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师徒相见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师徒相见

    作品:《斗破苍穹

        第六百三十二章    师徒相见

        天空之上,一道苍老人影悬空而立,看那张熟悉的面容,带着点怀念,赫然便是在戒指中沉睡了两年之久的药老!

        此时的药老,所凝出的身躯,明显比以前更加实质化,而从其体内隐隐间所散发出来的庞大灵魂力量,也是能够瞧出,这两年的沉睡,也是令得药老实力增长了不少。www.00ksw.org

        “是你?”目光扫见药老的面庞,美杜莎一怔,旋即皱着黛眉道。

        药老笑了笑,低头望着那陷入昏迷的萧炎,脸庞上噙着一抹欣慰,虽然陷入沉睡,可他依然能够在昏沉中感受到一股能量在滋润着自己的灵魂,而会有这般举动来助他迅速恢复的,除了萧炎之外,又还能有何人?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成功的与吞天蟒的灵魂相融合,进步很快嘛。看来我沉睡的时间,应该不短吧。”药老瞥了一眼同样没有凭借着任何外力,就这般悬浮天空的美杜莎,淡淡笑道。

        “你也不差,沉睡了两年,竟然实力也增长到这一步。”美杜莎冷笑了一声,瞄了他一眼,本来她以为只要她能够融合吞天蟒的灵魂,那么定然便能超过这个神秘的老头,可却没料到,这沉睡两年时间中,药老的灵魂力量,却也是越加强横,经过先前那闪电般的一击交锋,美杜莎能够感觉到,即便她现在已经成功融合了吞天蟒的灵魂,若是想要击败药老的话,依然难度不小。

        “既然如今你已经融合了吞天蟒的灵魂,为何还留在萧炎身旁?”药老低垂的眼中掠过一道冷芒,以前美杜莎对于萧炎是如何的敌视,他极为的清楚,以前有着他在,还忌讳着他,美杜莎就算是想要动手也要忌惮几分,可在他沉睡的时间中,以萧炎的实力,这心狠手辣的女人,怕难保不会生出一些别样的心思。

        药老话中的那份冷斥之意,美杜莎也是听得明白,她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和她好好说话或许还会听两三句,可语气一不对胃口,管你是谁,都是冷脸相对,因此,一听得药老这话,她也是一扬妖艳俏脸,冷笑道:“我留在这里,与你何干?当年萧炎那般辱我,你这老家伙也脱不了干系,如今遇上,我未找你麻烦就罢了,你还来管我?”

        “嘿嘿,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老夫我纵横大陆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喝奶呢。”药老嘿嘿一阵怪笑,不过脸庞上的冷意倒是缓缓降了许多,不管这女人究竟是否对萧炎有着杀心,可至少现在他见到的萧炎,还是活的。

        “不过现在老夫可没时间与你扯皮,等我将这小家伙弄醒后,再来清算。”目光四处望了望,药老目光却是突然停在了峭壁之间一处巨石上的赤红药鼎上,不由吃惊得轻咦了一声,手掌一招,一股吸力便是凭空涌出,那硕大的药鼎,便是自动飞掠而来,最后悬浮在萧炎面前。

        “这药鼎...”手掌轻轻摸着药鼎表面上所雕刻的那些栩栩如生的种种仰头咆哮的魔兽图纹,片刻后,药老脸庞上的惊异更胜,他忍不住的低声道:“这药鼎...看起来怎么有些像是“天鼎榜”上所记载的“万兽鼎”?”

        对于药鼎的认知,药老眼光明显比萧炎老辣了无数倍,但是后者只能感觉到这药鼎的不凡,却根本难以猜测其来历,而药老却是能够凭借粗略的察看,便能辩知些许端倪,着实厉害。

        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停在一旁美杜莎身上,瞧得她对此鼎竟然没有什么反应后,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从萧炎手指上将那枚深蓝色的纳戒取过,刚欲把药鼎收进,却是再度发出惊疑:“竟然有着灵魂印记?这是高级纳戒?嘿,看来这两年这小家伙过得挺不错的啊。”

        想要把药鼎收进纳戒,却是被纳戒中传来的隐隐抵抗力而阻拦了下来,药老一阵错愕,好片刻后,方才望着那枚深蓝色的纳戒咂着嘴赞叹了一声。

        收取无果,药老也不勉强,手一挥,便也一股无形力量便是将药鼎驮负着悬浮在其身旁,他目光四处一扫,旋即身形一动,对着一座山峰之上闪掠而去。

        瞧得药老带着萧炎离开,美杜莎黛眉一皱,迟疑了一下,却是展动身形,迅速跟了上去。

        美杜莎的跟上自然也未逃过药老的注意,后者是皱了皱眉,不过却并未阻拦,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是先把这个小家伙弄醒才是正事,因此,他身形一颤,略微有些虚幻的身形便是悄无声息的划过天空,最后一头窜进了布满葱郁巨树的山峰之中。

        月如银盘,悬挂遥遥天际,清凉的月光从天空倾洒而下,将整个山脉都是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银纱,在暗沉天色下,美丽异常,显得格外的朦胧与神秘。

        葱郁森林中,有着淡淡的篝火升腾,红亮的火光在暗沉的森林中,吸引着人的眼球,颇为显眼。

        篝火之旁,面容苍老的老者手掌抵着黑袍青年的额头,庞大的灵魂力量涌出,侵润着后者那枯竭的灵魂,在篝火一旁不远处,一脸清冷的妖艳美人亭亭玉立,一对狭长眸子,带着不知名的意味,淡漠的望着那一老一少。

        许久之后,药老缓缓的吐了口气,手掌也是离开了萧炎额头,手指一晃,一枚丹药便是浮现,然后硬生生地被其塞进了萧炎嘴中。

        “两年不见,没想到这小家伙的灵魂力量竟然已经强悍如斯,很是厉害么,不过就是不知道实力确切达到了哪种级别?”望着喉咙滚动时将丹药吞服而进,并且紧闭着眼眸的萧炎,药老惊叹的摇了摇头,道。

        由于此刻的萧炎气息处于最萎靡时期,而且体内斗气也是近乎枯竭,所以就算是以药老的敏锐感知,也是不太清楚萧炎的确切实力。

        在药老轻声嘀咕时,那陷入昏迷状态中的萧炎,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旋即睫毛抖动着,片刻后,紧闭的眼睑,终于是缓缓张开。

        视线再度清明,首先印入眼中的,便是那张极为熟悉,并且令得萧炎彻底安心的苍老带笑面庞。

        “呼...”

        望着那张熟悉而且亲切的苍老面庞,片刻后,萧炎仰起头,看着天空,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而随着这口气的吐出,似乎也是将他的所有担心与压力都是尽数卸下来了一般,将疲软的身体靠在身后的树干,冲着药老微笑道:“老师,两年不见,您还好吧?”

        药老目光也是紧紧的盯着那张比起两年前多了几分成熟与冷厉的年轻脸庞,他能知道,在他沉睡的那段时日中,这个长久以来,一直依赖着他的小家伙,已经彻底的蜕变并且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资格与实力。

        当年需要他时刻庇护的雏鹰,如今,却是已然能够振翅高飞,翱翔九天!

        从某个方面来说,如今的萧炎,早已经达到了出师的资格。

        温暖而干枯的手掌轻轻的拍着萧炎的脑袋,药老欣慰的笑道:“小家伙,干得不错!”

        面对着药老的赞赏,萧炎却是讪讪的捎了捎头,挣扎着要坐起身子来,可体内传来的一**虚弱感觉却是令得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目光抬起,却是突然瞥见了不远处的美杜莎,当下笑道:“彩鳞,多谢相救了。”

        虽然掉落巨石时,萧炎便是陷入了昏迷,可隐隐间他还是感觉到,是美杜莎对于他施与了援救。

        对于萧炎的道谢,美杜莎却是毫无反应,只是淡淡的道:“我没救你,是他救的,而且我也只是想要得到你承喏给我炼制的丹药而已。”

        对于美杜莎那极其嘴硬的脾气,萧炎已经深有感触,因此也是懒得计较,转头望着一旁的药老,笑着道:“老师似乎实力更精进了?”

        “算不得什么精进,只是在恢复了当年的一点实力而已,想要完全恢复的话,怕是得先解决身躯的问题。”药老摇了摇头,旋即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家伙,那陨落心炎?”

        “被我炼化了。”萧炎微微一笑,不在乎地道。

        “就知道你这小家伙不会让人失望。”听得萧炎这话,药老脸庞顿时涌上一抹难以掩饰的惊喜,手掌重重的拍在萧炎肩膀上,虽然在苏醒后见到依然健在的萧炎时,他便是隐隐有着一点猜测,不过当这猜测被证实时,即便以药老的定力,居然也不免感到惊喜。

        望着药老那惊喜的脸色,萧炎笑了笑,略微迟疑了一下,突然轻声道:“还有,老师...那个叛师者,也已经被弟子清理了...”

        轻轻的声音,却是令得药老顷刻间怔了下来,好片刻后,方才使劲的吐了一口气,面色说不清是悲戚还是解脱,手掌轻缓而沉重的拍在萧炎投上,低沉得令人略有些心酸的苍老声音,在后者耳边徘徊。

        “多谢了,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