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八章 洪家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八章 洪家

    作品:《斗破苍穹

        第九百二十八章    洪家

        正如韩冲所说,在经过那万蛇峡之后的路程,颇为的顺畅,几日下来,除了偶尔会遇见一些小麻烦外,倒并未如何令得车队的速度有所减缓,而在这几日的赶路中,那所谓的天北城,也是越来越近。www.00ksw.org

        在这几日内,经过休养调息,萧炎的实力也是逐渐恢复了七八成的模样,体内所受的创伤,也是在斗气与丹药的两重效果下,迅速的恢复,看这般进展,恐怕痊愈的速度,比萧炎预料的还会更早。

        不过虽然实力逐渐恢复,但萧炎依旧并未展露而出,对于这个车队的这些憨直汉子,他颇有好感,并不想到时候因为实力的暴露,而令得他们对其感到敬畏,而显得生疏,进而为这几日那淡淡的交情添上一些其他的东西。

        凭借萧炎如今的实力,想要掩藏自己的气息,这车队之内,即便是韩雪恐怕也是难以察觉,更何况,或许是因为体内的那许些空间之力的缘故,如今萧炎若是要隐匿实力的话,别说是韩雪,就算是一些斗皇巅峰,甚至斗宗强者,都是有些难以判定其真正的实力等级。

        不过虽说萧炎自己觉得隐匿得极为完美,但在这几天的赶路中,他发现韩雪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是要好上了一些,车队中的活计,她在吩咐了韩冲之后,便是再没人让萧炎动手干粗活,对于这种特殊的对待,萧炎心中也是苦笑,女人的直觉,真的如此可怕不成?他自信自己绝没有暴露丝毫的痕迹,但那韩雪却依旧隐隐间仿佛察觉到了一点什么,偶尔望向萧炎的眸子中,也是会闪过一抹淡淡的疑惑与沉思。

        而且,韩雪在有空时,也经常会出现在萧炎面前,然后似是随意的与其聊天,但那聊天的内容,却是在暗中打听着萧炎的身份以及来历,当然,以萧炎这些年的阅历,自然是不可能在她一个女孩子手中露出什么马脚,那似真似假的含糊之言,每次都是令得韩雪无功而返,这种用力下去,却是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让得她颇为的不忿。

        这般一幕,让得萧炎心中无奈时,也只能尽量的离开自己与韩雪之间的距离,免得到时候真被这敏感的女人发现了什么。

        赶路,在韩雪的不断试探与猜测中迅速度过,而就在第五天扎营之时,,一只绘有韩家族徽的传信鸟,从天北城的方向,遥遥的飞了过来。

        从一名护卫手中接过传信鸟身上所携带的信纸,韩雪缓缓摊开,美目扫动间,俏脸却是缓缓的变得冰冷了下来,那对眸中,甚至也是有着怒火闪动。

        望着韩雪脸色的变化,原本还笑声不断的营地也是变得安静了许多,众人皆是站起身来,目光望向中心位置的韩雪。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韩冲沉声问道。

        “是家族内传来的信,信上说,洪家最近打算对韩家出手,让我们小心一些。”韩雪玉手微微紧握,声音冰冷的道。

        “洪家?妈的,又是这些王八蛋。”听得洪家二字,周围顿时响起一阵阵的怒骂声。

        “他们这次又想干什么?”韩冲皱了皱,道。

        韩雪睫毛轻轻眨动,旋即淡淡的道:“洪家那老不死的想让我与姐姐一起嫁于洪辰,不过想来最终的目的,还是想吞并我韩家,成为天北城真正的霸主吧。”

        闻言,车队中不少年轻人脸色都是阴沉了下来,显然那洪家所提的条件,令得他们心头极为的愤怒。

        “妈的,洪家真以为我韩家是任人捏的柿子不成?居然提这种混蛋要求。”韩冲怒声道。

        对于韩冲的怒声,韩雪俏脸依旧冰冷,美目微微一移,却是突然顿在了那坐在火堆旁的黑袍青年身上,但后者似是没有听见这边的话声一般,只顾着低头抛着火堆,见状,韩雪了柳眉微微一簇,目光转开,冷声道:“明天便是要进入天北城的地域了,大家都小心一些。”

        “是!”

        众人皆是整齐应喝。

        韩雪点了点头,旋即也不知道对着谁轻哼了一声,直接转身进入自己的帐篷之中。

        随着韩雪倩影的消失,营地中的众人方才再度坐回火堆旁,脸色在火光的照耀下,皆是忽明忽暗的,那所谓的洪家,在他们看来,威胁力比那妖蛇夏莽更强。

        “韩大哥,那洪家很强么?”

        安静而压抑的气氛持续了许久,专心刨动着火堆的萧炎终于是直起了身子,伸了一个懒腰,笑道。

        “真要说起来,洪家恐怕才是天北城最强的家族,即便是我韩家,也是要比它略逊一筹,而且最主要的,这洪家与风雷阁有着一些关系,其这一辈最为杰出的洪辰,便是风雷阁的人,而且在其中颇受重视。”韩冲叹了一声,苦笑道:“这洪家也就是借着这颗大树,方才能够在这短短几年中,声望以及影响力大涨,毕竟,在整个中州北域,那风雷阁也算是名列前茅的一流势力,我韩家与其相比,相差了太多。”

        “风雷阁?”再度听得这个熟悉的名字,萧炎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惊愕,这天下间的事,果然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风雷阁又怎么样?妈的,那洪家真敢动手,老子就算打不过,也要临死前干死他们几个人。”火堆旁,一名有些年轻的护卫满脸怒火的道。

        对于这些年轻人的气话,韩冲并未放在心中,拍了拍萧炎的肩膀,道:“萧炎兄弟,看来韩家也快不安宁了,等到了天北城,我会让小姐给你一笔盘缠,你便自行离去吧,免得牵扯进来。”

        萧炎笑了笑,不置可否。

        “好了,大家早点歇息吧,守夜的人手加多点,明天也都给我眼睛放亮点,等回了家族中,应该便是安全了。”韩冲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挥了挥手,然后便是转身离开,留下满心火气的众人对着火堆发火。

        望着那道有些疲惫的背影,萧炎屈指轻弹,手中一根竹柴咻的一声飞进火堆之中,然后宛如箭矢般,深入地底...

        拍了拍手,萧炎也是起身,对着众人打了一声招呼,缓缓走回自己的帐篷,在进入帐篷时,轻轻一叹,喃喃自语道。

        “唉...人情这东西,真是重啊...”

        艳阳高照,天空之上,万里无云,一道道光束,带着高温,不断的倾洒而下,在这种炽热天气下,即便是道路两旁的树林,都是有些恹恹的微微垂下。

        宽敞的道路之上,一支车队策马狂奔,沿途带起一缕冲天尘烟。

        “大家注意,马上要进入天北城地域了!”

        车队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厉喝,众人心头皆是一紧,抬头望着道路尽头的一块指路石碑,手掌不由得缓缓的摸上背后的武器,那拉着缰绳的手掌,也是微微泛起了许些汗水。

        车队在狂奔之下,如愤怒的野牛般,轰隆隆的从道路之上飞掠而过,短短几分钟时间,便是接近了那处指路石碑。

        咻!咻!咻!

        就在车队刚刚冲过石碑的那一霎,尖锐的破风声陡然响彻,旋即无数箭矢从两侧的树林中暴射而出,将整个车队都是笼罩而进。

        突如其来的箭矢,令得不少人都是一惊,不过好在早有准备,一道道斗气喷发间,将箭支尽数格挡而下。

        “呵呵,看来是早有准备啊,不过可惜...”

        笑声缓缓的从树林中传出,旋即大批黑影迅速涌出,将通往天北城的道路尽数封锁,而最令得韩冲等人在意的,还是那群黑影最前方的两位老者。

        两人身穿一道淡红衣袍,在衣袍的胸口处,有着一枚相同的红色徽章。

        “洪家的人。”

        望着那红色徽章,韩冲等人眼瞳顿时微微一缩。

        “呵呵,韩雪小姐,请出来吧,老夫二人来此,为的,可是你...”并未理会韩冲这些护卫,两位老者目光盯着韩雪所在的车辆,淡笑道。

        “嘎吱...”

        车门缓缓打开,俏脸冷漠的韩雪缓步而下,冰冷的目光盯着两位老者,冷笑道:“没想到为了抓我一个小女子,居然能劳动洪木,洪烈两位长老,还真是荣幸之至啊。”

        嘴中这般说着,但韩雪心头却是逐渐的沉了许多,这两位洪家的长老,实力皆是在四星斗皇左右,比那夏莽还强,如今两人一起出手,今日...恐怕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不用说这些废话,老夫也只得奉命行事,你,跟我们走吧!”面无表情的洪烈,看了韩雪一眼,道。

        “做梦!”

        韩雪眼中寒芒一闪,玉手一握,一柄长剑便是闪现而出。

        “冥顽不灵。”

        见到韩雪顽抗,那洪烈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抹不耐,脚步朝前一踏,便是直接出现在了前者面前,手掌挥动,一股强悍的炽热劲风,带着压迫气息,直接将韩雪所有退路,尽数笼罩。

        望着一出手便是动用全力的洪烈,韩雪脸颊也是浮现一抹苍白,旋即银牙一咬,也是一掌轰出。

        “嘭!”

        双掌接触,弥漫而出的劲风顿时将四周的人震得急忙后退,而韩雪娇躯也是犹如断线的风筝般,蹬蹬的急退了十几步方才稳住。

        “能接老夫一掌,你也算有些本事了,难怪能让少爷看上。”洪烈身体纹丝不动,看了退后的韩雪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声,旋即脚步再踏,又是出现在了后者面前,掌风呼啸,继续袭来。

        感受着洪烈那比先前更加凶猛的攻势,韩雪脸颊也是浮现一抹凄楚的绝望,面对着斗皇强者, 她根本就没什么抗衡的本钱...

        掌风轰然而至,然而就在其即将落在韩雪身体之上时,一股无形之力,陡然涌现,旋即嘭的一声,将洪烈的掌风轻易化解,所余下的力量,也是将其震得连退了几步。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所有人都是惊愕了下来,而那韩雪,在怔了一怔后,猛然转头,美目直直的锁定着萧炎所在的车厢。

        “唉,以老欺少,居然也能如此理直气壮,这年龄,都是修炼到了脸皮上去了...”

        众人惊愕间,一道无奈的声音,也是缓缓响起,只不过,这一次,这声音却是清澈有力,不再是上一次那个苍老声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