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章 再见云韵
  • 正文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章 再见云韵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章   再见云韵

        森白色的火焰,充斥着萧炎双瞳,好半晌之后,方才缓缓淡去,而伴随着火焰的消逝,萧炎双眼中,也是再度恢复了清明之色。www.00ksw.org

        “呼...”

        一口浊气被萧炎吐出,其脸庞上也是笼罩上一层淡淡的荧光,隐隐间,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欣喜之色,萧炎可未曾料到,他竟然能够在这短短十来日的时间,便是顺利的化去骨灵冷火之内那种抗拒性。

        “如今骨灵冷火已是彻底与我融洽,随时都可吞噬炼化...”

        萧炎面露沉吟之色,炼化吞噬骨灵冷火,所需要的时日必然不会短,如今算算行程,应该已快抵达花宗,现在吞噬的话,明显不是最好的时候。

        “还是先等将云韵的事解决后,再来吞噬炼化。”

        心中有了决定,萧炎也就放下了心来,按耐住眉心处那熊熊燃烧的骨灵冷火,目光转向一旁的纳兰嫣然,道:“还有多久能抵达花宗?”

        “应该便是这两天了,我们已经进入西北地界,距花宗也不远了...”

        “嗯,青鳞,加快一些速度,尽早赶到花宗。”萧炎微微点头,目光转向青鳞,道,伴随着越加接近花宗,他心头,也隐隐间的有着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不知道,那多年未曾见到的人儿,如今又是一般怎样的风采?

        一旁的青鳞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小手一拍身下的蛇背,那蛇身一震,在天空穿梭的速度,也是猛然加快。

        三日之后,一路风尘仆仆的萧炎三人,终于是在一片连绵无尽的山脉半空降下了速度,纳兰嫣然目光四处扫了扫,然后便是徐徐的落下虚空,从纳戒中取出一块花瓣状的东西,弹射而出。

        那花瓣状的东西刚刚弹出,便是没入了面前的虚空,而那片空间也是传出一阵奇异的波动,片刻后,一道巨大的空间屏障,便是出现在了萧炎等人视线之中。

        “如此庞大的空间屏障,手笔倒也不小...”

        见到这空间屏障,萧炎眼中也是掠过一抹诧异,这花宗虽然没有那种独自开辟空间的实力,但这种使用空间屏障隐藏宗门所在的手段,倒也并不算得小家子气。

        空间屏障徐徐的波动,旋即裂开一道缝隙,纳兰嫣然对着萧炎二人招了招手,便是率先行入其中,其后青鳞连忙收了九幽地冥蟒,与萧炎迅速跟了上去。

        一进入空间屏障,眼前便是一花,一种异常浓郁的花香之味便是迎面而来,隐隐间,这种花香之内,还充斥着极度强横的天地能量。

        “好个奇异之所...”

        萧炎身处半空,望着这隐藏在空间屏障之后的世界,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惊叹之色。

        出现在萧炎三人面前的,是一片连绵无尽的花山,这些山峰上,种满着色彩鲜艳的花朵,远远看去,如同花海一般,轻风拂动,绚丽的花瓣在天空飞舞,那般景象,仿若仙境。

        “好漂亮啊...”

        望着如此仙境,青鳞一脸的陶醉,喃喃道。

        “这片花海,应该是一处阵法吧...”

        萧炎注视着这片连绵到视线尽头的花海,眼中却是泛起一抹波动,他感觉到这片花海中,隐藏着极度磅礴的能量,甚至那些飘舞在天空上的花瓣碎片,都是隐隐间有着一种特定的玄奥轨迹。

        听得萧炎此话,那纳兰嫣然也是点了点头,笑道:“这是花宗的护宗大阵,若是没有进入之法,只会迷失在这片花海之中,没有人带领,永远也出不来。”

        “这些花,是**花吧,没想到,这种在外界颇为罕见的奇花,在这里,却是如此之多...”萧炎嗅了嗅空气中的花香,道。

        “也不全是**花,还有着其他的一些奇花,能够用来大幅度的增幅**花的效果...”纳兰嫣然微微一笑,其话音刚刚落下,隐隐间,有着一道细微的钟吟之声,从那花海之内若有若无的传出。

        “这钟声...比试快要开始了,快,跟我走,千万不要走错了,不然便是会迷失在花海内。”

        听得这钟吟之声,纳兰嫣然脸颊却是微微一变,旋即连忙催促了一声,身形一动,便是对着花海之内飞掠而去,她的飞行轨道颇为的怪异,并非是直线飞行,而是绕着一种曲线,其后的萧炎与青鳞见状,苦笑一声,也只得连忙跟着纳兰嫣然的飞行轨迹,迅速追上。

        在花海的尽头,有着一片极度雄伟的山脉,山脉之上云雾缭绕,鲜艳的花朵点缀其中,险恶的山峰上,大多都是有着一些建筑物矗立,隐隐间,能够看见一些动人的倩影以及女子的嬉笑之声。

        在山脉中央,有着一座高耸山峰拔地而起,山峰极宽,一幢幢的建筑物耸立其上,山峰之顶,是一片横切而开的巨大广场,广场由青石所铸,周遭有着花瓣纹路,异香缭绕。

        此刻的广场,周围有着不少身影矗立,目光皆是望向场中,气氛略微显得有些凝重。

        在那广场中央,有着一男一女而立,女子身着雍容锦袍,锦袍之上,绣着用金线缝制而成的花纹,看上去似乎地位不低,她同时还拥有着颇为不错的容貌,只不过略显单薄的红唇,却是隐隐间透着一分刻薄之意。

        在女子身旁,一位男子懒散而立,手中握着一柄绣着美人图的纸扇,男子身材欣长,容貌颇为的俊美,隐隐间还透着一分邪异,眉心处一颗鲜血般殷红的红点,更是令得这份邪异扩大了数倍。

        “云韵,时辰到了,该现身了!”

        当那钟吟之声缓缓落下时,那锦袍女子狭长的双眸也是微微一眯,冷喝道。

        伴随着这锦袍女子的喝声落下,半空中也是传来一道破风之声,旋即一道白色倩影,轻掠而来,然后玉脚轻轻的落于广场之上。

        白色倩影轻落在广场上,一时间,场中所有目光都是转移而去,即便如今已不是第一次看见,但不少人眼中还是涌现一抹惊艳之色。

        场中,女子白衣白裙,漆黑如墨的三千青丝如瀑布般的披散而下,垂至那纤腰间,那张绝色容颜,犹如山中不问俗事的花仙,充斥动人的空灵之色,双眸流转,眼中拥有的,仅仅只是那种沁入骨髓的轻风云淡,并没有半点的争强好胜。

        这等女人,唯有四字,方可形容。

        风华绝代。

        而这等风采,除了那与萧炎分别多年的云韵之外,还能有何人?几年的光景,令得她如同那深埋地底的佳酿一般,越来越醉人,甚至,令得人有种久醉而不醒的冲动...

        那等云卷云舒的淡雅,令得不少花宗长老都是暗暗点头,难怪宗主临死前会将花宗大统交给云韵,光是这一对比,两者间的差距便是显露而出。

        那锦袍女子身旁的邪异男子,目光望着那白裙女子,眼中也是闪过一抹火热之色,这等极品美人,对于爱美如命的他来说,简直就是拥有着致命般的诱惑。

        天地间突然尽数汇聚到云韵身上的目光,也是令得那锦袍女子玉手紧握了起来,眼中掠过深深的嫉恨之色,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今日不敢来呢。”

        “宗主,我对宗主之位并无念想,何必苦苦相逼。”

        云韵微蹙着黛眉,望着那咄咄逼人的锦袍女子,道。

        “哼,若是无念想的话, 便将老宗主毕生斗气交出来,本宗当初好心收留你,没想到你竟然还妄图染指我花宗宗主之位!”锦袍女子冷喝道。

        “若是我早知道花婆婆便是花宗宗主的话,我便不会救她了...”云韵摇了摇头,轻声道:“至于那斗气封印,已被花婆婆留在我体内,你若是真想要,来取便是...”

        “哼,还当本宗怕你不成!”

        锦袍女子冷笑一声,旋即瞥了一眼那邪异男子,却是见到后者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云韵,心头顿时怒火大盛,喝道:“妖郎,你我一起出手!”

        “云韵,你拥有老宗主的斗气传承,想必以一敌二应该不在话下,而且,花宗的规矩你也知道,伴侣二人,可以同时出手。”锦袍女子目光转回云韵,冷笑道:“你也不要说本宗欺负你,你若是有伴侣的话,也可叫上一起!”

        听得锦袍女子此话,不少花宗长老眉头都是微微一皱。

        云韵脸颊上浮现一抹微笑,缓缓摇了摇头,轻声道:“宗主动手吧,我并没有...”

        云韵话音尚未未曾说话,天际之上突然传来一阵破风之声,旋即一道身影快若闪电般的自远处暴掠而来,几个闪烁间,便是出现在了广场上的云韵身旁,然后在众多惊愕目光中,一把抓住云韵玉手,与此同时,一道极其肉麻的戏谑声音随之响起,让得云韵脸颊瞬间羞红。

        “小韵儿,我没来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