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幸不辱命(上)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幸不辱命(上)

    作品:《斗破苍穹

        第四百九十六章  幸不辱命(上)

        随着韩闲的炼制结束,广场之中也是不由得微微响起了些许窃窃私语。www.00ksw.org

        “那家伙炼制成功了?”吴昊对战斗虽然极为热衷,可这炼丹则是一窍不通,瞧得那韩闲走出石台,并且将手中的丹药交给郝长老,当下眉头不由得紧皱了起来。

        “应该没有吧,据说五品丹药成形,可是有着一些异象的,但先前除了一阵普通药香之外,并未出现半点异象,而且看郝长老那脸色,似乎也不像是见到五品丹药而流露出来的表情。”薰儿略微沉吟了一下,微微摇头,轻声道。

        听得薰儿分析,一旁吴昊等人也是微微点了点头,抬头将目光转向依然全神贯注炼制中的萧炎,低声道:“但是就算韩闲没有炼制成功,可好歹交了一份东西,若是萧炎还是如同前两次那般双手空空,就算最后两人都炼制不成功,可胜利,依然是被归到韩闲头上啊。”

        “那就祈祷萧炎哥哥能够炼制成功吧。”薰儿苦笑了一声,这种时刻,她也只能这般安慰道。  在广场之中所有目光的灼灼注视下,萧炎犹若未闻,眼睛紧紧的盯着药鼎之中,在那熊熊青色火焰之上,一大团淡红色的精纯药液正在急速翻滚,即使相隔着厚实的药鼎,可萧炎依然是能够透过延伸到鼎内的灵魂力量,清晰的感觉到这团药液之中所蕴含的庞大力量。

        “提炼已经完成,接下来...便是该融合了...”眼睛死死盯着翻腾的淡红色药液,萧炎心中轻轻呢喃道。

        上一次便是失败在这里,所以这一次,清楚了失败原因的萧炎,灵魂力量分为两股,尽数涌入药鼎,一股死死的压制着火焰,另外一股,则是闪电般的将药液包裹而进,然后猛然间爆发出极其强大的压缩之力。

        似是感受到来自周围的压缩力量,淡红色药液忽然剧烈的波动了起来,而随着它的每一次波动,便是会有着极其强横的能量涟漪从中暴涌而出,最后与灵魂力量所形成的无形大手碰撞在一起。

        “嘭!”

        石台之上,药鼎忽然微微一颤,一阵清脆的碰撞声响从里面传出。

        药鼎颤抖间,萧炎脸色也是微微变了变,脚掌猛的一跺地,隔空对着药鼎的手掌突兀的朝前狠狠一握,那模样,就犹如是要将面前的空气捏碎一般。

        随着萧炎手掌的紧握,药鼎之中剧烈翻腾的药液陡然一滞,周围灵魂力量所形成的无形大手,顷刻间力量暴涨,原本一大团的药液,此刻已经只有兵乓球大小,不过当其缩小到这般地步时,便又是陷入了剧烈放抗,无论如何都是不肯进入那最后一步。

        白皙的脸庞,在药液的殊死抵挡中逐渐的涌上涨红,萧炎没想到这龙力丹竟然如此难以炼制,这般反抗程度,就算三纹青灵丹也是较之不上,不过萧炎心中也清楚,如果自己这一次能够将这龙力丹炼制成功,那么自己怕是能够直接晋入五品炼药师的地步。

        萧炎脸色的变幻,同样是被广场中的人群收入眼中,况且先前药鼎颤抖的状况也是被他们所瞧见,当下众人皆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睛眨也不眨。

        “炼制五品丹药便已是这般困难,真不知道更高品阶的丹药,会是何等艰难?”灵魂力量在与药液中所蕴含的力量相僵持间,萧炎心中快速的闪过一道念头,旋即深吸了一口带着热度的空气,脸庞瞬间被涨红所充斥,隔空对着药鼎的右手掌先是逐渐张开,然后再度颤抖着缓缓握拢,低沉的喝声,自其喉咙间传了出来:“给我凝!”

        喝声落下,萧炎手掌陡然紧紧握上,而随着其手掌握拢,药鼎之中仅仅只有兵乓球大小的药液猛的一阵颤抖,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只是眨眼时间,药液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拇指大小的淡红色丹药雏形。

        丹药成形,最艰难的一步已经度过,萧炎额头之上冷汗滴落而下,急促的呼吸了几口空气,那死死压抑的青色火焰,也是开始缓缓的释放出炽热的温度,烘烤着那枚规则不一的丹药雏形。

        与韩闲所拿出的那枚半成品不同,萧炎如今药鼎之中的丹药,方才是真正的雏形,这枚丹药雏形的外表同样不甚规则,但是色泽,却与韩闲的那斑驳的半成品截然不同,后者的那枚半成品,人若是吃了,究竟是会得到短暂时间暴涨的力量呢,还是会被其中那胡乱糅杂的药材力量给冲击得爆体而亡呢,这没人知道,因为没人敢吃那东西试试...

        萧炎药鼎中的这枚丹药,虽然尚还仅仅是雏形,但是却已经初步具备了龙力丹的药效,这时候服下它,虽然增幅的力量肯定比不上正品丹药,但是,至少,它不会对人产生生命威胁。

        从这几点来看,这场比试,现在其实胜负已分...

        望着那气喘吁吁犹如脱水了一般的萧炎,郝长老微笑着点了点头,手掌缓缓抚着胡须,偏头望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韩闲,看来,后者也是清楚的明白,光凭他那枚半成品,已经胜不了萧炎的丹药雏形。

        “呵呵,韩闲,我说得没错吧?”郝长老抛了抛手中韩闲的那枚斑驳半成品,忍不住的笑道。

        嘴角微微抽搐,韩闲声音极其难听的笑了笑,道:“长老,比试可还未到最后呢...炼丹程序,凝丹的确是最困难的步骤,但是后面还有不少让人头疼的步骤呢,只要萧炎其中错上半点,恐怕连最后的一次机会都得浪费掉,到时候...我至少还有枚半成品。”

        “那我们便继续看着吧。”见到这时候依然嘴硬的韩闲,郝长老笑了笑,也不再废话,转头将目光再度投向萧炎。

        药鼎之中,青色火苗不断蹿腾而上,炽热的温度将药鼎变成了火炉,而那枚外形不太规则的丹药雏形,则是在这烘烤之中,缓缓的变得圆润起来,而且在其表面上,光泽也是越来越璀璨,遥遥看去,就犹如一枚红色宝石一般,在青色火焰之中,散发出耀眼光芒。

        继凝丹成形之后,接下来的烘烤,润色等等步骤,萧炎皆是完美的完成,但是这般精细的操作,也是令得萧炎额头之上的冷汗越来越密集,脸庞也是在急促的呼吸声中,多了一丝苍白之色,这一切都是显示着,萧炎已经快要达到极限。

        原本还因为萧炎一步步顺利而惊险的走过来而脸色难看的韩闲,在瞧得前者脸色后,脸庞上方才多出一抹冷笑,心中不断的诅咒着他灵魂力量枯竭。

        韩闲的诅咒,自然是不可能次次灵验,并且他也是低估了萧炎的韧性,后者虽然呼吸越加急促,但是那对漆黑眸子,依然清明,并未因为半点外界因素而有所动摇。

        目光死死的盯着药鼎之内,在那青色火苗之间,一枚暗红色的丹药若隐若现,此时的丹药,已经内敛了先前的耀眼,看上去,普通如平常丹药,丝毫没有一点五品丹药那显赫名字的外形。

        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枚暗红丹药,此时的这枚丹药已经近乎圆润,萧炎心中清楚,这枚五品“龙力丹”,即将真正成丹!

        火焰之中,暗红色丹药开始了滴溜溜的旋转,而随着其旋转的加剧,青色火焰之中的炽热温度,正在汇聚成扭曲的无形细小匹练,源源不断的灌输而进。

        “铛!”

        旋转之间,暗红丹药之中,忽然有着一圈暗红色的能量涟漪暴涌而出,最后重重的砸在药鼎内壁之上,发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

        察觉到暗红丹药的这般变化,萧炎脸庞逐渐凝重,他清楚,这是五品丹药的成形而造成的能量混乱,当年在加玛帝国飞往塔戈尔大戈壁的途中,药老在飞行兽上炼制五品丹药,也是出现过这种异象!

        “咔嚓...”

        清脆声音落幕后,忽然有着一道极为细小但是在萧炎耳中却犹如惊雷般的声音悄然响起。

        眼瞳微缩,萧炎目光转移到药鼎表面,却是发现了一条缓缓蔓延而出的细小裂缝,当下心中不由得一声哀叹,这是多少次炼丹炸炉了?

        “铛!”

        又是一道能量涟漪从丹药中扩散而出,那一条裂缝也是迅速分叉,缓缓的蔓延到了药鼎全身。

        裂缝越来越密,到得最后,就是连广场中的人,也是发现了药鼎的变故,望着那裂缝中透出的淡淡青色火焰,所有人都是轻吸了一口凉气,一些女学员,更是忍不住的捂住了嘴,谁都没想到,在这最后关头,竟然会出现这种令人无语的变故。

        郝长老脸色此刻也是变了变,眉头紧皱,视线紧紧的盯着药鼎,瞬间后,目光微抬,看见了药鼎之后那嘴角噙着一抹无奈笑容的青年。

        韩闲此刻,脸庞先是一阵错愕,紧接着,错愕转换成幸灾乐祸的笑容,特别是在清晰的听到一簇咔嚓声音后,笑容更是变得浓郁了许多。

        “咔...”

        在所有目光注视下,药鼎上蔓延的裂缝忽然缓缓停止,见状,所有人刚欲松一口气,便是再度见到,药鼎之内,那枚暗红丹药,又是爆发出了一股最为狂暴的能量涟漪...

        能量涟漪扩散而出,悄然的与药鼎相触,最后...众人便是听见一道低沉的爆炸声响,药鼎碎片,唆嗦的漫天飙射...

        “功亏一篑...”

        望着那因为炸炉而升腾起淡淡白雾的石台处,郝长老极其惋惜的叹了一口气,若是萧炎的药鼎品质再高级一些的话,他丝毫不怀疑,这个家伙,能够成功的将这龙力丹炼制出来。

        “唉...”

        广场中,所有人都是长叹了一口气,为这最后的失败而感到不值。

        愕然的望着那忽然的炸炉,片刻后,韩闲嘴角溢出了一抹笑意,然而就在他刚欲忍不住笑出声来时,一道咳嗽声却是从白雾中传了出来,旋即脚步声响起,外形有些狼狈的黑袍青年缓步走了出来。

        此时的萧炎,脸庞上略有些黑斑,黑袍也是被烧得出现了不断曲卷和黑洞,紧握的手掌中,不断的滴着殷红血液,血液掉落在地板上,溅出一朵血花。

        瞧得萧炎此刻形象,几乎所有人都是保持下了沉默,心中替他涌出一股不值来。

        韩闲也同样是被萧炎的形象感到有些愕然,不过紧接着他便是回过神来,上前一步,冲着萧炎耸了耸肩,笑着道:“萧炎学弟,炼丹失败是常有的事,你可不要介怀,那三种药方...”

        萧炎淡淡的瞥了这个一脸幸灾乐祸笑容的家伙,缓步上前,旋即与他搽身而过,没有丝毫的理会。

        萧炎的无视,让得韩闲脸色微沉了一下,摊了摊手,嘀咕道:“失败的人都这样...”心中这般想着,他脸带笑容的转过身来,紧接着,笑容逐渐淡化,直至最后的凝固。

        与韩闲搽身而过后,萧炎来至郝长老面前,后者似乎还在想着如何安慰这个潜力不凡的小家伙时,前者却是伸出那被鲜血沾满的手掌,然后缓缓摊开...

        随着萧炎手掌的摊开,一枚还沾着一丝血迹的暗红色圆润丹药,安静的出现在了无数道震惊的视线之下!

        “呵呵,郝长老,幸不辱命。”

        捂着胸口轻轻咳嗽了一声,萧炎那轻缓的声音,缓缓的在广场之上徘徊,却是令得无数人对那黑袍青年,由心升起了一分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