑话,小六,你回去吧,这几天不用来了,等你铁柱哥走了,我去叫你。”铁柱他爹,瞪了自家媳妇一眼,转身对身边学徒说道。

        小六眉开眼笑,连连应诺,他羡慕的看了眼王林,离开了这里。

        这一天,王林母亲抄了一桌子好菜,都是王林以前喜欢吃的,一家三口捞起这五年的变化。

        王林这几年早就已经不食人间烟火,但却对这出自母亲之手的饭菜感觉颇香。

        交谈中,王林父母问起一个月前恒岳派上出现巨大山峰的事情,王林犹豫了一下,谎称恒岳派搬家了,自己以后不能经常回来。对此他父母并未多问,只是叮嘱他注意身体。

        五年来,家里变化很大,亲戚们经常走访,因为四叔的帮助,他爹更是拿回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家产,日子过的倒也红火。

        他爹现在已经不怎么制作木雕了,收了几个学徒,把自己的手艺传了下去。

        小六就是学徒中最为聪明的一个,基本上学到了五六分的本事。

        王林听到这里,笑道:“爹,我刚才看了小六做的木雕,挺好的啊,哪有你说的那么差。”

        王林他爹哼了一声,说道:“差的远了,这些人没一个比的上你的,你当初才八岁,我就教你制作木雕,那时候做的就比他们好!”

        铁柱他娘慈爱的望着自己儿子,接口道:“没错,咱家铁柱,从小就比他们聪明,我说铁柱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这几年有不少人家找了媒婆过来说亲,娘听说仙人也能成家,你既然回来了,就先别走了,和娘去见见,有好的,咱就说一房回来。”

        王林一怔,苦笑道:“娘,我才多大,你可别操心这事。”

        “小兔崽子,村里你这么大的,孩子都满地跑了。”铁柱他娘立刻不满,瞪着王林。

        王林摸了摸鼻子,说道:“娘,这成家是大事,等过几年我给你领一个回来不就得了,咱不着急,行么。”

        铁柱他爹看自己媳妇还要说什么,于是干咳一声,说道:“孩儿他娘,你说你一天怎么瞎操心,咱家铁柱可是仙人,仙人你懂么?找个媳妇能是凡人么?铁柱那意思,是给你找个仙人的儿媳妇回来,你懂么?”

        铁柱他娘语气一滞,嘀咕道:“仙人好啥,做仙人都能五年不回家,我要是有个仙人儿媳妇,他俩没准十来年都不带回来一次的。”

        王林苦笑,刚要说话,他娘瞪了他一眼,说道:“行,听你爹的,你这小子估计是眼光高了,看不上村里的女娃,娘等着看看你到底能领个什么样的回来。”

        王林看到他娘生气了,连忙笑道:“娘,你放心,你儿子一定给你领个好媳妇回来。”

        吃完饭,王林爹娘好象有说不完的话,拉着他问东问西,一直到深夜,这才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