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收获!
  •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收获!

    作品:《斗破苍穹

        第四百零二章    收获!

        “嘭!”

        血雾中,一对血掌与青色火掌,重重对轰,一股恐怖气浪,自两人掌心处猛然扩散而出,以至于那一旁的两名血宗长老,都不得不脸色微变的急退着。www.00ksw.org

        血雾中,双掌对轰之后,仅仅沉寂了瞬间,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便是噙着许些惊恐响了起来:“火?该死的,你竟然拥有异火!?”

        “轰!”

        惨叫声刚刚落下,又是一道炽热气浪自血雾中扩散而出,在气浪的翻滚下,那缭绕着空地的血雾,直接是被那股炽热气息,熏烤得淡化许多。

        “噗嗤...”

        逐渐淡化的血雾中,忽然响起一口喷鲜血的声音,紧接着,一道影子贴着地面从血雾中倒射而出,双脚在地面上插出了一道将近十米距离的深痕后,最后重重的撞在一处树干之上,肩膀一震,树干利马被震成了两截。

        背靠着树干,人影小腿一软,身体软倒而下,双掌撑着地面,鲜血顺着嘴角滴落而下,嘶哑的急促呼吸声,犹如那拉风箱一般,呼呼的响个不停。

        “少宗主!?”目光扫向那极为狼狈的人影,那血宗的两位长老脸色顿时大变,骇然失声,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范凌在施展出了化骨血煞掌这等堪称阴毒诡异的斗技后,竟然反而被一名实力仅为大斗师的人给弄成了这副凄惨模样。

        浑身颤抖着从地上战起来,范凌低头看了一眼那一片焦黑的手掌,苍白的脸庞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惊骇,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抬起头将目光扫向那片逐渐淡薄的血雾。

        随着三人的沉默,这片空地也是陷入了一阵安静氛围,不过仅仅是片刻时间后,那淡薄血雾中,缓缓响起的脚步声,却是让得三人脸色彻底的变了。

        脚步声逐渐响亮,血雾也是悄然消散,一道全身被包裹在青色火焰中的人影,出现在了三人视线之内。

        望着那全身都被包裹在青火之中的人影,再感受着那隐隐渗透而出的炽热气息,两名血宗长老忽然有些感到体内斗气流转得略微有些阻塞了起来,当下眼瞳骤缩,失声骇道:“他身上的...是异火?!”

        血宗功法,剑走偏锋,专走阴寒之道,因此,天生与火属性便是相生相克,当然,这里的相克,那也仅仅只是对于普通的火属性斗气而言,而若是遇见类似异火那一种级别的天地火焰的话,则是将会犹如老鼠遇见猫一般,这种相遇,是一种没有丝毫抗衡力的绝对压制...

        在血宗的第一条门规中,便是写明若是遇见持有异火的强者,速退!由此可见,血宗功法,已经被异火克制到了何种凄惨境地,甚至,在与拥有异火的强者交战,血宗的人,根本难以发挥出十之五六的实力。

        不过好在这个世界上拥有异火的人并不多,所以,这么多年来,血宗的人,倒也极少真正撞见异火强者,可惜,这一次,范凌等人,注定是倒了血霉...

        缭绕身体的青色火焰消减了一些,露出一张年轻得有些令人咋舌的清秀脸庞,望着三人那错愕的神色,萧炎微微一笑,笑容中,却是噙着淡淡的寒意。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与我血宗过不去?只要你能退去,我以血宗少宗主的名义发誓,绝不会追究今日之事。”站直身子,范凌挣扎着与两名长老汇聚在一起,喝道。

        “想拖着范痨赶过来?”萧炎笑容灿烂却暗蕴冰寒,一语道破了范凌的目的。

        闻言,范凌脸色微变,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张比自己都还要年轻许多的脸庞,他有些难以想象,以对方的这等年龄,怎么可能会具备那种即使是连他父亲都极为忌惮的恐怖异火以及不俗心智。

        “少宗主,你先走,我来拖住他!以宗主的实力,想必应该也是解决了天蛇府的那青长老,只要稍微拖一下时间,便能支撑到他的到来!”那名尚还余有战力的罗长老,手中握着长刀,虽然心中也是充满着对异火的惊恐,可此时此刻,也唯有他还有能与对方一战之力。

        听得罗长老的话,范凌咬了咬牙,也没有半点迟疑,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头便跑。

        望着那掉头跑得没有丝毫迟疑的范凌,萧炎却是忽然笑了笑,身体却是没什么动静。

        转头跑了一段距离,没有感受到身后的激战,范凌心中泛起一抹疑惑,然而疑惑刚刚浮现,其飘忽的眼角,却是猛然闪过一抹七彩光影。

        视线中一闪便逝的七彩光影,并没有使得此刻犹如惊弓之鸟的范凌将之无视,脚掌插在地面滑出一道痕迹,前冲的速度骤然停住,目光四下扫动,却是并未发现任何东西,当下眉头一皱,刚欲继续逃窜,胸口却是猛的传来一股钻心剧痛,范凌缓缓低头,却是刚好瞧得,一条七彩光影,由后背心穿透而出...

        七彩光影在穿透其胸口之后,便是在范凌眼皮底下,化为了一条不足半尺长的七彩小蛇,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有着一对妖异蛇瞳的小蛇,范凌很是想不明白,以自己斗灵强者的防御力,竟然会被它穿豆腐一样,给直接洞穿...

        “这次,真要栽了...”胸口上传来的剧痛,让得范凌视线逐渐模糊,在即将软倒之时,他强行扭转脑袋,目光透过树林缝隙,却是刚好瞧见那处空地上骤然大盛的青色火焰,以及两道凄厉的惨叫之声,在异火的绝对克制下,那两名一轻伤一重伤的长老,根本不可能在突然间实力暴涨的萧炎手中存活下来。

        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地,范凌眼皮缓缓垂下,隐隐间,他看见一袭黑袍,缓步穿过林间,对着自己行了过来...

        随着步伐的移动,萧炎身体上的青色火焰逐渐缩进体内,而那足以堪比斗灵强者的气息,也是在此刻悄然回缩。

        脚步顿在范凌尸体面前,萧炎的气息,再度回复了大斗师的强度,脸色略有些苍白,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低头望着那因为力量过度强大,而导致出现许些烧伤的手掌,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低声道:“这天火三玄变威力到的确是不错,只可惜,对身体的损伤也不小...”

        “没想到你竟然还真的成功的将天火三玄变的一重变化给研习会了,只不过如今尚还有些不太熟练,不然的话,虽然损耗是肯定会有,可至少不会出现这种伤势。”药老那略微有些诧异的声音,在萧炎心中响了起来,看来,他对萧炎既然能够在一个月中,便是摸索到了如何使用天火三玄变的门道,感到颇为惊奇。

        萧炎微微点了点头,将吞天蟒收进袖袍中,然后低身将范凌手指上的纳戒取了下来,快速的一阵翻找,半晌之后,一个寒玉盒,被他取了出来。

        嘴巴有些干涩的望着手中那价值堪称恐怖的寒玉盒,绕是以萧炎的定力,心脏也是在此刻狠狠的跳动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有打开寒玉盒,而是直接丢进自己纳戒中,然后再度一阵猛翻,片刻后,一块古朴的残破地图,闪现而出。

        摊开残破地图,那些熟悉的路线以及那仅有一半的妖异图案,出现在了萧炎注视下。

        “终于到手了...”紧握着残破地图,萧炎脸庞涌上一抹激动,小心翼翼的将地图收进纳戒中,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小家伙,赶紧走,我察觉到那范痨的气息了!”刚刚将残破地图收进纳戒,药老声音,便是急切的响起。

        心头猛的一紧,萧炎赶紧起身,然而就在他就欲转身时,身体忽然一顿,再度俯身,狠狠一掌击打在范凌天灵盖,听得那骨头碎裂的声响,这才彻底放心,身形化为一道黑影,冲进了密林之中。

        在萧炎消失之后将近十分钟左右,一道红色影子从这片山林上空闪掠而过,片刻后,身形忽然犹如僵硬一般,钉在了一处空地上空。

        脸色极其阴沉的望着空地上的尸体,红影闪掠而下,落在空地上,目光从那一具具血卫身体上扫过,最后忽然眼瞳紧缩的停在了其他十道袍服上绣着骷髅头的尸体上,拳头紧握间,发出嘎吱声响。

        视线在满地尸体中扫过,却并未发现他所要寻找的,当下急忙四顾,片刻后,身体化为一道模糊红影,冲进了密林之中。

        密林内,红影陡然顿住,浑身颤抖的望着那地上的一具尸体,猛然间,脸色苍白的仰头发出一道怨毒的吼声。

        吼声半晌之后,方才逐渐落下,范痨忽然快步走近范凌的尸体,双手间,血光大盛,罩在范凌脑袋之上,而随着血光的照耀,忽然间,一滴诡异的血液,缓缓自范凌后脑勺渗透而出,最后悬浮在范痨面前。

        脸庞上充斥着阴冷的怨毒,范痨一挥手,血液忽然爆裂而开,化为一道细小的血幕,而在那血幕中,一道全身包裹在青色火焰间的人影,若隐若现的浮现而出,只不过犹如血幕实在太薄,以致连范痨,都未能看清人影的确切长相。

        “嘭...”血幕持续了半分钟,便是忽然爆裂而开。

        “黑骷墓...很好...”

        缓缓弯身,范痨将范凌的尸体抱起,然后脸色淡漠的大步行出密林,那怨毒得令人浑身发寒的声音,却是逐渐回荡。

        “不管是谁,只要让本宗查出是谁所为,定然要其受万刀剐肉之痛!”