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千章 识破身份
  • 正文 第一千章 识破身份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千章   识破身份

        王尘的狞笑声,直接是令得在场所有人愣了下来,然后唰的一声,无数道目光,带着许些难以置信的停留在了那陡然顿住脚步的萧炎身上。www.00ksw.org

        “萧炎?那个与风雷阁有间隙的萧炎?”

        “那个强行破掉风雷北阁三大长老不下的九天雷狱阵,并且从费天手中逃脱的萧炎?”

        场外,无数人都是在瞬间变得目瞪口呆了起来,谁也未曾想到,那击败了王尘的陌生年轻人,居然便是最近在北域传得沸沸扬扬的萧炎,而且最令得他们难以置信的,是此人明知道与风雷阁有着间隙,居然还敢来这雷展?这...这是自投罗网?

        “这家伙...居然是萧炎?他疯了不成?”唐鹰嘴巴也是微微张开,望着萧炎,冷毅的脸庞上,也是涌现一抹惊愕。

        “这个蠢货...竟然还真的来了?”慕青鸾那张秀美的俏脸上,同样是布满着镇静,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还真的敢来这雷山。

        “原来是他...难怪...没想到..他的胆子居然大到了这种地步,看来还真未曾将我风雷阁放入眼中啊。”

        凤清儿美目凝视着萧炎,唇角却是缓缓掀起一抹细微的弧度,隐隐间透着一分冷意与高傲,对于后者,她一直皆是想真正与其交手一次,以此来挽回风雷阁的名声,但可惜每次都没有机会。

        在满场哗然间,首座席位之上的雷尊者等人也是因此愣了愣,片刻后,也是回过神来,脸庞上的一丝笑意缓缓收敛,面无表情的盯着广场上的萧炎,手指轻轻的敲打在扶椅上,细微的声音,却是有着一种令人极感压抑的感觉。

        对于萧炎之名,雷尊者也是听说过,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将风雷北阁弄得那般狼狈,这等本事,可不是寻常人能够办到的。

        “费天,他便是那个萧炎?”微微偏头,雷尊者那隐隐闪烁着雷芒的目光,转向一旁的费天,淡淡的道。

        清楚的感觉到雷尊者话语中蕴含的许些怒气,那原本一脸森然的黄泉尊者顿时在心中幸灾乐祸的笑了笑,居然是缩回了身子,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便是那个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萧炎,这样一来的话,今日的事,可就是有些好玩了...

        一旁的风尊者与剑尊者,也同样是因此而怔了怔,目光有些奇异的打量了一下萧炎,但却并未再开口说话,此事算来,应该是风雷阁的事,他们不好再多说。

        听得雷尊者的话,一身银袍的费天连忙起身,此刻他的脸色也是略微有些难看,为了萧炎这事,他已经不止一次受过雷尊者的斥喝,而且也没少受身旁这两个家伙的嘲笑,没想到如今这被暂时揭下的事,居然又被提了出来。

        袖袍中拳头微微紧握,费天上前两步,阴森的目光转向场中的萧炎,冷声道:“小子,将你脸上的东西,给本座取下来!”

        全场目光顺音而动,全部都是凝固在萧炎身体之上,在场的人,大部分都知道萧炎与风雷阁之间的恩怨,如果身份真的确定了,那今日这小子,恐怕就是要倒霉了,不管他再强,但也绝对不可能顺利的在这么多风雷阁强者包围中顺利逃生!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萧炎眼神也是略有些阴沉,他没想到居然会被王尘辨认而出,想来应该是因为那朵异火的缘故,当初他们二人曾经交过手,王尘也是知道萧炎的异火对其斗气有着一种压制效果,自然是印象深刻。

        萧炎目光森冷的在那一脸狞笑的王尘身上扫过,旋即一道身影急忙自身后掠来,林焱手持长枪脸色凝重的出现在其身旁,沉声道:“要不要闯出去?”

        萧炎微微摇了摇头,以他们二人的实力,若是要硬闯的话,恐怕成功的几率极低。

        “交给我便是...”摆了摆手,萧炎缓缓抬头,旋即一声冷笑,手掌在脸庞一抓,一张皮制之物便是脱落而下,露出了萧炎本来的面目,既然已经掩饰不住,那自然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

        “怎么?费天阁主,今日又想对我出手了?”

        见到萧炎那张令得自己记忆异常深刻的脸庞,费天脸色终于是彻底的阴冷了下来,喉咙间传出一道怒笑之声,身形一动,雷鸣声响彻,其身形,陡然消散!

        见到费天身形消失,萧炎脸色也是一变,一掌击退身旁的林焱,脚掌之上雷芒闪烁,身体微微一颤。

        其身体刚刚颤抖,费天身影也是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其身后,雷光缭绕的手爪,狠狠的洞穿萧炎胸膛,但可惜的是并未带起丝毫鲜血。

        “残影?”

        手臂一震,将这道残影震碎,费天缓缓转身,目光阴寒的望着那悬浮在离地几丈距离的萧炎,冷笑道:“几个月不见,实力有所涨进嘛,难怪这么嚣张。”

        “风雷阁,不过如此,专干以老欺小,以多欺少之事!”

        萧炎目光冰冷的盯着费天,瞬间后,突然一笑,目光抬起,直接望向席位之上那面无表情的雷尊者,笑道:“雷尊者若是真觉得小子与风雷阁有这等大仇的话,何不自己动手?以你斗尊阶别的实力,小子定然不会是你一合之将,何必如此麻烦?”

        萧炎此话一落,直接是引起满场的哗然,不少人觉得萧炎是否脑子被撞了,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敢挑衅雷尊者?而一些脑子好使之人,在怔了怔后,却是在心中一声暗赞,雷尊者是什么身份?斗尊强者,中州大陆一方巨擘般的存在,他的身份,萧炎与之几乎有着难以丈量的差距,不管是名声或者实力,而也正是如此,在萧炎这话一出后,只要雷尊者不想落个以老欺小的坏名声的话,那今日,他便是不敢真正的亲自对萧炎出手!

        也就是说,萧炎这话,是为自己断了一些真正的危险之路,以他如今的实力,只要不是斗尊强者出手,即便是面对着费天这等强者,他也是能有着逃生之力。

        “这小子倒也狡猾...”

        剑尊者轻笑了一声,瞥了一眼一旁脸色依旧未有丝毫动静的雷尊者。

        “不用在本尊面前耍这些小把戏,要擒你,可还不需要本尊出手。”目光淡淡的盯着萧炎,雷尊者的声音中,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有北阁主这等老前辈出手,自然不需要雷尊者出手,反正这些事,是风雷阁常干的事,而且若是北阁主不行,在场的,可还有西阁主,南阁主呢。”萧炎笑道。

        “哈哈,小子,别说这些带刺的话,这是北阁的事,西南二阁可不会插手。”席位之上,一位身形壮硕的赤膊大汉,声音如雷般的大笑道,他便是风雷西阁的阁主。

        听得这笑声,费天眉头微微一皱,他与萧炎之间的身份同样是相差太多,当初出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没想到最后居然依旧被他给逃掉了,这可是令得他面子大损,因此如今一见面方才会忍不住的出手,但待得清醒过来后,却是有些进退两难,今日即便其他人不插手,但他若是真出手了,也定然会落得倚强凌弱的名声,风雷阁可不是黄泉阁,对于这种声望,还是很在意的。

        但此刻的场中,若是他不出手的话,风雷阁其他一些与他同辈的强者,若非是雷尊者下令的话,肯定不会主动出手,这样一来,出不出手,对于他来说,都是头疼之事。

        心中挣扎了片刻,费天眼中终于是掠过一抹狠色,这萧炎令他风雷北阁名声大损,今日是说什么都不能将之放过。

        随着费天心中主意的打定,一股异常磅礴的可怕气势,也是缓缓的自其体内苏醒而起,在这股可怕气势的牵引下,那遥遥天际的层层乌云,也是轰隆隆的响彻而起,其中银芒闪烁,雷鸣阵阵!

        见到这一幕,萧炎眼神也是微微一沉,他倒是未曾想到,这老家伙宁愿落个不好名声,也是要执意对自己出手...

        “萧炎,快跑!”

        场中,林焱急忙喝道,费天的实力实在是太过恐怖,即便萧炎晋入了斗宗,但与其之间的差距,依旧难以测量,两者交手,萧炎几乎就没有丝毫生还的机会。

        萧炎缓缓摇头,此刻是在雷山,这里是风雷阁的总部,想要逃脱谈何容易,放手一搏,方才有着一线生机,而且...

        萧炎的目光,微微远眺,最后顿在了席位之上那一身青袍,显得格外洒脱的风尊者身上,此人,究竟是否如同老师所说,能够称得上那值得信任之人?

        大庭广众之下,萧炎自然不会报出药老之名,当下深吸了一口气,抱拳沉声道:“风尊者,小子想请您看一物!”

        见到萧炎突然将话头对向自己,风尊者也是一怔,旋即微微一笑,道:“小家伙,这是你与风雷阁的事,与本尊似乎并没有关系吧?”他与萧炎素不相识,自然是不会一见面便为其得罪风雷阁,虽说他并不惧。

        萧炎笑了笑,将手指上药老所留的黑色古朴戒指取下,然后甩向风尊者,若后者真是如药老所说,值得彻底信任的话,那么接下来他的举动,应该会向自己证实一些东西,当然,若是结果与其所想不一样,那么以后的事,也依旧是需要萧炎独自一人走过。

        微皱眉望着飞掠而来的漆黑之物,风尊者在那无数目光注视下,一把将之抓入手中,然后手掌轻轻摊开,顿时,一枚异常眼熟的漆黑戒指,安静的躺于其中。

        当视线看见漆黑戒指的那一霎那,风尊者脸庞上的淡淡笑意缓缓凝固,而与之同时凝固的,似乎还有着这一片天地......

        在这一霎,风尊者的身体,就犹如化作一座雕塑般,目光近乎滞然的死盯着那枚深入灵魂印记之内的戒指,一股可怕的风暴,在其头顶呼啸成形......

        虽然并未有着半句话语,但任谁都能知道,此刻风尊者心中那难以掩饰的激荡心境!

        在无数道惊愕的目光注视中,半晌后,风尊者的身体终于是逐渐的松软下来,手掌紧紧的握着戒指,轻轻的靠着椅背,双眼逐渐闭上,一道轻轻的声音,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缓缓传出。

        “此人,谁也不能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