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动静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动静

    作品:《斗破苍穹

        第五百一十一章      动静

        葱郁山峰之上,森白色火焰在绿荫之中若隐若现,恍若鬼火。www.00ksw.org

        药老脸色凝重的望着药鼎中急速升腾的森白火焰,由于“黑魔”鼎品质极为不凡,因此最开始的温鼎这一步的时间却是要比寻常药鼎多耗费一些时间,但以药老的炼药术以及对骨灵冷火的操控程度,自然是能够将这些时间给省去,因此,火焰在升腾了将近一分钟时间后,药老手掌对着面前地面上的几株药材一挥,顿时,通体火红的地心火芝便是缓缓悬浮而起,最后径直投入药鼎之内。

        地心火芝一进入药鼎之内,森白色的火焰便是犹如饿狼扑食一般,将之吞噬而进,转瞬间,前者便是急速枯萎。

        萧炎目光紧紧的盯着药鼎之内,虽然鼎中火焰熊熊燃烧,但他却是能够感受到火焰温度早已经被药老压制在一个颇低的程度,因此火焰看似凶猛,但是却并未将地心火芝焚烧成一片灰烬,反而是在逐渐的枯萎中,宛如血色一般的细密水珠从火芝表面渗透而出,最后顺着表面滑落而下,悬浮在火焰上方,不断的滴溜溜翻滚着。

        随着火焰的不断炙烤以及血色水珠的渗透,地心火芝表面的火红之色也是急速消退,到得片刻时间后,火芝彻底的化为了枯萎的灰色,此时的它,其内所蕴含的精纯药力,已经被火焰尽数的逼了出来,因此,其本体也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堆毫无作用的废料。

        手掌轻挥,枯萎的地心火芝从药鼎之内掠出,最后摔落在一旁的草地上,落地瞬间,便是化为了一堆灰色灰烬,随风而散。

        “不愧是炼药宗师,这般提炼手法,远非我可比。”望着那一地的灰烬,萧炎暗赞了一声,他往日提炼药材,基本是直接就将药材彻底焚毁,这并不能说明是其火焰凶猛,而仅仅只能说是对火焰的控制程度并未真正的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而只有像药老这般,在其中药力彻底枯竭的霎那,便是把持着温度,将之抛出药鼎,方才是能说成真正的完美控制。

        一团血红色的液体在药鼎之内滴溜溜的旋转着,宛如一枚血色珠体一般,这些血红色液体,便是从地心火芝之中初步提炼而出的精纯药力,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庞大得令人咂舌。

        在这些血红液体凝聚之后,却是并未如同以往萧炎炼药般安静听从炼制,反而是一缕缕血丝悄然蔓延而出,血丝之上蕴含着极为强横的能量,每一道血丝击打在鼎内壁之上时,都会传出一道道清脆的金铁碰撞声响。

        在这些血丝的胡冲乱撞间,连药鼎都是微微颤了颤。

        萧炎惊讶的望着药鼎内密密麻麻暴射的血丝,忍不住的咂了咂嘴,不愧是需要炼制六品丹药的药材,竟然还具备反击的效果,看这些血丝的劲力,若是换作他所使用的那些普通药鼎,恐怕顶不住几次,就得被洞穿崩裂吧。

        这些血丝的暴动,并未让得药老表情如何变化,淡淡的一挥手,药鼎之内的森白色火焰猛然暴涨而起,而那些血丝一旦被火焰所碰触,便是犹如受惊一般的急速退缩,如此一来,在火焰大规模的包围下,原本密密麻麻的血丝也是再度被压制回那团血红液体之中,在周围那些火焰的虎视眈眈下,再也不敢随意闯出。

        “噗!”

        一簇森白色火焰从中脱离而出,最后悬浮在血色液体之下,火焰升腾间,爆发出极为炽热的温度,一时间,那血色液体团表面顿时沸腾了起来,一个个细小的气泡不断的鼓动着。

        随着气泡的鼓动,顿时,一丝丝极为淡薄的灰色烟雾从中升出,这些都是蕴含在其中的杂质,想要炼制出品质不错的丹药,这些杂质就必须彻底剔除,否则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因为杂质的掺杂,而导致难以成丹。

        剔除平常药材的杂质,或许顶多只需要十几分钟而已,但是这地心火芝明显不属于这一列,因此,即使是有着骨灵冷火这股强悍异火的炙烤,它也仅仅是要死不活的吐出体内杂质,甚至到得后来,基本是要火焰炙烤十来分钟后,方才会再度吐出一缕灰色烟雾,这等顽固的杂质,令得一旁的萧炎有些咂舌,这还是药老操控的成绩,若是换作他来的话,恐怕光光提炼药材,就得费去将近一天的时间,这六品丹药,果然是极难炼制。

        等待的时间是极为枯燥的,但是萧炎却是并未有太多的分神,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其目光没有一刻移出过药鼎之外。

        随着三个小时的提炼,那血色液体之中的杂质终于是被剔除殆尽,而杂质尽去的血色液体,不仅变得更加圆润,而且其颜色也是变得透明了一些,仔细看去,还能看见其中翻腾的气泡。

        提炼完毕,药老脸庞也是略微松了松,屈指轻弹,鼎内的那团血色液体利马在一簇森白火焰的包裹下,悬浮而出,最后连同着火焰,一起灌注进了一只玉瓶之中。

        望着药老这与常人不同的保存方法,萧炎有些惊讶,目光看向那个玉瓶,却是发现在玉瓶口处,竟然是有着一层淡淡的火焰薄膜,当下一怔,略微沉吟了一下,似有所悟。

        “这种保存能使得其中的药液一直保持着出炉时的温度以及精纯,并且不会受空气中的杂质沾染,但是对火焰的操控程度也是很高,玉瓶性脆,若是温度稍高,就会连玉瓶也是炙烤爆裂,措手不及下,反而会使得提炼的药液也是彻底报废。”再次挥手,将那株青木仙藤抛进药鼎之中,药老缓缓的道。

        微微点头,萧炎将这小诀窍暗暗的记在心中。

        青木仙藤的提炼,丝毫不比地心火芝轻松,甚至因为本身材质的缘故,其对火焰的耐烧程度,即使是药老都是有些感到吃惊,光光是将青木仙藤中的药力驱逐出来,便是足足耗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而后来的提炼,则更是持久,四个小时,这个长久时间让得萧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也就药老如此雄浑的灵魂力量方才能够坚持吧,以他现在的实力,炼制丹药顶多只能持续三个多小时,便是得休息,等到斗气再度回复后,方才能够继续炼制!

        当青木仙藤化为一团翠绿色的液体被收进玉瓶中时,夜色都已经笼罩了整座山脉,黑夜间,山峰之上的森白火焰,略微显得有些刺眼。

        提炼完青木仙藤后,药老并未有着片刻的休息,直接是再次开始提炼“龙须冰火果”。

        望着药老那紧绷的脸色,萧炎揉了揉有些疲累的眼睛,振奋起精神,再度牢牢的注视着炼制,他心中清楚,观摩这种等级的炼丹,对他有着极大的好处,可不能白白的失去了机会。

        龙须冰火果的提炼时间,与青木仙藤相仿,当其提炼完毕时,天色已至深夜,漫天繁星微微闪烁, 倾洒着微弱的星光。

        不得不说,炼制六品丹药是一种极其繁琐与劳累的活,光是药材的提炼,便是将近消耗了一天的时间,不过好在药老实力雄浑,即便不停歇的炼制了一天时间,依然不见丝毫疲态,反而是萧炎有些略带黑眼圈。

        在第二日,那枚六阶的水系魔核,也是彻底的被药老炼制成了一堆蔚蓝色的粉末,而仅仅这一项,便是足足消耗了药老十多个小时的时间,六阶魔核的对火焰的反抗程度,远远比那些药材的反抗要剧烈上数十倍,并且因为属性相克的缘故,其中浓郁的水系能量甚至差点一度冲出药鼎,不过还好药老对此早有预料,因此方才为造成什么损失,但这般折腾中,自然是消耗了大把时间。

        萧炎坐于一旁,瞧得药老与那六阶魔核间的抗衡,忍不住的有些心悸,这若是换做他上的话,恐怕就算花费了三四天时间,也难以将这顽固的魔核制服啊,甚至若是换作一些寻常火焰,说不定还会直接被那浓郁的水系能量给浇灭了。

        不过不管期间如何难熬,提炼终于是彻底完成,在第三日的时间中,经过骨灵冷火一个昼夜的炙烤,几种药材与魔核粉末,终于是逐渐的减弱的排斥性,最后开始融合。

        虽说是融合,但是那融合速度却是犹如龟爬一般,慢得令人难以忍受,在这期间,就是以萧炎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途中假寐了一次。

        融合,是炼丹之中最重要的一步,只要期间稍稍错上半点,好不容易提炼而出的药材便会顷刻间焚毁,所以在这一步上,即使是以药老的实力,也是不敢有着丝毫的分神,乃至于萧炎偷偷假寐的时候,他都是无暇理会。

        这一步虽然凶险万分,不过好在有着药老这位炼药宗师把持,因此,那最糟糕的情况,并未出现,在经过整整两日的融合之后,一枚淡蓝色的丹药雏形,终于是在药鼎之中缓缓成形!

        在这枚丹药雏形成形的霎那,萧炎清晰的感觉到,周围天地能量猛然间波动了起来,那副景况,就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中丢入了一块巨石般,巨浪翻涌。

        对于外界波动的天地能量,药老面色没有半点变化,心神紧紧的关注着药鼎之中丹药的变化,在这种关键时刻,容不得他有丝毫的分神。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枚形状有些不太规则的淡蓝色丹药雏形,也是逐渐的变得圆润起来,璀璨的毫光从中散发而出,将之渲染得犹如一枚蓝色宝石一般。

        在丹药爆发璀璨光芒的那一刻,萧炎略微有些骇然的发现,一圈圈犹如实质般的能量涟漪,以药鼎为中心,源源不断的对着四面八方暴涌而出,那股连绵不绝的态势,颇为壮观。

        咽了一口唾沫,萧炎没想到这六品丹药成形竟然会造成如此大的动静,难怪药老说一定要在深山炼制,这若是放在内院,恐怕顷刻间就会把全院的人都给吸引过来。

        “你退开一点,更大的动静,还在后面呢!”药老目光紧紧注视着药鼎之内,嘴中忽然提醒了一句。

        闻言,萧炎背后紫云翼几乎是在同时的弹射而出,双翼一阵,身体便是闪掠到了山峰之外的半空处。

        瞧得萧炎退开,药老手中印结猛的一变,低低的喝声从嘴中传出,顿时间,药鼎之内,森白火焰陡然大涨,几乎将整个药鼎都是涨满,而在那满目森白颜色间,一枚璀璨的蓝色光点,却是越加刺眼。

        蓝色光点一缩一涨,而随着其这般涨动,一道道能量涟漪扩散得更加急速,从半空俯视而下,那些能量涟漪扩散处,山石翻滚,树木拦腰而断,甚至于草皮都是直接被掀翻了开去,这般强横破坏力,让得萧炎喉咙忍不住的滚动了一下。

        蓝色光点的缩涨越加快速,就犹如是在酝酿着什么一般,如此将近半个小时之后,光点骤然缩至最小点!

        随着光点的这般急速缩小,药老脸庞之上的凝重,比先前任何时候都是浓郁!

        “轰!”

        骤然缩小的光点在持续了几分钟之后,猛的在萧炎紧盯的瞳孔中放大,最后,暴涌的蓝光将整座山峰包裹,一声惊雷般的爆声凭空响起,旋即,一道足有两丈粗许的蓝色光柱,自药鼎之内,暴射天际!

        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冲上云霄的巨大蓝色光柱,萧炎不由得深吸了一冷气,这动静...也太大点了吧?即使这里离着内院老远,可恐怕也不可能逃开一些实力强横的长老的感应吧?

        “希望不会把内院的人吸引过来吧,不然的话,那就麻烦了...”咽了一口唾沫,萧炎望着那经久不散的光柱,苦笑着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