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灵魂测试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灵魂测试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灵魂测试

        在萧炎从席位之上站起时,另外四大家族席位处,也是有着四名身影缓缓站起,一时间,全场目光顿时汇聚在五人身上。www.00ksw.org

        丹,曹家所派之人,的确未曾出乎叶重意料,正是那曹休与丹轩,而白家,则是如今白家年轻一辈的最为杰出者,那名为白鹰的男子,至于邱家,也是一位身材略有些矮小的男子,虽然萧炎并不认识,但能够被邱家派出来,想必自然也不会是寻常之人。

        场中的盛长老目光缓缓的扫过五人,然后在萧炎身上顿了顿,他与叶家以前倒是有着一些交情,但随着这些年叶家因为没落,而很少再来圣丹城,因此关系也是淡了许多,不过对于他们如今的处境,盛长老也是有着一些同情,也曾经帮着说过一些好话,方才令得叶家至今还保存着最后的一线生机。

        “代表家族参加考核者,进场吧...”

        听得盛长老那淡淡的话语,萧炎等人也是在那全场目光注视下,徐徐走下,然后各自带着一丝戒备的隔开一段距离,站于广场之上。

        “丹家丹轩,见过盛长老。”丹轩身体笔直而立,对着盛长老抱了抱拳,恭声道。

        “曹家曹休...”

        “白家白鹰...”

        “邱家邱机...”

        在丹轩之后,曹休几人也是抱拳行礼,盛长老乃是丹塔八大长老之一,地位远非寻常长老可比,对于他,即便是五大家族,都是要客气相待。

        “叶家代表,萧炎,见过盛长老...”这等礼节,虽然无用,但却是必须的,萧炎不是什么毛头小子,自然是不会盛气凌人的故作姿态将之省去。

        萧炎的话音一落,利马便是令得大殿之内众多诧异的目光投射到了他身上,但在座的人消息皆是颇为灵通,倒也是隐隐间知道萧炎与叶家的一点关系,因此也并未感到太过奇怪,毕竟这种考核,也的确并未限制五大家族寻求外援。

        “呵呵,萧炎么...这名头最近可是挺响的啊。”盛长老抚着胡须,笑道,他所说的,自然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冰河谷之事,那爆发在叶城的惊天大战,可是成为丹域一个不小的谈料。

        “小打小闹,怎入盛长老法眼...”萧炎笑笑,道。

        “怎会是小打小闹,你连我白家之人都敢随意出手,明显很是不将我白家放进眼中啊,虽说冰河谷奈何不了你,但你得知道,这里是圣丹城,可不是叶城那弹丸之地!”萧炎话语一落,一旁那白家白鹰,却是冷笑一声。

        对于白鹰的冷笑嘲讽,萧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未与他争吵什么,十指交叉,放于身前,犹如未曾听见白鹰的挑衅一般。

        见状,白鹰冷冷一笑,他也早便听说过萧炎也是一名七品中级的炼药师,但这却并非是能够让得他忌惮的理由,七品中级,也是有着高低强弱之分,他在一年前便是踏足了这个层次,而萧炎,却是几天之前,方才考核得到七品中级的等级徽章。

        对于两人间那不和谐的气氛,盛长老也并未阻拦,这种事经常出现,也算不得什么稀奇,只要不扰乱考核举行,便随他们彼此折腾去。

        “既然都没什么问题,那我们今日的考核,便开始吧...”

        盛长老缓缓退后,在其身后,有着一块被黑布遮掩之物,他伸手将黑布扯去,露出一块足有丈许高的石碑,其实说之是石碑并非是极为准确,因为这石碑极为的透明,看上去就犹如水晶一般...

        “我们的考核,分为三项,而这第一项,便是测魂。”

        “众所周知,灵魂,是炼药师最为重要的根本,只有足够强大的灵魂,方才拥有足够的灵魂感知以及灵魂操控...”盛长老指着石碑中心处,那里有着一块圆形的光滑镜盘,道:“你们各自将自己的灵魂力量输入其内,而在这镜盘上,则是会测验出你的灵魂数值,这个数值,丹塔将之称为魂值...”

        “魂值只要达到四百以上,便是及格,而这些年五大家族考核时的魂值测试,最高纪录,便是曹颖,她当年测验出的魂值,达到了976,至今未破...”

        说到这里,盛长老目光也是转向曹家首位,那里,一身黑色衣裙的曹颖正用玉手托着香腮,另外一只手把玩着一枚圆润玉珠,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周围的目光注视而有什么变化。

        “呵呵,既然都知道了规矩,那么便开始吧,谁先来?”盛长老收回目光,对着萧炎五人笑道。

        盛长老话一落,五人便是陷入了沉默,片刻后,那邱家名为邱机的男子,方才率先走出,然后手掌轻贴着石碑,眼眸微闭,灵魂力量顺着手臂,暴涌而进...

        “滴滴滴。”

        随着灵魂涌入石碑,只见得石碑中心的那光滑镜盘突然传出一道滴滴声,然后血红的数字,猛然飙升而起,最后持续了十来秒后,方才在众多目光注视中,停留在了707的位置。

        在数字定格之后,邱机方才松开手掌,看了一眼镜盘上的数字,轻松了一口气,这个数字,已经不算低了,一些寻常的七品中级炼药师,还达不到这数额。

        一旁的萧炎见到这数字,也是若有所思,他能感受到这邱机拥有着不错的灵魂力量,但这最后的数值,居然只是707,而管中窥豹,他也是能够隐约察觉到那曹颖的恐怖,毕竟她在两三年之前,便是远远的超过了这个数字,也不知道她如今,又是达到了何种层次?

        有了结果,邱机也是缓步后退,反正这个数额是远远超过了及格线,他已经不再需要担心什么。

        邱机退后,白鹰紧跟而上,在走出行列时,他冷笑着瞥了萧炎一眼,这才将手掌贴于石碑之上,略一吸气,灵魂力量暴涌而出!

        “滴滴滴!”

        随着白鹰体内灵魂力量不断的输出,那镜盘上的血红数字,也是飞速飙涨,短短几秒时间,便是达到了七百,然后滴答滴答的停在了785的数值上。

        望着石碑上的数字,大殿之内也是响起一些窃窃私语,白家席位上的那些白家之人,更是满脸得意之色,那位当日在分塔考核等级徽章时萧炎所见到的那名白衣冷艳女子,此刻望着白鹰身影时,也是异彩连连。

        盛长老看了一眼镜盘上的数值,也是缓缓点了点头,这成绩已是能够算做上等了,白家这年轻一辈的最强者的名头,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手掌轻轻压了压,大殿之内的窃窃私语方才顿下,盛长老目光转向萧炎,丹轩以及曹休三人,笑道:“该你们了...”

        闻言,三人对视一眼,那曹休淡淡一笑,道:“既然两位都先最后出手,那便先由我来献丑吧。”

        说完,他便是踏着步伐,缓步行至石碑之前,手掌触摸着石碑,眼睛猛的一睁,一股极为强大的灵魂力量,自其体内如山洪般的暴涌而出。

        “滴滴滴!”

        伴随着曹休体内灵魂能量暴涌,只见得那镜盘上的血红数字,也是迅猛飙升,眨眼间,便是突破八百,最后终于是缓缓的停顿在了846的数值之上。

        望着石碑镜盘上的魂值,大殿内也是响起许些惊叹之声,这个数值,在七品中级层次中,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该你二人了…”

        曹休缓步退后,然后将目光转向丹轩与萧炎,道。

        闻言,丹轩微微点头,冲着一旁的萧炎温和一笑,这才缓步走出。

        丹轩的走出,无疑是令得大殿之中无数目光齐聚了过来,甚至是连一直都漫不经心的曹颖,都是将美目投射而来,丹轩,丹家大名鼎鼎的天才,很多人都知道,这丹轩,日后定将会成为丹家的掌舵人,以他的实力与性格,皆是具备着这种资格。

        在那一道道目光注视下,丹轩停步于石碑之前,手掌轻贴在石碑之上,脸庞上,并不见丝毫的紧张之色。

        手掌触着石碑,丹轩缓缓闭目,一股磅礴灵魂力量,缓缓自其体内暴涌而出,隐约间,连其周身的空间,都是出现了许些扭曲之感,看得一旁的盛长老,眼中掠过许些惊讶。

        磅礴的灵魂力量暴涌进入石碑,然后急促的滴滴滴声再度响彻,镜盘之上的血红数字,开始以一个令人心跳加速的速度,猛然飙涨!

        飙涨的数值,眨眼便是突破了七百,然后下一瞬突破八百,此时,速度方才徐徐减慢,但那数字,依旧是在缓缓的向上跳动,最后,在众人轻吸冷气间,终于是顶破八百顶峰,停顿在了903的数值上...

        望着镜盘之上的血红数值,满场安静,一道道赞叹不已的目光投射在丹轩身体之上,不愧是丹家下一任的掌舵人,果然非常人可比。

        盛长老也是在此刻笑着点了点头,丹轩能够达到这种数值,想必不久之后,他便将会晋入七品高级炼药师的层次,而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尚还年轻,日后,说不定还有资格踏足那真正的宗师之境!

        曹家席位上,曹颖美眸中也是掠过一抹诧异,旋即唇角掀起一抹淡淡弧度,这丹轩果然不弱啊,虽然依旧是有点不够,可比起其他同一辈的人来说,却是相当杰出了...

        场中的惊叹之声在持续了好片刻之后,终于是渐渐的安静下来,然后,所有目光皆是汇聚在了那最后一道身影上,这是叶家的最后机会,如果萧炎最后的数值没有超过白鹰晋入前三的话,那么叶家,便是彻彻底底的完了...

        叶重等人,此刻也是极为紧张的望着萧炎,如果连这第一项考核便是未曾冲进前三的话,那么后面的考核,其实也就没有必要再进行了...

        曹颖微微抬眼,妖气盎然的美眸也是饶有兴致的盯着萧炎,她也很想知道,这个有些名气的家伙,究竟是真有本事挽救叶家呢,还是在故作镇定?

        在那全场所有目光注视下,萧炎也是缓缓的吸了一口气,面色古井不波,缓步上前,然后,手掌轻轻的贴在了石碑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