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斗宗巅峰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斗宗巅峰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斗宗巅峰

        山谷之口,是一个约莫几丈宽大的通道,在那通道上方的山壁处,小医仙与欣蓝盘腿而坐,在她们身旁,是眼神空洞的地妖傀。www.00ksw.org

        欣蓝玉手托着香腮,目光不断的望着山谷中扫去,这几日的等待,谷中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道进展究竟如何了...

        “唉...”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欣蓝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刚欲对着身旁的小医仙说话,后者紧闭的眼眸,却是陡然睁开,俏美的脸颊,瞬间涌上一抹凝重之色。

        “怎么了?”

        见到小医仙这般模样,欣蓝也是吓了一跳,急忙道。

        “冰河谷的人...来了...”小医仙美目中闪烁着冰寒之色,缓缓的自地面站起身来,淡淡的杀意,逐渐的从体内缭绕而出。

        听得小医仙此话,欣蓝脸色也是骤变,目光连忙对着谷外望去,果然是在那远处,隐约见到了一些白影。

        “你便是厄难毒女吧?”

        在欣蓝目光望向谷外时,一道淡淡的苍老声音,突然缓缓的从远处传来,然后落进小医仙二人耳中。

        对于这道声音,小医仙并未回答,美目闪动着冰冷之色,玉手一握,澎湃的灰紫斗气,犹如两条巨蟒般的徐徐延伸而出,旋即在其周身蜿蜒席卷...

        在那道苍老声音落下后不久,谷口处的空间,突然轻轻的波动起来,旋即,一道拄着蛇拐的佝偻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小医仙二人目光注视之中。

        随着这道佝偻的身影出现,其身后又是响起大片的破风声响,片刻后,一道道白色身影,整齐的落在了那佝偻身影之后,现身后,这群人皆是默不作声,隐隐间,一股肃杀之气,缓缓的扩散而开,令得周遭的毒气,都是被冲散了开去。

        在那道拄着蛇杖的老者出现时,小医仙眼瞳便是微微一缩,玉手悄然紧握,声音清冷的道:“果然是斗宗巅峰的强者,冰河谷,还真是舍得!”

        “呵呵,为了厄难毒女,由老夫出手倒也不算太过,而且按照我冰河谷的规矩,杀我谷中长老者,必然也得将之擒回去,以极刑处之。”那拄着蛇杖的老者,自然便是进入落神涧寻找萧炎一行人的那位冰河谷天蛇长老,此刻的他细密的眼睛看了一眼山谷上方的小医仙,微微一笑,声音中,有着一种漠然的味道。

        “他是...冰河谷的天蛇长老?”小医仙身后的欣蓝,也是因为那突然出现的大批冰河谷强者而脸颊略微有些苍白,特别是她的目光顿在那老者身上时,那份苍白不由得更甚,当下便是失声道。

        “天蛇长老?”小医仙一怔,旋即也是略微有些动容,对于此人的名声,即便是她这进入丹域不久的人都是有所耳闻,传闻这老家伙不仅实力强悍,而且也是将冰河谷那冰尊劲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寻常斗宗,根本就不是其十合之将,而且此人每次出手,都是不留活口,而且还仗着那冰尊劲的霸道,将对手生生的冻成栩栩如生的冰雕,令人望而生畏。

        这老家伙的凶名,在中域可是相当不弱,小医仙倒是没想到,这一次冰河谷派出来的强者,居然便是这个老怪。

        “怎只有你二人?我记得似乎还有一位青年以及一道实力不错的灵魂体吧?”天蛇蛇拐轻轻的在地面上跺了跺,笑道:“让他二人也出来吧,今日,老夫不会放过一人的,不然不好跟谷主交代。”

        “就怕你没那本事。”小医仙冷笑,偏头对着欣蓝沉声道:“你去谷中,照看萧炎他们。”

        闻言,欣蓝迟疑了一下,但一想到自己留下也只会成为小医仙累赘后,也只得一咬牙,然后迅速后退,然后跃进谷中。

        “看来都是在这谷中,难道是因为上次跟天毒蝎龙兽交手时受伤了不成?”对于欣蓝的离开,天蛇也不以为意,今日,这群人,一个都跑不掉。

        小医仙黛眉微皱,没想到这老怪让他们与天毒蝎龙兽交过手都知道,果然是有些门道...

        “蛇老,此女便交给我们吧,您老歇息着便是...”在天蛇身旁,那三名白衣老者看了一眼小医仙,然后恭声道。

        “不用,对于这厄难毒女,老夫也很感兴趣...”说到此处,天蛇突然摸了摸耳后,那里有着一块深褐色的伤疤,伤疤上,隐隐有着一些难看的坑洞,就犹如肉块被从那里生生挖走了一般,令得人看上去便是有着打寒颤的感觉。

        摸着这块褐色伤疤,天蛇浑浊的双眼猛的涌出一股寒意:“上次与那位厄难毒体交手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不过对于他我倒是记忆尤深,今日,便再让老夫瞧瞧,这一届的厄难毒体,又是能达到何种地步?”

        闻言,那三名白衣老面面相觑了一眼,皆是不敢再言语,当年惨败于那位拥有厄难毒体的强者手中,一直都是天蛇心中的血疤,他们可不敢在这上面多说什么。

        “你们守住山谷四周,不要让任何人逃出!”拄着蛇拐,天蛇缓缓的行出,然后脚掌踏着虚空,一步步的行至半空,目光瞥了一眼小医仙与其身旁的地妖傀,淡淡的笑道:“今日除了你以外,山谷中,不会再有其他的活口。”

        小医仙脸颊冰寒,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谷内,玉手忍不住的紧握起来,谷中依旧没有什么动静,看来天火尊者的**融合,依旧还未完成。

        “只能尽量拖延了,希望萧炎能够加快速度吧!”

        轻吸了一口气,小医仙莲步轻移,而就在其脚步刚刚踏下时,一旁的地妖傀,却是犹如受到牵引一般,嘭的一声,一脚狠狠跺在地面,旋即直接对着那天蛇暴掠而去。

        见状,小医仙也是急忙施展身形迅速跟上,掌心之中,磅礴的斗气化为两条灰紫斗气巨蟒,嗤的一声便是划破长空,对着天蛇噬咬而去。

        “这便是那傀儡么?果然有些不凡,不过,真正的斗宗巅峰,可不是依靠数量,便是能够抗衡...”望着那率先掠来的地妖傀,天蛇却是淡淡一笑,干枯的手掌缓缓一握,只见得地妖傀面前的空间诡异蠕动,瞬间后,居然直接化为一片实质。

        “嘭!”

        地妖傀狠狠的撞击在那片空间墙壁上,其上所蕴含的反弹效果,尽数将那份力道,送还至其身体之上,旋即直接将其震得倒飞而出。

        随手震退地妖傀,天蛇干枯的手爪缓缓抬起,然后对着小医仙所在的方向,猛的一抓,顿时,一只丈许庞大的寒气巨掌,暴射而出,一把抓住那两条灰紫斗气巨蟒,狠狠一捏间,两条巨蟒,便是崩裂而开,化为无数能量光点,倾洒而下。

        一掌捏碎巨蟒,天蛇脸庞上浮现一抹冷笑,手掌一挥,巨掌闪电般的出现在小医仙面前,然后一掌狠狠扇下!

        感受到那猛然而至的惊人寒气,小医仙俏脸顿时一变,在这种惊人的寒气下,她察觉到连体内的斗气流转,都是变得阻塞了起来。

        “好强的冰尊劲!”

        脸颊涌上凝重,浓郁的灰紫斗气急速自小医仙体内暴涌而出,然后闪电般的在其头顶凝聚!

        “嘭!”

        寒冰巨掌毫无阻碍的落下,在与那浓郁灰紫斗气碰撞间,恐怖的寒气暴涌而出,那灰紫斗气之上,顿时浮现了一点点细小的冰屑,巨掌落下,几乎是呈摧枯拉朽之势,将小医仙的防御尽数摧毁。

        “噗嗤!”

        防御轻易被破,小医仙尚还来不及后退,那庞大的劲力便是隔空击中其身体,当下便是一口鲜血喷出,娇躯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然后重重的撞击在山壁之上,强猛的劲道令得山壁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仅仅是一回合,小医仙便是不敌而退,斗宗巅峰,居然强悍如斯!

        一掌击溃小医仙,天蛇微微一笑,刚欲追击,一道银色身影却是悍不畏死的再度暴掠而来,拳头之上,银光闪烁!

        感受到银色身影拳头之上的凌厉劲风,天蛇眼中却是浮现一抹淡淡的不屑,空有一身蛮力而已,对付寻常斗宗尚还可行,但对于他来说,却无疑只是莽夫。

        雪白的寒气迅速在天蛇手臂之上凝聚,转眼间便是化为一只寒冰拳套,旋即,一拳击出!

        嘭!

        冰拳与地妖傀的那一拳,以一种极具视线冲击力的速度,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顿时,冰屑四溅!

        冰屑从冰拳上四射而出,天蛇一声冷笑,手臂突然犹如蛇一般,诡异的蠕动而起,旋即猛的一震!

        砰!

        潮水般的力量,在其手臂蠕动间,暴涌而出,这股力量中,似乎还蕴含了地妖傀的力量,那诡异的蠕动方式,几乎是将地妖傀的击出的力量,尽数的反馈而回。

        劲力成波浪般的扩散而出,地妖傀胸膛处,直接凹陷得出现了一个半指深的拳印,若非它本身就没有半点生机与痛觉,恐怕光是这一拳,他便是得葬生在天蛇手中。

        不过即便如此,地妖傀依旧是被狠狠的震落而去,最后接连震碎了好几块巨石后,方才被深深嵌入山壁之中。

        “不过如此...”

        手中蛇拐轻轻拄着虚空,天蛇望了一眼迅速溃败的小医仙一眼,淡淡一笑,道:“比起上一任厄难毒体,如今的你,可是差了不少,乖乖跟我回冰河谷,或许还有活路,不然的话,下场不会比其他人好...”

        小医仙脸颊冰寒,抹去嘴角的血迹,手印变动,刚欲解开厄难毒体封印,一道轻笑之声,却是突然缓缓自山谷之内传出。

        “我看回冰河谷还是不必了,这落神涧是个不错的埋骨之地,用来埋葬你这把老骨头,待遇应该不算差...”

        半空中,天蛇脸庞上的笑容缓缓收敛,目光阴沉的望着那谷口方向,那里,两道身影,缓步而出...

        天蛇的目光在前面那道年轻身影顿了顿,旋即便是转向其身后的那名脸带笑容的老者,然后...阴沉的脸色,缓缓凝固。

        “斗尊?”

        轻轻的声音,噙着一丝呆滞与惊骇,突然传遍而开,令得这片天地的空气,悄然凝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