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 六合火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 六合火

    作品:《斗破苍穹

        第九百九十九章    **火

        **游身尺,分有三个境界,烈火,游身火,**火,三个境界,威力也是差距极大,但自从修炼此此法之后,萧炎很少动用**游身尺的攻击之际,因为他更看重的,是**游身尺的防御之法,当然,这自然便不能说**游身尺没有可取之处,能够达到地阶中级的层次,这**游身尺的攻击力,若是发挥到极致,自然是要比焰分噬浪尺更强!

        不过以前的萧炎,因为实力的缘故,因此顶多只能施展出烈火,游身火则是有些勉强,而至于**火么,则更是有些遥远,但此次突破至斗宗,却是令得他的所有一切都是在一夜之间突飞猛涨了起来,这**游身尺,也是直接跨越到**火的境界。www.00ksw.org

        而这,便是晋升斗宗所带来的种种好处,斗宗与斗皇,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层次。

        一名斗皇巅峰,想要越阶挑战一名斗宗强者,若非是真正的拥有着一些极强的底牌,否则的话,那下场定然将会极为的凄惨,毕竟这两者间,差距太大...

        而自从在突破至斗宗之后,这也是萧炎首次施展**游身尺的**火,不过虽然他也是有些难料威力,但却知道,绝对会比全力施展焰分噬浪尺,更为强悍!

        一朵颜色偏向青褐色的诡异火焰,轻飘飘的粘附在尺顶处,此火并非是真正的火焰,而是萧炎体内斗气压缩至某个难以想象的地步,方才涌现而出的一朵奇异之火,当然,其实严格说起来,这也并不能算做火焰,顶多只能算作一种有些另类的压缩斗气罢了。

        将斗气压缩到这种地步,也幸得现在的他达到了斗宗的层次,不然以其以往那斗皇的实力,是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青褐色的火焰,粘附在尺顶处,看上去犹如一吹便是要消散一般,然而,就是这朵不起眼的火焰,在伴随着尺风的挥动时,却是犹如一柄无匹锋利的利刃般,居然是连空间,都是被其生生的撕裂出了一道一指长宽的漆黑裂缝...

        一尺挥出,没有音爆声以及其他的半点异响,有的,只是一种宛如火山爆发之前那一刻的死寂!

        然而,就是在这轻飘飘的一尺之下,场中识货之人,皆是脸色微微一变,唐鹰,慕青鸾,甚至连那凤清儿,眼中也是瞬间弥漫上一股凝重,望向萧炎的目光中,充斥着一股难以置信的震惊。

        “这家伙...居然是斗宗强者?”

        虽然萧炎现在的面容有所改变,但看上去依旧颇为年轻,因此当唐鹰等人见到那从其体内弥漫而出的气息,居然达到了斗宗这个层次时,心头自然是犹如翻起了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静。

        “这人...”

        凤清儿黛眉紧皱,美目死死的盯着萧炎,在先前其气息彻底爆发时,那种莫名的熟悉之感,似乎突然变得越加浓郁了许多,她清楚的知道,这种莫名的感觉不会随意出现,而且她的感知,也是比常人强上许多。

        当然,与唐鹰他们相比,最为此感到呆滞的,还是广场之外的那无数人海,从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人对萧炎战胜萧炎抱着什么信心,但如今...那从萧炎体内如火山般爆发而出的气息,却是真真切切的超过了王尘!

        王尘是准斗宗,那么超越了他的萧炎,将会是何等层次?答案只有两个字,斗宗!

        失去了前面那个准字,但其中的差距,却是宛如天壤之别!

        “这家伙...居然达到了斗宗层次...”场地边缘处,林焱也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萧炎的背影,当年在离开加玛帝国时,他分明的记得,萧炎不过才是斗王巅峰的实力,然而如今,短短几年时间,竟然便是一跃成为了斗宗般的存在,这种修炼速度,也实在是太过可怕了点吧?

        要知道,他能达到这四星斗皇层次,也是在一次偶然中得到了一位前辈的传承,实力方才会突飞猛进许多,但这原本引以为傲的速度,与现在的萧炎比起来,似乎反而是不值一提了。

        虽然林焱一直对萧炎颇为佩服,但此次再见面,最高的猜测,也只是认为后者实力顶多与那王尘持平,但却从未想到过,萧炎能够真正达到斗宗的层次!

        到得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萧炎敢当众接下王尘的挑战,以他如今的实力,年轻一辈之中,能有几人是其对手?即便是这王尘,在有着黄泉阁那等庞然大物的支持,也不过方才达到准斗宗的层次...

        席位之上,黄泉尊者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异常阴沉,目光阴翳的盯着萧炎,他这一次,居然是看走眼了!

        当然,不仅他看走眼了,一旁的雷尊者,风尊者,剑尊者三人,脸庞上也是有着许些惊愕,片刻后,眼中掠过一抹凝重,虽说一名斗宗并不可能令得他们如此这般,但这名斗宗的年龄,却是不过方才二十左右,能够在这种年龄达到这种层次,若不是此人天赋近妖的话,那么便是此人背后,应该也是有着极为不菲的背景支持!

        “看来此人,有些不简单啊,王尘,并非是其对手。”剑尊者抚着一缕胡须,缓缓的道。

        听得剑尊者此话,黄泉尊者眼神也是一寒,声音阴冷的道:“现在可还没结束呢,胡乱猜测,只会丢人而已。”

        剑尊者嘴角一撇,目光望向场中,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最终是谁丢人。”

        在两人针锋相对间,场中局势,也是在电光石火间,变得异常危险了起来。

        面对着萧炎那寂静无声的一尺,王尘脸庞上的狰狞之色也是变得僵硬了许多,隐隐间,一股浓郁的危险感觉,由心底深处蔓延而出,攀爬自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么可能是斗宗?”

        死死的咬着牙,王尘深吸一口气,旋即眼睛迅速变得赤红,一抹疯狂自心底冒出,他清楚的知道,若是败在了萧炎手中,待得回去之后,他将会受到何种的惩罚!

        一想到此处,王尘心中疯狂也是越来越浓,到得后来,一道状若野兽般的低吼声终于是其喉咙间传出,而随着这道吼声的传出,王尘皮肤表面之下的微小血管,突然爆裂而开,一瞬间,便是将其身体染成一个血人。

        “黄泉血决!”

        疯狂的吼声落下,王尘气息在一霎那,犹如火箭般,狂猛飙升,而随着气息的增强,其双眼居然直接转化成了漆黑色,铺天盖地的漆黑能量,自其体内暴涌而出,无数黑色能量蔓延,远远看去,就犹如一个漆黑色的远古凶兽般,透着一股狰狞的凶煞。

        见到王尘这一幕,那唐鹰等人脸皮皆是忍不住的轻吸了一口冷气。

        “这家伙,居然连黄泉血决都施展了出来...真是疯子。”

        漆黑能量缭绕王尘周身,那磅礴之力,连空间都是出现了许些震荡,其眼中凶芒闪动,拳头猛然一握,漆黑能量,闪电凝聚!

        漆黑能量急速凝聚,一股浓郁的尸臭味,也是自王尘右手臂之上散发而出,旋即整条手臂,都是变得漆黑如墨!

        “黄泉腐尸臂!”

        一道低吼,漆黑手臂,轰然而出!

        黑臂击出,空间也是直接被崩裂开一道裂缝,坚硬的银木广场,也是犹如遇见了克星般,迅速的失去光泽,变得犹如枯木般,泛黄腐朽起来...

        “居然是黄泉腐尸臂?这可是黄泉阁威力极强的斗技啊。”

        见到王尘那漆黑色手臂,广场之外,顿时响起一道道惊呼声,显然此斗技名头颇为不小。

        场外惊呼声刚刚响起,那轻飘飘而落的尺影,终于是携带着一缕青褐色的诡异火焰,飘然而落,然后与那只漆黑色的手臂,悄然相碰!

        碰撞的那一霎,萧炎嘴角掀起一抹冰冷弧度,一股琉璃莲心火悄悄的窜上尺身,然后也是闪掠而出。

        嘭!

        悄然的碰撞,带起的,却是惊雷般的炸响,庞大无比的能量波动,自两人接触点,如风暴般的席卷而出,银木广场之上,瞬间便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足有大腿粗壮的裂缝,宛如蜘蛛网般的急速扩散,仅仅几个眨眼时间,便是在无数木屑飞射间,占据了将近一半的广场。

        银色的木屑,犹如风暴般,高速旋转,阳光射来,银光闪闪的极为绚丽,

        “嗤!”

        银色木屑所形成的龙卷风暴刚刚成形,一道身影猛的自其中倒飞而出,旋即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广场之上,最后生生的在广场中撕裂出了一道将近百米的巨大沟壑...

        满场寂静无声,无数道目光,呆滞的望着那整个身体都被镶嵌在银木之内的漆黑身影。

        “噗嗤。”

        王尘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却是一口殷红鲜血直接喷出,刚欲催动斗气,体内却是传来一阵阵灼痛之感,急忙内视,却是见到一缕极为炽热的碧绿色火焰,正在其体内释放着高温,疯狂的破坏...

        “这是?”察觉到这缕碧绿火焰,王尘眼瞳顿时一缩!

        银木屑所形成的风暴缓缓消散,萧炎的身影缓缓自其中浮现,森然的目光瞥了一眼还有着一些气的王尘,然后抬起头,直视着那脸色阴沉得可怕的黄泉尊者。

        “好,好,小子,你还真是让本尊者意外啊!”

        黄泉尊者缓缓站起身来,声音之中,有着一种竭力压制的森冷杀意与暴怒。

        萧炎眼睛微眯,冲着黄泉尊者一抱拳:“在下已完成约定,告辞!”

        话语一落,萧炎直接是在那满场目光注视下,转身对着广场边缘行去。

        “咳,慢着...”

        就在萧炎转身行出十来步时,一道蕴含着森然笑意的咳嗽声突然响起,前者脚步一顿,眼神微寒的转过头,望着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的王尘,声音冰寒的道:“还想来?”

        “咳...”王尘吐出一口鲜血,脸庞上的狞笑在鲜血的沾染下显得格外可怖。

        “真是没想到啊,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你居然便是晋入了斗宗的层次,看来天山血潭中得利最大的,是你啊...你说是吧,萧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