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冰河谷的剿杀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冰河谷的剿杀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冰河谷的剿杀

        望着那洞口处的白色倩影,萧炎那紧绷的心,也是逐渐的松懈而下。www.00ksw.org

        “还好没事...”

        心中低低的自语了一声,萧炎目光便是迅速转向山涧半空的那名老者,老者满头白发,一身白衣,衣袍之上有着许些雪白色的雪花纹路,整个人看去,几乎是由里自外的透着一分寒意。

        目光在这老者身上顿了顿,萧炎眼眸也是略微虚眯:“六星斗宗...”

        略作沉吟,萧炎视线转下,此刻的山涧周围,还有着几十名白影矗立,显然应该也是冰河谷的弟子,他目光扫视了一圈,然后便是顿在了山涧边缘一处凸出来的巨石上,那里,还有着两名白衣老者负手而立,而那当先者的那位老者的实力,居然也与半空上那人相仿,达到了六星斗宗的层次,至于其身后者,虽说不及其他两人,但也是一名实力达到二星的斗宗。

        “居然有三名斗宗强者,而且还有着几十名冰河谷的精锐弟子...这冰河谷,还真是舍得啊。”漆黑眸中掠过一抹冷意,萧炎低声自语道。

        “萧炎大哥,那两人便是冰河谷的长老,冰元与冰符,他们实力很强,小心...”欣蓝美目也是扫过一圈,然后脸颊一紧,道。

        萧炎微微点了点头,这般阵仗虽然不小,但对于如今的他,却并不具备压迫般的威胁性,如今的地妖傀便是能拦下一名六星斗宗,更何况他还身怀天火三玄变以及纳戒中的天火尊者...

        “厄难毒女,你逃不掉的,你中了由我冰河谷的冰尊劲,除非有我冰河谷的解药,不然的话,一月之内,体内残留的玄冰气,会将你体内一切生机尽数冻结!”半空之上的那名老者,目光淡漠的望着洞口处的小医仙,道:“跟我回冰河谷,是你唯一的活路。”

        山涧洞口处,小医仙那对不含丝毫情感的灰紫双眸,瞥了这位老者一眼,苍白的脸颊上浮现一抹讥讽,清冷的声音,带着许些寒意的在山涧上空回荡:“在冻结生机之前,我会将这具身体尽数毁灭,不会给你们冰河谷留下任何的东西!”

        听得此话,半空中的那名老者眼中寒芒顿时暴射,缓缓的道:“你这是在断绝自己唯一的生路...”话音落下,他似也是并不想再拖延什么,一股惊人的寒气,逐渐的从其体内暴涌而出。

        “既然你不喜欢走活路,那么便由老夫亲自出手将你擒回冰河谷吧...”

        随着最后一个字音的落下,那白衣老者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旋即寒气缭绕间,一片密密麻麻的冰锥凭空浮现...

        嗤嗤嗤!

        老者袖袍轻挥,面前那无数冰锥顿时一阵剧烈颤抖,咻的一声,便是铺天盖地的暴射而出,那密集的范围,直接是将山洞所在的十丈之内,尽数囊括!

        望着那撕裂空气暴掠而来的冰锥,小医仙也是黛眉微皱,如今她身受重伤,根本就不可能是这冰元的对手,而且更何况,在那山涧周围,还有着两名斗宗强者,这两人若是出手,恐怕此次她真的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即便真是死,也定然不能落在他们手中!”

        浓郁的灰紫斗气源源不断的自小医仙体内涌出,然后将洞口尽数覆盖,冰锥射来,顿时迅速消融,但在冰锥的连续冲射下,灰紫斗气所形成的能量罩,也是迅速变得淡化。

        咔!咔!

        其余的冰锥,则是尽数射在山洞周围的山壁上,一层层厚厚的结冰顿时咔咔的蔓延而出,而在这等寒气之下,即便是连周围的毒气,都是变得稀薄了许多。

        感受着周围迅速大涨的寒气,小医仙脸颊也是微变,这些寒气极为的怪异,若是被侵入体内,必然会极其的麻烦,当初她便是一个不慎被这寒气入体令得斗气出现滞塞,方才被冰元冰符两人施展那所谓的冰尊劲,重伤而退...

        “不能在此多留...”

        心中闪过这道念头,小医仙当机立断,身形化为一抹闪电冲出山洞,然后居然是直接对着那山涧深处掠去。

        “冰封阵!”

        小医仙刚刚冲出山洞,几十道冷喝声便是同时响起,旋即天地间寒气暴涌,只见得那山涧之中,空间瞬间凝固,然后在一片咔咔的声音中,凝结成了一片厚实的坚冰,眨眼时间,便是在这山涧之中形成一片将近几十丈庞大的冰柜,而小医仙与那冰元,皆是被封于其中,里面的人,再也看不见外面,但外面,却是能够将里面之人的一举一动,都是收入眼中。

        “还想逃?”

        天空上的冰元见状,脸庞上不由得浮现一抹冷笑,身形一动,一眨眼间便是出现在小医仙身后,寒气缭绕拳头,然后狠狠一拳轰出!

        察觉到身后暴涌而起的惊人寒气,小医仙也是瞬间转身,玉手之中,灰紫斗气急速涌动,然后也是一掌挥出。

        “嘭!”

        拳掌交接,一股惊人的气浪顿时成环形般的对着周围席卷而出。

        在这等气浪反冲下,冰元急退了两步,而小医仙却是直接被震得倒飞而退,如今的她本就是重伤之体,战斗力大减,根本不可能会是一名六星斗宗的对手。

        稳住身形,小医仙那本就苍白的脸色不由得更甚,目光扫过四周那密不透风的冰强,脸颊上不由得浮现一抹苦涩之意,看来今日,真的是无路可逃了啊...

        “跟老夫回冰河谷,你还有活路走,若是冥顽不灵,那便休怪老夫心狠手辣!”

        冰元脚掌踏着虚空,缓缓的走向萧炎,语气依旧是那般淡漠。

        望着那缓步而来的冰元,小医仙那对灰紫双眸中,寒意也是逐渐涌盛,玉手迅速结出奇异手印,到了这一步,只能解开厄难毒体的封印了,虽说如今一来,会令得毒体爆发时间大大提前,但总比现在就落在这老家伙手中来的好...

        见到小医仙的手印,冰元似是也知道她想要拼命一搏,当下脸色也是一沉,身形闪电般掠出,掌心中,惊人的寒气急速缭绕。

        冰元的速度极为迅猛,几个眨眼间,便是直接追上了迅速后退的小医仙,漠然的脸庞上抚摸一抹森冷, 被寒气所缭绕的手掌,直接带起刺骨寒劲,旋即化为一道道残影,将小医仙周身空间密布。

        低沉的音爆,在这等凶猛掌风下成形,那寒气直浓郁,连空气都是直接变成了一阵阵淡淡的白雾升腾。

        小医仙的娇躯,便犹如那狂风骤雨之间的一叶小舟般,不断的左摇右摆,闪避之间,皆是显得极为的凶险,差之毫厘,恐怕便是会被狠狠击中。

        不过虽说勉强避开了冰元的那犹如潮水般的攻势,但小医仙想要解开封印的手印,也是被阻碍得打断了去,当下是险象环生,极为的惊险。

        嘭!

        又是一记寒风袭来,已经避无可避的小医仙只能再度举掌,然后与冰元硬碰了一次。

        “噗嗤!”

        一口殷红鲜血喷出,小医仙娇躯直接是被震飞而去。

        冰元面色冷漠,在那殷红鲜血抵达面前时,一股寒气从其嘴中喷出,将之尽数冻结...

        “你的厄难毒体,还并未真正的达到顶峰,不然的话,光凭老夫的话,还真是奈何不了你,但可惜...”冰元望着那搽去嘴角血迹的小医仙,淡淡一笑,双眼中的寒意,却是并未因此而减弱。

        话音一落,冰元也是失去了再说话的耐性,身形一闪,再度对着小医仙闪掠而去,这一次,他眼中,却是逐渐的涌上了许些杀意,只要厄难毒体还保存着,小医仙是否活着,都无所谓了...

        见到那脸庞浮现一抹狞笑的冰元,小医仙似也是知道其心中升起了杀意,当下也是急忙调动起体内为数不多的斗气,想要与之作那左后一搏!

        “咔嚓!”

        就在小医仙刚刚打定主意间,四周那密封的巨大冰墙,却是突然发出咔嚓的声响,旋即一道道裂缝迅速蔓延而出,最后嘭的一声,突兀的爆裂而开。

        突然爆裂的冰墙,也是令得冰元一惊,还不待他回神,山涧之上突然传来道道破风声,一道道影子狠狠的对着其射来。

        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得冰元有些手忙脚乱,几股冰寒斗气自其手中涌出,然后与那些射来的影子轰然相撞,但响起的,却是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冰元定眼一看,却是脸色阴沉的发现,这些被当做武器投射而来的,居然是冰河谷的弟子!

        “小子,你敢坏我冰河谷大事,定要将你追杀至天涯海角!”

        在冰元脸色阴沉的空挡,山涧上也是传来几道愤怒的吼声,前者眼角一跳,猛的抬起头,却是见到在那山涧边缘,一名青年正微笑而立,在他的手中,还被抓着两名冰河谷弟子,显然,先前投射的人,便是他。

        “冰河谷的人,果然是不要留,这么多人围攻一受伤的弱女子,倒也还真是不要脸不要皮。”

        青年微微一笑,然后,然后目光转向另外一处,那里的白衣女子,因为他的突然出现,一张苍白而俏美的脸颊,此刻却是布满了难以置信...

        望着那张苍白得令人心疼的脸蛋,萧炎眼中浮现一抹柔和,轻柔的声音,徐徐飘下。

        “抱歉,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