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血地八裂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血地八裂

    作品:《斗破苍穹

        第五百三十三章    血地八裂

        场中,白程那猛然间变得极其血红的脸庞,也是引起了看台上众人的注意,当下一道道目光都是变得惊愕,窃窃私语也是随之响起。www.00ksw.org

        萧炎眉头微微皱了皱,他能够高手到白程那突然间变得强横许多的气势,而且翻腾在其身体上的斗气,明显也是在这一刻变得强猛了一倍之多。

        “秘法...没想到这家伙也有修习,不过这增幅比起天火三玄变,却是差了好多,看这般斗气强度,似乎也是仅仅只能提升一星的实力吧,并且看其脸色,明显是催动血液沸腾而涨动的力量,这般作法,可是秘法之中较低的一种了。”萧炎低声喃喃道,一般来说,秘法之中也有高低之分,类似他这种激发异火能量而增加己身实力,能算得上乘,而类似白程这种催动血液而借于力量,却是落了下乘,甚至,一些稍为狠毒的秘法,还会对使用者留下难以抹除的伤害。

        不过不管是上乘还是下乘,秘法始终都是极为稀罕之物,在关键时刻,它能够起到决定性般的作用,更甚者,还能主宰一场战斗的胜负之分。

        脸色血气翻腾,片刻后,白程缓缓抬起那对被血气笼罩的眼睛,阴森森的盯着对面的萧炎,手掌紧握长枪,掺杂了些许血色的淡黄色斗气顺着手臂蔓延而下,将整个长枪都是包裹其中,一丝丝血色能量在其上游走不定,宛如一条条极为细小的血蛇一般。

        长枪上抬,遥遥指向对面的萧炎,感受着体内流转不停的雄浑能量,白程嘴角不由得裂起一抹狰狞笑容,笑声沙哑如同刀剑划过玻璃般,令人耳膜刺痛。

        被白程长枪锁定,萧炎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身为当事人,他能最清楚的感觉到前者此刻与先前的不同。

        “这种秘法,似乎还是有些可取之处。”心头闪过一道念头,萧炎那紧紧盯着白程的眼瞳猛然一缩,脚掌下银色光芒急速闪现,而随着银光闪掠,萧炎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就在萧炎身形消失的霎那,一道被血黄光芒所包裹的人影犹如鬼魅般的闪掠而至,血色长枪如同一抹血红闪电,无声无息的出现,最后猛然洞穿萧炎现在所站立之地的一块地板。

        场中突然间爆发的战斗,仅仅是发生在电光石火间,除了少数人之外,其余的大部分都是只能看见场中一闪便逝的人影,最后,便是骤然出现的血红长枪。

        “好快...”看台上,不少人都是在此刻咽了口唾沫,惊异的喃喃道,他们清楚,先前白程那道宛如鬼魅般的攻击,换作他们面对的话,恐怕只有在身体被长枪洞穿之后,方才能够察觉到吧?

        血色长枪所落地十米之外,萧炎身形浮现,脸庞略带着一分惊异的望着那手持血红长枪,出现在自己先前所停留之地的白程,在使用出那种秘法之后,他似乎不仅实力提升了许多,甚至是连速度,都是随之暴涨,先前的那一击,若非自己是有着“三千雷动”这般身法斗技的话,想要躲避,绝不会如此轻松。

        “嘭!”

        一击落空,白程阴冷的抬起眼来,望着不远处的萧炎,手臂猛的一抖,顿时长枪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振动而起,枪尖一挑,那被洞穿的石板,便是脱离钳制,带着些许碎石,对着萧炎旋转着暴射而去。

        眼眸微眯,萧炎后退一小步,手中重尺高举过头,旋即力劈而下,一道无形劲风在尺顶成形,瞬间后,离尺而出,将那块飞射而来的石板轰击得四分五裂,淡灰的石灰粉,缓缓洒落。

        “嗤!”

        石粉洒落间,一道血光猛然浮现,血色长枪在霎那间舞动出朵朵血色枪花,每一道枪花,都是蕴含着凌厉杀机,直指萧炎身体各处要害。

        感受着几乎遍及身体各处的凌厉枪芒,萧炎脸色也是略微有些变化,手中重尺挥动轨迹再次一变,原本大力的劈砍,顿时化为一股源源不断的缠绵劲道,与那一朵朵枪芒重重接触。

        “叮!叮!”

        金铁声交响间,火花四溅,不过这一次,每当长枪与重尺接触时,萧炎脚步便是会急速后退,并且随着其脚掌的落下,坚硬的地板上,也是蔓延开丝丝细小裂缝。

        “砰!”

        又一次枪尺交锋,萧炎脚掌猛然狠狠跺下,落脚处,地板彻底崩裂,重尺之上,一道青色火焰闪腾而上,最后被重尺所携带,夹杂着萧炎全力一击,重重的对着面前铺天盖地的血色枪芒暴砸而去!

        “嗤,嗤!”

        这一次的碰撞,萧炎终于未再被劲气震得后退,那缕青色火焰犹如一头饕餮般,凡是与之接触的血色枪芒,都是会在顷刻间被吞噬殆尽。

        在青色火焰的协助之下,重尺几乎是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毁了面前铺天盖地的血色枪芒,而随着血色枪芒被迫,那隐藏在其后的一道身影,顿时便是出现在了萧炎目光之中。

        四目在能量湮灭间对视,皆是蕴含着冰冷与杀意。

        “血地八裂!”

        阴森的喝声猛然自白程喉咙中传出,而随着其声音的落下,那张原本被血色所充斥的脸庞,霎那间便是变得苍白了起来,不过,其手中长枪,却是在此刻彻彻底底的转化成一柄被浓郁血色能量所包裹的血枪,一丝丝血腥味道,从枪身之上蔓延而出,令闻者作呕。

        长枪之上,血红光芒在此刻内敛得可怕,阴沉血腥将之渲染得如同血液凝固而成一般。

        手臂猛然颤抖,最后,枪尖之处,血红光芒在看台上无数道震撼目光中暴涌而出,八道足有半丈巨大的血色光弧,各自以一个极为奇异的路线的暴射而出,若是仔细看的话,则是会发现,这八道血色光弧,竟然是正好隐隐构建成一个牢笼形态,将被攻击者的退路,尽数包裹。

        八道血色光弧带着呼啸风声划过场地,沿途所过之处,坚硬地板上直接出现了八道尺许宽长的深深沟壑,碎石四射,灰尘弥漫,原本整洁的战台,在此刻被破坏得一片狼藉。

        灰尘不断的升腾,仅仅眨眼时间,便是将萧炎所在的方位彻底包裹,而那八道血色光弧,也几乎是在同时,带着凌厉的杀意,狠狠的暴射进其中。

        “轰!”

        八道血弧射进萧炎所在的地所,顿时间,宛如惊雷般的炸声,在场地中轰然响彻而起,无数碎石从灰尘中暴射而出,溅射到四周的看台上,引起一片混乱。

        血弧的攻势极为强悍,那份破坏力,也是令得人极为惊讶,这等攻势,就算是普通的七星斗灵,抵挡起来怕也是有些棘手吧,没想到在使用了秘法之后,白程的攻击力竟然能够强悍到这般地步。

        高台上,一道道目光皆是带着几分讶异的望着场中那声势惊人的八道血色光弧,这种强度的攻击,就算是他们之中的一些人,怕也是有些难以应付。

        “白程的“血地八裂”比以前强了不少啊,看来那家伙是要倒霉了。”高台一处,一脸阴柔的姚盛瞥着场中的血色光弧,冷笑道。

        “最好当场被杀。”一旁的柳菲,脸颊上也是浮现一抹幸灾乐祸,颇有些恶毒的诅咒道。

        柳擎眉头皱了皱,目光紧紧的盯着那被灰尘弥漫的场中,片刻后,却是摇了摇头,淡淡的道:“你们太小看萧炎了,不知为何,我总是感觉他有种难以琢磨的感觉,这次的大赛,我的对手除了林修崖之外,恐怕...还会多个萧炎。”

        旁边两人闻言,顿时一脸愕然,他们没想到柳擎对萧炎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柳菲嘟囔了几句,很是不愿自己讨厌的人被柳擎如此看重,可因为后者的威望,倒是不敢质疑他的话,只得在心中不断的诅咒着萧炎被打败打残。

        “似乎没反应?难道...?”严浩皱了皱眉头,目光紧盯着萧炎所在的灰尘地带,那八道血弧攻击的确极为强横,若是一个不慎,萧炎说不定还真会被重伤。

        韩月握着栏杆的纤手微微紧了紧,美眸眨也不眨的停在场地中,施展出“血地八裂”的白程几乎已经是强弩之末,若是萧炎能够抗下这波攻击,那么胜利绝对会属于他,但若是不能的话......

        林修崖眼眸虚眯,片刻后,却是突然一笑,轻声道:“这个家伙,果然底牌不少啊......”

        随着林修崖的话语落下,场中弥漫的灰尘终于是逐渐淡去,最后,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灰尘中隐隐的显出了一道人影。

        白程手持长枪站立原地,脸色惨白如白纸,他的秘法无论是持续时间还是其他,都是比不上萧炎的天火三玄变,所以,在施展出最强的斗技之后,他是彻底失去了战斗力,此刻,他也只能祈祷自己的攻击能够将萧炎彻底击败。

        不过,他的愿望,在灰尘中隐隐出现的人影时,终于是轰然破裂,特别是当那道人影还踏着低沉着步伐声,缓步走出时,其心也是越来越沉,一抹绝望浮现脸庞。

        在看台上,无数目光注视下,人影缓步踏出灰尘弥漫区,顿时,整个广场的温度,都是在此刻变得炽热了起来......

        而当众人瞧得出现的人影那副奇异模样时,一抹惊愕也是随之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