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两百四十九章 神秘纹身
  • 正文 第一千两百四十九章 神秘纹身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两百四十九章  神秘纹身

        萧炎身形缓缓的落在后山山顶,望着那盘坐在巨石上,正微笑望着他的药老,抱拳道:“幸不辱命!”

        听得萧炎此话,一旁的风尊者不由得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对着萧炎竖起大拇指,笑道:“好样的。www.00ksw.org”

        “没事吧?”药老笑着问道。

        “还算有惊无险。”萧炎摊了摊手,大致的将遗迹之中的事情说了一遍。

        “又是魂殿么...”药老微微点头,眼中,有着寒意涌动。

        萧炎笑了笑,屈指一弹,一个木盒便是出现在手中,然后木盒浮空而起,轻飘飘落在药老面前,自动打开,金光溢射间,露出了其内那宛如婴儿般的金色果实。

        “的确是魂婴果,而且还是品质最好的金品魂婴果。”见到这金色果实,绕是以药老的定力,眼中都是忍不住的浮现一抹惊喜之色。

        萧炎微笑点头,魂婴果有着两种级别,名为银品魂婴果与金品魂婴果,前者略次,后者药效最强,而萧炎在那远古森林之中所寻找到的魂婴果,则正是属于后者。

        “有了这金品魂婴果,想必你损耗的那些本源魂气,应该便是能彻底的被弥补。”风尊者抚着胡须,笑道。

        “老师今日便闭关吧,争取尽快将本源魂气弥补,那样,便是能够开始炼制躯体...”萧炎道。

        药老微笑点头,目光望着萧炎,突然轻声道:“小家伙,有没有想你父亲?”

        听得药老突然说起这话,萧炎一怔,旋即默然,嘴唇紧抿,眼中有着一抹深深的愧疚,萧战是他的亲身父亲,骨子之中流淌着同样的血脉,幼年时,后者对他百般宠爱,即便是在他人生最为低迷的时候,那种宠爱依旧没有因为任何的缘故而褪色,因为,他们是父子。

        简简单单的两字,却是有种任何事物都是无法抹除的血脉联系。

        算算时间,父亲落入魂殿手中的时间,其实比药老更久,当年他被擒时,萧炎尚还只是一个抱着满肚子的愤恨闯上云岚宗的稚嫩少年,他对萧炎,从小便是寄于了极大的厚望,始终坚信,萧炎会改变萧家,会让得这个越发没落的家族,真正的变得强大。

        现在的萧炎,已是成为名扬中州的一流强者,斗尊级别的实力,若是放在那加玛帝国中,足以成为传说般的存在,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似乎达到了当初萧战对他的期望,但可惜,他却并未见到自己儿子化龙翱翔那一刻。

        “我会救出父亲的,这是我对大哥二哥的承喏,救不回父亲,我没脸见他们...”萧炎轻声道,声音透着一分嘶哑,魂殿这座大山,从他尚还稚嫩时,便是一直的压在他的肩膀上,不过所幸,他并未被压垮,反而在这种压力下迅速成长,直到今天的地步。

        “老师会帮你的...即便代价是这条老命。”药老轻轻拍了拍萧炎的肩膀,笑道:“若是你父亲能够知道当年的那个小男孩如今已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强者,应该也会很开心的。”

        萧炎笑笑,眨了眨眼睛,将略微有些酸意的感觉忍下,旋即问道:“老师可曾知道父亲被魂殿关押在中州的何处?”

        “并未在中州的任何地方。”药老摇了摇头,道。

        闻言,萧炎一怔,皱眉道:“什么意思?”

        “我也不太清楚为何魂殿会那般看重你父亲,我唯一所能够猜测的,便应该是你身上那古玉的缘故...”药老也是眉头微皱,道:“古族有古界,而魂殿的实力与底蕴,也并不逊色古族...”

        “老师的意思...魂殿也有自成的空间?”萧炎微惊,道。

        “魂界...”药老轻轻点头,低声道:“不过知道魂界存在的强者,放眼中州,也只是极少数,而至于魂殿的入口,就算是我,也不知情...”

        “我父亲...被关押在魂界?”萧炎沉声道。

        “嗯。”

        萧炎袖中的拳头微微紧握,手指轻轻磨挲纳戒,一枚泛着古老气息的古玉,悄然浮现手中,陀舍古帝玉,魂殿的目标所在,但得到这东西这么多年来,他却丝毫未能感觉到这东西有什么作用,除了当年在迦南学院的塔底深处修炼时,这古玉有着一点异动外,这么多年,便是再未出现过第二次。

        “魂殿这个势力,庞大而神秘,经过我多方查探,据说,在很久以前,魂殿有另外一种名字...”药老双眼微眯,轻声道:“魂族。”

        “魂族?”

        萧炎握着古玉的手掌微微一抖,道:“难道是跟古族一样, 是从远古传承下来的?”

        “这个我便不太知情了...不过或许你那小女友会知道一些消息。”药老摇了摇头,叹息道,越跟魂殿打交道,便是越发的察觉到这个在大陆上盘根错节的势力的神秘与诡异。

        “薰儿么...”萧炎微微点头。

        “我所能告诉你的,便是这么多了,不过不管你最后与魂殿将会如何,老师始终站在你身后,即便...拼上这条老命。”

        药老微微一笑,拍了拍萧炎的肩膀,握着木盒,双手负于身后,缓缓的对着山下行去。

        望着药老与风尊者的背影,萧炎也是笑了笑,深吐了一口气,仰头望着天空,脸庞上,逐渐的浮现一抹坚毅。

        “父亲,不管魂殿有多强,我也会将你救出来,等着我...”

        在将魂婴果交给药老之后,药老便是选择了最快速度闭关,只要本源魂气被再度弥补,那么他方才能够真正的恢复巅峰实力,并且日后,说不定还有着向那斗圣阶别进军的潜力与希望。

        而在药老闭关后,萧炎等人先是好好的休整了几日时间,在这几日内,慕青鸾等人也是火急火燎的赶回了星陨阁,在听得任务完成后,也都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休整了几日,在状态恢复巅峰后,萧炎又是开始了头疼,这一次,他头疼的,是青鳞体内的毒。

        帝蟒蚀心毒,乃是中州上极为有名的剧毒,这种毒药相传无药可解,不过萧炎也说过,时间没有不可解之毒,只是未曾寻找到罢了,而为了此,他埋首药老所留下的众多药典之中,甚至还将小医仙当年得到的那七彩毒经也借来研读了一番。

        不过虽说被这剧毒搞得头疼,但好在皇天不负苦心人,在这天昏地暗的找了四五天时间后,萧炎终于是摸索出了一些解毒之法。

        星陨阁后山,一处僻静幽凉的山洞,山洞中心处,有着一个由岩石修葺而成的小池子,此刻的池子中,清澈的池水正咕噜噜的冒着水泡,看上去如同沸水一般。

        在池子旁边,萧炎时不时的从纳戒中取出一些药粉,药液般的东西,然后撒入池子之中,而在那池子的清澈池水逐渐的转变成淡红色后,他方才收手,手掌一翻,一个小玉瓶便是闪现而出,玉瓶内,透着一股浓郁得宛如实质般的精纯能量。

        “呜...”

        见到这小玉瓶,萧炎怀中的雪白小兽顿时呜鸣了一声,现在的小兽神情异常萎靡,连毛发都是黯淡了一些,看得人心疼不已。

        “放心,以后会补偿你的。”萧炎苦笑一声,从纳戒中取出几枚丹药塞进丹兽嘴中,后者这才略微振作。

        见状,萧炎这才松了一口气,为了让这家伙贡献一点鲜血出来,他可真是费尽了苦心。

        “滋滋!”

        玉瓶倾斜,银色的液体顿时徐徐的滴落而下,最后落在池子之内,顿时爆发出滋滋的刺耳声响,而伴随着这些液体的滴入,池子内,顿时弥漫出一股极其精纯的能量波动。

        “青鳞,褪去衣衫进入池中吧,你若是能够将这些能量都吸收了,应该能够彻底将你的等级稳定在斗尊层次。”萧炎收好玉瓶,偏头对着一旁的青鳞笑道。

        闻言,青鳞先是一怔,旋即脸颊浮现一抹绯红。

        “我明白...”瞧得她这般模样,萧炎也是笑了笑,转过身去,道:“因为要随时加各种药粉,所以怕是不能离开了。”

        “嗯...”

        青鳞红着脸,低若蚊鸣般的嗯了一声,然后迅速褪去衣衫,噗通一声,便是轻灵的跃进了小池之中。

        听得入水声音,萧炎这才转过头,目光看向池中,只见得青鳞仅仅只露了一个脑袋在水面外,长发被水汽打湿,沾染在脸颊上,反而是凭添了一分动人小妩媚。

        “进入修炼状态,吸收池水中的药力吧。”萧炎柔声道。

        听得萧炎这轻柔的声音,青鳞心中的羞涩与紧张方才逐渐的减弱一些,稳定下心神,双眸微闭,缓缓的进入了修炼状态。

        见到青鳞顺利进入修炼状态,萧炎也是微微一笑,刚欲起身,目光却是突然顿在青鳞那露出水面的光洁背面,在那池水雾气的升腾间,其背后,隐隐浮现了一个神秘纹身,那纹身,细细看去,似乎像是一条盘踞的巨蟒,不过这巨蟒好像有着九个蛇头...

        在萧炎愕然的注视着那神秘的纹身时,那九头蛇的之中一个脑袋紧闭的蛇瞳,突然在此刻,猛然睁开,顿时,一股凶戾之气,毫无预兆的自萧炎心头暴涌而出,令得他眼睛都是瞬间血红了起来。

        “呼...”

        暴戾浮现瞬间,萧炎便是有所警戒,身形急忙暴退,眼睛也是赶紧从那纹身上转移了开去。

        目光转移而开,萧炎眼睛也是逐渐恢复正常,轻轻咽了一口唾沫,心头满是惊骇,青鳞的身上,怎么会有如此凶悍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