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以一敌二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以一敌二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以一敌二

        “魂元天?”

        望着面前的两位浑身缭绕着浓郁死气的老者,萧炎却是一笑,那其中一人,正是当日被他出手将死寂之门抢走的魂元天。www.00ksw.org

        “小杂碎,坏我魂族大事,今日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魂元天目光怨毒的盯着萧炎,当日萧炎趁他疏忽之下,强行夺取了死寂之门,令得死亡之结彻底崩坏,导致魂族大军不得不退,这番大错,若非是因为如今情势紧张的缘故,恐怕就算他是族中元老,都是少不了一番重罚。

        而即便是如此,这段时间,他也是没少被魂天帝怒斥,现在一见到萧炎,自然是怨毒之意甚浓。

        对于魂元天的怨毒话语,萧炎倒是嘴角一撇,旋即看了一眼面前两人,眼神深处掠过一抹凝重,魂族直接是派出了两名八星斗圣来对他进行拦截,因此可见对他的必杀之心。

        不过,虽说很麻烦,但对方想要击溃他,倒也并非是什么容易的事,毕竟现在的他,也是货真价实的七星斗圣,再加上帝境灵魂,真实战斗力,远远的超过了寻常八星斗圣,这两人虽说联手,但也并非是不能一战。

        萧炎心中念头翻转,目光也是飞快的扫了一眼那几乎遍布了整个黑角域天空的激烈大战,狂暴的斗气在无数道身影的交锋间波荡而出,令得下方的岩浆海域,不断的迸射出数百丈庞大的岩浆柱。

        “战况胶着,不过能够拖延住对方两名八星斗圣,对于联军来说,也是能够减轻不少的压力。”

        战局胶着,天空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一般,不断的有着双方的强者吐血坠落,最后落进岩浆之中,被那炽热的高温化为灰烬。

        “小杂碎,受死吧!”

        魂元天望着萧炎的目光,越来越怨毒,到得后来,终于是忍不住心头的暴怒,一声厉喝,一掌挥出,顿时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掌风便是对着萧炎当头罩去,那种味道,光是令人轻嗅一口,便是感觉到体内生机在逐渐的流逝。

        “你倒是太过高看你了!”

        见到魂元天出手,萧炎也是冷笑一声,净莲妖火自体内如同风暴一般的席卷而出,化为一道火焰巨掌,硬生生的将魂元天的攻击给接了下来,而对方那诡异的死亡气息,也是被净莲妖火的净化之力,迅速净化。

        “魂生天,一起出手,杀了这小子!”

        一招接触,魂元天面色便是一变,他能够感觉到,现在的萧炎,比起当日,居然又是要强横了许多,当下急忙喝道。

        听得他的喝声,那另外一名面色阴冷如水的八星斗圣老者,也是一点头,身形一闪,出现在萧炎身后,死亡之气缭绕手指,然后狠狠按出。

        “死神之指!”

        “滚!”

        巨大的黑色手指,破空而出,刚欲对着萧炎按去,后者便是一拳轰出,恐怖的火焰风暴在拳下成形,呼啸而出,生生的将那黑色巨指震飞而去。

        “金刚琉璃体!”

        一拳挥出,萧炎猛的大喝出声,旋即其身体陡然膨胀至数百丈,璀璨的金光从其体内暴涌而出。

        “毁灭火体!”

        刚刚将金刚琉璃体施展而出,萧炎再度舌若惊雷,净莲妖火疯狂的从体内喷射而出,那庞大的身体,迅速的变得晶莹剔透起来,同时施展两种强化身体的斗技,也是唯有如今踏入了帝境灵魂的萧炎能够办到!

        两种强化身体的斗技一经施展,萧炎的气势便是变得狂暴与凌厉起来,大手挥动,一掌便是对着魂元天拍了下去,在手掌拍下的同时,其手指也是接连弹动!

        “黄泉掌!”

        “大天造化掌!”

        “黄泉指!”

        三种不同的斗技,几乎是同时间在萧炎掌下成形,然后直接是狠狠的对着那魂元天怒轰而去。

        见到萧炎这般攻势,就算是那魂元天,也是不免有些变色,这种瞬间施展多种斗技的能力,就算是他,都办不到。

        “死亡之碑!”

        浓郁的死亡气息,疯狂的从魂元天体内涌出,最后在其身前,化为一道千丈庞大的黑色墓碑,墓碑之上,响彻着凄厉之声。

        “轰轰轰!”

        众多天阶斗技从天而降,狠狠的轰在那巨大的黑色墓碑之上,庞大的能量涟漪波荡而开,令得千丈之内的空间,直接是崩溃成一片片漆黑的虚无。

        面对着如此狂轰猛炸,那黑色墓碑之上的死亡之气也是迅速的消散,最后终于是嘭的一声,爆炸而而开。

        “嗤!”

        瞥了一眼那崩溃的墓碑,萧炎刚欲继续追击,耳朵却是一动,旋即骤然转身,巨大的拳头条件反射般的对着身后空间狠狠轰了过去。

        “嘭!”

        空间波荡,一根巨大的黑色石柱破空而出,与萧炎的拳头,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顿时,响起一道嘹亮之声,而萧炎与石柱,也是蹬蹬的被弹射而退。

        萧炎的身形,退后了十数步,方才稳住,喉咙间,涌上一道腥甜之意,旋即被他咽了下去,这魂生天的实力,比起魂元天,都是要强上一线,而且出手间,尽是全力而为,不过,这种对轰,萧炎有点不好受,他同样是好不到哪里去。

        抬起目光,萧炎望着那手持石柱现出身来的魂生天,后者的脸庞,也是涌上潮红之色,甚至连气息,都是有着激烈的波荡。

        “好小子,难怪能从魂元天手中抢得死寂之门…”魂生天阴森森的盯着萧炎,语气低沉的道。

        “这小子越来越难缠,我们一同出手,耗死他!”魂元天身形闪现到魂生天一旁,森然道。

        听得此话,萧炎却是冷笑出声,手掌一挥,突然有着黑色光团从掌心浮现,最后摇身一变,化为千丈庞大的黑色巨门,赫然便是那死寂之门。

        “给我进去!”

        召出死寂之门,萧炎袖袍挥动,那大门之中,顿时涌出强烈吸力,欲将魂元天二人扯入其中。

        “嘿,小子,你竟然敢自动送上门来!”

        见到萧炎召出死寂之门,魂元天二人眼睛都是一亮,旋即森冷一笑,竟然是不做抵挡,两人直接借势冲进了死寂之门中。

        见到两人的举动,萧炎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冷笑之色,魂元天曾经犯的蠢事,他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死寂之门中,魂元天两人现出身来,然而两人刚欲赶忙寻找灵魂石抹除萧炎的印结,便是陡然发现,这死寂之门之中,居然是弥漫着滔天的火焰!

        “不对劲,快撤!”

        一见到那弥漫的粉红火焰,魂元天二人面色便是一变,这死寂之门,似乎已经被萧炎作了大手脚。

        “轰轰!”

        然而两人刚欲后退,周围弥漫的净莲妖火,便是铺天盖地而来,化为条条火龙,对着两人噬咬而去。

        “嘭!”

        魂元天二人袖袍挥动,雄浑的斗气匹练将扑近而来的火龙震散而去,身形一个闪烁下,便是出现在了死寂之门的入口。

        然而,就在两人出现在死寂之门入口时,那门口处,一道千丈身影,突然将大门堵得死死的,紧接着,可怕的灵魂音波,便是陡然袭来!

        “哞!哞!哞!”

        接连三道黄泉天怒,那可怕的灵魂音波,直接是生生的将魂元天二人震飞数千丈,在这等狂轰下,连两人的灵魂,都是涌上了眩晕之感。

        “既然进去了,那就别想出来了!”

        萧炎冰冷的笑声,轰隆隆的在死寂之门之中响起,旋即其手印变幻,一道道弥漫着毁灭之力的六色火焰,迅速的从掌心浮现,最后接连不断的飞进那死寂之门中。

        火莲呈品字形,悬浮在死寂之门中,但也并未对着魂元天二人攻击而去,然而是一个个的在其中汇聚着。

        而也就短短片刻的时间,那毁灭火莲,已然是有着十数个,那等数量,看得魂元天二人面色都是剧变,一个毁灭火莲他们不怕,但若是十几个加起来,并且在一个限制的空间中爆炸的话,那就算是他们二人,也是有些吃不消。

        “冲出去!”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一咬牙,旋即化为两道虹芒,快若闪电般的对着入口处冲去,他们决定,顶着萧炎的黄泉天怒,冲出这死寂之门!

        “晚了…”

        见到两人的举动,萧炎却是冷笑,再度丢进三朵毁灭火莲,然后心神一动,那死寂之门之中的所有毁灭火莲,都是在此刻疯狂的爆炸而开!

        而且,在毁灭火莲尽数爆炸时,萧炎突然一掌拍在死寂之门上,留在其中灵魂石上的那一道灵魂印记,直接是自爆开来!

        “轰!”

        随着灵魂石的爆裂,那死寂之门之上陡然爆炸开道道黑雾,然后其中空间,也是在此刻崩塌而下,一股无法形容的破坏之力,连同着火莲爆炸的毁灭之力,疯狂的席卷向魂元天二人!

        “他自爆了死寂之门!”

        见到这一幕,魂元天眼中也是涌上骇然以及心痛,这死寂之门他可是修炼了数百年时间,如今居然直接是被萧炎自爆了去…

        “轰!”

        然而,他的心中,刚刚闪过这道念头,那可怕的力量便是波及而来,将两人直接是吞噬而进!

        天空上,萧炎望着那疯狂爆炸开来的死寂之门,身形也是速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一次,就算这两个老鬼不死,那也必须重伤了…

        “想要抢回去,哪有这么容易?”低低冷笑了一声,萧炎心头突然一动,转头望向下方的岩浆海域,那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在那漩涡中,仿佛有着什么东西即将出现。

        “古帝洞府,终于是要重见天日了么…”

        见到这一幕,萧炎眼神也是越发的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