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凝气十四层?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凝气十四层?

    作品:《仙逆

        与此同时他的身子一晃,出现在石台之上,睥睨狂傲的看了眼恒岳派众人,说道:“你们这些内门弟子,一起上吧,我周鹏一人足矣!”

        恒岳派弟子,一个个立刻哗然开来,纷纷露出怒色,就连恒岳派的长辈,也是皱着眉头。www.00ksw.org

        玄道宗的弟子,反常的没有一个人说话,眼中均都露出尊敬之色。显然此人在玄道宗,身份非同小可。

        欧阳老者干咳一声,高声道:“黄龙道友,这周鹏,是我玄道宗大弟子!这次咱们就一人定输赢吧,你们之中,若有人可以坚持十息不败,就算你恒岳派赢了!”

        张狂目光一闪,身子一动,跃上石台,沉声道:“好狂妄的小子,我来会会你!”

        周鹏狂笑一声,说道:“你?看起来凝气期第六层,隐藏实力凝气期第八层,就这点修为,不够!”说着,他目中寒光一闪,很是随意的大袖一甩,顿时一条通体漆黑的巨蛇,一跃而出,迎风便长,瞬间化作一条通天大蟒。

        这巨蟒头颅硕大,冰冷的看了眼一脸震惊的张狂,猛地一吸,顿时一股难以想象的庞大吸力蓦然出现。

        这吸力极其古怪,它只针对张狂一人。

        张狂根本就没有任何闪躲之力,还没等用出术法,身子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一下子被吸了过去。

        周鹏冷笑一声,右手一晃,一把抓住吸扯而来的张狂脖子,傲然道:“回去再修炼个几十年,再来找我吧!”说着,他右手一甩,张狂的身子以极快的速度飞快向后抛去。

        最后剩下的那个紫衣弟子,立刻跃出上前接住张狂,但仍止不住对方的一甩之力,二人在地上滑出老远,这才停了下来。

        张狂面无血色,紧闭双眼,身子不断的颤抖,在他的脖子上,有一道漆黑的手痕,仿佛一个钳子般,死死的卡在他的颈部。

        接住他的那个紫衣弟子,此时一脸骇然,沉默不语。

        黄龙真人心里苦涩,对方这个大弟子,实在太强了,他能看出,对方目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凝气期第10层,想必他身上也一定有隐藏修为的纸符,看不到实际的修为。

        又看了看四周的内门弟子,黄龙真人暗叹一声,这些弟子,没有一个可以稳胜的,即便是正在结丹期长辈那里修炼的大弟子,也不过是凝气期第十层罢了,他倒是可以一战,不过若他再输了,恒岳派这次就算是彻底败了!

        “罢了,这次我恒岳派,算是无望了,欧阳老儿说的那些话,还是早些通知两个师祖,快些做出定夺吧,如果对方一切所说为真,唉,这恒岳峰,是保不住了!”黄龙真人苦笑。

        周鹏狂傲的扫了众人一眼,说道:“下一个,是谁?”

        所有的恒岳派弟子,一个个都呆在了当场,说不出话来,对于周鹏的目光,一个个均下神识的低下头,不敢去看,谁也不愿意上场。

        周鹏冷笑,内心颇为瞧不起这些人,就在这时,他忽然一怔,对方有一个凝气期第三层的弟子,居然不畏惧自己的目光!

        王林面色平淡,望着周鹏。

        周鹏盯着王林,冷淡道:“怎么?你想上来?”

        周鹏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纷纷看去,当他们发现周鹏所指是王林时,一个个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黄龙真人叹了口气,这王林区区凝气期第三层,以前他根本就不会注意,可现在和其他弟子一比较,这孩子虽然修为很低,但勇气可嘉!

        周鹏看到对方没有说话,冷笑道:“罢了,既然无人敢比,此次交流,我玄道宗,胜!”说着,他回头看向欧阳老者。

        欧阳老者面带得意之色,嘴里发出一声长啸,顿时一道黑云从恒岳山冲出,迅速来到此地。

        王林定睛一看,正是那千足蜈蚣!

        欧阳老者二话不说,脚下一踏跳了上去,紧接着,玄道宗的弟子一个个飞上蜈蚣,最后则是周鹏,他身子一跃,落在蜈蚣头部,轻蔑的看了恒岳派众弟子一眼。

        这千足蜈蚣身子一动,便疾驰而去,远远的,传来欧阳老者低沉的声音:“恒岳派众位道友,在下刚才所说句句属实,你恒岳派所有元婴始祖,全部阵亡!我玄道宗既然已胜,明日我玄道宗始祖朴南子将临,你等还是速速离开吧!”

        黄龙真人等人均都是眉头微皱,心底笼罩一团阴云,匆匆遣散了此地弟子之后,去了内山寻找结丹师祖汇报此事。

        恒岳派的众位内门弟子,均都是听到了欧阳老者临走前的话语,纷纷心底不安,孙大柱更是面露苦色,背着手快步回到药院。

        王林独自一人,望着玄道宗离开的方向,内心暗叹,到现在王浩还没有把药物送来,眼睁睁的看着蜈蚣飞走,已然再无机会取毒。

        他叹了口气,并未回孙大柱所在院子,而是转身向着自己当年去杂物间前的房舍走去,没过多久,便来到这多年没有回来的房舍。

        这房舍,是每个内门弟子,都会获得之物,只要门派名籍中有名字,便不会被送给别人,所以这些年过去,此房舍,依然属于王林。

        他在房舍内,盘膝坐在床上,沉吟少许,拿出石珠,一咬牙,再次沉浸其内。

        在那梦境空间,王林刚一出现,顿时司徒南的声音,浩浩荡荡的响起:“之前的比试,怎么不上场,以你现在的修为,上去之后,那什么玄道宗的大弟子,一掌就可以拍死他!”

        王林苦笑,恭敬的说道:“前辈,晚辈只是凝气期第三层罢了,如何能够打得过对方。”

        司徒南轻哼一声,说道:“什么凝气期三层,上次不是和你说了,你已经是灵动期假圆满了,相当于你们这里所说的筑基期十四层,你以为老夫这些年的元婴精华,白用了啊。不用说别的,若你还是凝气三层,怎么可能看透所有弟子的修为?”

        王林一怔,心底顿时紧张起来,迟疑了一下,说道:“晚辈真的达到了凝气十四层?”

        司徒南没好气的说道:“是,我老人家难道还骗你不成!你的修为,因为是在空间内修炼的原因,所以与实际不符,只需过一段时间,便会自然而然的调整并显露出来。”

        王林深吸口气,正要说话,这时司徒南忽然快速的说道:“你那师父来找你了,快出去!”

        王林只感觉眼前一花,再次出现时,已然是在了房间内,他几乎刚一出现,房门便被人推开,孙大柱目光略有闪烁,盯着王林,看了几眼后,沉声道:“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