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三十章 王浩
  • 正文 第三十章 王浩

    作品:《仙逆

        “难道还要我再过份一些?”王林为了离开杂务处,准备豁出去了,他倒要看看,这些师伯们的极限在哪里!

        私下里,王林在记名弟子心中,除了废物、无耻这两个经常用的词语外,又多了一个“黑心王”的称呼!

        与当初刘姓青年的外号“黄鼠狼”比,从境界上高出一大截。www.00ksw.org

        王林经过梦境中这一年的时间修炼,体内灵气几乎达到之前的数倍,凝气期第一层已经极限,无论再怎么吐纳,灵气都不再增加,于是在一天夜里,他又开始尝试开启第二层的口诀。

        连续数次的失败之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成功突破凝气期第一层,进入第二层。

        身体上汗毛孔内又出现大量的黑色油脂,清洗完后,王林望着水中的自己,双眼如闪电般明亮,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也与以往不大一样了。

        他摸了摸下巴,心里暗道:“眼下只有凝气期第三层的口诀,若是去找孙大柱讨要后面的,让他知道我已经达到凝气第二层,定会追问原因,到时候一旦解释不过去,很可能为自己惹来麻烦。”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王林不由得皱起眉头。

        叹了口气,他又练习了一会引力术,梦境中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已经可以做到十次中有**次可以成功,有鉴于此,王林打算加大训练力度,在杂务处找了一块大石头,对这它使用引力术控制。

        时间匆匆,又过了一个月,王林在杂务处的折腾,弄得记名弟子怨声载道,不过眼下已经进入冬季,门派开始张罗年底的内门弟子比试。

        另外今年也是恒岳派每十年一次的记名弟子跻身大赛,前三位可获得成为内门弟子童子的资格,所有记名弟子一个个磨拳霍霍,暗地里风起云涌,各有打算。

        于是关于杂务处的事情,便耽搁了下来,无人问津。

        王林对此颇为失望,对于内门弟子的比试,王林不打算参加,有那时间还不如进入梦境修炼来的实在。

        这一日,整个恒岳派大雪封山,鹅毛般的雪花从天而降,远远看去银装素裹,可谓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王林没有修炼,而是静静的站在院子里,引力术心随意动,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四周波乱般,雪花纷纷从他身体四周分散落下,没有一片飘在身上。

        遥望家中山村的方向,往年这个时候,爹娘都会在家里升起暖呼呼的火炉子。

        他坐在火炉子旁读书,爹在一旁拿着工具制作木雕,娘则是忙着储存腌菜。

        有时候他读书累了,便坐在他爹身边,看着他爹制作木雕,兴致起来时,更是会上前帮忙,父子之间其乐融融。

        除了这些,王林还记得自己小屋的床下面,还藏了一些木陀螺,白天有时会拿着出去在冰上与邻居伙伴玩耍。

        想到这些,王林不由得深吸口气,修仙之人需斩断凡尘,这些东西都是影响修炼的执念,王林闭上双眼,再睁开时眼中一阵清明,凡尘重重,他自问做不到无情,斩不断,所以他把这些深深的藏在了心底。

        正感怀着,忽然他神色微动,此时他已经凝气期第二层,产生了一种叫做神识的仙人本能,这一切凝气三篇上都有详细的描述。

        神识一扫,察觉到王浩向这里走来,不大一会,院子门被人推开,王浩带着皮帽、穿着皮袄,诧异的望着王林,说道:“铁柱哥,你不冷啊,穿这么少还站在外面。”

        “我掐指一算,你小子要来我这里,所以忍着寒冷出来接你啊。”王林轻笑,他的确没有感觉冷,自从达到凝气期第二层后,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要比以往强壮太多。

        王浩哈哈一笑,走进后摘下帽子,仔细的打量王林一番,忽然说道:“铁柱哥,我怎么看你好像和几个月前不大一样了?”

        王林打趣道:“那是自然,我现在已经达到了凝气期第二层,属于仙人了!”

        王浩撇了撇嘴,向房间走去,口中说道:“别吹了,咱俩资质都差不多,我有夺灵丹辅助,到现在还没达到凝气第一层,你?拉倒吧!”

        王林也不辩解,他深知有时候说实话,别人反倒不会相信,若撒谎遮掩,没准还会引起怀疑。他毕竟和王浩接触并非太深,言语上自然防备一些。

        一见如故的事情,王林自认自己做不到。

        “王浩,今儿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丹房那里不忙了?”王林回到房间,为对方倒满一杯热水,问道。

        王浩接过,吹了几下热气后抿了一小口,笑道:“这几个月你也没去丹房领东西,你那份我都留下了,今天给你送来。”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裹,放在桌子上。

        王林脸中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都不看包裹一眼,静待对方下文,他才不信王浩会平白无故只为了送东西而来。

        王浩被看的有些脸红,蓦然说道:“铁柱哥,我听说你这几个月在杂务处挺滋润的?”

        “王浩,有话直说,能帮的我一定帮!”王林为自己倒了杯水,抿了一小口,不置可否。

        王浩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靠近一些,神秘兮兮的低声道:“铁柱哥,我早就知道你是聪明人,实话实说吧,我知道你这里记名弟子探亲的仙符多,你能不能借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