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收服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收服

    作品:《斗破苍穹

        第八百四十一章   收服

        蔚蓝天空之上,巨大的灰褐色火鸟振翅悬浮天际,一**炽热的高温从其体内席卷而出,令得这片天际的空气都是变得虚幻与扭曲了起来,每一次这所谓的“星空火凰”振动双翼,周围空间便是会传来一阵细微的波动,炽热的狂风在这片天际呼啸,令得人满头汗水,犹如处于沙漠之中一般...

        当这体型庞大的灰褐色火鸟出现时,方言三人脸色明显变得苍白了许多,而且气息,也是迅速萎靡,显然,为了凝聚出这拥有着极大破坏力的“星空火凰”,已经消耗了他们近乎大半的力量。www.00ksw.org

        然而脸色虽然苍白,可方言眉宇间的那抹狠戾却是越加浓郁,他冲着中心的萧炎怪笑一声,道:“萧门主,我们这只“星空火凰”如何?可能比得上你那异火?”

        目光瞥了那布满着狠戾与得意的苍老脸庞,萧炎嘴角却是微微一撇,轻描淡写的道:“这便是你们的杀招?”

        听得萧炎那般轻松语气,方言大长老眼角抖了抖,一抹狞笑在嘴角越加扩大:“或许萧门主在感受了一下我这“星空火凰”的威力之后,会改变你的说法...”

        话音一落,方言大长老脸色迅速阴森,一道冷喝自嘴中传出,旋即手中印结微微一变。

        随着其手印的变化,那盘旋在天际之上的巨大灰褐色火凰,猛的仰天一阵尖利鸣啼,一股宛如实质般的炽热音波,宛如实质般的席卷开来,将下方那森林刮得如浪潮般的起伏不定。

        鸣啼落下,灰褐色火凰双翼狠狠一扇,顿时间唆唆之声不绝于耳的响起,旋即便是见得密密麻麻的灰色火羽,从火凰体内暴射而出,最后铺天盖地的对着萧炎暴射而去。

        火羽撕裂空气的尖锐劲风,在天际呜呜的响个不停,炽热的温度,宛如一枚枚从火山之中喷发而出的小石子一般,炽热并且具备着不俗的破坏力。

        铺天盖地的火羽在萧炎那漆黑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然而就在它们距离萧炎尚还有两丈左右时,那漆黑眸中,深青色的火焰,陡然闪过...

        “嗤!嗤!” “嗤!嗤!” “嗤!嗤!” “嗤!嗤!” “嗤!嗤!” “嗤!嗤!” “嗤!嗤!”

        火羽漫天而降,而就在它们进入萧炎周身两丈距离时,一圈深青色的火焰罩,突然诡异的浮现而出,那凡是射进这圈火焰罩中的火羽,其上面所弥漫的灰褐色火焰,顿时如遇见冰水般,迅速熄灭,而随着火焰的熄灭,那化成羽毛的斗气,也是悄然分解,最后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火焰罩之外,火羽宛如暴雨般的倾泻而下,而火焰罩之内,萧炎双手缓缓负于身后,目光平淡的注视着天空之上的那巨大灰褐色火凰,这几乎凝聚了方言三人体内大部分斗气所转化凝聚而成的火凰,温度的确高得恐怖,这种程度的温度,已经极为的接近青莲地心火,但是...不断再如何接近,它也并未是真正的异火!

        异火,大多都形成于天地之间,经过无数岁月的压缩,积累,进化,最终进化成那拥有着毁灭般力量的异火,这股毁灭与狂暴性,是岁月所累积,人想要凭空制造出以之抗衡的力量,虽说或许并非完全不可能,但至少,凭方言三人这般实力,是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可能性。

        而失去了那种毁灭与狂暴性,即便再厉害的火焰,也永远成为不了异火......一头失去了凶性的狮子,还能令群兽信服么?

        方言三人,毕生之愿望便是将这所谓的“化生火”提升到异火的程度,但他们却是不知道,异火真正可怕的地方,并非仅仅是那恐怖的温度,那股焚尽一切的毁灭性,方才是它的真谛!

        而他们想要使用这种假异火,将拥有着两种真正异火的萧炎击败,无疑是一件异想天开的可笑之事。

        天际之上,密密麻麻的灰色火羽,终于是尽数湮灭,然而当方言三人看见那处于火焰罩之中,丝毫未损的萧炎时,一股铁青之色,逐渐的攀爬上了脸庞。

        “你们的化生火若是只有这般程度......那可真是令我有些失望了。”身形矗立于火焰罩之中,萧炎眼眸轻抬,扫了方言三人一眼,淡淡的道。

        方言铁青着脸,继而涌现一抹狰狞,也不回萧炎的话,目光转向另外两名魔炎谷长老,阴森森的低吼道:“祭火!”

        听得方言低吼,那两名长老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牙齿狠狠一咬舌尖,旋即一口殷红鲜血顿时喷出,鲜血喷出,并未散去,反而凝聚成几滴血珠,滴溜溜的在其面前旋转不休,一口鲜血喷出,两名长老本就萎靡的气息更是再度削弱,显然,这一口鲜血,并非寻常血液,而是蕴含了他们体内最为精纯斗气的本体精血。

        “噗嗤!” “噗嗤!” “噗嗤!” “噗嗤!” “噗嗤!” “噗嗤!” “噗嗤!” “噗嗤!”

        见状,那方言也是一咬舌尖,一口鲜血喷出,最后手指一引,另外两团鲜血飙射而来,最后三团血液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拳头大小的深褐色血液团。

        “去!”

        袖袍一挥,那团血液飙射而出,最后直接是投入进了那巨大的火凰之中。

        血液入体,那伸展着双翼的星空火凰顿时凝固,一股诡异的血红之色,从其体内渗透而出,转眼间,便是将火凰从先前的灰褐色,转变成了诡异异常的血红之色。

        伴随着火凰颜色的转变,一股浓郁的血腥之味,也是缓缓的自其体内弥漫而出,最后将这片天际都是渲染得略显猩红,而且,此时这血红火凰的气息,也是比先前强悍了几倍不止,甚至,或许是因为方言三人本体精血的缘故,现在的这只星空火凰,看上去似乎都是有了一点点粗浅的灵智一般...

        “杀了他!”

        方言眼神赤红的望着那变了模样的星空火凰,眼中浮现一抹狞笑,手指猛然指向萧炎,大喝道。

        “咭!”“咭!”“咭!”“咭!”

        方言喝声落下,那血红色的星空火凰那空洞的眼中,也是陡然涌上血红之色,尖利的鹰啼声震耳欲聋的在天际响起,旋即双翼猛的一收,庞大的身体宛如一只巨大的标枪般,疯狂旋转而起,最后咻的一声,便是闪掠而出......

        星空火凰的速度快得有些恐怖,几乎宛如撕裂了空间一般,一个闪烁间,便是直接出现在了萧炎两丈之外的地方,尖尖的鸟嘴之上,粘附着浓郁的血红之火,看上去,透着一丝诡异...

        感受着那星空火凰的速度,萧炎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凝重,这魔炎谷,的确手段不少啊,居然能够将人造火焰,增强到这种地步......

        心中闪过念头,萧炎手中却是不慢,手印一动,那笼罩在周身的火焰罩便是一阵蠕动,旋即陡然膨胀成一张十几丈庞大的青色火网,最后舒展开来,直接是将那暴冲而来的星空火凰,包裹而进。

        星空火凰刚刚被束缚,便是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而在其那般大力挣扎下,身体上的血色火焰也是急速喷涌,不断的炙烤着青色火网,而且,由于先前那庞大的冲击力,即便是有着火网的阻拦,可火凰那如剑锋般尖利的尖尖火嘴,却依然是在对着萧炎脑袋射去。

        “给我停!”

        漆黑眼瞳之中,尖尖的火嘴急速放大,萧炎眼神陡然一凝,厉喝道。

        喝声落下,青色火网强光再度爆发,在一阵阵咯吱的声音中,将那火凰,生生的死裹了起来......

        嘴中轻轻的喘了几口气,萧炎望着那距离额头只有短短不到一尺距离的尖锐火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旋即冲着方言所在的方位一声冷笑,手印猛然一变,低喝道:“凝!”

        凝字刚刚落下,那青色火网突然如喷火器一般,源源不断的喷出深青色的火焰,而当这青色火焰沾染到火凰的身体时,后者犹如遭受剧痛般的猛烈翻腾了起来,那股看似诡异的血色火焰,在青色火焰的浇喷之下,犹如遇见克星一般,居然开始有着暗灭的趋势......

        望着那火凰身体表面血色火焰的消弱,萧炎嘴中轻喘了一口气,旋即心随意动,全力的将体内青莲地心火调动而出,最后全部对着那火凰喷撒而去。

        “叽!叽!” “叽!叽!” “叽!叽!” “叽!叽!” “叽!叽!” “叽!叽!” “叽!叽!”

        在青莲地心火的高度侵蚀之下,那火凰犹如变成了受伤的母鸡般,不断的挣扎着,刺耳的尖鸣声,凄厉的响起。

        “老大,快收火凰,那小子的异火太恐怖,火凰顶不住!”

        见到火凰的变化,一名魔炎谷长老急忙喝道,他们三人与火凰有着感应,因此自然能够知道,此刻后者正处于极为不妙的境况之中。

        方言此刻铁青的脸已经逐渐掺杂上了一丝苍白,到得现在,他也终于是明白,使用火焰来对付萧炎,似乎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异火的强横...远超他的预料。

        “收!”

        心中闪过念头,方言也不敢再有丝毫迟疑,手印变动,急喝道。

        随着方言喝声落下,那火网之中的血色火凰,也是缓缓停止了挣扎,最后再度分化成无数火焰光点,如出巢的蜜蜂般,密密麻麻的对着火网的空隙之中涌出。

        “同样的招式,还想来第二遍?今日你这化生火,在下收定了!”

        见到这一幕,萧炎却是一声冷笑,屈指一弹,那火网的空隙处,空间一阵扭动,无形的火焰涌现而出,将那逃窜的血色火焰,尽数驱赶而回。

        随着火焰的窜回,青色火网急速收缩,短短几个眨眼间,便是化为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色火焰罩,而在火焰罩之中,是一团血色的诡异火焰,缓缓升腾,这模样,就犹如那囚牢之中的鸟儿一般......

        青色火焰罩缓缓悬浮在萧炎手掌之上,后者目光在其中的那团血色火焰之上扫了扫,旋即视线转向方言三人,微微一笑,轻声道:“多谢三位馈赠了,这般重礼,萧炎便却之不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